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目前分類:柳月組 (3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三十四章★


  接下來發生的事讓古屋上月措手不及。
  迎面而來的黑色長型轎車停在兩人面前,車窗搖下來後看見的是一名長相姣好可態度卻相當嚴肅的女性,J一見到她便立刻上車。
  「你在這做什麼?」女子冷冷的開口,說話的對象是藤原柳。
  回望眼神冰冷的她,藤原柳沉下掩臉,沒回以對方好臉色:「散步。」
  兩人之間的氣氛像是凍僵的極地般讓人無法跨越。
  古屋上月不安地盯著感覺上動怒了的藤原柳,想開口卻又覺得這時機實在找不到機會插話,看著兩人的眼神流露出敵意,這是藤原柳極少(他從未看過的)神情。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表情出現?發生了什麼事嗎?上月在兩人之間來回看去,從女子端正的容貌上找出幾絲和藤原柳相像的氣質,雖說長相並不雷同,但在某種氛圍上確實是相似的。
  不過,又是為什麼,現在感受到的氣息這麼寂寞……古屋上月盯著兩人,揪緊手心。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第三十三章★


  一如往常的古屋家,早早起床打理家裡及烹煮早點的埔月鈴子哼著歌,這陣子自己做了些味噌醬,上月和朧光應該會喜歡這次的調味,醬油的比例下降許多可吃起來卻不會不鹹,手指沾過味噌,她笑著淺嘗一口。
  果然很美味。
  唱著電視劇的主題曲到一半,突然意識到忙著煮味噌湯卻忘了要準備其他料理的她慌忙的啊了一聲,連忙跑到冰箱前看看能有什麼東西好亡羊補牢──

  「……雞蛋拌飯?」古屋朧光錯愕的看向眼前擺放的一碗白飯及一顆生雞蛋。
  埔月鈴子面露尷尬的替自己女兒在飯中戳出一個洞、打蛋在旁邊的小碗中。
  「顧著味噌湯,結果忘記要煮別的東西……反正也很久沒吃了,將就點吧?」
  「我是沒關係啦,但等會兒哥哥看到應該又會抱怨一下吧?他最討厭吃生雞蛋了。」將小碗裡的蛋黃及蛋白攪拌均勻,古屋朧光用膝蓋想都能想像得到等一下古屋上月看到生雞蛋會有什麼反應,不禁竊笑出聲。
  喀嚓。正巧古屋上月就從樓梯上信步走下來,臉上帶著某種不知名的陰鬱。
  期待著自家兄長會有怎麼樣的反應,古屋朧光悄悄觀察著臉色黯淡的古屋上月坐上餐桌,一秒……兩秒……三秒……毫無反應。
  朧光感到不可思議的望向古屋上月平靜地動起筷子,在還沒打蛋進去的小碗裡東攪西攪。
  「哥哥……你沒打蛋哦?」
  「嗯。」
  「今天吃雞蛋拌飯哦?」
  「嗯。」
  古屋朧光終於查覺不對勁的地方,輕皺眉頭:「哥哥,我很漂亮嗎?」
  「嗯。」
  「哥哥我可愛嗎?」
  「嗯。」
  「哥,你討厭青蛙,對吧?」
  「……嗯?」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第三十二章★


  那些從眼睛深處流淌而出的液體被稱之為愛,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
  不能咬指甲。不能哭。不能笑。不能說話。不能不說話。不能不做。不能做。人生從這個起點開始,彷彿連破羊水那一天都像命中註定般,該是什麼時候做什麼事、該是什麼樣的身分有什麼樣的責任。
  「不準哭,你都幾歲了?」
  「……十歲。」少年沉默,讓清澈的液體滴落臉龐,又立即被拭去。
  她用冷冷的目光不帶讚賞的瞄了少年一眼,拂手讓家管帶走他,「還不夠。」她說。
  遠遠不夠,作為一個繼承人,怎麼能哭、怎麼能有情緒。
  因為你是繼承人。
  同時背負著「Jack」以及「藤原柳」的你,怎麼能夠感情用事?
  繼承人。奧恩企業。藤原當家。Jack。藤原柳。這類詞彙縈繞不絕於耳,就像詛咒一樣。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第三十一章★


  此時位於向源鎮上的速食店正因一群開著讀書會的少年而發出嘩然巨響。

  「什麼啊!喂?」不敢置信的橘陽大瞪大眼臉。
  「耍人嗎藤原柳!」火大的上石總介只能用拍桌以示自己不滿的情緒。
  「……可不可以扁你。」用的是肯定句的相良壬希已經摩拳擦掌。
  「什麼……原來大家都不知道?」最為詫異的古屋上月起先呆愣地眨了眨眼,而後接受其餘三人的視線後尷尬地扭過頭搔了搔後腦勺。
  「知道的話才奇怪吧!」三人異口同聲。
  而無辜的上月縮回座位上連抬頭都不敢。
  當事人藤原柳則是塞了滿嘴薯條口中發出嗚咽的怪異聲音半個音節都說不好,忍無可忍的相良壬希終於出手將他嘴裡爆出來的薯條硬是塞進咽喉。
  下一秒被強迫灌食的藤原柳發出悽慘的哀嚎。
  「咳、呃呃咳咳咳……會、會死人啊!fuck!相良壬希你這混帳想殺人嗎?喉嚨超痛的……!咳、……」掐著自己劇痛不已的喉嚨,藤原柳瞪向一臉成就的相良壬希。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第三十章★

  聖誕節。
  上學路上已經可以發覺到佳節將近的氣氛,店家內掛起吊飾及特價訊息,堅持步行上學的藤原柳環視四周沾染上聖誕節的氣息,不禁失笑。
  嘴裡嚼著口香糖,吹出泡泡後再自行弄破,重複幾次後像是感到無趣了,皺著眉把嚼過的口香糖放回包裝紙;從巷裡轉角就看見藤原柳的上石總介明白這個季節是好友最鬱鬱寡歡的時候、再加上這陣子相良的事,怕藤原柳的心情正是低潮的最高點,上石總介備感無奈的聳了聳肩後跟上他的步伐。

  「阿柳早安啊。」
  聽見上石的聲音藤原柳立即回過頭去,笑逐顏開,「Yo,good morning。」
  「怎麼,一早心情就這麼糟?」
  「……哪可能好的起來。」翻了個白眼,就知道上石會問這個問題的藤原柳感到不悅的偏過頭,口吻惡劣。
  「都辦了十八年了,還不能習慣啊?」
  上石蹙起眉,聖誕節對於藤原柳而言除了節慶及誕生日外,還有漫無止盡的商業party(*1即以派對之名、行公事之實的party),也難怪他會這麼討厭。
  「這最好是可以習慣!」忍不住伸手送了摯友一個愛的鐵拳,正中後腦勺痛得上石總介呼出聲來,「真的很煩!我最討厭什麼交際禮儀、最討厭穿正統西裝、最討厭和人跳華爾滋!跳的時候還會故意把身體掛在你身上是煩不煩?」
  彷彿受不了的吐出一長串抱怨,「喝什麼酒要我挑、吃什麼菜、用哪一家餐廳的廚師也要我選!但賓客名單我永遠是宴會前一天才知道有哪些人要來……還不准我帶同學!除了你!我超想和同學一起過生日、MAX想!」這些聽來內容不甚正常實際上卻像小孩子鬧脾氣似的咆哮。
  「……那我們可以前一天找大家一起過?」體諒了藤原柳的任性,上石總介知道好友已經是退讓得不能再退,縱使有所抱怨還是會把那些不合理的要求全部做到完美。
  「才不要,這樣就沒意義了。」對於美國人而言才沒有那種前一天慶祝生日的事。
  「那你到底想怎樣嘛?」
  「我決定今年邀請同學來。」藤原柳信誓旦旦的說。
  「這樣啊……嗯?咦!別開玩笑了!邀請同學去?」連忙瞪大雙眼以不可思議的語氣說話的上石總介是真的被嚇了一跳。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二十九章★


  古屋上月的視覺神經像被轟炸過似的,方才藤原柳和相良壬希的殘影還留在視網膜上。
  當下的心情才用什麼詞彙來形容才好?低落、難過、忌妒、生氣──每一種都是,也每一種都不是,混亂不已的上月腦袋已經一片空白,什麼都無法思考的他只能呆愣的怔在原地。
  上石總介抱著不安的心情湊近上月,當看見上月那迷惘的眼神他頓時心亂如麻,不好的預感浮上心頭,可他拼命的往下擠壓。
  如果這壞預感成真那麼往後的事可真有得受了。
  「上月?你怎麼會在這?」
  「……上石學長。」古屋上月抬起頭正對上石面露擔心的臉,困惑的表情彰顯。
  「你還好嗎?發生什麼事了?」嚥下口水,上石總介拼命的要自己不要自亂陣腳──也許古屋上月只是碰巧來的、也許他會露出現在這種表情是因為身體不舒服……之類的。
  「我沒什麼事啦,只是覺得很可惜……送不了這個,慰問品。」拎高手上的提袋,裡頭沒意外是放著盒裝的和菓子,像是發現上石的目光,上月連忙收下明顯的動搖神情。
  「你是來探班的?」笑了起來,上石問聲能拿來吃嗎?上月很快的抽出一盒抹茶味的和菓子送到上石手上。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第二十八章★


  時序走入嚴寒的冬,縱使九州處在緯度較低的地區,但和赤道附近還是沒辦法比,超過零度的低溫是習以為常的溫度。
  要是不戴圍巾和手套肯定會凍得受不了,藤原柳將整隻手都包在手套及羽絨外套內,桌面上的試題和筆他連瞅一眼都覺得麻煩;看不下去的上石總介將好友的手硬生生從外套裡拉出來,這舉止引來對方的哀嚎及老師的緊盯。
  最近實在是發生太多事,導致他忘記還有模擬考這回事。
  藤原柳像條死魚般攤在桌面上,包著手套的手指不靈巧的拎起2B鉛筆心不甘情不願地在畫卡上塗圈。
  眼神失焦的盯著英文考卷,他撐起下巴有些不高興的翹起嘴巴。自從相良壬希和自己表白心意後已經躲他躲一個禮拜,在學校也好、去他家找他也罷,不是避不見面就是用要讀書準備大學考這冠冕堂皇的理由來唬弄自己。
  實在是完全搞不懂相良到底在想什麼。想到這裡,藤原柳皺起眉頭,根據他所認識的相良壬希,既然都和自己告白了,那也絕對已經做好某方面的覺悟,為何事到如今看見自己卻避之唯恐不及?
  這麼一來他要拒絕相良的話語更是卡在喉頭,有口難言。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二十七章★


  「呃啊啊痛痛痛痛────」
  身旁突然傳來一聲慘叫,埔月鈴子抬起頭來詫異的盯著自家兒子,被餐刀劃破的指尖淌著血,但肌膚的主人卻絲毫不在意。
  「上月?怎麼了?」略顯擔心的她開口問,這才發現古屋上月的身子正緩慢的挪往後頭,她順著他的視線看去,兩個不算陌生的身影坐在隔壁桌。
  雖然另一個人不太認識、但坐在紅髮少年對面的人就是藤原柳。
  好半晌三個人都說不出話,一直要到藤原柳出聲才打破沉默:「上月,這麼巧……你也在這啊?」
  「咦、呃……還真巧,我陪母親來這裡聚餐。」感到尷尬不已的上月伸手搔著頭,怎麼辦?被發現了?雖然並不是有意要偷聽的……原來相良學長喜歡藤原柳嗎?
  腦袋混亂的上月根本不曉得自己該先緊張哪件事好。
  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相良壬希表情由原先的震驚逐漸轉為嚴肅,上月忐忑的盯著兩個人瞧,總覺得相良學長在生氣?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第二十六章★

  清晨的光線自外頭曬進窗內,古屋上月不情願的在床上翻了幾圈,床頭櫃的時鐘不停發出嚇人的巨響,一直要等到耳膜都覺得痛起來了他才按掉。
  從床上坐起身,上月哀怨的嘆了一口氣。
  ……昨天山田小姐說的話不明不白,結果自己竟在意到一整晚沒辦法睡。
  『您怎麼能如此篤定,藤原少爺將您視為『單純的朋友』呢?』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倘若不是當成一般的朋友看待那又是什麼?──上月很快就連想到資格賽前夕的那個吻,究竟該解釋為偷襲或是外國人睡前的習慣?
  雖然很納悶卻遲遲不敢問出口,連自己都不曉得原因,就像是在害怕聽到答案一樣。
  左思右想還是沒有結論,上月挪動腳步朝浴室的方向去,自家妹妹正巧從浴室那頭走過來,穿得花枝招展。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第二十五章★


  「那個,藤原少爺,相良少爺致電給您……」
  山田百合維持一貫的嚴肅表情進門,被古屋上月踹到一旁的藤原柳拖著吃疼的腳站起身,「相良?那傢伙打來幹嘛啊?」
  「相良少爺說是有急事,請您務必要聽。」
  當然山田百合省略了很多細節,例如相良壬希後頭補的那句──「如果在忙沒關係。」,她以不會被兩人發現的視角瞄了一眼古屋上月,接著請藤原柳盡快去聽電話。
  藤原柳有些不情願的搔了搔頭,向身後的上月說了聲稍等一下便走出房門,留下滿臉尷尬的上月與山田百合面面相覷。

  古屋上月的腦袋還是混亂一片,不曉得該從哪裡和山田解釋起,總覺得對方誤會深重。
  自己是絕對、不可能和藤原柳擦出什麼禁斷花火的,光想到這些只有在漫畫或小說才會出現的畫面就讓他全身起雞皮疙瘩,所以一定得和山田好好解釋清楚才行──
  「那個,山田小姐……」
  「──古屋君。」難得地山田率先搶下上月的發言權。
  「啊、是,請說。」
  聽見對方一本正經的呼喚上月不知不覺正坐起來,看著山田謹慎的關上藤原柳那高級得連碰觸都會讓人害怕的檜木大門,接著跪坐在上月面前。
  「您喜歡藤原少爺嗎?」思考半晌還是決定單刀直入的山田說。
  「這……以朋友的立場來看,當然是喜歡啊,不過山田小姐你誤會了!我和藤原柳真的什麼也沒有啦!」果然山田小姐誤會了。上月在內心哀嚎著。
  聞言,上月看著山田百合原本不動如山的一號表情竟變得比先前更有魄力(其實只是皺眉而已)。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因為有人說想看所以就貼上來了XD!!!!
是朋友們畫出來的柳月組wwwwwww

繪者連結附上→
桃丼睦:http://abschied13.blog83.fc2.com/
白夜:http://blog.yam.com/user/nydia8202.html

謝謝兩位哈哈哈不管看幾次還是好幸福^///q///^!!!(癡漢走開
ps. 如果覺得有不妥請告知我我會撤下的owo///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第二十四章★


  奧恩企業。
  這個名詞對大多數人來說很不得了。
  它是一個名詞的總稱,小到日常用品大到金融百貨──奧恩企業幾乎都沾得上邊,它們有獨立的銀行和幾間規模不小的建築公司,在全世界各地都有分公司,連在他的家鄉日本,奧恩企業也是一個耳熟能詳的大公司。
  剛滿七歲的上石因花藝參展及比賽的緣故長期住在日本的家人突然決定要搬到美國去,年幼的他還在掙扎著種種生活上的不方便時,那個少年出現了。

  『哇啊!找到囉!』他發出一聲不小的驚嘆,帶著濃厚的美語腔說起含糊不清的日文。
  把身子窩在房屋中間的縫隙,上石總介把自己縮成一團球顫抖著,抬頭看像出聲的主人──和自己看來同年齡的少年擁有與他完全不同的西方臉孔,深邃的五官和一雙藍中帶褐的美麗眼瞳。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第二十三章★


  連坐在沙發上都顯得戰戰兢兢的古屋上月總有一種想要走人的衝動。
  環顧著四周豪華到叫人不敢置信的裝潢,有種似乎把一整年份的高級都看完的感覺,他揉了揉視覺疲乏的眼睛,在驚愕之餘,他才意識到自己真的一點也不瞭解藤原柳這個人。
  仔細一想,園遊會時古籠秋作的話、以及在事後藤原柳痛毆歹徒的反應上就可以多少看得出來藤原柳不是普通人(其實從那些波濤洶湧的傳言也可以知道就是了……);加上工藤智也的事情,就算他想說服自己只是巧合也很困難──一個高中生能做到將議長趕下台,怎麼想都不正常吧?可他竟然到現在才意識到這個問題。
  果然時常和不正常的人在一起連自己的思考都變得不正常了嗎……?上月搔了搔腦袋,陷入了莫名的愁緒之中。
  這麼說來藤原柳家到底是在做什麼?沒記錯古籠秋作說的應該是大企業那種東西,加上現在身在這富麗堂皇的宮殿中,已經不難想像到底是怎麼樣的「大企業」。
  古屋上月不禁感到有些困擾的晃了晃頭,自己絕對不是那種喜歡猜測人家不想說的事情的人,但是和藤原柳都認識好一段時間了,自己卻什麼也不知道,要他想不去猜才困難。
  像是秋作君、上石學長還有相良學長和橘學長肯定都知道吧──可是卻只有我不清楚,真不公平……。上月賴皮似的皺起眉,雖說也不是一定要藤原柳告知自己就是了。
  不過、該怎麼形容現在自己的心情才好?總有一種自己被排除在外的心情,所以感到稍稍的,難過。

  「煩死了,我是女孩子嗎我……?」自我抱怨般的囁嚅聲。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第二十二章★


  「合宿!」
  全國大賽如火如荼的舉行完畢,崇陽高中一如往常抱著獎盃從東京市準備搭飛機回九州。
  然而在機上,某人卻突發奇想著說道:「果然就是少了這個啊!我一直在想我們籃球社到底缺少什麼東西,我們一直沒有辦過合宿!」
  相良壬希冷冷地瞥了一眼說話的人,那傢伙八成又看了奇怪的影片或漫畫才會想到要合宿,不過都比完賽了,合宿也沒用。
  老實說他們幾個原本就該因應考試而退出籃球社,也因為他的任性而被留下來,如今全國大賽也結束了,他們實在也沒理由繼續留在社裡。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Rainie Love.》HIT 100000 for Momodon Mutsumi.

*這是秋夏組的故事,也就是古籠秋作和哥哥夏生的故事。
*秋夏組是柳月組的分支,和秋夏組的本篇有一點關係,可以當成前傳來看:D
*不喜歡年下、親弟兄的親們請迴避。
*我超喜歡夏生……(靠北)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第二十一章★


  「……我回來了。」
  「打擾啦!」

  相良壬希無力的斜了身旁的少年一眼。
  總之最後在半推半就的情況下藤原柳還是進了相良家的大門,一踏進屋子內便驚呼連連。
  「Wow……相良你們家好棒哦!真像電視劇裡才會出現的建築物。」
  驚奇地看著木製的地板和窗櫺,和風的寢室及裝潢,四處彷彿充滿古典而寧靜的氣息,若能加上一些花花草草看起來就真的很像古蹟了。
  「而且整理得超乾淨、整齊的,是你們家佣人整理的嗎?」低下頭才發現腳下走的地板也乾淨得閃閃發光,很明顯是每天都有在保養的木地板,年代雖然感覺起來頗久遠的,但實際上看卻很新。
  「我們家沒有請佣人。」相良冷冷地回答,領著藤原柳走到屋子深處,「因為太突然了,所以我也沒辦法整理住的房間,你就勉強一點睡地板吧。」
  打開自己的房門,相良總覺得有些彆扭,遲疑了下才走進房裡,並示意藤原柳將書包放在櫃子上。
  藤原柳感到不可思議的開口,「相良你房間好空……好奇怪哦。」
  「有什麼好奇怪的?」相良壬希蹙起眉,由於自己平時都在客廳讀書,所以房間裡自然而然不放書桌;睡覺的時候也都是打地鋪,住在這樣的屋子裡還睡床鋪才顯得怪異吧。
  「我以為正常的日本男高中生房裡應該會放一堆AV、ACG的海報或周邊……」
  「那才不正常好嗎。」一口回絕藤原柳不曉得去哪吸收來的錯誤資訊。
  「可是這樣的房間也未免太空蕩蕩了吧,不會寂寞嗎?」藤原柳稍微繞了房間一圈,其實不算小,大概有七坪這麼大,和一般的公寓相比算是大上許多。
  約七坪的大的房間,竟然除了衣櫃以外的傢具都沒有。
  聽見藤原柳不明不白的問句,相良壬希抿唇,決定迴避這個話題:「對了,今晚父親晚點才會到家,我們家後院有小型的籃球場,你先去那邊吧。」
  「咦?那你呢?」
  「……我要去做晚餐。」
  原以為藤原柳會回答自己「什麼?你會做飯?」這種驚愕得叫人討厭的句子,想不到對方卻露出一臉我明白了的表情,走出房之餘還不忘說了一句。

  「我想要吃烤秋刀魚,Thanks!」

  藤原柳才剛來到這裡不到十分鐘,相良壬希就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要讓對方進屋。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第二十章★


  「人做的夢和現實通常是相反的。」這句話到底是誰說的?

  相良壬希忐忑地躺在床鋪上,每日每夜,一到入眠前他總是擔憂著睡著後會發生的事,例如做夢,而且是很長很深的一場夢……
  人說越想遺忘的事情偏偏越是難以忘懷的,他可以在自身的意識裡捨棄這些記憶,但睡夢後意識交給大腦保管,不再是心,從那一瞬間開始,相良壬希就被自己背叛了。
  不想面對的真相總是醜惡的。
  當時間越走越慢時,理智終於被睡意逐漸飄散,縱使再不情願,身體機制仍是強迫著自己必須要閉上雙眼休憩。

  浮上眼簾的夢,清一色是那天所發生的事情。
  ──在他九歲時所發生的大事。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第十九章★


  現在讓我們來講講過去的事情吧,那些三年前的事──

  九月。
  所謂高中的新生活,私立崇陽男子高中的第二學期已經過了一半。
  他舉步走向人潮擁擠的電車,如同往常一般,只是下車的地點在國中的後一站罷了,縱使完全沒有身為成為高中生的實感,時間依然流逝。
  日復一日,日子像重複彈奏的篇章,毫無旋律和高潮迭起可言。
  相良壬希每天的工作就是早晨五點起床,替母親打理家中的一切,包括做飯和打掃,時間一到七點就收拾東西準備上學,放學後回到家繼續做著家事,偶爾被父親帶去自家後院練球。
  在學校的工作就是負責當個好學生,考試過後名字固定地出現在公布欄的最頂端,以及時常被同學借筆記這樣的角色,當自己決定要讀崇陽高中時,不少老師都詫異的問「為什麼不讀日出高中?相良你一定上得了的呀。」,然而放棄日出高中的理由連自己都覺得愚蠢,竟然是因為女人。
  他的人生就好像從發生那件事的那個夏季開始,全部都變得不對勁了。
  縱使再痛苦還是要活下去。
  最後生活就像沒有什麼事情值得期待,又或者是自己也忘記該怎麼去期待一件事了。
  以國中同學的說法:「感覺相良同學很像機器人呢。」說不定是真的也不一樣,除了血液之外的地方都是冰冷的。
  就連說出來的話語也是一樣。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第十八章★



  「……終於比完了。」
  相良壬希癱軟在休息室的椅子上,上半場的精力就被耗光、下半場更是被藤原柳嚇得半死,腦袋對於外來的刺激已經完全無招架之力。
  「怎麼,社長,累了?」橘陽太喝著上石遞來的運動飲料,用如同往常的調侃語氣說。
  事實上整個隊上不管是體力還是驚嚇力都被榨得精光。
  相良恨恨地瞪了一眼橘,再將視線轉過那個才剛下場就立刻把PSP黏在掌心的肇事者。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第十七章★



  現在想想,一開始打籃球的動機還真是愚蠢到不行。
  完全出自於年幼的好勝心,看著古籠家的小孩開始接觸籃球,且有著不錯的成績,自己才千方百計的想要精進籃球的技術。
  打從一開始對於籃球就不是真心的喜愛著。
  雖然比賽時沒有用過什麼卑劣的伎倆,卻也不曾從打球上獲得任何樂趣過,這點在升上高中後變得更加的明顯。
  加入擅長運用三分線攻勢的葵高籃球隊,就更加顯得自己的存在如此不起眼。
  他拼了命的練習,將原本的進籃率由40%提升到80%(也就是十球能進八球),一路由新生球員晉級到小前鋒的位置,然而工藤智也心底也清楚,自己能夠如此輕易就坐穩主將的位置,有一半的因素是源於家中的背景。
  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無論多麼拼命去爭取手中的東西永遠都不會是靠著自己的努力才得來的──小至籃球,大到戀愛。
  在初中那極小的、扭曲的愛戀裡,事已至此他還是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被對方推開。
  那個曾是摯友的古屋上月。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