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Loki

分級:G
摘要:設定在復仇者聯盟與索爾:黑暗世界的之後,索爾跟珍同居夢到洛基。極短打。

他們全都不屬於我,他們屬於彼此。


Daydream

  哥哥。那是審判前索爾最後一次聽見洛基這樣叫他,別有深意的辭彙讓索爾不得不回頭看向卸下口枷的弟弟,他們正在走回金宮的路上,洛基需要梳洗以及一顆Idunn果園裡的金蘋果好治療身上的傷,索爾想,洛基大概被浩克摔斷了幾根肋骨,沒有特別的原因,他就是知道。洛基昂起下顎微小的幅度望著索爾,帶著狹長傷口的眼角因笑意裂開幾絲血痕,但洛基看上去並未在意這點程度的疼痛,他只是盯著索爾蔚藍如九界蒼穹般的雙眼,停下了腳步。

  哥哥。洛基又喚了他一次,語氣就跟從前一樣,索爾的步伐隨洛基停下,他注視著洛基那張玫瑰色的刻薄雙唇染上的笑意,索爾瞇起眼,他不認為自己能夠相信這個笑容、以及此時此刻洛基竟還會喊他「bro」這件事。洛基的眼底宛若一汪碧綠春水,在彩虹橋的映照下閃爍著奇異光芒,索爾見過這眼神──當他們還是孩子的時候。洛基總是這麼看著他。

  索爾幾乎記不清洛基的眼神在何時逐漸消去這樣的光彩,他也無從得知當洛基雙眼裡的星宿熄滅後,取而代之燃亮它們的是什麼。

  他還記得過去的日子,索爾從來沒有下定決心去遺忘那些陪伴他成長的記憶,即使這些如今就像詛咒一般懲罰著他。他記得從前在他身旁的洛基是怎麼笑的,當他們一起爬上Idunn的果園共享一顆飽滿多汁的蘋果、當他們一塊在太陽的炙烤下行走穿越泥沼與森林……洛基在那時就是他的弟弟,索爾即便到了現在仍無庸置疑。

  洛基從索爾的表情讀出困惑與動搖,他加深了笑容的弧度,緩緩地歛下眼瞼,索爾聽見洛基開口前吸氣時所吐出的顫動嘆息。

  「哥哥,哦,索爾……」洛基說,他的視線掃過索爾肩上垂落下來的紅披肩,隨後皺起眉頭,表情像是前一秒鐘仍平靜的海面剎那間掀起驚滔駭浪,洛基的眼眶因怨懟與憤怒浮現一圈艷麗的紅色,看上去就像要哭了一樣大吼:「我跟你不同!」


  索爾以為洛基哭了。他從夢中驚醒,臀部微微跳起,倒抽了一口涼氣,坐在沙發旁的珍從筆記型電腦的螢幕上抬起頭來看他,「索爾?」

  珍投來擔憂的視線,索爾仰頭肩頸靠在沙發上,他揉弄眉心間的皺紋,「沒事。」索爾搖搖頭,「只是做了夢。」

  「噢……」珍將電腦從膝蓋上挪開,她轉過身,伸出手但沒有碰觸索爾,她的指尖在猶豫,珍的語氣充滿關心,其中夾雜一絲侷促:「做了惡夢嗎?」

  「惡夢?」索爾挑眉,這個問題似乎難倒了他,索爾抿起唇沉思,珍看上去無所適從。

  「噢,因為你看起來,很不好……」珍斟酌著用詞,她說:「索爾,你在哭,你沒發現嗎?」

  索爾抬起頭回看珍,這才發現他的眼前一片模糊,淚水將珍姣好的面容切割成液體的形狀,珍的樣子在腺體的催發下不斷溶解,索爾用手指將眼淚拭去,但成效不佳,滾燙的鹽水濡濕了他佈滿厚繭粗糙的指尖,索爾不斷眨眼,眼淚順過下睫毛在突起的顴骨留下一道濕潤的水痕。

  索爾再次看向珍,試著解釋這個狀況,也許是因為午後陽光太過刺眼、也許是眼睛該洗洗澡了,妳知道的,就跟擋風玻璃需要雨刷一樣……但他啞然失語,索爾沒看見珍,在霧氣沸騰的眼裡,他看到了洛基。

  索爾想起洛基在彩虹橋上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他以為洛基哭了,但他沒有,洛基混亂失序的綠眼睛盈滿厭倦的仇恨與無盡的渴望,索爾曾經以為自己知道他是誰,他的弟弟說:「我跟你不同。」

  ──我是會流淚的。


 


 

我的特長就是把角色寫娘之外沒有別的了啊!!!!←?
想完TDW的結局就很鬱悶吼唷索爾你可以趕快發現弟弟又在跟你玩躲貓貓嗎很煩耶!為什麼電影前提之下的原作這麼難寫啊囧……我覺得好看的錘基幾乎都是AU設定這點我會說出來嗎……

認真一點的短打後記:我一定要解釋一下為什麼我把他們寫得這麼娘砲,不然我就是自己不共戴天的敵人。索爾電影在第一部讓兄弟倆都有哭過,實際上威漫電影是極少讓英雄角色哭泣的,所以在第一部索爾在隔離間和洛基對話中流下珍貴的男兒淚實在很戳我,但基於商業考量TDW的索爾性格真是蛻變得令人各種不滿意……那個聽到把鼻過世立刻就哭出來的大男孩,怎麼會在表達失去母親的悲痛中如此輕描淡寫,反倒洛基表現得才像是親生兒子(喂),索爾最迷人的一點不正是多愁善感嗎?所以我就腦補了許多……洛基一直是感情豐沛的角色,相對索爾變得越來越……該說是沒血沒淚嗎?就是沒有特別執著什麼,他不要王位、甚至不要王子的身分,只想當個守護者、他下定決心想要女人是因為他以為弟弟掛了……所以我就腦補出了這個小情節,但最後一句洛基的台詞修修改改那個娘味就是跑不掉,基神對不起啊看在我這麼愛你的份上原諒我寫娘你和你哥吧T_T!

 

, ,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