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西 with 小犽
阿北 with 柴

兩人組成搞笑團體,西北風,老是跑深夜節目,經紀人很不負責任還是個大叔。
經紀人叫三姥。(那個字不唸老,唸母。)

寫自嗨用的、其實我喜歡阿西的個性。

順帶一題標題魷魚的意思跟內文無關,"去喝西北風"等同"炒魷魚"的意思。
一看就知道這個團體不會紅。(被犽踢)


 

「我們不能老是上深夜節目啊,阿西。」
認真吃著通告後的便當邊喊著會胖邊大快朵頤的阿北說,嘴邊還黏著一顆飯粒。
「…我也這麼認為。」
反倒過來慢條斯理到不可置信的阿西慵懶的用筷子夾起一顆飯粒。
「果然還是找經紀人聊聊吧?」
一臉認真的阿北看不下去用自己的筷子硬是挖了一塊照燒豬排塞進對方嘴裡。
「你認為有用?」
皺著眉吃下那口稍嫌過大的豬排再用手上的筷子夾下阿北右臉頰上的飯粒,吃掉。
「總要試試看才知道…嗯…」
感到莫名心虛的阿北看向剛才還在和製作人閒聊哪片的女優長得不錯的經紀人。

「別吵。」經紀人三姥彷彿心有靈犀的撇頭低吼一聲,「上熱門時段很麻煩的。」
「…居然說麻煩!」
感到不可思議的阿北有些不服的開口。
「為什麼麻煩?」
微微動怒的阿西將飯盒扔到桌上大聲地說。

三姥低頭看了兩人一眼。
「怪我囉?」

然後走人。

(其實三姥覺得要是上了熱門時段要接受訪問什麼的很煩…其實他們會紅(各方面來說))




「…當藝人居然還要吃便利商店的便當。」
通告結束後拎著從便利商店搔刮回來的便當,怎麼這麼苦情,阿北想。

「不然?有便當吃就不錯了吧。」疑惑看他。
「開玩笑!在老家我可是餐餐大魚大肉!」
「這樣啊。」打哈欠。
「難道阿西不是?」
「嗯──我想想,吃最多的好像是過期餅乾?」認真的想。
「哇呃你過那什麼亂七八糟的生活…!」
「要你管。」白他一眼。
「當然要管吧,我們可是搭檔耶?」
「…這樣喔。」
「那以後我煮給你吃好了。」
「噗、你會煮飯?」
「少瞧不起人,我做的紅燒獅子頭連老媽都覺得好吃。」
「…你媽不是味覺白癡嗎?」
「才不!失禮的傢伙!」
他失笑,「好啦,抱歉。」
「那明天你想吃什麼?」
「嗯…味噌湯好了?」

高掛的月光象牙色的光芒把兩人的影子拉得好長好長。

(大概是寫兩個人剛組成團體的時候)



凌晨三點被一陣臭味鬧醒。
阿北拖著一身倦意起身,睜開眼就看見原先躺在身邊的阿西一臉滿足的抓著肚皮然後把腳高掛在自己臉上。
真不曉得是該火大還是先把腳挪開。

「…你的腳真的很臭耶!臭阿西!」
勞苦的把腳放回該在的位置上還順道替他掀下上衣蓋好棉被。
「居然不會被自己的腳臭臭醒…可惡。」
再來有些怨懟的瞪著阿西。
「明天你就死定了。」
最後出手在那熟睡到流口水的臉蛋上亂抓亂捏一把。

算了、晚安。
再一次睡去。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