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當我說『好不好?』的時候,你會回答我『好』。」
點頭。
「我希望當我問你『喜不喜歡?』的時候,你會回答我『喜歡』。」
點頭點頭。
「我希望當我問你『討不討厭?』的時候,你會回答我『我愛妳』。」

少年遲疑片刻、隨後扭過頭去羞赧了面容,俄羅斯人特有的白皙膚色上一片通紅,女人微微側過頭,撩開掩蓋少年側顏的鬢角,突出的顴骨伴隨唇聲上下擺動。
幾乎是用充滿尊敬、莊嚴、不容置喙的聲音。

「……我沒有,不愛妳,的時候啊?」
 
當溫潤進入妳的喉頭之時,親吻便成為凶器。
於是反覆吞吐出來的東西,會是什麼?


寂寞




/

聽著腹話的歌寫這廚東西,天啊。
說一下好了這是多年以前設定的王子(也就是粱清澄的對象),大概真的是中學二年級寫的設定所以非常不堪入目。
混俄羅斯血的紫眼美人,雖然覺得他很中二可是卻放不下,最後進入無論晴天或雨天就成為媽媽系的角色了,超級妙。

希望不要有人聽懂我再說什麼才好,認識王子表示你跟我也有一段不錯久的機緣了嗚哇。
現在重新設定的話,王子一定會是性別認同障礙者。
但要寫他的故事實在太麻煩了,肯定會筋疲力盡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