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親愛的你:

早安,提筆振書的時間是台灣時間晚上九點,最近秋天近了,夜裡出門不穿你送的那件厚外套會冷的,不曉得阿拉伯的天氣怎麼樣呢?
我很好,阿翔很好,那隻你們一起養的貓飛七也很好。
說到飛七,牠實在是越來越胖了,拜託你試圖阻止阿翔心情不好就帶著貓出門暴飲暴食的壞習慣吧,用一切任何你能想到的招數。

昨天阿翔找我出去逛新光三越又買了新的一套哈利波特,真不知該說是出版社到底想換幾版封面還是阿翔根本克制不了看見「Harry Potter」這字眼就想花錢的衝動?我們跑了一趟二輪電影院看完MIB3和普羅米修斯,別問,MIB3一如既往的老梗之外,我搞不懂普羅米修斯這部片,由異形來演繹人類,又或者是說人類就是異形?
阿翔從電影院出來看起來矇矇的,我以為是他想睡,想不到他認真地和我討論起普羅米修斯的劇情橋段,阿翔在談吐的過程中很興奮,宛如看見合心的玩具般眼神閃閃發光,就像回到小時候在溪邊撿到晶瑩剔透的鵝卵石時那種表情。

我問他開心嗎,他笑著點點頭,說他認為在這部片裡找到了共鳴。
我問他共鳴了什麼,阿翔避而不答,之後我們跑去排了兩個小時的隊就為了一份蜜糖吐司,阿翔用那台小五十把我載回家,表情還是愉悅的。
隔天,就是今天早上,我接到刑警電話,說阿翔死了,飛七還在,警察從阿翔住所找到和我跟你的合照,因你在阿拉伯收不到訊號吧,警察才會打給我。

情殺。
刑警用這兩個字解釋阿翔的死因,我幾乎都要笑了(還是說我已經笑了呢?),你又不在台灣,哪來的情殺。
即使你和阿翔分隔兩地,即使你在去桃園中正機場的路上和他談分手,你們還是戀人吧,我一直是這麼相信的,阿翔也是吧。

我聯繫阿翔的外婆,到了醫院,警察要我確認死者身分,我從醫院的停屍間看見從櫃子裡被拉出來的阿翔,那是阿翔嗎?我不確定,真要說,躺在那裏的那個人應該是普羅米修斯的演員吧。
渾身上下帶著特效的影子,血肉模糊。
警察用宛如偵探般的口吻告訴我阿翔的私生活相當混亂,臥房裡有整整三個垃圾袋這麼多的保險套和衛生紙,初步調查的對象清一色都是男性,人數眾多,因此不排除情殺的可能,之後陸陸續續員警拿了相當大量的照片讓我指認,問:妳認識其中的哪一個人?我來回看去……你不會想要知道那些人是誰的,至今連我都不相信這些人和阿翔會有關係。

我只向公司請半天假,不得不回去,似乎也沒其餘的事情要找我,員警交代明天晚上再過去局裡一趟幫助偵查辦案就放我走。
走在街上我忽然覺得這個都市很陌生,就像當年我們三個一起偷偷跑上台北,見人潮擁擠的大街忽然害怕起來一樣,當時阿翔緊緊握住我們的手才得以沒事,那個傻傻的阿翔,很會吃的阿翔,騎車技術很爛的阿翔,喜歡你的阿翔。
一切變得光怪陸離,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我怕如果我不寫信給你就會忘掉,我知道我會忘的,因為我想這麼做。 

晚點員警拿了阿翔的日記本COPY版本到公司來希望我能看出一些端倪,我放下手中的報表稍微看了幾篇,忽然覺得很好笑。
親愛的,你不能避免他愛你如娼妓一般,猶如你愛他一樣。
我們是一起長大的,又怎麼會不懂呢。

總之,你找個時間回台灣吧,我累了,該睡了。
晚安。



/

這是我從整理書房中的筆記本裡找到的東西。
當年的我大概,呃,小六嗎?
因為覺得很有紀念價值,所以打上來丟人現眼一下。

小時候真的很喜歡寫那種非死即傷的故事。
我以前到底把這世界想得多不幸啊(爆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