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我的包包,裝我的旅行》今年暑假,送你去度假!(8/28 得獎名單公佈)[公告] 豐掌櫃《超級吸金王》活動賽況排行及得獎名單 (8/16第四批名單公佈)[公告] 即日起,MIB也能變購物金囉![公告] 豐掌櫃《最佳銷售王》賽況排行 (6/15 得獎名單公佈)[公告] 痞客邦 PIXNET MIB(MONEY IN BLOG)部落格廣告分潤計劃申請流程調整

►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個人WEB
46(web)

►本blog無連結,也不歡迎外連。
►欲連結請使用上面的web即可,謝謝!


  隔天關予夏被宿醉感給暈醒,跌到床下痛不欲生地攤在地板上呻吟。

  被吵醒的李呈熙冷冷地掃了他一眼,從床頭櫃摸眼鏡來戴,下床起身跨過關予夏,玄關傳來拎鑰匙出門的聲音,李呈熙的腳步聲關予夏還不熟悉,他躺在地上,半瞇著眼在想這是誰家的天花板?

  不到五分鐘李呈熙回來了,拎著便利商店的袋子進房,關予夏感覺自己被人拉起來,重新放倒回床上,李呈熙轉開解酒劑的瓶蓋,粗魯地朝關予夏嘴巴灌進去。

  「唔呃……」關予夏睜大眼睛,這才終於發現撿他回家的人是誰,嘴裡還含著解酒劑的瓶口急急忙忙發出鼻音:「你成C!?」
  李呈熙翻了他一個大白眼:「你才成B咧,關予夏。」
  關予夏的臉立刻漲紅,慌張的模樣應該是要解釋自己含糊不清的發音。
  味道奇妙的解酒劑平常關予夏肯定是要喝得很難過的,還要柯品伊哄好幾下才肯分著幾口慢慢喝光,李呈熙強迫關予夏嚥下去後,從塑膠袋裡翻出兩個三角飯糰和鮮奶。

, , , ,

Posted by 四六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引用(0) 人氣()


  鐵捲門在李呈熙背著關予夏出店門,伴隨老闆娘無良的大笑聲中拉下。

  他一共給柯品伊打了五通電話,全部都沒有接,李呈熙不禁在想難道是登錄錯了號碼嗎?他一年前因為工作的緣故換成智慧型手機,舊門號裡的通訊錄是一條一條對著輸入進去的,難免會出錯,何況他從來沒打電話給柯品伊過,無法證實正確度。

  背上負擔關予夏不斷下壓的體重,不擅長體力活的李呈熙走到一半差點跌倒,坑坑巴巴的柏油路令人頭皮發麻,他貸款買的轎車停在距酒吧五分鐘遠的收費停車場,平常走起來短短一段路,因為關予夏顯得異常遙遠,李呈熙無聊地想,那些偶像劇裡面還能公主抱女主角跑進醫院的男主角其實都是在表演特技,不實際啊不實際!

  「喂,到了,關予夏,自己坐上去。」
  「不要……」
  「不要個屁啊,快點啦。」
  李呈熙把副駕駛座的車門打開,背對座椅下放關予夏,酩酊大醉的關予夏就像沒骨頭似的黏在皮椅上。

, , , ,

Posted by 四六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引用(0) 人氣()

未命名


行前請務必閱讀:
李呈熙和關予夏都是二十五歲大人的設定。

關予夏和柯品伊分手前提。
關予夏出軌前提(不能接受出軌者,拜託不要讀TT)。

但其實設定上和原作一點關係都沒有,很重要,但我懶得講三次。


, , , ,

Posted by 四六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引用(0) 人氣()





  黃瀨涼太不清楚自己是怎麼離開診所的,他瞥了幾眼站在櫃台前苦惱地填寫病患初診單的青峰大輝,走上前搖醒他,問了好幾次你哪裡會痛?聽到這句話的黃瀨不自覺就開始哭了,連一句話都說不完整。青峰撫摸他的臉,神情粗暴又溫暖。

  青峰背著他走在初夏蟬聲最響的夜,黃瀨哭累了就睡在他肩頭上。青峰大輝不曉得該帶他去哪裡,但青峰不敢讓他回家,他走進家門那一刻和母親撒了個小謊,老媽為他們斟了杯溫開水,青峰在關上房門的同時把黃瀨涼太丟包在他床上。

  呈大字型癱在床舖上的黃瀨涼太,青峰大輝瞅著,心底突然浮起說不完的感慨。再過三天就是黃瀨的生日,床底下藏著五月和他一塊挑的生日禮物,一雙他一見便鍾情的鞋,他想像過無數次黃瀨穿上他的模樣,黃瀨小巧的腳踝骨貼合微彎的弧口、精瘦小腿被矮跟支撐的角度,他見過黃瀨涼太赤腳的模樣,當然不是什麼美麗的景色,不過他就是挺喜歡的,黃瀨穿他買的鞋,他就是挺喜歡這感覺的。

  青峰躺在黃瀨旁,把自己的手臂穿過黃瀨的後頸,他小心翼翼地呼吸、他吻過黃瀨涼太沒擦的淚痕。與其說是喜歡,不如說是憐愛,青峰大輝定義不了黃瀨涼太,只是看著他在他懷裡沉沉睡去。

  隔天清醒時黃瀨不在身旁,青峰片刻還慌了幾秒。

, , , ,

Posted by 四六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引用(0) 人氣()

  

 

*行前注意:(1)自創角色有 (2)BG劇情有
(3)棄權聲明:他們只屬於自己,不屬於我。

 

 

第一日 啄木鳥與靴子

 

  黃瀨瘦了許多,沒有上妝的臉色雪白如紙,他坐在幾公尺寬的攝影棚裡,空調的溫度令人鬆了一口氣。黃瀨穿著米色罩衫和美式塗鴉T恤,走進我的相機鏡頭裡。

  我們還沒有交談。

  我在想,即使是在半夜兩點接到一通想要進行拍攝的電話,也沒有什麼大不了,這畢竟是工作,而我的宗旨是敬業。在半夜兩點半獨自打開公司的攝影棚,摸著黑按下總開關,直到黃瀨涼太的來臨前,仍執著地調整著燈光的角度,沒有什麼大不了。我看著黃瀨的眼睛,有種盡釋前嫌的心情。

  「我們開始吧。」我說,坐上黃瀨對面,相機就架在眼前。

  黃瀨在一張隨手從攝影棚角落拉來的曲木椅上,輕輕地點頭,我在紙上的角落寫下the first的註記,拍攝黃瀨涼太再重來的次數多得我難以計數,不能用的照片占滿記憶卡的一半。

  我要求他脫下靴子,黃瀨為難地看我一眼,彎下腰去解他的鞋帶,牛津雕花的表面被鞋油擦的亮麗,「第一個問題,」我趁亂提問,黃瀨顯得措手不及,這不是第一次,我簡直受夠日本的中規中矩,「你最近聽到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

  黃瀨轉著眼珠,左腳的牛津靴離開了地面,「呃,『一共是七百五十元』?」

  「噢,你怎麼會認為這是我想知道的。」我讓黃瀨再把鞋子穿回去。顯然地被我激怒的黃瀨瞪了我一眼。

  「那麼,再來一遍,我想要知道的是,你最重要的人,截至今日對你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他皺了下眉頭,我按下快門,黃瀨肯定注意到了,卻忽然閉上雙眼。

  「我們就這樣吧。」他說,我都不明白黃瀨究竟模仿著誰的語氣,「在最一開始和最後,他都說這句話。」

  「給我你的情緒。再多說一點,他還說了些什麼?」我看著黃瀨努力睜開眼睛,對著黑洞般的鏡頭眨眼。

  「他說我是最好的。」黃瀨笑了起來。

  他目不轉睛地看著相機鏡頭,彷彿六點七毫米的圓點是他的救贖。像是一窗自動播起往日記憶的布幕,黃瀨涼太放映起經他剪接過的電影片段,他說了很多,我從未聽過黃瀨說那麼多的話。

, , , ,

Posted by 四六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3)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