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與他沉默相視三秒。

「忘掉!給我忘掉!馬上忘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誰會想記得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後兩個大男人躺在車屋裡大叫。
「誰叫你要搶我頭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誰叫你要掙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要是你敢說出因為你這卑鄙小人搶走我的頭套不打緊還偷親我就死定了!」
「……你說誰偷親明明是你壓上來吧-----------!」大吼。

(^///q///^好喜歡星招(幹),荒川真萌~~www)

-

「說真的…飛鳥你沒有想過要當女孩子嗎?」吃著便當一臉正色的橘充太說。
「……也不是沒有。」搔了搔頭的正宗飛鳥嘆口氣。
「如果你是女孩子肯定超對我的胃啊--娶回家當老婆之類的。」有些感慨的橘充太咬下那口馬鈴薯泥。
「這樣啊。」蠻不在乎的正宗飛鳥遞了張面紙給他擦嘴巴旁的蒜泥。

(--充太飛鳥好萌啊啊啊啊啊啊啊為什麼沒有人寫沒有人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說我認真覺得這樣的對話即使出現在漫畫也不奇怪啊啊啊橘跟飛鳥!!!!!)

-

「咦?真木你今天要留在學校嗎?」穿上外套正拎起書包要走出教室的九条清澄疑惑地看向還坐在位置上的好友。
「嗯,你先走吧。」
「…是要忙社團的事情嗎?」感到不解的清澄皺起眉。
「社團?沒有這種東西,我只是不太想這麼早回家。」垂下眼簾的鷺野真木打了個懶散的哈欠。
「是家裡發生了什麼事嗎?…啊、對不起問了這麼尷尬的問題…真木你不回答也可以。」驚覺自己失態的九条清澄低下頭。
「也不是不能回答…不過,你靠近一點我才能說。」伸出食指勾了勾手,示意好友挪動腳步靠近自己。
信以為真的九条清澄湊近,偏過頭並蹲低身子、這是他倆講悄悄話時的習慣。

「--因為回家沒有你在很無聊。」鷺野真木輕聲的說。
而後露出一個稍嫌惡意的笑容。
九条清澄退開身子,回應對方的笑容,手不自覺摸上方才鷺野真木對著自己說話的左耳。

癢癢的。

(幹這兩隻拜託快去結婚^///q///^!!!!!!!!!!!!!!!!!!!!!!!(崩潰))

-

「樁。」
「嗯?」
「最近很少聽你喊我哥哥呢。」良乃露出一臉有些受傷的表情。
樁瞄了一眼坐在餐桌旁的母親及繼夫,有些尷尬地笑出聲。
「…有嗎?『哥哥』。」
「乖孩子。」笑了起來,良乃動手又扒了一口飯。

樁也隨之低頭吃飯,趁著媛子也好誰也不在意時偷偷斜了良乃一眼。

(可惡。
良乃哥,小心我今天又躲衣櫥去偷襲你。)

像是聽見你的內心話似地,良乃挑釁似的回望你一眼,夾了一塊肉給你。

(良樁萌死啦^///q///^!!!!!!!!!!!!!!!!!!!!!!!!!!!!!!!!!!!!!!!!!!!!)



今天是少女漫畫特輯嗎XD!!!!!!!!!!!!!!!!!!!!(驚覺)
是說不管星招也好橘飛鳥也好真清也好良樁也好都讓我萌到翻啊^///q///^!!!!明明很萌卻沒人寫所以只好自己來了!!!!!(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