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zzer beater


  一個轉身急停的跳投五光十色擦過所有球員的虹膜。
  滑過半身一百八十度他望著籃框底下的中鋒紫原敦,說服力十足的no look shot(*假裝看著某位隊友卻投球的假動作。)連對上眼的紫原敦都差一些伸手蓋了他的火鍋,球以swish(*空心命中)的姿態穿過了籃框,記分板上的point成為100:14,第四節終末。

  場邊爆出巨大的掌聲和歡呼,站在禁區內的青峰大輝驀然回首才注意球賽已經結束──什麼都還沒開始──就結束了。
  黑子哲也敏銳地注意到青峰大輝直率地散發出來的惆悵,黝黑的肌膚側臉爬著不滿,雙方敬禮後青峰大輝一句話也沒說走進市立體育館的休息室摔上櫃子門。

  遠遠不夠。
  從歡愉到滿足的距離遠得離譜,站上球場的歡快弭平不了散場後的悔恨,汗還沒有流乾球賽告捷,帝光中學那一塊「百戰百勝」的旗幟搖晃在半空中伴隨驕傲的吶喊與尖叫。
  哪裡會夠。
  阿基里斯腱在叫囂尚未活絡的不滿,從四肢百骸傳來的疼痛難堪地令青峰大輝沒能言語,黑子哲也微微瞇著眼睛用拳頭敲了一下他的肩頭彼此四目相接,清澈的蒼穹色眼珠以一個水平凝視著青峰大輝。

  ──「你,停下來」。
  彷彿警告般的忠告,黑子哲也從喉頭一個音節都沒發,像要看穿青峰大輝逐漸膨脹的意念將其刺穿,黑子平靜地關上櫥櫃的門拎著毛巾圍上頸子,將視線移開。

  青峰大輝不以為然地咋舌,揹著背袋轉身要走,換下賽服的黃瀨涼太和綠間真太郎同時從盥洗室走出,三人交換了眼神黃瀨懶散地問一聲:「小青峰不換衣服再走嗎?」
  帝光白底藍邊的運動服黏在沁著薄汗的肌膚上,青峰低頭看一眼隊服,「球賽,還沒完吧。」拉高背袋再沒囉唆,推開休息室大門離開。

  目送青峰大輝的身影漸行漸遠黃瀨涼太微微抿了一下嘴唇,綠間真太郎以旁人難以注意的姿態輕嘆一口氣。赤司征十郎緩慢地扣上襯衫鈕釦,面對櫥櫃很沉、很沉地笑出聲音來。

  「你們知道對於強者而言最難堪的是什麼嗎?」
  黃瀨和綠間回首凝視赤司的背影,黑子哲也沉默地重新繫好鞋帶毫無動靜,換回帝光制服的紫原敦坐在休息室的長椅上咬著玉米棒,赤司征十郎穿好襯衫後打了個慵懶的哈欠。

  「是飢渴。」
  「殉道者直到最後一刻仍然保有信仰吧?但英雄沒有,沒有信仰的英雄僅存的只剩殲滅強敵後的滿足,連同這種資格都喪失的英雄……」


  Question,當英雄失去驕傲,將會成為什麼?

 

Fin.
/
buzzer beater在籃球術語上是絕殺球、逆轉球,比賽結束前的最後一擊,而且這一擊還把比賽帶入延長賽,或是逆轉了比賽,在球賽向來是令人振奮精神的名詞,這裡用在標題是為了諷刺青峰大輝。
「球賽還沒結束吧。」
最後青峰究竟成為了什麼。

我十分討厭描寫輸給誠凜之前的青峰,或多或少是因為我太喜歡籃球這項運動,所以我看不起他的自我膨脹,但反覆思索這對青峰而言卻是人生中相當重要的一環。
深愛籃球以此為生的人,找不到自己的驕傲是相當可悲的事。

Talent wins games, but teamwork wins championships.-Michael Jordan (能力可以贏得比賽,但團隊才能獲得冠軍。-麥可,喬丹)
我希望青峰大輝總有一天能懂得這一句話究竟想表達些什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