裡面有點廚廚的。
慎入。


「我一直害怕著改變,害怕改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害怕自己被討厭、害怕自己做錯事,我不停害怕著,那些明明不存在的假想敵。」
「嗯。」
「可是最近我不這麼想了,『有人討厭當然也有人喜歡』這分明就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不過被討厭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吧?」
「是阿,可怕得足以把一個人殺掉唷。」
「說殺掉也實在太超過了。」
「我也時常在想,為什麼自己就是沒辦法成為那種人見人愛的傢伙呢?啊呀、不是傢伙啦。」
「……可疑的辯解,繼續?」
「嗯,可是我最近發現啊,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那種人,越是光鮮亮麗的人,心裡的陰暗面積越是大。」
「挺合理的。」
「根本就不可能有什麼『人見人愛』嘛!如果有,那我一定要當第一個討厭他的人!」
「……喂喂這是扭曲忌妒的心態吧!給我回來!」
「好啦,開玩笑的,該怎麼說呢--啊!我想到了,這麼解釋好了,我曾經問過一個我認為在各方面都吃得開的人、就算碰上921大地震也會臨為不亂的那種。」
「咳、那種的還是人嗎?」
「不管啦,總之我問他『你有被誰討厭過嗎?』他卻說『我每一天都被討厭啊?』呢!」
「那是安慰你的話吧--」
「就算是安慰我也當真啦!何況,我也聽過不少人私底下說他壞話。」
「那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心理吧。」
「對對對!就是這個!」
「呃?」
「如果有人就是故意要看你不慣、故意要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你又有何奈呢?」
「嗯,好像也是?」
「如果覺得是合理的批評就去接受、不合理的就選擇忘記它然後去喝杯酒或看本BL漫不是很棒嗎?」
「……我倒覺得你是在逃避現實耶。」
「什麼嘛,哪有。」
「因為人碰上自己不喜歡的事怎麼可能這麼坦然啊,又不是聖人,說不定是聖人也做不到。」
「也是啦,我把話說得太美了,常常碰上很多事我還是會覺得很幹很氣餒。」
「嗯,我認為低潮這種事也是必要的。」
「沒有低潮就沒有高潮意味?」
「下流耶!」
「吼,譬喻咩。」
「因為有難過這種情緒人才會去思考、才會想要前進。」
「耶?這麼一說好像也是!一昧的被稱讚幹嘛的,好像都反省不到什麼?」
「嗯,雖然說批評令人難受,但說不定自己是真的還有改進空間--不是說要做到『完美』,而是讓自己有一個『目標』可以追求。」
「但是有人就是完美主義者啊?」
「那就是自己找罪受啦?這顆地球本身就不完美,又何來『完美』一說?上帝不完美、神明不完美;天才也都不是完美的,愛因斯坦不是還被當成智障過嗎?啊、是愛因斯坦還是愛迪生啊?隨便啦!」
「所以你認為沒有完美存在嗎?」
「那你認為的完美,又是定義成什麼?」
「呃、……就是,很、棒的事物?很……很沒缺陷!對,像一個圓一樣,毫無缺陷。」
「那也只是你的認為吧。」
「是沒錯。」
「張曉風女士曾經說過『--也許這種完美,也是一種缺憾。』,常人所認為的完美,他卻認為是缺陷,你又拿他怎麼辦呢?」
「不怎麼辦……也不能怎樣啊,是他自己要這麼想的。」
「嗯啊,那別人怎麼想又關你何事?人本來就是和自己適合的人在一起,這點不只是用在戀人身上,朋友跟家人也是一樣啊?人的本能就是會尋找適合生存的居住地,那我們幹嘛又要自作孽和不適合的人在一起?」
「可是,那有時候不是出自於自願啊,像在學校會有討厭的同學、在公司也會有讓人反感的同事,但你又不能趕走人家。」
「白癡嗎?當然是『無視技能點最高』啊!如果辦不到再教你一招,ACG圈子限定喔!把你討厭的人當成你心目中認為最傲嬌的角色就對了!」
「什麼跟什麼啊?」
「拿我來舉例好了,像我認為的最傲嬌的角色就是『明日香』,所以就會把班上超討厭的那傢伙的發言當成明日香在說話--也就是口嫌體正直!」
「白癡啊,中二病嗎你?」
「拜託,妄想無罪啊?而且你看到他就賭爛,他又不會消失,當然你能選擇的就是無視他或者把他當成別的東西來看待,有時候還會有意外的萌點產生咧。」
「你這根本是妄想症末期。」
「哼,自己試試看就知道啦。」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