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目前分類:etc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隨筆。熙夏同居設定。
可以視為命運小姐的後續……吧。
我本來想寫肉的,結果我只能OOC到接吻而已。




  我最喜歡的女人,卻不是最適合我的人。

  關予夏躺在三人座沙發上,右手撐著頭,一臉無聊地盯著播映韓劇的電視機。男主角正對著天空嘶吼,台詞裡滿滿全是追不回女主角的懊悔與痛苦,雖然觀眾都知道最後會有一個完美的契機與絕佳的巧合,讓兩條平行線再度相交,安排取捨男女主角的距離,藉此玩弄觀眾的心,幾乎每一套被稱為「神作」的偶像劇都長這個樣子。
  客廳牆上的時針走到凌晨兩點,韓劇在播片尾曲了,李呈熙還沒回家。
  關予夏鬼叫一聲,像睡到被自己打呼嚇醒的犬隻,懊惱地從市內電話旁撈回自己的手機,解開螢幕鎖(有鑒於手機裡頭有太多關予夏心血來潮拍的李呈熙,在刪照片和鎖屏幕的選項中,關予夏選擇後者),李呈熙五小時十三分前傳來的訊息:「要加班,快點睡。」
  你叫我睡,我就睡嗎?我有這麼聽話嗎?我是你的狗嗎?面對一桌子沒人處理的菜,關予夏憤恨不平地按著鍵盤回:「隨你便!狗大便!」
  關予夏把晚餐全部倒進李呈熙家廚房裡那小小的藍色塑膠桶,氣得洗了半小時的澡,覺得躺回床上太不甘心,就坐在客廳看電視,一路賭氣到凌晨,關予夏的眼睛紅得像發炎,乾澀得發疼。
  電視機傳出戲劇播畢後的預告旁白聲,關予夏揉著眼睛把手機隨意擱在沙發的縫隙裡,拿遙控器準備要關電視,幾乎是同時,大門響起鑰匙孔被轉開的聲音,關予夏下意識站起來抬頭看向玄關。
  為趕單而加班到不成人形的李呈熙剛脫下皮鞋,就看見關予夏傻傻地站在客廳喜出望外地看著他。
  「李呈──」熙狗大便你捨得回家了是嗎!關予夏來不及說完,李呈熙踩著臭襪子衝向他。
  迎面而來一個疲憊的擁抱,關予夏愣在原地,李呈熙累得連說話的聲音都軟綿綿:「我回來了……」
  一反常態這次是由李呈熙掛在關予夏身上。
  關予夏伸手回抱他,兩手撫著李呈熙僵硬的背脊,側臉緊緊貼著他的耳殼:「你沒有回家吃飯我很難過。」
  「嗯……」李呈熙鼻音濃重地答。
  「你衣服每次放進洗衣籃都沒翻面我很難過。」
  「嗯……」
  「你偷偷跟路梓希聯絡我也難過。」
  李呈熙頓了一下,「嗯……」
  「品伊跟我說過你和梓希的事,我覺得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過好幾年又復合的情侶也是有的。」關予夏的語氣沒有任何表情,李呈熙突然拉開彼此的距離,他疑惑地看著關予夏,關予夏也不明所以地回望他。
  李呈熙瞪著關予夏眼皮摺痕極深的眼瞳,撐著夜半不睡覺而睡眼惺忪的紅眼珠,李呈熙捧住他的臉,輕輕在關予夏的眉骨落下一個吻,感覺眼角被嘴唇碰觸到的柔軟觸感,關予夏閉上眼,任李呈熙的呼吸打在他臉上。
  他小力地咬他的唇珠,關予夏退了一步卻被拉回來,李呈熙調情似地用門牙蹭他的下唇,關予夏張嘴想叫他住手,下一秒被李呈熙出其不意地吻進口腔,濕熱的舌頭滑了進來,關予夏的上顎被磨擦得雙腿發軟。
  關予夏睜開眼,還沒能看清,撞入他視網膜的李呈熙像要把他的樣子刻進眼底那般專注地凝視著他。

  我最喜歡的女人,卻不是最適合我的人。
  最適合我的人,不是個女人。


  關予夏摟著李呈熙的脖子一路吻進臥室,凌晨四點他從一片狼藉的床舖抽出被李呈熙扣住的手指,不禁在想,李呈熙完全就是轉移話題的專家。


FIN

文章標籤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完全把意澤當修澤真是對不起(莉莉絲口氣)
內涵廣安、澤廣澤、澤安接吻,還有年齡操作,請看官斟酌後再決定是否觀賞。

還在文字復健期,一切都對不起上帝阿拉簡巨巨。
我很喜歡廣安,有機會一定會認真寫篇純廣安的。

我覺得必須先釐清何意澤和裴世廣和安啟凡,我才有辦法好好地梳理廣安這兩個人。
新社員真的是……很厲害的一部戲(只能讚嘆)


&
至於為什麼澤安接吻嘛
因為
我不會寫裴世廣(靠么)












  午後光線沿窗沿刺進練團室的地板,射成一排上靶子的箭,何意澤用濃濃的鼻音哼他十六歲那年作的曲子,他第一次在咖啡廳工作,端盤子上菜擦杯碗樣樣來,他不是很會招呼客人的服務生,點單的速度比別人慢、下班的時間比別人晚,裴世廣會坐在店門外的木椅等著他,吉他躺在他腿上,裴世廣盯著車流來去的柏油路看,直到何意澤把深褐色的圍裙解下來,站到他面前。
  裴世廣和何意澤不怎麼說話,開口了也就是吵架,走在馬路上誰也不在乎誰走在內側。就好像沒有誰在乎誰應該保護誰。他們並肩走,走回何意澤距離咖啡廳只要十分鐘路途的獨居套房,大門是老舊紅油漆的笨重鐵門,何意澤從口袋摸出鑰匙,裴世廣跟在後頭上了樓梯,關上門他們仍然不怎麼說話。

  然後開始接吻。



廢物

真面目

文章標籤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很油腐對不起。
但這太萌了我無法忍住不寫。

喜歡貝原跟翔的朋友,可以來跟我說說話嗎(喂)

 

文章標籤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隔天關予夏被宿醉感給暈醒,跌到床下痛不欲生地攤在地板上呻吟。

  被吵醒的李呈熙冷冷地掃了他一眼,從床頭櫃摸眼鏡來戴,下床起身跨過關予夏,玄關傳來拎鑰匙出門的聲音,李呈熙的腳步聲關予夏還不熟悉,他躺在地上,半瞇著眼在想這是誰家的天花板?

  不到五分鐘李呈熙回來了,拎著便利商店的袋子進房,關予夏感覺自己被人拉起來,重新放倒回床上,李呈熙轉開解酒劑的瓶蓋,粗魯地朝關予夏嘴巴灌進去。

  「唔呃……」關予夏睜大眼睛,這才終於發現撿他回家的人是誰,嘴裡還含著解酒劑的瓶口急急忙忙發出鼻音:「你成C!?」
  李呈熙翻了他一個大白眼:「你才成B咧,關予夏。」
  關予夏的臉立刻漲紅,慌張的模樣應該是要解釋自己含糊不清的發音。
  味道奇妙的解酒劑平常關予夏肯定是要喝得很難過的,還要柯品伊哄好幾下才肯分著幾口慢慢喝光,李呈熙強迫關予夏嚥下去後,從塑膠袋裡翻出兩個三角飯糰和鮮奶。

文章標籤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鐵捲門在李呈熙背著關予夏出店門,伴隨老闆娘無良的大笑聲中拉下。

  他一共給柯品伊打了五通電話,全部都沒有接,李呈熙不禁在想難道是登錄錯了號碼嗎?他一年前因為工作的緣故換成智慧型手機,舊門號裡的通訊錄是一條一條對著輸入進去的,難免會出錯,何況他從來沒打電話給柯品伊過,無法證實正確度。

  背上負擔關予夏不斷下壓的體重,不擅長體力活的李呈熙走到一半差點跌倒,坑坑巴巴的柏油路令人頭皮發麻,他貸款買的轎車停在距酒吧五分鐘遠的收費停車場,平常走起來短短一段路,因為關予夏顯得異常遙遠,李呈熙無聊地想,那些偶像劇裡面還能公主抱女主角跑進醫院的男主角其實都是在表演特技,不實際啊不實際!

  「喂,到了,關予夏,自己坐上去。」
  「不要……」
  「不要個屁啊,快點啦。」
  李呈熙把副駕駛座的車門打開,背對座椅下放關予夏,酩酊大醉的關予夏就像沒骨頭似的黏在皮椅上。

文章標籤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未命名


行前請務必閱讀:
李呈熙和關予夏都是二十五歲大人的設定。

關予夏和柯品伊分手前提。
關予夏出軌前提(不能接受出軌者,拜託不要讀TT)。

但其實設定上和原作一點關係都沒有,很重要,但我懶得講三次。


文章標籤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未标题-1  



行前須知

可視作原作EVA:Q的平行時空設定、渚薰為精神病患者,涵蓋庵版與Q版人格、真嗣是普通中學生,碇唯死亡前提。
人物關係多沿用舊作設定,另外,綾波零並不存在此時空。

以上,若能接受,請再繼續閱讀,萬分感謝。


文章標籤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Thor/Loki

分級:G
摘要:設定在復仇者聯盟與索爾:黑暗世界的之後,索爾跟珍同居夢到洛基。極短打。

他們全都不屬於我,他們屬於彼此。


Daydream

  哥哥。那是審判前索爾最後一次聽見洛基這樣叫他,別有深意的辭彙讓索爾不得不回頭看向卸下口枷的弟弟,他們正在走回金宮的路上,洛基需要梳洗以及一顆Idunn果園裡的金蘋果好治療身上的傷,索爾想,洛基大概被浩克摔斷了幾根肋骨,沒有特別的原因,他就是知道。洛基昂起下顎微小的幅度望著索爾,帶著狹長傷口的眼角因笑意裂開幾絲血痕,但洛基看上去並未在意這點程度的疼痛,他只是盯著索爾蔚藍如九界蒼穹般的雙眼,停下了腳步。

  哥哥。洛基又喚了他一次,語氣就跟從前一樣,索爾的步伐隨洛基停下,他注視著洛基那張玫瑰色的刻薄雙唇染上的笑意,索爾瞇起眼,他不認為自己能夠相信這個笑容、以及此時此刻洛基竟還會喊他「bro」這件事。洛基的眼底宛若一汪碧綠春水,在彩虹橋的映照下閃爍著奇異光芒,索爾見過這眼神──當他們還是孩子的時候。洛基總是這麼看著他。

  索爾幾乎記不清洛基的眼神在何時逐漸消去這樣的光彩,他也無從得知當洛基雙眼裡的星宿熄滅後,取而代之燃亮它們的是什麼。

  他還記得過去的日子,索爾從來沒有下定決心去遺忘那些陪伴他成長的記憶,即使這些如今就像詛咒一般懲罰著他。他記得從前在他身旁的洛基是怎麼笑的,當他們一起爬上Idunn的果園共享一顆飽滿多汁的蘋果、當他們一塊在太陽的炙烤下行走穿越泥沼與森林……洛基在那時就是他的弟弟,索爾即便到了現在仍無庸置疑。

  洛基從索爾的表情讀出困惑與動搖,他加深了笑容的弧度,緩緩地歛下眼瞼,索爾聽見洛基開口前吸氣時所吐出的顫動嘆息。

  「哥哥,哦,索爾……」洛基說,他的視線掃過索爾肩上垂落下來的紅披肩,隨後皺起眉頭,表情像是前一秒鐘仍平靜的海面剎那間掀起驚滔駭浪,洛基的眼眶因怨懟與憤怒浮現一圈艷麗的紅色,看上去就像要哭了一樣大吼:「我跟你不同!」


  索爾以為洛基哭了。他從夢中驚醒,臀部微微跳起,倒抽了一口涼氣,坐在沙發旁的珍從筆記型電腦的螢幕上抬起頭來看他,「索爾?」

  珍投來擔憂的視線,索爾仰頭肩頸靠在沙發上,他揉弄眉心間的皺紋,「沒事。」索爾搖搖頭,「只是做了夢。」

  「噢……」珍將電腦從膝蓋上挪開,她轉過身,伸出手但沒有碰觸索爾,她的指尖在猶豫,珍的語氣充滿關心,其中夾雜一絲侷促:「做了惡夢嗎?」

  「惡夢?」索爾挑眉,這個問題似乎難倒了他,索爾抿起唇沉思,珍看上去無所適從。

  「噢,因為你看起來,很不好……」珍斟酌著用詞,她說:「索爾,你在哭,你沒發現嗎?」

  索爾抬起頭回看珍,這才發現他的眼前一片模糊,淚水將珍姣好的面容切割成液體的形狀,珍的樣子在腺體的催發下不斷溶解,索爾用手指將眼淚拭去,但成效不佳,滾燙的鹽水濡濕了他佈滿厚繭粗糙的指尖,索爾不斷眨眼,眼淚順過下睫毛在突起的顴骨留下一道濕潤的水痕。

  索爾再次看向珍,試著解釋這個狀況,也許是因為午後陽光太過刺眼、也許是眼睛該洗洗澡了,妳知道的,就跟擋風玻璃需要雨刷一樣……但他啞然失語,索爾沒看見珍,在霧氣沸騰的眼裡,他看到了洛基。

  索爾想起洛基在彩虹橋上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他以為洛基哭了,但他沒有,洛基混亂失序的綠眼睛盈滿厭倦的仇恨與無盡的渴望,索爾曾經以為自己知道他是誰,他的弟弟說:「我跟你不同。」

  ──我是會流淚的。


 


 

我的特長就是把角色寫娘之外沒有別的了啊!!!!←?
想完TDW的結局就很鬱悶吼唷索爾你可以趕快發現弟弟又在跟你玩躲貓貓嗎很煩耶!為什麼電影前提之下的原作這麼難寫啊囧……我覺得好看的錘基幾乎都是AU設定這點我會說出來嗎……

認真一點的短打後記:我一定要解釋一下為什麼我把他們寫得這麼娘砲,不然我就是自己不共戴天的敵人。索爾電影在第一部讓兄弟倆都有哭過,實際上威漫電影是極少讓英雄角色哭泣的,所以在第一部索爾在隔離間和洛基對話中流下珍貴的男兒淚實在很戳我,但基於商業考量TDW的索爾性格真是蛻變得令人各種不滿意……那個聽到把鼻過世立刻就哭出來的大男孩,怎麼會在表達失去母親的悲痛中如此輕描淡寫,反倒洛基表現得才像是親生兒子(喂),索爾最迷人的一點不正是多愁善感嗎?所以我就腦補了許多……洛基一直是感情豐沛的角色,相對索爾變得越來越……該說是沒血沒淚嗎?就是沒有特別執著什麼,他不要王位、甚至不要王子的身分,只想當個守護者、他下定決心想要女人是因為他以為弟弟掛了……所以我就腦補出了這個小情節,但最後一句洛基的台詞修修改改那個娘味就是跑不掉,基神對不起啊看在我這麼愛你的份上原諒我寫娘你和你哥吧T_T!

 

文章標籤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壁班的籃球少年


閱讀前須知!
此為阿頭先生 = 灰野都老師的原創作品同人。
分別是謊HOAX的催以及轉角撞到愛的男主角林子楓,是不是配對這我就不知道了(靠那你標題打催楓打爽的)
完全是同人腦補、跟原作有一定的差異哦。

最後,
其實我還是喜歡催黑的,只是催楓也挺萌的,客官您說是不?(這人腦壞吧吧吧救命啊!)


文章標籤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你與他沉默相視三秒。

「忘掉!給我忘掉!馬上忘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誰會想記得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後兩個大男人躺在車屋裡大叫。
「誰叫你要搶我頭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誰叫你要掙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要是你敢說出因為你這卑鄙小人搶走我的頭套不打緊還偷親我就死定了!」
「……你說誰偷親明明是你壓上來吧-----------!」大吼。

(^///q///^好喜歡星招(幹),荒川真萌~~www)

-

「說真的…飛鳥你沒有想過要當女孩子嗎?」吃著便當一臉正色的橘充太說。
「……也不是沒有。」搔了搔頭的正宗飛鳥嘆口氣。
「如果你是女孩子肯定超對我的胃啊--娶回家當老婆之類的。」有些感慨的橘充太咬下那口馬鈴薯泥。
「這樣啊。」蠻不在乎的正宗飛鳥遞了張面紙給他擦嘴巴旁的蒜泥。

(--充太飛鳥好萌啊啊啊啊啊啊啊為什麼沒有人寫沒有人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說我認真覺得這樣的對話即使出現在漫畫也不奇怪啊啊啊橘跟飛鳥!!!!!)

-

「咦?真木你今天要留在學校嗎?」穿上外套正拎起書包要走出教室的九条清澄疑惑地看向還坐在位置上的好友。
「嗯,你先走吧。」
「…是要忙社團的事情嗎?」感到不解的清澄皺起眉。
「社團?沒有這種東西,我只是不太想這麼早回家。」垂下眼簾的鷺野真木打了個懶散的哈欠。
「是家裡發生了什麼事嗎?…啊、對不起問了這麼尷尬的問題…真木你不回答也可以。」驚覺自己失態的九条清澄低下頭。
「也不是不能回答…不過,你靠近一點我才能說。」伸出食指勾了勾手,示意好友挪動腳步靠近自己。
信以為真的九条清澄湊近,偏過頭並蹲低身子、這是他倆講悄悄話時的習慣。

「--因為回家沒有你在很無聊。」鷺野真木輕聲的說。
而後露出一個稍嫌惡意的笑容。
九条清澄退開身子,回應對方的笑容,手不自覺摸上方才鷺野真木對著自己說話的左耳。

癢癢的。

(幹這兩隻拜託快去結婚^///q///^!!!!!!!!!!!!!!!!!!!!!!!(崩潰))

-

「樁。」
「嗯?」
「最近很少聽你喊我哥哥呢。」良乃露出一臉有些受傷的表情。
樁瞄了一眼坐在餐桌旁的母親及繼夫,有些尷尬地笑出聲。
「…有嗎?『哥哥』。」
「乖孩子。」笑了起來,良乃動手又扒了一口飯。

樁也隨之低頭吃飯,趁著媛子也好誰也不在意時偷偷斜了良乃一眼。

(可惡。
良乃哥,小心我今天又躲衣櫥去偷襲你。)

像是聽見你的內心話似地,良乃挑釁似的回望你一眼,夾了一塊肉給你。

(良樁萌死啦^///q///^!!!!!!!!!!!!!!!!!!!!!!!!!!!!!!!!!!!!!!!!!!!!)



今天是少女漫畫特輯嗎XD!!!!!!!!!!!!!!!!!!!!(驚覺)
是說不管星招也好橘飛鳥也好真清也好良樁也好都讓我萌到翻啊^///q///^!!!!明明很萌卻沒人寫所以只好自己來了!!!!!(哭)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戀情於夜如花綻放
[第一夜] 不停落下的驟雨。

*入內請注意有自創角色,不能接受者請不要點進去唷。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水中,繃帶,屍體》 就算我說無CP也沒有人會信。所以(算)是傑奇跟馮中心。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鷺野真木站在一年A班的門口,慵懶的提著書包,看著好友在教室裏面翻箱倒櫃。
  本來是想去幫忙的,礙於今天班級對抗賽時自己的體力已耗盡大半,他詢問九条清澄需不需要幫忙?;而清澄不出他意料之外的回答了不用。真木你等我一下,不好意思。
  紫紅色的雙眼盯著清澄慌亂的神情不放,他竟找到一絲惡趣味。
  打開教室的門,真木將書包背好,湊近好友,問:「在找什麼?」
  清澄詫異的抬起頭來看向真木,「護唇膏……」
  聞言,真木蹙起眉,「找那個幹嘛?」
  現在也不是冬天,不必擔心嘴唇龜裂的問題。何況平常清澄沒有使用護唇膏的習慣。
  「呃、那那那個……」清澄越說頭越低,真木仍注視著他,「就是,今天打羽毛球的時候你說什麼書呆子的……我不是用球拍堵了你的嘴嗎?」
  偏過頭,鷺野真木從今日的腦袋裡搜尋出這段記憶。好像有過這麼一回事,被清澄一說,總覺得嘴唇又隱隱約約的痛了起來。
  「所以,你想拿護唇膏給我擦?」挑眉,真木的表情帶有幾絲笑意。
  「呃?不行嗎?……雖然我找不到。」語畢,又翻了翻整齊的抽屜,確實找不到冬天時因嘴唇乾裂而買的護唇膏。九条清澄的表情充滿苦惱,而後,他聽見真木的笑聲。
  「沒關係,我又不痛。」
  「可是……」
  看著好友為難而困擾的表情,鷺野真木玩心大起。總覺得只會在自己面前展露真實的一面的清澄很有趣。
  也很可愛。

  「那麼,親一個當補償好了?」紫紅色的眼瞳瞇起,笑了起來。
  「親一個?……咦咦咦咦咦親一個?」 九条清澄愣了愣,臉上隨即爬滿不可思議和訝異,「認認認認真的嗎?真木!」
  鷺野真木雙手交叉,偏過頭。
  「難道我回答認真的,你就真的會親啊?」
  「咦……呃,這個……」清澄的視線往他處飄去,輕聲回答,「……只是男人和男人接吻很奇怪吧?」  
  「嗯?你的意思是其實不排──」斥嗎?話還沒說完,又被清澄給攔住。
  「我、我們趕快回家吧,真木……」露出尷尬的臉,九条清澄拿起書包,筆直朝門外走。

  鷺野真木看著九条清澄快步離開的背影。
  將笑意留在晚霞映照的街道上。

(真木清澄!好萌!好萌!!萌到我暴斃啦!!!萌死了!!!!!!!)
(改造少年第二集根本是真木清澄ONLY!!阿蘭影薄、好影薄啊啊啊!而且那個充滿特殊氣味的附錄是怎麼回事!?)
(真木:「我也要成為你的力量。」雖然你忘了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萌!!!!!)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2#24妄想筆記。(就算是到2010年我還是超喜歡的東西。)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置身無人都市》

  在夢的盡頭,我看見你,你站在我眼前,你走近我,我,愛上你。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