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第二十四章★


  奧恩企業。
  這個名詞對大多數人來說很不得了。
  它是一個名詞的總稱,小到日常用品大到金融百貨──奧恩企業幾乎都沾得上邊,它們有獨立的銀行和幾間規模不小的建築公司,在全世界各地都有分公司,連在他的家鄉日本,奧恩企業也是一個耳熟能詳的大公司。
  剛滿七歲的上石因花藝參展及比賽的緣故長期住在日本的家人突然決定要搬到美國去,年幼的他還在掙扎著種種生活上的不方便時,那個少年出現了。

  『哇啊!找到囉!』他發出一聲不小的驚嘆,帶著濃厚的美語腔說起含糊不清的日文。
  把身子窩在房屋中間的縫隙,上石總介把自己縮成一團球顫抖著,抬頭看像出聲的主人──和自己看來同年齡的少年擁有與他完全不同的西方臉孔,深邃的五官和一雙藍中帶褐的美麗眼瞳。
  『別怕啦,我不是壞人,聽Lily(百合)說最近搬來的鄰居有和我同年紀的小孩所以就過來看看了,想不到你在玩躲迷藏啊?我有吵到嗎?可以加入嗎?』少年一下子霹靂啪啦的英語拍響著上石的耳畔,他用明顯不懂對方在說什麼的表情看少年。
  『呃哦……看來你還不是很會說英文。』少年偏過頭,然而在上石眼裡看起來卻像喃喃自語,只見少年目光流轉,笑了笑,「這樣呢?」(*這裡用對話框「」和『』表示美、日語的差異)
  「耶……?」上石嚇了一跳。
  突然從這個美國少年口中吐出的是說不上標準的日語。
  「我還不是很會說……不過,將就吧?」
  「你、你怎麼會說日文?」難掩驚喜的上石從地板站起身,哭得淚眼矇矓的他連忙用袖子擦去臉上的淚水。
  「我、有……一半的,日本,血統。」少年說得極慢,像在思考用詞。
  聽見少年說的話上石更驚訝了,完全無法從他的外貌看出東方人的特徵,「那……我們也算是……同類嗎?」特意配合少年的聽力,上石也說得很慢。
  「同類?」聽到這個有趣的詞彙,少年挑眉,笑得更開心了,「嗯,同類哦!」
  上石總介也跟著笑起來,眼前的少年讓他完全感覺不到敵意,不像其他美國小孩一樣看見他不是像在看動物園裡的動物般就是用著奇怪的鄙夷眼神盯著自己猛瞧。
  「對了,你……在,玩攸西嗎?」
  「攸希?」
  「呃……play game,You know?」少年皺起眉,實在不曉得玩遊戲的日文怎麼說比較好,於是試探對方這樣簡單的英文能不能通。
  「Play game……玩遊戲嗎?」看著少年連忙點頭,上石才知道他剛剛想說的是『玩遊戲』。
  上石總介搖搖頭,剛剛是因為不想一個人待在家練插花還要和國外的女僕面面相覷才逃出來的,可是路生地不熟,他也不曉得該走去哪,只好躲在房屋的防火巷中,至少不想這麼輕易被女僕們發現到。
  「那,一起玩?You and me!」在兩人中間來回比劃,少年拼命想用笑容傳達想和對方親近的意思──很快就卸下心防的上石總介接過少年牽過來的手,跟著對方傻氣的笑個不停。
  「對了,還沒有問……what’s your name?」
  「My name?My name is──」少年頓了下,上石用不解的眼神望向他,像是終於想起什麼般他啊了一聲,「Yanagi Fujihara!」
  「柳……藤原?」上石蹙眉,起初還聽不太懂的,之後他才想起來美國人的習慣是先唸名字再念姓氏,也就是說,少年的名字叫作──藤原柳。
  「啊!你叫藤原柳?對不對?」
  「Yes, and you?」
  「上石總介,啊,不過你應該不太會唸……嗯……叫我John好了。」想了想還是說出那個彆扭的英文名,幼稚園老師取的。
  「John?OH──John walk(*1)!HAHAHAHAHA!」
  不知為何藤原柳突如其來大笑起來,當時上石渾然不覺他是在嘲笑自己的名字。

  從那天開始他們便親近起來,藤原柳教自己英文、而他會告訴藤原柳某些日文,兩人用著兩種語言交流著,但通常是無聲的力量勝有聲。
  只要閒閒沒事藤原柳就會跑到上石家附近找他一起玩,但那時間通常接近晚午,起初還不以為意的上石但時間一久便覺得好奇起來,雖然藤原柳說過他倆是鄰居但自己卻從來沒有看見藤原柳從家宅旁邊那幢高級得嚇人的大房子走出來過。
  像是被關在裡面似的,連出來找他玩都得通過窄小的廚房後門。
  讓他好奇起來的地方不只這樣,當家中的女僕發現自己是和藤原柳在玩時都露出微妙的表情、家人更是叫自己要和藤原柳更親密點,種種怪異的反應都添增了上石總介的好奇心。

  「Jack……」最後上石還是以英文名字來稱呼對方(因為藤原柳老是不會發現他在叫自己),兩個人在離家不遠的空地上放風箏。
  「嗯?」藤原柳放長著手中的線,看著風箏越飛越高……
  「你到底……是誰啊?」露出忐忑不安的臉,上石停下手中放風箏的動作,一臉認真的看向藤原柳,「雖然我們每天都在一起玩,但是你卻從來不讓我去你家……而且也總是很晚才來找我玩,家人也叫我要和你多親近……你知道為什麼嗎?」
  看見上石認真的表情,藤原柳也收下嬉戲的表情,雖然上石說的話他聽得一知半解但還是勉強地瞭解對方大概想問的問題,他有些困窘的搔頭,嘖了一聲。
  「奧恩企業……Do you know?」
  「咦?奧恩企業?嗯……知道啊,是很有名的東西哦,父親都說奧恩企業很厲害!」雖然具體是怎麼樣的東西他並不清楚,只知道常常在電視及旁人口中聽見這個名詞。
  藤原柳看似喪氣的垂下眼睫,長長的睫毛被夕陽的餘光反射得閃閃發光,「……John,我,會成為奧恩企業的哦。」
  「什麼?」不解的眨眼,上石聽不懂藤原柳話中的意思。
  「『繼承人』這個詞,你聽過嗎?」
  「啊……知道。」懵懂的上石還不曉得『繼承人』究竟是個多麼沉重的詞彙,他點點頭,記得這個詞從小到大每一個親戚也曾對自己說過──以後上石家的繼承人就是你了。類似這樣的意思。
  總覺得聽起來像在傳承什麼,年僅七歲的他還不明白這個詞包含多少艱深的責任。
  『因為我是繼承人,所以必須要學習很多、很多我不想學的東西,鋼琴、小提琴也好,華爾滋跟餐桌禮儀更要命了……地理、歷史、公民、經濟學,商管及中文……Fuck太多了不知道該怎麼說了……』藤原柳焦躁的刮著頭,露出了相當沉悶的表情。
  上石總介被這樣的藤原柳嚇了一跳,「Jack?你、你講慢一點啦……!我聽不懂!slowly、slowly!」
  看著相當焦急的上石,藤原柳原本的苦瓜臉隨即又換上平時司空見慣的笑臉。
  「Nothing,別想太多,我只是要說……呃,因為『繼承人』所以『很忙碌』。」
  「……這樣嗎?」明顯還對好友存有懷疑,上石皺緊眉頭,一臉不相信的看著藤原柳。
  能讓平常那個除了笑容以外什麼表情都沒有的人露出這樣苦澀的臉,肯定是很嚴重的事,平常老是藤原柳來幫自己、現在也應該要幫幫他。
  「對啦!我說這樣就是這樣!」打算草率結束話題的藤原柳惹來上石滿臉不認同。
  「那個什麼……『奧恩企業』,很可怕嗎?你會怕?」
  對於平常隨和的上石如今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態度感到詫異,藤原柳挑起眉,無奈地笑了笑,「嘛……與其說是害怕,不如說討厭吧?嗯,我很討厭哦,『奧恩企業』。」
  「如果討厭的話,那就拒絕不就好了?」
  「An?」
  「本來就是這樣啊?像我很討厭學插花,所以每次上插花課就會逃去別的地方哦,像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也是啊!」上石笑了起來,想起和藤原柳初試的那天他就覺得很開心。
  能夠認識藤原柳真是太好了。他是真的這麼想。
  藤原柳起先愣了愣,而後緩緩綻開笑靨:「對耶!逃掉就好了嘛?我怎麼都沒有想到這招啊?」

  從這一刻開始藤原柳的人生從大人預設的正軌開始扭曲──上石事後想想,真不曉得是該慶幸自己說出那番話還是後悔。
  慶幸的是藤原柳從此不再被繼承人這個枷鎖所綑綁;後悔的是,藤原柳從那之後,逃掉的不是數學、中文、地理、美術、歷史、商管、經濟學、華爾滋或餐桌禮儀……他逃掉的是自己的人生。

  要是在彼此都還十三歲時、在那個還能說是青澀天真的時候沒有遇見那個人──現在的藤原柳會不會迥然不同?
  當父母在美國的事業穩定,搬回到日本後,上石總介總是不停在想這件事。

●●●

  「……因為這樣,所以我母親希望我去K大(東京),回美國後就比較能銜接上其他大學的課程。」藤原柳聳肩,抓起桌上的水啜了幾口。
  發覺對方沒有回話的意思,藤原柳抬頭看向那個張口欲言的古屋上月,臉色發青、支支吾吾半天也沒能把一句話說好。
  完全無法從震驚狀態回來的古屋上月腦袋幾乎被擠成一團糨糊。
  「什─什─什─什……什麼──────!」
  「Wow……上月你這出乎意料的shock反應耶。」藤原柳笑了起來。
  「不震驚才奇怪吧!奧恩企業這是什麼可怕的名詞啊?那個連開董事會都會被記者LIVE轉播的奧恩企業!」古屋上月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向一臉悠閒的藤原柳,「如果你當上董事長那豈不很完蛋嗎?奧恩企業會倒的!絕對會倒的啊!慘了肯定會倒的……!」
  「太失禮了吧上月!我會受傷的啊!我可是有易碎的少女心啊喂!」藤原柳立刻露出一臉可憐兮兮的表情。

  完全不能相信事實的古屋上月環顧四周,沒錯,如果說藤原柳就是奧恩企業的繼承人的話住在這幢房子裡的確沒有任何值得懷疑的地方……不過,叫他要怎麼相信現在坐在他面前的、這屌兒啷噹的外國人居然就是國際上數一數二大企業的繼承人?
  藤原柳和奧恩企業──怎麼看就是兩個連不起來的詞。
  「真不敢相信……你在說笑嗎?」不知為何感到喪氣的上月絕望的抱住頭。
  不曉得自己到底是因為聽到奧恩企業就快要倒了還是藤原柳是奧恩企業的繼承人而受打擊。腦袋亂哄哄的、一下子塞進太多東西。
  「是上月自己說想聽的嘛,一開始我也不打算告訴你啊……就知道你會有這種反應。」藤原柳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雖然上月這樣詫異的反應讓他不意外,但總覺得還是有點受傷。
  「不是啦,唔,該怎麼說……總覺得,很不切實際嘛。」查覺到藤原柳似乎誤會了什麼,上月連忙解釋,「要我把你和電視上那些西裝筆挺的大叔連在一起,怎麼說都是很困難的事情啊……你,梳油頭還穿西裝然後……不行啦!怎麼樣都想像不出來啊!」
  「噗。」
  看見認真的在苦惱的古屋上月,藤原柳忍不住笑出聲來:「啊哈哈、HAHAHAHAHA!上月你真的是…有夠可愛耶!」
  「……你才失禮,我很認真在跟你說話哦。」冷冷的瞥了一眼爆笑如雷的藤原柳,上月有一種剛才那麼努力要讓自己接受事實的行為很蠢的感覺。
  「OK、OK,我不笑就是了……不過,上月你聽了這些除了想像我梳油頭穿西裝之外呢?沒有別的感覺?」彷彿試探般的他開口。
  「別的感覺?你是指奧恩企業倒了那個?」
  「……除了奧恩企業倒了……另外別的感覺。」
  藤原柳真不知道是該哭還該笑,古屋上月到底是怎麼看自己的啊?居然一直說公司會倒?雖然感覺很不是滋味但另一方面又覺得上月果真是可愛到不行。
  簡直就是犯罪了。

  「沒有了吧?就覺得很震驚,而已……」的確是相當的震驚。上月想。
  「這樣啊。」藤原柳笑逐顏開──果然上月不會想太多嗎……
  「啊,你該不會是在擔心知道你是有錢人後,我會對你改變態度之類的嗎?」敏銳的意識到藤原柳真正想問的問題,上月睜大眼簾。
  「嗯……大概是這個意思吧。」訝於上月的纖細,藤原柳難得地亂了應對。
  「難得你會想這麼多……」古屋上月嘆口氣,語氣中帶有淡淡的無力,「雖然我真的很訝異你是奧恩企業的繼承人,但那並不代表我對『藤原柳』你這個人有別的觀感啊?」
  藤原柳盯著上月,發出興味的一聲嗯。
  「在我看來『藤原柳』跟『奧恩企業』或是『有錢人』這些字眼都沒有關係……我所認識的藤原柳就只是一個很單純的笨蛋而已。」語畢,上月淺淺的笑起來,「你永遠都是你不是嗎?除非哪一天真要變成我不認識的人就另當別論了。」
  「……真是熱情的告白呢,上月。」藤原柳的眼中帶有少女漫畫般的閃光。
  「嗯……我先告辭了。」連忙站起身。
  「別走啦!我開玩笑的嘛……因為很感動所以不太知道要說什麼。」感到難為情的藤原柳搔頭,「你什麼時後變這麼會說話啊?太可怕了啦……」
  「我只是說想說的話而已,而且對你我不覺得自己需要隱瞞什麼。」古屋上月一臉認真的說,反而讓原本想用搞笑的氣氛唬弄過去的藤原柳不知該如何是好。
  故意飄偏視線,藤原柳連忙用右手遮住自己即將變紅的臉龐,擺出投降的姿勢攤在房間裡的床上。

  「輸了不行了古屋上月你今天到底吃錯什麼藥啊──徹底輸給你了!拜託不管你要做什麼都可以!我任你宰割了──」
  古屋上月瞄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藤原柳,拿起桌上的水喝了起來,毫無反應。
  「喂喂!上月你……居然無視我……!」藤原柳從床上坐了起來,一臉受傷的盯著冷淡的上月。
  「誰叫你這麼無……喂不准───!」跳過來。

  連話說完的餘韻都沒有。
  藤原柳竟然就從那張大床直接如狼般撲了過來,閃躲不及的古屋上月就直接被對方狠狠撞上,幸好在藤原柳的寢室裡大多擺設都緊靠牆壁,兩個人倒在房間中央,柔軟的埃及絨地毯接住了他倆。
  古屋上月痛得揉著自己摔疼的部分,感覺一股重量不停往下壓,本能的他抵住對方不斷朝下的胸口,吃疼的說:
  「痛痛痛、……藤原柳你在幹什麼……!」
  「哇呃,Shit好像踢到桌子……腳踝超痛……」先展開攻勢的藤原柳也沒好到哪裡去,剛才的撞擊似乎不小心碰撞到桌腳,腳筋隱隱作痛。
  「沒事吧?你……哇啊啊啊!」話語二次被中斷,上月叫出聲。
  當抬起頭來他才發覺這姿勢真是微妙。
  完全被藤原柳兩腳夾在中間的他動彈不得,因為受傷導致腳踝無力的藤原柳一下子也起不來,兩個人的腦袋還暈浪浪的,彼此的距離近得古屋上月能夠窺探藤原柳鼻翼上的汗水。
  ……實在太近了。古屋上月不禁感到不自在起來。
  欲扭動身子離開這詭異的姿勢卻發現越動只是讓彼此的肌膚相互摩蹭再磨蹭,古屋上月欲哭無淚,能不能拜託藤原柳別再對著自己的耳朵吐氣了?
  「喂、可以動就起來啊你!」上月推著藤原柳壓過來的胸膛,慌亂的開口。
  藤原柳的表情變得困窘起來。
  「──上月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蹭了……?」
  ……不然真的會勃起的……上月。他把這樣的話藏在隱隱顫抖的喉嚨之後。
  「我哪有!是你一直不走開……!」
  不知怎地也開始感到害躁的古屋上月急忙想把藤原柳往自己的身上推開。

  叩叩。
  在這靜謐的空間響得過於清晰的敲門聲。
  「藤原少爺,相良少爺致電───」
  山田百合推開門的那一瞬間身體像被電流竄過似的動彈不得。
  「──致電給您。」
  彷彿是經過深呼吸才把話語說完的。

  古屋上月看著山田百合那個明顯就是誤會了什麼的反應,內心慌亂無比──怎麼會在這個最差的時機進來!
  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月連忙將壓在身上的藤原柳踹開,痛得對方呼出聲來。

  「那個,藤原少爺,相良少爺致電給您──」

  ……這個剛剛就說過了山田小姐您明顯動搖什麼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to be continued...


 

*1: 這是諧音,因為上石的英文名字John,威士忌大廠牌是"Johnnie walker",這是美國人的暗梗...(他們好像真的覺得這很有趣耶哇靠我超不解.....?????)

QqQ耶截稿就可以打柳月組真開心~~(你!!!)
打上月超開心的他長大了啊啊啊啊啊孩子(擦眼淚(???????
倒是藤原柳毫無長進啊媽媽qwq!!!!!!!(叫誰)

打藤原柳在美國時後的事情也很開心www小時後的他可是很可愛的哦XD(?????)
雖然長大變得一點也不可愛還成為中二OTZ(??????????)

總覺得相良篇終於要進入高潮了(應該吧)wwwwwww
那麼我們25章再見啦!!!!!!!!!!!!!!!!


johnniewalker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千玄玥
  • 藤www原wwww柳wwwwwww(廚自重
    媽呀這兩個小傢伙(指美國組(?)也太可愛wwww小柳wwwww(叫誰啊好噁心!!!
    其實看到上石(似乎)有些後悔說出那番話的時候我真的笑了ww
    不過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吧至少阿柳讓自己快(ㄇㄧˊ)樂(ㄌㄢˋ)的過生活(?)
    總介也是個好孩子啊(///Д///)(保安!!!!!

    總而言之再一次感謝黃米蟲讓我看到這麼可愛的藤原(ry
  • 天哪你完全無視其他角色啊喂XDDDDDDDDDDDDDD
    到底是有多喜歡藤原柳啊XDDDDDDDDDDDD!!!!!!!!!!!!
    美國組超萌^///q///^...我對幼馴染抵抗力是zero(不要自己說
    上石總介雖然影薄可是我很愛他的qwq(奇怪的辯解

    麻煩你去六號出口領張藤原柳券吧(那什麼啊!!!!!!!!!!!!!!

    四六 於 2010/07/29 19:20 回覆

  • YUI
  • キタ━━━━━(゚∀゚)━━━━━!!!!!!

    ......大概就是這種感覺(笑)
    小正太好可愛ˇˇˇ 小花全開ˇˇˇ
    總介欸欸你好可愛ˇˇ
    被笑了還不知道真是太可愛了ˇˇˇˇ(可是我也搞不懂梗在哪裡耶說真的XDDDDD)

    然後上月你也好可愛阿ˇˇˇ
    「絕對會倒的啊!慘了肯定會倒的……!」
    這吐嘈真是棒透了wwwwwwwww
    恭喜傷害藤(ㄕㄠˋ)原(ㄋㄩˇ)柳(ㄒ一ㄣ)wwwwww

    山田小姐妳......我還以為妳已經習(ry
    喔喔我好期待妳變成冷面笑將XDDDDDDD(咦)
  • 總介^///q////^(癡漢走開####
    我真的不太懂XDrz,國中的時候去參加教會的時候有幾個外國人來玩(?)問到某某同學的名字叫John他就大笑了XDD
    印象超深刻的XDDDD!!!!!!

    上月不知不覺變成吐槽役了媽媽我好擔心OTZ(??????
    吐槽役不是相良嗎OTZ(欸

    山田是怎麼習慣啦XDDDDDDDDDD!!!!!!!!!!!!!
    一般來說女(男)人是不會帶回家的吧???????(閉嘴
    qwq山田也被我寫到崩了(?????????????

    四六 於 2010/07/29 19:28 回覆

  • 小墨
  • 百合小姐你wwwwwww三生有幸阿!!!!(不對
    阿柳太可愛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動了歪念會嚇到小上月唷www
    上月也是XDDDD好可愛阿!!!
    看的好開心!!
    美國人的梗真的好難懂呢ヽ(´ー`)ノ
    不過兩個小男孩比手畫腳溝通感覺好萌
    尤其是金髮小男孩阿!!!
    覺得外國小孩超可愛的(///♥д♥)ιΟνЁ―――→♡
  • 三生有幸什麼啦XDDDDDDDDDDDDDDDDDD
    要看到這一幕需要天時地利人和這樣嗎XDDDDDD(?????
    qwq對一個健全的18歲少年會勃●的真的←歪理
    看得開心我就放心了qwq(???)
    之前寫得太沉重啊啊啊啊啊啊青春校園都不青春了(?

    外國小孩不只可愛還很漂亮啊XDDD
    真羨慕他們立體的五官qwq(?)

    四六 於 2010/07/29 19:30 回覆

  • 香魚
  • 喔喔上月你太可愛了吧!!!!!!!!!!!!!!!!!!!(blush)(blush)(blush)
    犯規啊犯規!!!!!!!!!!!!!不管是吐槽還是認真的上月都犯規啦!!!!!!!!!(鼻血自重
    已經到了會讓引人犯罪的地步了啦XDDDDDD
    對不起看完以後我只想把上月撲倒(艸((快把這個變態拖出去!!!!!!!!!

    還有正太阿柳跟總介也好萌///////////

    啊啊我好喜歡成長了的上月喔喔喔喔喔喔wwwwwww
    期待下回!!!!!!!wwwww
  • 上月=犯規…(摀鼻)(癡漢老母出去!!!!!)
    上月不知不覺變得越來越會誘惑人了。(並沒有)
    ……媽媽好擔心!(艸)(???????)

    正太柳跟正太總介實在也是萌萌二人組w
    希望以後能常寫到(?????)
    下一回也會努力著的-!

    四六 於 2010/07/30 22: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