[公告] 2015年度農曆春節期間服務公告 [公告] 痞客邦《行動管家app》全新改版上線囉![公告] 豐掌櫃「7 - ELEVEN 取貨」功能上線囉!部落格買賣小物,連物流都好便利~[公告] 2015年度元旦假期服務公告[公告] 痞客豐年終!萬元禮券限量送~

►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個人WEB
46(web)

►本blog無連結,也不歡迎外連。
►欲連結請使用上面的web即可,謝謝!

  

一生青黃合誌宣傳圖  

 

場刊宣傳圖

 

 

周邊宣傳圖販賣部宣傳  

 

 

  

 

抽獎宣傳  

 

 




宣傳用  




官方網站連結:《一生青黃》only event_in Taiwan

PLURK連結:青黃only廣播室

臉書粉絲專頁連結:
《一生青黃》only event_in Taiwan

微博連結:一生青黃ONLY_台灣



 

 

, , , , , , , , , , , , ,

Posted by 四六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10489106_10202344490124123_696442839_n  
photo thx 千堂風/忘記哪時拍的

哇靠真的太久沒寫日誌這種東西會忘記怎麼開頭
總之我就隨心所欲地想到什麼就寫什麼吧
感覺有很多需要對生活交待的東西
也有可能條例式也說不定

總之就是充滿各式各樣的碎碎念跟雜談還有流水帳
有想到的話會貼些照片上來的

另外我去了一趟日本,近期這一兩年真是再也不想出國了,我好喜歡台灣啊~orz

Posted by 四六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在許多、大多時候談論解釋自己,充其量只是想要用「因為我就是這樣」而免責於其他事物。
像是被稱讚之前,就會先提醒對方「我不擅長接受」而合理化之後拙於表達感激之情的反應;或者是當有誰要靠近之前,先告訴他們「我並不是一個很好相處的人」而自保豪刺傷人我也有藉口開脫。

人都是活得很狡猾的,沒有誰是例外。
我要談自己都是對我確認,我現在是這個樣子:我不擅長接受、難以相處、鑽牛角尖,想當射手座卻逃不開雙魚座。

在那些我還望不見的將來,若我被誰讚美、若有幸與誰友好,這些之於目前的我都是困難的東西,我下意識迴避並且想方設法改善它們。
這是生存很基礎的道理。

我在保有這些特質的同時,試圖丟棄它們,謙遜作為美德之後沒有後路,從來沒有一個前人告訴你美德之後應怎麼毀滅,只有保持,再保持,直到結束那一天。

人找不到至高點,就像登山客挑戰完珠穆朗瑪峰在狂喜之後的空虛一樣,理想若真能有走到盡頭的一天,那才是最可怖的瞬間。

我不斷在強求自己,這才是令我最傷心的。





Posted by 四六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Last Summer
修正版,如看過原(四)的讀者發現部分相同情節是正常情況,前一版已刪除。
謝謝有人一直看到這裡,不曉得還能致上多深的感謝,願您能直到最後都能得到樂趣,致:你我歡欣鼓舞、沉醉彼此,而聽不見上課鐘響的青春。






  我接起來,聽筒傳出哲略顯沙啞的聲音:「青峰君。」他一如既往禮貌,只是語氣裡有我說不出口的生澀與尷尬,哲打完招呼後就沒再開口說話,我們彼此沉默,我在等他繼續說下去。

  過了良久,哲的醞釀和猶疑才緩慢地吐出聲來:「之前青峰君問的那個問題,你已經有答案了嗎?」他問,哲的小心翼翼讓我跟著緊張,然而在緊張之外的情緒是詫異。曾經是當面給了我回答的哲,是用什麼樣的表情問這句話的?我想像了一下,才發現自己無法確定哲臉上精準的情緒。

  哲的問題讓我冷不防想起黃瀨,我嘆了一口氣:「沒有。」我說,連自己都感到驚嚇的誠懇地說,「正因為是怎麼思考都不理解的事情,我才發覺那根本不需要答案。」

  哲沒有回應,聽著他的鼻息,我隱約感覺他在哭。但哲不是那種向著亮處示弱的男人,我主動掛上電話,盯著結束通話的手機屏幕,反芻了一遍自己的答案。不知不覺我已經給出了答案,哲那天在M記說的每一句話我都沒忘。

  黃瀨故作鎮定的樣子也是,桌面下顫抖的雙腿說出了很多他沒說出口的話,我忽然想起很多,在我面前出現過卻遺漏掉的黃瀨涼太:睡在我身旁說著夢話的黃瀨、電車裡趴在我大腿上不想被認出來的黃瀨、咬著鯛魚燒喊燙的黃瀨、站在自由之丘的樹蔭被打出斑駁陰影的黃瀨,他說,贏了全國大賽之後,有話要告訴我。黃瀨說了很多,卻沒有任何一句是對我說的,無論是他承認自己是個同性戀、或是在新宿的街頭上,每一句話都是對他自己說的。

  黃瀨,我喜歡你。而這句話是我要說的,我花了整整一年才整理出來。

  我停在家門前,對於一閃而逝的想法感到驚愕,我剛才說什麼?我喜歡黃瀨?我喜歡男人?我對著花壇前那盆盛放的野薑花,啞然無語,我蹲下來,整個腦袋都裝著黃瀨,我不確定上次這麼狼狽地滿心只想著一件事是什麼時候,也許是第一次打籃球、又或者是第一次知道了自己「不會輸」。我喜歡黃瀨,我喜歡男人。這是肯定句。

  就在眼眶幾乎感到一陣濕潤的時候,老媽從玄關開門:「大輝?」她敷著上星期老爸買回家孝敬她的玻尿酸面膜,乾癟的聲音自頭頂砸下來,我抬頭看她,老媽一臉困惑地盯著我,「你在幹嘛?不要偷拔花哦。」

  我白了老媽一眼,「誰要拔你那臭花。」她礙於面膜受阻,沒能破口大罵,我站起身笑著進門,老媽不悅地踱步進廚房,要我回房間放東西,下樓吃青森的阿姨昨天寄到的蘋果,我聽話照做,趁老媽不注意把客廳桌上整盤牙色的切片蘋果端回房間。

 

, , , , , , ,

Posted by 四六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引用(0) 人氣()

AU試寫,彼得哈利。
驚奇系列真的好好看啊。

-

 

  「那件事是這樣的……」彼得帕克永遠記得哈利奧斯朋說這句話時的表情和語氣,是自然而凜然地,在選修的同一堂課上,他時常不經意地盯著他纖長的眼睫毛,看著它們在哈利的眼瞼上顫抖。

  紐約的陽光從窗口灑進來,教室裡的灰塵被反射成飄揚的白色粉末,哈利的藍眼睛在細碎的雪沫中閃爍,乾燥的雙唇吐出他認真地研究了兩個星期的課堂報告,彼得帕克之所以知道,是隨著哈利奧斯朋待到圖書館打烊才信步回家。彼得在課堂上打盹,他總是這樣,不曉得究竟打了幾份工。坐在他後頭的珍妮拿原子筆小力地戳他,彼得嚇了一跳,用袖口擦滴出來的口水痕,以為哈利的講解結束了,他用力地拍起手來。

  厚實的掌心擊出偌大的聲響,在一片寧靜裡特別突兀,哈利頓了一下,彼得回望迎向他的目光,知道自己犯大錯了,他低下頭,胸中一陣懊悔,沒注意到講台上哈利的神情。週遭幾個同學小聲地說:「帕克常常就像不在教室一樣。」

  彼得不在意這些,倒是哈利,那個總是介意沒面子的傢伙。彼得悄悄抬頭,重新看向拿著簡報筆,為報告做精闢解說的哈利,簡報器的藍光打在他臉上,把那雙碧綠色的眼珠子照得更藍一些。

  哈利的嘴唇和他相比,顯得又扁又小,彼得經常懷疑哈利是怎麼把一大勺麥片塞進嘴裡的,還是說有錢人家不吃麥片嗎?但彼得帕克有件十分確信的事,那就是當哈利奧斯朋要說出刻薄的話之前,會先露出一個很好看的笑容,彼得注視著台上,正在微笑的哈利,萌生了想要逃跑的衝動。

  「彼得。」哈利奧斯朋垂下兩邊眉毛,聲音輕柔,他盡可能有禮地、冷靜地、客氣地招呼他的好兄弟,「我想梅姨除了餐桌禮儀外,什麼都教會你了對嗎?」

  那是彼得帕克第一次被哈利用英文洗臉,因為他搞砸了哈利奧斯朋的高檔生日宴會(明明就是生日時不開派對,還吃三分熟牛排的人不對吧?)。之後哈利奧斯朋手把手地教了彼得帕克基本的西餐禮儀,他永遠也不會忘記哈利緊張兮兮地,用充滿汗水的手心包著他的手腕切肉,比起用餐,感覺上更像屠殺,哈利抖個不停,彼得只好問他:「哈利,你還好嗎?我們可以停下來的……你知道,其實我對這些沒什麼興趣……」

  「沒事、沒事……」哈利說,雙手仍然不斷顫抖,「我要教你,等我幾分鐘。」說完他暫時鬆開了手,握起拳頭,似乎這麼做就不會發抖。

  彼得看他,哈利的手指頭被修剪成圓滿的弧形,他當時就只是想,想讓哈利別那麼緊繃,他反過來包覆哈利骨感的手背,彼得點頭:「沒問題,我等你,多久都等。」

  哈利把臉抬起來,彼得帕克笑得一如往常。

 

, , , ,

Posted by 四六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