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undefined 


就像陳坤唱的那一句詞:「你再也傷害不了我,你是我失去的所有的總合。」

他們找回失去的,
同時也是正在被傷害的。

A - 臉盲症患者
B - 已婚男同志
C - 嫖客
D - 戀童癖
E - 拾荒老人
F - 妓女
G - 未婚爸爸
H - 街友
I - 隔代教養
J - 女高中生
K - 台灣土狗
L - 智能障礙者
M - 男教師

共收錄十三個故事,闡述了十三個人的人生。

試閱連結:
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0BxlsktNhFW8XQlh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 四六/文字;閑/繪圖
規格:膠裝 / 橫排左翻 / B6 / 12.8 x 18.2 cm / 一般向輔導級 / 黑白印刷
出版日期:2015/12/12
語言:繁體中文
定價:200元

手打拍賣購買網址:
https://solda.io/products/45618

這是我的第一本原創小說集,希望你能喜歡。
連絡我→ mmdshiba@gmail.com

, , , , , , , , , ,

Posted by 四六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好久沒有認真寫部落格(還敢說)


今天要來挑戰一個比較有爭議性的話題,也就是當今漫畫中何謂「討人喜愛」的女性角色?
其實這種類型的問題,問一百個人,會有一百零一種答案,因為不管是什麼樣的角色,有人喜歡就必然有討厭的人,即使是雷到不行的瑪莉蘇女主,仍然還是有受歡迎的地方。

因為「討人厭的女性角色」實在是個太狹隘的範圍,那麼我們今天就用四六流的方法來界定一下所謂「討人喜歡的女性角色」吧!

 

, , , , , , , , , , , , , , ,

Posted by 四六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雖然說那個孩子活得像個笨蛋一樣,但她至少是坦然而快樂的吧。
對我而言最難過的事情是,很多人從未認為父母是負擔,沒辦法做自己想做的事,那就不要去做便行了,但我沒辦法這麼想,我偶然翻到自己過去四年前的推甄資料,那個時候的我信誓旦旦地想著要去高雄念書,奮力考上了想要的科系,現在回顧起來,我常常在想,如果當年家裡同意讓我出去讀書,現在的我會是什麼樣。

我是不是能成為一個什麼都想嘗試的人,永不放棄的人,積極樂觀的人。
是不是能成為一個不找理由的人。

其實我是很氣餒的,覺得自己怎麼會變成這樣一個人。

我也想成為那個孩子,即使是笨蛋也不要緊。

Posted by 四六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IMG_1662  
上課睡覺被偷拍,結果照片看起來像是一對雙胞胎。


哇距離上次更新部落格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我都記不得了。
大家安好啊,歲月靜好,這個部落格我應該從十五歲管理到了現在都二十二歲啦。再過不久就是十年後的事情了。

昨天回顧起自己這幾年來發的文章,真不是普通地感到害臊。
我不管成長到幾歲仍然是很會說好聽話的人。

我一路長到這個年紀,懂了更多的事,變成一個無法斷定喜惡的人。
反而越來越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好像靠近自己想要成為的那種人幾步,實際上又為了究竟該展現怎麼樣的一面苦惱。

我很笨拙,超愛面子,討厭犯錯,很難說出真心話。

現在的我是這樣的人,二十二歲的我。

很怕被瞧不起,很怕被人發現根本沒實力,其實根本沒在為了生活努力。

越活越懶惰,越活越怠惰。

好想放長假,想寫電影閱覽心得,想找時間推薦一本很棒的書。

想要寫作。


二十二歲的我,每天都在想著,還能做得更好。可是暫時不想加油了。
產生著變化的每天,即使沒有更好,也沒有很大的關係就是了。

原來這種越來越無所謂的心情就是長大嗎,我的天啊。




Posted by 四六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隨筆。熙夏同居設定。
可以視為命運小姐的後續……吧。
我本來想寫肉的,結果我只能OOC到接吻而已。




  我最喜歡的女人,卻不是最適合我的人。

  關予夏躺在三人座沙發上,右手撐著頭,一臉無聊地盯著播映韓劇的電視機。男主角正對著天空嘶吼,台詞裡滿滿全是追不回女主角的懊悔與痛苦,雖然觀眾都知道最後會有一個完美的契機與絕佳的巧合,讓兩條平行線再度相交,安排取捨男女主角的距離,藉此玩弄觀眾的心,幾乎每一套被稱為「神作」的偶像劇都長這個樣子。
  客廳牆上的時針走到凌晨兩點,韓劇在播片尾曲了,李呈熙還沒回家。
  關予夏鬼叫一聲,像睡到被自己打呼嚇醒的犬隻,懊惱地從市內電話旁撈回自己的手機,解開螢幕鎖(有鑒於手機裡頭有太多關予夏心血來潮拍的李呈熙,在刪照片和鎖屏幕的選項中,關予夏選擇後者),李呈熙五小時十三分前傳來的訊息:「要加班,快點睡。」
  你叫我睡,我就睡嗎?我有這麼聽話嗎?我是你的狗嗎?面對一桌子沒人處理的菜,關予夏憤恨不平地按著鍵盤回:「隨你便!狗大便!」
  關予夏把晚餐全部倒進李呈熙家廚房裡那小小的藍色塑膠桶,氣得洗了半小時的澡,覺得躺回床上太不甘心,就坐在客廳看電視,一路賭氣到凌晨,關予夏的眼睛紅得像發炎,乾澀得發疼。
  電視機傳出戲劇播畢後的預告旁白聲,關予夏揉著眼睛把手機隨意擱在沙發的縫隙裡,拿遙控器準備要關電視,幾乎是同時,大門響起鑰匙孔被轉開的聲音,關予夏下意識站起來抬頭看向玄關。
  為趕單而加班到不成人形的李呈熙剛脫下皮鞋,就看見關予夏傻傻地站在客廳喜出望外地看著他。
  「李呈──」熙狗大便你捨得回家了是嗎!關予夏來不及說完,李呈熙踩著臭襪子衝向他。
  迎面而來一個疲憊的擁抱,關予夏愣在原地,李呈熙累得連說話的聲音都軟綿綿:「我回來了……」
  一反常態這次是由李呈熙掛在關予夏身上。
  關予夏伸手回抱他,兩手撫著李呈熙僵硬的背脊,側臉緊緊貼著他的耳殼:「你沒有回家吃飯我很難過。」
  「嗯……」李呈熙鼻音濃重地答。
  「你衣服每次放進洗衣籃都沒翻面我很難過。」
  「嗯……」
  「你偷偷跟路梓希聯絡我也難過。」
  李呈熙頓了一下,「嗯……」
  「品伊跟我說過你和梓希的事,我覺得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過好幾年又復合的情侶也是有的。」關予夏的語氣沒有任何表情,李呈熙突然拉開彼此的距離,他疑惑地看著關予夏,關予夏也不明所以地回望他。
  李呈熙瞪著關予夏眼皮摺痕極深的眼瞳,撐著夜半不睡覺而睡眼惺忪的紅眼珠,李呈熙捧住他的臉,輕輕在關予夏的眉骨落下一個吻,感覺眼角被嘴唇碰觸到的柔軟觸感,關予夏閉上眼,任李呈熙的呼吸打在他臉上。
  他小力地咬他的唇珠,關予夏退了一步卻被拉回來,李呈熙調情似地用門牙蹭他的下唇,關予夏張嘴想叫他住手,下一秒被李呈熙出其不意地吻進口腔,濕熱的舌頭滑了進來,關予夏的上顎被磨擦得雙腿發軟。
  關予夏睜開眼,還沒能看清,撞入他視網膜的李呈熙像要把他的樣子刻進眼底那般專注地凝視著他。

  我最喜歡的女人,卻不是最適合我的人。
  最適合我的人,不是個女人。


  關予夏摟著李呈熙的脖子一路吻進臥室,凌晨四點他從一片狼藉的床舖抽出被李呈熙扣住的手指,不禁在想,李呈熙完全就是轉移話題的專家。


FIN

, ,

Posted by 四六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12108164_942721239108306_5869548186761022901_n.jpg  
20150910 逢甲日租/捏他版貓耳雷鳴/photo thx aka
其實只是偷拿aka那天拍的貓耳來拍,完全就是捏他版XD



我並沒有特別想成為誰。
我喜歡莎士比亞,喜歡芥川龍之介,喜歡吳曉樂,但要成為什麼樣的人呢,非得從喜歡的人裡面挑個例子出來嗎?
不正是因為和自己全然地不相似,所以才那麼著迷的嗎?

「想成為怎麼樣的人?」
這種問題越深思下去卻有種越羞愧的感覺,一直一直這麼想,不就是在否定現在的自己嗎。現在的自己會成為什麼模樣的人,為什麼需要提早被決定呢?
為什麼連同自己都要先束縛自己應該會成為什麼樣子?

只要現在的自己清楚正在做些什麼就好了。
盡善每一件應當去做的事情,不要時常抱怨,少發點脾氣,多做一些事,對身旁的朋友微笑,盡己所能去幫助人,少計較一些,不要把「人好」跟「容易受傷」掛勾在一塊,越好的人,是要越懂得保護自己的人。如此一來你的愛才有說服力。
「你真是老好人耶」這完全不是稱讚,因為自己很好,而被其他人傷害,這是不成立的等式。

能傷害你的人,即使你這個人一點都不善良,也依然會傷害到你。

我只能決定自己是否要因此受傷。決定自己感知的價值。
要因為別人的行動或言語而受傷,這是自己的決定,可以讓它傷得很深,也能只是淺淺劃過的傷口。

以前曾經讓我感到非常受傷的事情,現在全都不那麼嚴重了。
我學到很多,找到真正適合自己相處的朋友,擁有一個可以任性的舒適圈。

我二十一歲了,還是不怎麼成熟,還是會出言不遜,還是經常犯錯,偶爾還是很可惡,但這樣的我也很好,也有可以喜歡我的人。

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雖然還不清楚,但我知道現在的自己會滿意未來的那個我的。
因為我會很努力很努力的。


Posted by 四六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完全把意澤當修澤真是對不起(莉莉絲口氣)
內涵廣安、澤廣澤、澤安接吻,還有年齡操作,請看官斟酌後再決定是否觀賞。

還在文字復健期,一切都對不起上帝阿拉簡巨巨。
我很喜歡廣安,有機會一定會認真寫篇純廣安的。

我覺得必須先釐清何意澤和裴世廣和安啟凡,我才有辦法好好地梳理廣安這兩個人。
新社員真的是……很厲害的一部戲(只能讚嘆)


&
至於為什麼澤安接吻嘛
因為
我不會寫裴世廣(靠么)












  午後光線沿窗沿刺進練團室的地板,射成一排上靶子的箭,何意澤用濃濃的鼻音哼他十六歲那年作的曲子,他第一次在咖啡廳工作,端盤子上菜擦杯碗樣樣來,他不是很會招呼客人的服務生,點單的速度比別人慢、下班的時間比別人晚,裴世廣會坐在店門外的木椅等著他,吉他躺在他腿上,裴世廣盯著車流來去的柏油路看,直到何意澤把深褐色的圍裙解下來,站到他面前。
  裴世廣和何意澤不怎麼說話,開口了也就是吵架,走在馬路上誰也不在乎誰走在內側。就好像沒有誰在乎誰應該保護誰。他們並肩走,走回何意澤距離咖啡廳只要十分鐘路途的獨居套房,大門是老舊紅油漆的笨重鐵門,何意澤從口袋摸出鑰匙,裴世廣跟在後頭上了樓梯,關上門他們仍然不怎麼說話。

  然後開始接吻。



廢物

真面目

, , , ,

Posted by 四六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