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張莫的初戀故事


  再一次見到陳子青,是在老妹的結婚典禮上。

  不是很常有的故事嗎,左邊紅色住宅的兒子是優等生、右邊灰色住宅的兒子是小混混,光從顏色上就把階級區分,我就是在這種設定下長大的孩子,很不巧的我住在右邊,典型不務正業厭倦上學的放牛生。
  住左邊從小就是鄰居的陳子青就不同了,自出生開始就被父母捧在手心上,氣質脫俗長相出眾品學兼優,上小一就有女孩子跟他告白,到中學更是不得了,凡星期一升旗不管什麼項目你總能聽見「陳子青」這個有點娘娘腔的名字,不僅是校園轟動人物更是菜市場婆婆媽媽們最常用來舉例「要是我家兒子可以像子青這樣爭氣點就好啦」諸如此類族繁不及備載。
  在我忙著幹架抽菸翻圍牆時,陳子青顧著預習複習再補習。
  即使是這樣天差地遠的我們按照劇本的安排可是「兩小無猜青梅竹馬」的關係。

  我家比起陳子青這樣健全富裕的家庭相對要殘缺不少,老爸不爭氣造成老媽在生下我妹之後就跟外面的男人跑了,那年我六歲,細心的老媽還不忘把離婚協議書連同一些我也看不懂的法律文件寄到家裡來,一刀兩斷得徹底,和媽離婚後我爸更墮落了,菸酒嫖賭能幹就幹,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贏錢還沒看他回家過,我倒不在乎吃飯問題了不起就餓著,只是我妹還沒斷奶就比較麻煩,最初我還巴望老爹好歹能看在小嬰兒的份上給點奶粉錢,結果我錯了,這個世界向來他媽的崇尚自生自滅。
  我妹從靠么一整夜到沒有力氣哭,裹在泛黃的被單裡小小的身體抽噎著,因劇烈的飢餓皺醜一張臉,我注視著妹妹的臉一言不發,當下真是覺得這世界毀滅算了,反正也沒什麼值得留念的東西乾脆去死好了。
  後來我當然沒有去死,看著老妹骨瘦嶙峋的模樣作哥哥的還去自殺未免太不爭氣,我抱起老妹輕得有點過分的身體,跑出家門朝左邊上著鮮豔紅漆的大門,墊起腳發現按不到門鈴,索性就直接用手掌拍擊著門板。
  我沒注意到那時多晚,只記得天色已經黑了很久,敲了大概十幾下,女主人氣沖沖地上前開門正要破口大罵,看見我烏漆抹黑的臉,張開的嘴滑稽地停下來,我抬頭凝視著她,她還上著粉紅色的髮捲,附近的人都喚她「陳太太」,所以我也跟著這麼叫。

  「陳太太……我妹快餓死了,你可以給她點水或是什麼東西喝嗎?」
  我話一說完,方才氣勢如虹的陳太太伸手想教訓人的手停在半空中,她低頭看著我,突然就紅了眼眶。
  當時我一頭霧水看著她在想給一杯水有這麼痛苦嗎?不給也行啊,陳子青就穿著乾淨的深藍色睡衣揉著眼睛一臉睡眼惺忪地出現在門口,拉著陳太太的紗質睡衣含糊地問著:「媽咪?剛剛走路好吵……怎麼了?」,好像是漸漸清醒了,他問完話才注意到我,那是我第一次正眼見過陳子青,而他應該也是。
  陳太太還怔在原處瞪大雙眼猛盯著我瞧,隨著陳子青的出現我開始無所適從起來,我沒有上幼稚園,所以對於同輩這種存在仍然很迷糊,看陳太太一直沒說話,我抱著攤在懷裡的妹妹轉身要走,見狀陳太太連忙把我拉下來,快手快腳地抱走老妹,把我請進家裡的餐桌上。

  我忐忑不安地進入陳子青的家,連踏一步磁磚都戰戰兢兢,那是我第一次踏進真正像「家」的地方,乾淨整齊的家具和地板、帶點小花邊的裝飾和漆著溫暖色澤的牆面,電視上放著幾張全家出遊的照片,不是太華麗卻很溫馨。
  穿過客廳和看起來像臥室的房間,最底邊通著後院陽台的是廚房,擺放得井然有序的廚具有些掛在牆上、不然就是收進壁櫥,我像觀光客似的參觀著陳子青家的廚房,陳太太拉開了椅子讓我上去坐,我在經過她三次允許後一屁股坐上綁著柔軟坐墊的木質座椅。
  陳子青則拉開我旁邊的椅子跳上來跟著坐,陳太太翻開冰箱好像是要做些簡單的菜給我吃,由於沒有嬰兒喝的奶粉,她把放在冰箱下層的林鳳營牛奶倒出來放進微波爐裡加熱。
  坦白說起初只是想要杯水的我面對現在這般盛情款待根本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好,兩顆眼珠子就盯著陳太太忙東忙西,陳子青坐在隔壁看著我沒多久忽然跳下椅子,步伐咚咚咚的跑向房間不知道去拿些什麼。
  我像驚弓之鳥一樣僵著背坐在椅子上動彈不得,妹妹被林太太抱進陳子青小時候用的搖床不在廚房,我環顧四周陌生的景色,聞到瓦斯爐上傳來的油煙及食物香氣,一股奇異的情緒在胸口翻騰,也說不上來是什麼,我只感到喉頭一陣酸澀。
  在陳太太還忙著燒拿手菜時陳子青從黑暗的走廊出沒,手上拿著乾淨的換洗衣物,走到我旁邊拍拍我的膝蓋,舉高了衣服示意我換。
  我混亂地看著陳子青和他手上的衣服,意識到陳子青舉動的陳太太回過頭來驚訝地「啊!」了一聲,把瓦斯爐的火轉小,走上前撫摸著陳子青的頭稱讚他「子青真細心。」,然後看向我,同樣小力地摸著我的頭說讓子青帶著我去換衣服,我才覺得奇怪,低頭一看赫然發現自己身上的T-shirt佈滿妹妹吃了亂東西吐出來的嘔吐物和唾液。

  終於查覺到自己這般狼狽的我尷尬地低下頭,陳子青沒多說什麼,牽起我的手走向浴室,他把馬桶蓋掀下來將乾淨的衣物放上去,跨進浴缸把水龍頭轉開,調節著熱水的溫度,我站在原地不曉得他要幹嘛,等到陳子青捲起袖子要幫我脫衣服才知道他竟然要替我洗澡。
  只有六歲當年怎麼可能知道什麼叫羞恥,那時因為衣服的污漬不願讓陳子青碰觸而甩開他伸過來的手,感到丟臉的我瞪著他,搶過水龍頭表示洗澡這種小事我自己還行,陳子青沒多說什麼,他跨出浴缸跑出去把門關上,提醒我哪個是用來洗頭、哪個是洗身體用的,交代完後還說「有事情要叫我哦。」。
  不知為何煩躁起來的我看著潔白的浴室,和家中髒亂的環境顯然成正比,家裡很久都沒熱水可洗,因此當我碰到水龍頭流淌而出的熱水時幾乎都要尖叫了。

  按照陳子青說的洗完頭和身體後我關上水龍頭,看向馬桶蓋上的衣服才發覺沒有擦身體的毛巾,我頓了下,反正直接穿衣服也沒問題就沒有開口叫陳子青,像有心電感應一樣陳子青就在我拿起上衣正要套時敲門進來。
  他看著我要把上衣套進還濕淋淋的上半身隨即抽走白色的T-shirt,拿小條的浴巾把我圍住,我看他原本流暢的動作忽然停住,才注意到他看著我的身體發呆。

  「你……受傷了嗎?」陳子青有些遲疑,但還是問了。
  我不曉得該怎麼回答陳子青的問題,只好點頭。
  我爸偶爾在家喝酒興頭來了就拿附近的東西出氣,嘴裡咒罵一些我也聽不懂的話,幾次他差點拿老妹發洩,我只好當替代品挨揍,痛歸痛但也沒鬧出人命,反正瘀青幾天就會好。
  陳子青像被嚇到一樣看著我的傷痕,我把毛巾扯過來包住自己的身體隨便擦一擦,穿完上衣和褲子後把脫下來的衣服拎著,率先走出浴室前往廚房的方向,陳子青跟在我後面,仍舊沒說話。

  陳太太看見我立刻招呼我上餐桌,我把髒衣服放在屁股後面坐上椅子,桌上擺著幾樣簡單的菜:番茄炒蛋、炒菠菜、紅燒獅子頭,陳太太說獅子頭是晚餐剩的她重新熱過了,希望我別介意。
  我呆滯地凝視著盤內的青菜,陳太太拿了個藍色的小碗為我盛滿白飯,我驚惶地看向陳太太,她接過我的視線,伸手摸摸我還濕著的頭頂說:「吃吧,我去餵你妹妹喝牛奶。」
  我轉頭目送陳太太抓著奶瓶的身影消失在走廊上,陳子青不知何時坐到我旁邊,拿起我的筷子幫我夾菜。

  「……為什麼啊?我只是跟你們要一杯水而已耶……」
  「肚子餓嗎?」陳子青說。
  我看著他的臉,舔了一下嘴唇,點頭。
  「多吃點,我媽咪煮的都很好吃哦。」陳子青把筷子遞給我,笑了起來。

  客廳傳來妹妹因久違的飽足而哭泣的聲音,我用奇怪的姿勢吃起飯來,那時我才終於發現到,原來眼淚嚐起來是那麼鹹啊。
  陳子青靜靜地坐在我身旁,一句話也沒說。

 

 TBC...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香魚
  • 好久沒有看米蟲親的自創文了,真讓人懷念(笑)
    張莫的思考模式真讓人心酸(ノД`)・゜・。
    不希望弄髒對方的這種想法...真的很讓人心疼
    雖然是很悲慘的生長環境可是敘述卻又沒有很沉重的感覺,感覺張莫是個很早熟的孩子XD
    很喜歡他們的互動,小子青超可愛www
    期待下篇!

  • 結果下篇難產了(大笑)
    張莫是個自認為感情淡薄,但卻對很多事情都放不下的人。
    他就像個缺了口的容器,想試著裝滿什麼卻裝不滿,老是覺得寂寞,不知該如何是好的人。
    能夠好好表達出來就好了。
    我會加油的。

    四六 於 2013/03/06 03:43 回覆

  • 啊檸
  • 第一篇就淚崩
  • (幫忙抽面紙)

    四六 於 2013/03/06 04: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