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指先/


note週更使用。

  生活就是和右邊數來倒數第二排那個叫林子嘉的智障嘴砲、下了課籃球場報到、午餐是難吃像狗屎一樣的團膳、福利社下午第三節下課後就關門了、和頭禿一半的數學老師吵架、偶爾跟坐在隔壁喜歡草莓夾心的閒話家常(好比最新的偶像劇叫什麼rose小姐要出嫁?)。
  還有觀察坐在教室最角落的班級陰沉女性代表張晨靜。

  就跟她的名字一樣同班三年我連她的聲音是高是低、甚至會不會說話都不知道,沒有關聯的人自然我也管他去死,平常有人陪我一起放屁就夠。
  這一年升了高三大家都奮鬥起來,我也少了多嘴的時間,了不起陪課本打手槍,教室變得安靜的時間越來越多,不想打擾認真寫考卷的草莓夾心女孩於是我猜完ABCD就趴在桌上觀察同學。
  班上大部分的人我都算熟,除了幾個妝濃的臭三八不列入人類考慮外幾乎是人見人愛的開心果。唯一的那個例外就是安靜過頭的張晨靜。

  連日觀察下來的結果張晨靜最怪的地方就是不說話不理人之外都沒特別的怪癖,瀏海留得極長的她其實偶爾把頭髮不經意撩起來的時候臉長得還蠻不錯的,跟我心儀的草莓夾心女孩有得拚,不過她總是不笑不說話,宛如周星馳電影裡那個吃了含笑半步癲的華夫人。
  最近和損友林子嘉討論一下我決定要來好好攻略攻略這個未經開拓的大陸。

  放學後照慣例應該和三班幾個壯漢在籃球場上揮灑青春的汗水,我和林子嘉交換眼神假惺惺地說我數學又考十一分要被蔡禿頭留下來課後輔導,林子嘉基基歪歪的佯裝同情「蛤」了一聲,說:「張裕民你小心點聽說蔡禿是GAY耶,菊花要緊!」
  我立刻翻白眼。
  「幹滾啦!」
  「好啦!我和小胖幾個會在球場待到六點,提早結束就來找我們嘿!掰!」
  林子嘉胡亂把文具塞進書包朝我點頭笑著跑出去,教室剩下三三兩兩的人,大部分都留下來做值日生,張晨靜就是今天的值日生之一。

  女孩自成幾個圈圈的組織我不是很懂,但明顯張晨靜不屬於任何派系於是被其他女同學排除在外,兩三個女孩圍在黑板一邊清板溝一邊聊韓星,張晨靜一個人拿著掃把默默從第一排掃到最後一排。
  我算好時機,坐在位置上等張晨靜掃過來的時候突然叫住她。

  「欸!張晨靜!」
  不知道是教室太安靜還是我的喉結太不聽話,總之這樣一叫他媽的大聲得可以。
  張晨靜露出吃驚的神情看向我,黑板上那一群女孩也回頭望我,我尷尬了三秒,決定把臉皮撕一撕餵狗。
  「妳為什麼都不說話啊?」
  「……」張晨靜緊緊握住掃把,視線低垂讓瀏海蓋住她的眼睛。
  「我們都一樣姓張啊,你應該要開朗一點的,都高三了還沒有半個朋友這樣很慘耶。」

  突然黑板上那一群女孩子竊笑起來,張晨靜抿了一下嘴角沒有說話,直接忽略我這塊掃區往另一排過去,我看了看黑板上那一群三八、再看向透露憂鬱氣息的張晨靜,不知道自己說錯什麼話。

  我抱持巨大的好奇和困惑繼續接近張晨靜,往後幾天有意無意我都會找她搭話,林子嘉也會幫腔幾句下流的色話,張晨靜最多就是點個頭然後轉身就走,非常不給面子。
  高三的生活真的很快,當我發現自己繞著張晨靜跑的時候已經接近下學期了,林子嘉跟我說「欸下禮拜放寒假」時我吃驚到吐出還沒嚥下去的豆奶。
  算一算張晨靜不笑不說話的日子已經來到精彩的兩年半。

  這真的不是辦法,既然插手了我就要干擾到底,否則是不能輕易善罷甘休的。林子嘉也支持我拯救一名孤單寂寞覺得冷的少女,所以我在結業式之後又把張晨靜叫住。

  「喂!晨靜小妹妹!」
  張晨靜聽見叫聲緩慢地回頭看向我,稍稍抬高了下顎。
  「妳放寒假應該沒別的事吧?今年寒輔蔡禿要我加強數學啦,妳功課不錯,教我好不好?」
  只見張晨靜微微張開了嘴看來是想說話,後來又停住,她思量片刻,最後向我點點頭。

  說實話我蠻吃驚的。
  張晨靜居然會答應要教我數學,我可是班上出了名的無藥可救耶。總之我強制性地和張晨靜交換手機號碼(她居然會有手機!到底是要打給誰?),放沒幾天的寒假就在麥當勞跟她約碰頭算數學。
  林子嘉本來也想來湊熱鬧的不過看在白天要打短期工的份上還是放生我了,第一天我穿簡單的外套包T-shirt和牛仔褲就出門,沒看過張晨靜穿便服的樣子,所以說不期待是騙人的,我站在麥當勞門口跟麥當勞叔叔雕像啦咧,等待著張晨靜的到來。
  約好的上午十點張晨靜一分一秒都沒遲到地站在麥當勞門口,很快就認出我,她穿著羽絨外套和黑色長褲出現在我面前,把過長的瀏海用黑夾整理整理、綁著馬尾,一張清秀的鵝蛋臉映在我視網膜上。

  我倒抽一口氣。

  「幹……妳是張晨靜?」
  她點頭。
  「拜託妳以後在學校也這樣好不好!頭髮綁起來好看多了啊!明明就是正妹嘛!」
  她歪過頭,搔了搔臉頰,不知道是裝傻還是不好意思,張晨靜低下頭和我一起進了麥當勞,我們各自點了麥香鱈魚堡和快樂分享餐,本來還想展現一下男人氣魄幫她結帳,結果張晨靜快手快腳地把錢交到店員手上讓我沒時間帥氣幾秒。

  我們上二樓找個比較安靜又視線佳的位置坐下,安靜地處理彼此的午餐,張晨靜從包包拿出數學講義和幾張白紙示意我們立刻進入重點,我用手指敲了敲桌面,看向張晨靜。

  「欸,我們來聊聊天好不好?」

  張晨靜呆滯幾秒,眨了眨眼睛,抿了一下嘴角沒有回話,她搖搖頭,把數學講義翻開一頭埋進數字的世界。
  我有些手足無措地嘆氣,只好跟著拿出全新的數學課本,原以為教數學時張晨靜好歹會開口說幾句話的,想不到她竟然全程用白紙講解寫法,即使我咄咄逼人地嗆她:「靠妳是啞巴哦!用講的啦!這裡我不懂,X的平方是啥小啦?」張晨靜依然惜字如金。

  戰況延續到寒輔即將開始的第七天,也就是寒假的最後一天,我和張晨靜在老位置待著,坦白說她的數學解法很特別卻比蔡禿教得好懂很多,有不少偷吃步,反正結果能算對我也沒在意就學起來,如今我可是從只會加減乘除進步到可以倒背如流質數和因數。
  由於是最後一天我強硬地要求要請張晨靜吃飯,她看我這麼堅持就把拿錢包的手放下,點最便宜的薯條單點讓我結帳,我吼了一聲受不了她的客氣,硬是加點一個麥香魚套餐給她。

  她刻意吃得很慢,我嚼著雞塊不死心地問她:「妳真的不跟我聊天喔?我覺得我是個好人,還不錯聊啊。」
  張晨靜抬眼看了我一眼,停下吃鱈魚堡的手,眨眨眼睛。

  「……你很奇怪。」
  「啥小?」我嚇到,於是粗魯地回她終於開口的第一句話。
  「不過是個好人,嗯。」
  張晨靜繼續吃著她的鱈魚堡,我還在震驚恢復不能的狀態中,後來她主動幫我丟垃圾應該是要聊表我請她吃飯的謝意吧,還以為她會像前幾天回到座位上就把數學講義拿起來,結果她一坐下來,就開始看著我發呆。

  我也看著張晨靜,一下子緊張起來,沒被這樣盯著看過,瞬間覺得渾身不自在。
  她偏過頭直直地望著我,我們沉默了大約五分鐘,她開口講話。

  「為什麼找我說話?」
  「欸?不知道耶,老實說。」
  「喔……」
  「總之就是覺得可以跟你當朋友啊?我很喜歡交朋友,沒理由是同班同學卻三年都沒說過話吧,這樣很怪耶。」
  「……喔。」
  我沒有膽子繼續跟張晨靜直視下去,把視線轉移到桌面上,忽然發現把手放在桌面上的張晨靜的指尖有不屬於凍傷的傷痕,接下來張晨靜張口說的話把我嚇了好大一跳。

  「……我以為你是聽說我國中跳樓過才跑來找我搭話的。」

  我立刻抬頭看向張晨靜,意外平靜的她微微地偏過頭,回望我驚訝的表情,像要證實自己的發言一般堅定的點著頭。
  「你……你幹嘛跳樓啊?」
  張晨靜有點吃驚的樣子,好像是被我太直白的問句嚇著:「呃……」
  「哦,我這樣問好像很白目,你可以不回答沒關係啦。」我隨即搖搖手,補注一句抱歉。

  「是還好啦,只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那時候國三課業壓力很大,你也知道我人際關係不好……總之,很多因素,我就想不開去跳樓了。」
  張晨靜看上去顯得緊張起來,尷尬的絞著手指,移開眼神,我看著她,總覺得手心在發癢。
  「靠,那你沒死該不會是剛好撞到鴿子然後牠就帶著你一起飛起來吧?」
  張晨靜聽我這麼說馬上噗哧一聲,連忙用手掩住嘴巴小小聲地笑起來。

  「你真的很奇怪耶……」
  「妳才奇怪咧。」
  張晨靜抬起臉來與我四目相交,我們兩個都笑了。

  「欸……張裕民,你都是怎麼交朋友的?」
  「就很自然啊,主動去搭話之後就是朋友了。」
  「哪有這麼簡單……你怎麼都知道要說什麼啊……」
  「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啊?幹嘛特地找話題,這樣最後會無話可說,想聊什麼就聊什麼,聊不下去就算了,頂多換話題。」
  「是哦……」
  「明天開學妳可以試試跟林子嘉講話啊?他超智障粉好聊滴,但他講話比較色啦,妳別在意。」
  「嗯,我會努力……」
  「女孩子交朋友好像比較複雜,啊,我也不懂什麼小圈圈之類的,反正朋友就是交來自己開心自己爽,妳也別太勉強自己跟班上某些臭三八來往就是。」

  張晨靜一面聽一面點頭,後來她看著我問:「難道你在擔心我交壞朋友?」
  不知為何感到害羞起來我瞪著張晨靜吼她一句少臭美!立刻露出委屈神情的張晨靜皺起眉心,我壓下羞赧的心情向她道歉:「吼……拍謝啦,誰叫妳剛剛要說那種讓人難為情的話啊,我是妳上高中以來第一個朋友耶,當然會擔心妳啊。」

  張晨靜點點頭,然後又笑了。

  寒輔開始日子照常過,倒是蔡禿看著我從十一分進步到四十六分的考卷時像拿下金氏世界紀錄還是見證了奇蹟的時刻般不可思議地望著我說:「儒子可教也!糞土之牆不可汙也!」讓全班哄堂大笑,真他媽到底是想褒我還是想貶我啊。
  張晨靜在那之後果真開始跟同學說起話來,才發現以為張晨靜不會講話的人不只我一個,其實她也不是個性差,只是比較內向害羞,講話之前都想得比較多,俗話說在意多的人吃虧,她很典型就是那種去相處就會知道人不錯的類型。

  後來高三下學期大家根本就是進入修羅場的狀態,每天寫十到二十張考卷不誇張,講義被壓在椅子底下快沒地方塞,國文每天都在複習孔子孟子旬子和那些九流十家的引經據典、英文還是ABCDE照著規矩背單字、數學仍然是天文數字、社學公民地理化學物理都是屬於外太空的理論。
  但是很快樂。
  每天跟林子嘉哈拉打屁,有空就單挑籃球沒空就趴在課桌上睡覺,數學不懂時就從教室另一端把桌子拉去張晨靜那求救,閒來無事就跟蔡禿吵架,或看那些臭三八又被甩在那裡哭得死去活來。

  偶爾我會想起那天在麥當勞看見的張晨靜傷痕累累的指尖。
  我一直把生活當享受來過,所以很難理解那些為生存而痛苦的人,人生明明已經不長,把時間花在磨難上豈不浪費。

  真的很浪費。
  所以,從今天開始笑吧,少女們。

 

fin.


感謝你看到這裡,老樣子打個招呼,我是四六。
明明就是週更我卻寫超多,我太喜歡張裕民了因為他實在太可愛了。

在這裡,想跟大家談談關於「升學壓力」。
我知道看著這個blog的有不少都是升學生,國三也好高三也罷,反正提到三這個數字就沒好預感。(所謂的事不過三?)
我已經脫離那個拼命念書的年歲,所以現在算是過來人吧?但我也不想老王賣瓜說些什麼大道理啦。

簡單的說一句就好:
到底是在壓力什麼啦?(平偉槍)

 

讀書很難嗎?讀書不難,他媽讀書就是幹在它很枯燥很無聊沒有任何萌點存在還要成天聽老師雞雞歪歪同學比來比去靠北來靠么去。
要嘛就是同儕給的、自己給的、父母給的、親戚給的、老師給的、經濟給的壓力,不外乎這些吧?
我也不會很矯情地說:不用在意!熱血地往前衝啊!

除非你有沈佳宜然後你是柯景騰你就可以很熱血啦。

我知道讀書很無聊,升學讓人煩,但那全是人生必經的階段,每個人都是、每個人都苦、每個人都煩。
但是過了真的就過了。
日子很快,過了就過了,無關乎期待不期待壓力不壓力,人生是自己的,要怎麼過都是自己要選擇。

你要成為一個怎麼樣的人,你想做一個怎麼樣的學生,沒有誰可以為你決定吧?(如果可以,那你到底在過誰的人生?)
要為今天寫二十張數學考卷煩一整天還是為了宵夜老媽會幫我買一塊雞排高興整天?
答案很好選吧,寫完考卷我就有雞排可以吃,多開心。

當你是考生,你就必須要學會:正面思考。
老師再煩再吵再下三濫好歹他是拚過聯考才敢來這裡大聲的人,你有種要嗆他不爽他就先考完聯考再來大聲怎麼樣?

如果覺得很煩很靠北到連想跳樓自殺的心都有了,問問自己到底是在壓力什麼啦?
壓力的點在哪,你該怎麼辦,如果無法回答自己究竟在壓力什麼,那就不要壓力了啊;如果知道壓力的根源,那就解決它啊。

所以說你們到底在壓力什麼啦?

我考試覺得很壓力時,就是這樣解決它的。告訴自己有什麼好覺得壓力的,突然就不會很沉重了。
歡迎每個考生都可以來找我聊聊如何紓解壓力!(靠你不要亂教#)

學學張裕民啊各位!尤其是少女們!

出門前問問自己:到底是在煩惱什麼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