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目前分類:FREE!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OFFLINE宣傳頁(點我)

以下為四六所負責書寫部分的試閱,祝閱讀愉快!

 



愛情常有的事






  「真琴,我們結束吧。」

  橘真琴坐在暖桌裡,木桌與腳的長度使他不得不弓著雙腿,他和松岡凜四目相交,凜在他正對面,他們的膝蓋緊緊依靠。客廳的狹窄使他們在冬季的取暖變得簡單,只要窩進真琴從老家帶來的舊暖桌就行,年事已高的暖桌上甚至還有蘭跟蓮的蠟筆塗鴉,看不見則是因為被素面卡其色桌巾壓在下面。

  真琴挪動了擺放在桌面上剝著橘子的手指,凜專注地盯著他,卻又不是看著他的眼睛,真琴微微偏過頭,表示困惑的目光焦灼地凝固在凜蒼白的臉上。

  即使作為運動選手,松岡凜也不見得一年到頭都能有健康的蘋果肌,冬天裡大多時候一離開泳池,凜的臉色很快就被凍白,體內的新陳代謝幾乎只在脖頸以下流動似的,唯二能使他白裡透紅的,第一個是熱湯、第二個則是松岡凜從不為外人所道,而橘真琴了然於心的原因。

  橘真琴放下透著水亮色澤的橘瓣,在狹窄一方暖桌上伸出手,不費吹灰之力就用染上柑橘香氣的指尖撫摸松岡凜柔軟的臉龐,凜沒有掙扎,任憑真琴長繭子的手心力道輕柔地摩娑他的臉頰,當真琴用大拇指淺淺地揉壓凜突出的顴骨時,他很快便發現凜漸紅的臉色在享受他的愛撫。

  凜閉上雙眼,纖長的睫毛在臉上烙下一道道陰影,真琴的手勢沒有停下來,他能感覺到凜身上幾不可聞的顫抖,真琴的食指撫過凜緊閉的眼瞼,他的肩頭顫動,凜發出求饒似的聲音呼喚著他:「真琴。」凜沒有睜開眼,他說,像用盡全身氣力:「真琴,我們分手吧。」

  真琴將手收回來,重拾桌上的橘瓣,凜討厭吃果肉上的絲狀纖維,所以在剝橘子時,真琴總是會把黏在皮與果實中的白絲拿掉,他盯著自己機械式動作的雙手,久久才回答凜:「凜,我不會分手,即使知道了為什麼,我也不會分手。」

  凜昂起下顎瞪向他,眼周因憤怒渲染成一片紅色。

  真琴已不像年輕時候那麼懵懂莽撞地猜測凜的心思,如果是八年前的自己,肯定會搖尾乞憐詢問凜所有因素,在他支支吾吾吐出一個根本不是理由的藉口時,橘真琴會把矛頭指回自己,歸咎一切責任肩負身上後,和松岡凜繼續這段在外人眼中或許光怪陸離的感情。

  但現在不一樣,八年對於橘真琴而言足夠久了,久得能讓一個孩子明白什麼是喜歡。

  從他接受凜的感情時至今日,橘真琴幾乎是同時與他陷落在戀愛的水底深深,他把所有重心放在凜身上已經八年,曾經有人問過他一塊長大,相互照護十來年的七瀨遙和松岡凜又有什麼不同?橘真琴記得自己是帶著罕見的怒意,湊到他耳旁,小心翼翼地回答:你總不會跟青梅竹馬做愛?

  在凜瞪著真琴一語不發的時候,橘真琴地毯式搜索腦袋任何一個可能讓松岡凜提出分手的理由:因為怜跟女友結婚了?還是上禮拜辦公室裡的桑原老師邀他一塊晚餐的事?

  凜很少為雞毛蒜皮的小事鬧脾氣,要不就是將小事堆積起來一口氣爆發,真琴抿了一下唇角,如果是這樣,那所有的原因都是可能性。

  真琴思考的期間,凜從暖桌站起來,走回他們的臥房,坐在客廳的真琴聽見翻箱倒櫃的聲音,感覺上像貓咪追著毛球跑弄垮了家具,一陣窸窸窣窣後凜從房裡出來,手裡帶著一疊精裝資料袋,橘真琴一看見凜帶著它們出來,立即感到眼前發黑。

  「這個。」凜的聲音悶悶的,他在暖桌上一件件攤開橘真琴隨手扔在枕頭下的資料袋,「我在睡覺的時候不經意摸到,拿起來看才發現這些全是相親資料。」

  真琴盡可能不讓自己表現出慌張,他早該把那些無論是教務長或父母親塞來的相親資料銷毀,而不是蠢到放在枕頭下讓一切搞砸。

  他的大掌覆上資料袋,語氣永遠誠懇如初:「凜,這些是我準備拿去還給主任和媽媽的,我沒有打算接受,從來就沒有。

  凜點頭:「我知道。」

  他的目光垂到真琴指甲修剪成圓形的指頭,寬厚且指節分明的手部是松岡凜最喜歡橘真琴身體部位的其中之一,這雙在夜晚裡無數次輕撫他的身體、並耐心拓展他的漂亮指尖,凜的聲音聽上去疲倦得要命,如剛做完奧運鐵人三項般,「可是你總有一天會接受的,真琴。」

  橘真琴不曉得究竟應該為凜的多愁善感感到詫異、還是對於他的溫柔體貼感到憤慨,五味雜陳的感受在他胸腔裡面爆發,以至於真琴沒有辦法回答凜,在松岡凜耳裡,沉默聽起來就像承認。

, , , ,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篇收錄在CWT35上販售的真凜小報
*CWT36預計發行的真凜合本中內容的前傳←?




  「為什麼?」
  這句話說出口的時候,他很確定他的雙唇在顫抖。
  松岡凜逼視著橘真琴飽含惴惴不安的眼睛,纖細如絨毛的睫毛自眼皮底部似種子般萌生茁壯,在松岡凜削瘦的顴骨倒下一排陰影。橘真琴遠比湖泊清澈的眼瞳倒映松岡凜彷彿下一秒就會因受傷而發疼的表情,他握起拳頭,迴避了凜投射而來過於直接的視線。

  「我……」

  慌亂之中橘真琴無法去在乎他用的主詞是敬體或平語,松岡凜如火一般的目光追著他側過去的臉龐燒,他感覺自己的腦漿都要融了,要是凜再向他靠近一步。

  「抱歉,凜,但我不是不願意……」

  松岡凜緊繃的臉色因羞愧與氣憤扭曲了幾分,放棄用眼神追殺真琴,松岡凜低下頭看自己捏緊的手心,甚至因為過度用力而留下指痕。
  最開始只是不安,日積月累油然而生了恐懼。
  松岡凜蹲下來,隨意擱置在膝蓋上的雙手癱軟,彎起的手肘與白皙的手臂折成扣人心弦的弧度,透露他所有的挫敗,凜把頭埋進胸口,仔細回想是怎麼樣的對話讓他們變成現在這種氣氛。

, , , ,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打開word不知為何讓我寫得很憋屈
只要一打開word越發嚴重地感覺到自己處在自知不會寫文的低潮,可是我又他媽想寫。
所以我就真的隨便想寫啥就寫啥了

真凜好棒啊!
在我的腦補裡可以讓真琴大方撒嬌的凜好棒啊!唯一能讓真琴撒嬌的男人好棒啊!
溺愛真琴的凜好棒啊!兩個沉重的人在一起好棒啊!\^O^/
可以大方寫彆扭又可愛的甜文好棒啊!\^O^/

以下三個短篇總匯注意
OOC一定有
作者愛真凜沒藥醫有


/

彼得潘男孩

, ,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性描寫有
*角色性格OOC
*以上,如能接受請往下閱讀,謝謝。


, , , ,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