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樁之花】
*木吉花宮幼馴染設定前提

 

/00

我愛不愛你,恨久見人心。

從知道了、到理解了、最後接受了,花宮真花了一生才領悟到自己因愛做過多少蠢事。

/01

風塵僕僕從郊區駛至鎮上的大貨車嘈雜的聲響吵醒還躺在床上夢周公的花宮真,樓下門鈴大響他穿上拖鞋有些心不甘情不願地下床,走下樓想看擾人清夢的來者何人,一見母親開了門兩名長相眉清目秀的夫妻恭敬地頷首示意,而跟在他們身後抓著母親裙擺的男孩眨著兩顆茶色眼睛盯著睡眼惺忪的花宮瞧,緩緩露出溫和的笑容。
那年他六歲,初戀二字怎麼書寫全然不懂。

木吉鐵平和他成為鄰居只能用前途多舛四字形容,表面上風平浪靜的兩人實則暗潮洶湧,木吉下意識的身高優勢時常令同年齡的花宮備感屈辱,小到功課上競爭大到誰比誰惹人憐愛,將木吉當作對手的花宮沒有一天能放過頭號敵人。
兩人較勁的下場多半是木吉無奈地朝花宮微微一笑,自動退出這場戰爭讓他不戰而勝,好幾次花宮真惡狠狠地瞪著木吉鐵平離去的背影,忍不住紅了眼眶。

討厭。
每當看見木吉鐵平,花宮真的細胞便會自動反應這個字眼。

討厭、討厭、討厭、討厭死了,這噁心的傢伙,笑什麼啊,對我和對任何人都一樣不是嗎,噁心、偽善至極。

溫柔到令人作嘔。

/02

忘記是哪一年、冬天異常的冷,凍僵即使身在暖爐中的花宮真的指尖。
沒有去剝橘子來吃的餘裕,花宮縮在被窩裡顯得很慵懶,忽然側院一聲疾呼吸走父母兩人的注意力,朝聲音來源看去發現是正在整理庭院的鄰居發出的驚呼,還以為是發生什麼意外,熱心的花宮父母包著羽絨外套走出去關切,才發現是兩幢房子間種來隔開的山茶花全都開了。
因為天氣太冷導致花開得快吧,兩對夫妻讚嘆地站在庭院欣賞開得花紅花白的樁花,閒話家常的聊幾句不著邊際的話題,花宮最初是因敞開的門扉感到寒冷才起身試圖關上,卻不經意地察覺站在父母身旁出神地凝視著山茶花的木吉鐵平。

花宮抿了一下唇角,赤著雙腳走上側院,伸手摘下一朵開得鮮豔欲滴的朱紅色山茶花,遞給木吉。
露出困惑的目光,木吉收下茶花,凝視著花宮真的雙眼,好像在問為什麼?

「因為你很討厭吧?」
「咦?」
「越是討厭的東西就會越出神地凝視,直到自己喜歡上為止,你不就是這麼虛偽的傢伙嗎?」
「啊……是這樣嗎?」木吉偏過頭,傻笑。

對上木吉毫無防備的笑靨,下意識感到厭惡的花宮咋舌一聲連忙退開,皺著圓心的眉瞪視木吉,一下子赤裸雙腳曬在北風下的疼痛倍增。
注意到自家小孩沒穿鞋子,花宮的母親連忙催促他進屋,沒繼續和木吉玩諜對諜的遊戲,花宮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木吉捧著手心裡一朵艷色的樁花,低喃幾聲。

「樁花啊,是既沒有香味、腐爛之後又奇臭無比的一種花哦。」
「明明是朵毫無用處的花。」
「但是我卻很在意,在意到受不了,真是拿它沒辦法呢。」

緊閉的門扉背後的人兒不曉得聽見沒有,木吉揚起稍嫌無奈的笑容。

即使如此也很喜歡。
真是拿它沒辦法啊。

/03

在傷了膝蓋以後木吉躺在病床上逕自思考了很多,關於他對籃球的熱愛以及他的將來,隊員們的信賴和誠凜高校籃球隊的未來,在那之前率先回想起來的果然還是刻意弄傷自己膝蓋後、花宮真一瞬間所露出的後悔神情。
他們之間的關聯,花宮是以仇恨去堆砌起來的。
即便從來無意與他競爭、即使有時候的某些欺負出於趣味,生性認真又自尊極高的花宮怎麼樣都視從六歲開始便成為鄰居的木吉為眼中釘。
為什麼恨他呢,木吉想問話卻梗在喉頭,是不是只要問出答案來他和花宮的關聯便會完全消失,而那個曾經在家門被打開時睜著漂亮紫色眼睛出神地望著他的花宮真就會銷聲匿跡。

他不是愛他,從來就不是,他只是放不下。
一個太傻太笨拙的人追著你跑,拿石頭扔你後腦杓只是希望你回頭多看他一眼,那些打球時下三濫的手段只是希望不會被你忘記,多年以前風光明媚的午後你在數不清的次數中棄權後瞥見他紅潤的眼角,木吉鐵平才終於明白花宮真的針對只是源自於他的執著。

那不是愛,只是放不下。
無味的樁花之所以在腐爛後發出惡臭,不過是希冀路過的人能多瞧他一眼。

就跟他一樣。

04/

在傷了木吉膝蓋以後,花宮真躺在床上什麼也沒想,一個勁的回味眼淚的氣味和鹹騷,自濕潤的眼角滴落後又滿溢,沒能去追究淚水的始末,一股腦地哭泣著,花宮真不能理解,在被打傷膝蓋後木吉鐵平一瞬間露出的溫柔神情。
他們之間的關聯,木吉鐵平是用憐憫建立起來的。
自幼便用身高優勢處處嘲笑自己的弱小、扭曲的性格交不上多少朋友,身旁三五好友成群的木吉總是朝獨處的他笑笑,然後走過來邀請他一同玩樂,那一刻花宮真總能強烈地體會到源自於木吉的惡意。

他沒有辦法喜歡他、更談不上怎麼去恨他。
恨一個人是建立在愛得有多深上面,花宮真不願去面對當年那個在打開家門朝他笑得如沐春風的男孩在他心底的根扎得多深。

花宮只是哭,除了哭泣之外沒能有更好的反應。
究竟因失去何物而失落他並不理解,像大樹連根拔起一般土壤的撕裂傷痛得不可思議,被蹂躪得血肉模糊的軀體被淚水洗淨,好不容易才看清原貌。

一朵樁花開在枝頭上,染紅了霜冬。

00/

花鮮不鮮豔,開久見原色。
我愛不愛你,恨久見人心。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