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嘈雜的操場、過度閃耀而無法直視的窗帘、從大禮堂裡傳來管樂隊運行著小喇叭的聲音,空蕩蕩的教室、清不完的板溝、放學後灑滿夕陽餘暉的頂樓,落單的籃球趴在鐵絲網下蟄伏。

  無法適切表達出來的話語。


る。

*綠高在180Q前提下進行,青黃在160Q前提下進行

*預祝閱讀愉快:)

01 綠間高尾ver.


  高尾和成從來就不是念舊的人。

  只是偶爾他會想念巷口那間筋道很足的拉麵、學校體育館的販賣機裡永遠缺貨的白玉紅豆湯,閒來無事趴在課桌上他會懷念籃球的手感,粗糙的顆粒爬在手心裡搔癢,運球時連帶熱汗一同甩向隊友。
  他不是念舊,只是很偶爾的,想起當年慘敗帝光中學時自己和學長們的淚水究竟有多滾燙,燒得他的臉頰會疼。

  那是學長們的最後一年了,他們信誓旦旦的說至少要打進全國中學聯賽前三名,籃球隊每天跑三十圈操場、練習兩百次的上籃、伏地挺身和青蛙跳球場繞圈簡直是家常便飯,好幾次高尾回到家方走進玄關肌肉內含量過高的Lactate(乳酸)就疼得他跪在地板直嚷痛。
  回首去看那些日子多麼閃耀,一直到輸給帝光中學前學長們的笑容在高尾心中比任何風景都美,他們總勾著高尾的頸肩大聲地直呼:「籃球隊之後就交給你啦!今年一起拚死打進前三名吧!打趴奇蹟的世代!」笑得把酒窩的輪廓都印得很深。
  高尾和成知道自己之所以為籃球狂亂不過就是出自於信賴,相信彼此扶持就能達到巔峰,他以為那些揮灑在球場的汗水不會誆騙他們。
  他以為。

  那年他們以六十分的分差姿態狼狽地輸給了帝光中學,連全國前八的邊都摸不到,一直笑得大聲的學長們高尾才終於發現這群大男孩連哭聲都大,響徹雲霄的不甘和悔恨塗在計分板上怵目驚心。
  不在意、不在意、不會哭,高尾拚了命的說服自己要堅強,他笑著拍擊學長們顫抖的背部哈哈笑著:「怕什麼!學長,你們還有高中的Inter High要打耶……」,學長回頭看向高尾,發現這不爭氣的學弟竟然泣不成聲。

  ──對不起,沒能和學長們一起進前三……對不起,我們輸了……
  學長們圍住高尾狠狠揍了愛哭的學弟一拳,五個大男孩臉上精采得彷如花貓般地哭相,彼此面面相覷,最後他們帶著淚光笑了,提著背袋瀟灑地離開市立體育館。

  之後三年級順理成章的引退準備考試,高尾和成待不下籃球社毅然決然地同學長們離開,只是放不下籃球的他沒有一天能忘比賽時的熱度和輸球的悔恨,他忘不了學長們難得的哭臉,那一滴一滴混淆汗水的淚光全部都是遺憾。
  綠間真太郎,他沒能忘掉球賽第四節給了他們致命的buzzer beater(絕殺球),那個背號七號的選手。
  比他至今所見的任何一種投籃方式都還要讓人為之震懾的、自球場另一端以極大弧度的三分球入袋。

  高尾和成清晰地記得自己當時幾乎是寒毛直豎。
  那是一種不容置喙不容分說的強大,他隔著鏡片的綠色瞳甚至眨都沒眨。
  高尾幾次夢見綠間真太郎站在罰球線上嘲笑他們有多無知和弱小,醒來時握緊的拳頭都是冷汗,他痛定思痛練了整整一年球,進入秀德高中決心要在高中時期參加Inter High,將學長們以及自己苦痛不忍的淚水化作冠軍獎盃。

  只有天知道當他看見入屆部上填著「綠間真太郎」這名字時他有多震驚,他衝出社辦,朝不陌生的綠色後腦杓追過去,呼喚他惦記了整整三百六十五天的名字。
  ──「吶、綠間真太郎君。」
  他方一回首、用包裹繃帶的指尖輕推鏡框,露出些微困惑的神情,高尾和成忽然啞口無言。

  他有成千上萬個想要咒罵眼前這傢伙的字眼。
  他沒有忘記學長們那天滴落在他手背上的淚水燙到他都會痛。
  可是他說不出口,半個字都不行。

  ──「我叫高尾和成,你也加入了籃球部啊?請多關照啊!」
  ──「為什麼你知道我的名字?」
  ──「打籃球的人裡不認識你們的傢伙才比較少吧!」

  球場的聲響喧鬧著高尾的耳殼,秀德的訓練和進入修羅場時期的學長們制定的菜單一樣嚴苛,跑圈十趟是常態、上籃三百次是基本、分組練習跳投和進攻、基礎的身體訓練族繁不及備載,高尾和成模模糊糊地想起中學那一年和學長們一起練習的苦和樂,即使滿頭大汗還是要笑著對彼此說:「還不夠啊繼續練!」
  秀德隊上的大坪學長、宮地學長、木村學長都是厲害的傢伙,身為隊長的大坪泰介是東京市內數一數二的中鋒,耐力好卡位的技術也上乘、長得有些娃娃臉的宮地清志,身為小前鋒的他進攻、突破、得分可圈可點,高尾記得練習時不擅長的三分上籃得分時宮地清志一瞬間綻開的笑容叫人難忘。
  身為大前鋒的木村信介是隊伍的穩重中心,家裡開蔬果店的他很常在教練還沒來時分大家蘿蔔或黃瓜藉此威脅拿了的人待會最好不准失誤,脅迫中卻帶有強烈的溫柔,高尾宛如置身中學年代,那個與隊伍融為一體的年紀。

  他曾經以為他會討厭綠間真太郎。
  強得令人心生畏怯的傢伙卻總是練習到最晚才回去,高尾和成才忽然懂了綠間壓根兒不是什麼天才,這世上沒有能夠努力到這種程度的天才。
  他和他都一樣,都只是喜歡籃球到不知道能夠多說些什麼的人。
  後來屢次向綠間搭話的高尾甚至坦承了中學時的失敗,綠間的反應出乎意料地回了他一句:「為何之前不說?」,高尾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出他的意料之外,綠間真太郎的笨拙不能以言語表明,但卻都是真心。

  球賽有輸有贏,有甘之如飴的一方同樣也有慘不忍睹的loser,高尾和成當年以為自己輸去了青春,葬送與學長們之間的籃球,發現青春期的煩惱充其量是睡一覺就能釋然的代謝物。
  他喜歡籃球,綠間真太郎同樣喜歡籃球,光是這樣就能令高尾和成找到喜愛綠間的理由。
  籃球擦過籃框發出清脆的摩擦聲響,綠間真太郎包裹繃帶的指尖輕巧地將球送入球框,那一瞬輕輕挑起的笑容極其眩目。

  (無法適切表達的話語)
  (我喜歡你)



02 青峰黃瀨ver.

  計算神奈川距離東京九十分鐘的車程,電車將青峰大輝送至海常高校門口,驚嚇了正為同學簽名的黃瀨涼太。

  以「想逛橫濱中華街」為由忽然來訪,黃瀨涼太措手不及地為晚上的拍攝進程擔心起來,卻還是同意青峰大輝毫無頭緒的叨擾,他把手機掏出告知經紀人這突發狀況,緣由是:「舊識來訪。」
  帶著青峰大輝逛起神奈川的大街,說實話即使就讀海常高校新橫濱那他還真沒去過幾次,了不起為雜誌參訪美食和拍攝,閒心逛街的時間他沒有,練習和工作現今塞滿他的生活。
  與青峰大輝肩並肩上了短程電車,黃瀨垂首望了一眼錶隱隱約約地回想起中華街著名的美食坐落何方,開口問他:「小青峰吃中華包子嗎?」來人不鹹不淡的搖頭,他想或許帶著青峰上川崎寺院吃吃葛餅或許能讓彼此的話題多些吧,車卻前往橫濱市中區山下町一帶。

  電車匡啷匡啷,發出前行運作遲緩的聲音,黃瀨涼太翻開手機google起中華街的著名餐廳,要嘛是貴得離譜不適合中學生去的,不然就是大排長龍人滿為患的店址,沒可能不理解這過往的隊友不愛花時間和耐心排隊,最後擅自決定了橫濱大飯店樓下開設的冰淇淋店。
  青峰大輝一路上沒說些別的,最多撐著下巴打盹,黃瀨涼太瞟一眼漫不經心的青峰,或多或少猜出他想來散心的原因,畢竟絕對的王者上星期才落花流水地被昔日的搭檔和老虎咬死。
  談不上心緒複雜,興許是為青峰大輝人生的首敗感到喜悅,慘敗的滋味只有他獨自一人吞怎麼可能夠,黃瀨笑笑,稱不上壞心眼,若輸給火神和黑子能讓他過去的憧憬學到些經驗何嘗不好。

  「下車囉,小青峰。」
  推推青峰大輝逐漸熟睡的側臉,黃瀨涼太拎著書包率先走下電車出站,青峰大輝把睡皺的桐皇西裝外套胡亂撫平,搔著後腦杓打了個大哈欠跟著下車。
  中華街站的牌子安置月台出口,黃瀨涼太跟著地圖順著擁擠的人潮進入唐人街,回首一看發現青峰大輝緩慢地跟在身後踱步,他輕微地嘆口氣,走回頭拉住青峰大輝彷如提醒般:「人很多,別走散。」
  「知道知道,煩死了。」
  青峰嘖一聲,搶過黃瀨顯示地圖的手機扯著他的手腕開先鋒,在充斥觀光客和異國語言的環境中很快地找到閃爍著紅色光芒的招牌。

  橫濱大飯店的字眼亮在眼前。
  黃瀨涼太抽回被握痛的手腕無奈又有些帶氣的抱怨一聲:「心情不好也不是這樣拿以前的隊友出氣。」,青峰大輝抬眼望他,竟老老實實地回他一聲抱歉。
  難免被嚇著的黃瀨眨眨眼睛,接受青峰的道歉後兩人挑了店內二樓的角落坐,算為了掩人耳目,畢竟身為半公眾人物的黃瀨涼太總不能走到哪騷動到哪。

  「聽說這裡的豆腐杏仁冰淇淋很不錯,就點兩份?」
  「……聽名字就覺得甜。」青峰皺眉。
  黃瀨挑眉:「才怪,我可是盡量挑了不賣甜食的冰店,原來你怕甜?」
  「只是不擅長吃甜。」
  「嗚哇這樣的小青峰好可愛……噗噗……」
  「滾去點餐!」
  青峰大輝怒斥一聲黃瀨涼太笑出聲來,屌兒啷噹地哼著歌把菜單拎著走到樓下點餐付帳,這才發現莫名其妙變成自己請客的黃瀨涼太在掏出錢包時忍不住「啊咧?」一句,後來還是老老實實地買了單。

  帶著兩杯杏仁豆腐冰淇淋上樓,發現青峰大輝竟極其下品地光明正大地抓著他的手機瀏覽簡訊收信夾,黃瀨涼太三步併兩步衝過去把餐盤放下將手機奪過來,嘖嘖兩次敬告青峰大輝偷看並不是好行為。
  青峰大輝盯著他,突然問:「原來你有火神的信箱?」
  「嗯?是啊,跟小黑子要的,小青峰要嗎?我可以傳給你哦,小火神傳簡訊的語氣有夠笨的──

  咯咯輕笑幾聲,發現青峰大輝變得沉默起來,黃瀨涼太將手機放回校服口袋,拿湯匙挖了一大口豆腐冰,綿密香甜的濃濃豆香散發口腔之間宛如放煙火般燦爛,黃瀨催著青峰要他快吃否則待會兒冰就融了,青峰狐疑地望著白色的冰淇淋,將信將疑地吃了一口。
  「還不錯吃嘛……」
  「對吧?這可是我剛剛搜尋到的哦!」
  「這有什麼好了不起。」
  「對了對了,小青峰應該有話要跟我說吧?」
  「嗯?」
  青峰與黃瀨四目相交,黃瀨涼太興致高昂地瞇起那雙琥珀色的貓瞳,青峰大輝微微側過頭,沉思片刻,沒想出特別的台詞。

  「我要說什麼?」
  黃瀨露出一臉「被你打敗」的神情,唉聲嘆氣地抱怨小青峰的遲鈍真是世界第一:「小火神啊小火神,難道你不是因為輸球心情差嗎?說起來,出現同樣和你一樣進ZONE的人,小青峰一方面也是很高興的吧,所以才會心情複雜。」
  青峰立刻白了他一眼:「我什麼都還沒說。」回完後又補注:「倒也沒說錯就是。」

  「輸球真不是普通人能忍耐的事,當初輸給小火神時我可是整整一個禮拜沒有闔眼好好睡過覺,所以小青峰剛才在電車上補眠時我還真不忍心吵醒你。」
  「囉嗦,我又不是你。」
  「鐵證如山還要嘴硬感覺很弱,小青峰。」
  青峰大輝自鼻息輕輕哼出一聲輕蔑,黃瀨涼太享受眼前那一杯杏仁豆腐冰淇淋無暇顧及其他,青峰一面含著店家附的湯匙望向窗外來來去去的人龍,橫濱中華街的配色異於東京和他所見的任何一處,又黃又紅又藍的霓虹燈四面閃爍,嘈雜的人聲交換各國不同的語言,宛如大雜燴的地方恍惚之中青峰大輝倏地感到自己不過滄海一粟。
  很強,不過卻很渺小。

  「喂,黃瀨。」
  「啊?」
  「那你中學時代應該沒一天能睡好吧,你可是天天輸球。」
  黃瀨涼太遲疑幾秒隨後恍然大悟,他瞪著青峰大輝喃喃幾句「竟然舊事重提……」,黃瀨翻攪杯中的冰淇淋將融化的糖水浸泡著杏仁,轉了轉眼球點頭:「同樣是睡不好,卻是比較高興地睡不好。」
  「啊?」
  「想著『這樣明天又能跟小青峰one on one了!』,雖然是很想贏沒錯,但輸球卻不會太難過就是。」
  「怪傢伙……」

  青峰囁嚅幾聲,然後笑了。
  黃瀨回以他一個不符合模特兒端正面容的鬼臉,隨之笑逐顏開。

  (無法適切表達的話語)
  (我喜歡你)

 

FIN.

本來想用Loose leaf(活頁)作標題,後來寫出來覺得不太是當初要的感覺,所以把標題改成僕は君に恋をする,實際上比較符合標題的也就只有綠高綠的部分……(笑)

我喜歡秀德這個大家庭,感覺學長們會很溫暖地守護著笨拙的綠間和高尾,即使不談戀愛我也相信綠間和高尾會是一生的好友,這裡表達得比較像是,其實高尾對綠間有種一見鍾情的既視感,不過最初並不是愛情,只是被吸引而已……抱歉我沒能適切地表達出自己想寫的內容。嗚哇。

最後青黃的部分由於是學生時代我無法描寫任何跟談戀愛有關的場景,比起來我覺得國高中時期的青和黃兩人是帶有不能言明的默契的兩人,青峰很了解黃瀨,相對來說黃瀨也很明白青峰,反而有煩惱需要相談時,青峰會下意識要去找黃瀨並不意外,因為黃瀨會率先講出他並不想說的話。
我喜歡你並不一定要是愛情上的,如果解釋為友情的喜歡我覺得這樣很好。

綠高部分應該是→信賴上的喜歡
青黃部分就是→既是敵,也是友的喜歡

那麼以上,謝謝你的閱讀!我是四六!(好難得的多嘴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莫莫
  • 46看完這篇我的中秋節就圓滿了(到底)
    真的很喜歡這種,淡淡的感覺
    它是強烈的愛情不會有的氣氛
    好吧我詞彙枯乏貧瘠說不出來(倒地死)
    總之,祝中秋節快樂(笑)
  • 謝謝莫莫的閱讀和喜歡哦,中秋快樂!
    這樣的綠高跟青黃也能被喜歡好開心嗚嗚,好高興。
    謝謝你。

    四六 於 2012/10/01 23:44 回覆

  • 啊檸
  • 黃瀨露出一臉「被你打敗」的神情那段後面
    小黃應該是說[小青峰啊小青峰]
    不是[小火神啊小火神]吧?ww
    如果我誤會了抱歉OTZ
  • 咦咦,就是小火神啊小火神,黃瀨把話說白的意思,就是戳破青峰在困擾誠凜戰後事情。
    讓你誤會真的很不好意思orz!是我能力不足啊啊……真抱歉……
    謝謝你的閱讀哦。

    四六 於 2012/10/01 23:46 回覆

  • 啊檸
  • 啊啊原來是那個意思!!
    我丟臉到好想死...OTZ(撞牆

    超喜歡四六大人的青黃的哦wwww
  • 咦咦,沒有的事啦,是我中文表達能力不好,抱歉>"<
    謝謝你喜歡我家的笨蛋情侶,要是這樣也能娛樂到你就好囉(笑)

    四六 於 2012/10/07 03:59 回覆

  • 阿芙
  • 板車組>>
    我真的是,不知道該是綠高還是高綠,不過最後真的就無所謂了,因為他們正是這種信賴、友情上的喜歡。之前微博上有篇長條漫叫什麼三進步兩退步,有句話是高尾的心聲:綠間真太郎是什麼都做得到的男人,不...不是的,小真是什麼都很努力的男人。

    這句話瞬間讓我覺得綠間是個很討人喜的角色,然後看了這篇就覺得,果然啊,喜歡上應該是可以的(笑)

    高尾越來越帥了////(小聲)


    青黃>>
    呀~~果然他們是一對很讓人看不厭的一對組合呢。
    青峰的那種敗北感描寫的很貼切,不知為何讓我有種男人在工作場合上失意於是尋求愛人安慰(儘管只是看看對方)的感覺www

    嘛以前都沒這麼想過呢:一起輸給誠凜,輸給小黑子小火神,這樣的話,算不算變相的跟你在同一條線上了?

    黃瀨很MAN////

    雖然我兩隊都喜歡,可是一旦對上,火黑一定要贏喔><!!!!!
    一定很精彩wwwwwww

    最後,好久不見?(哪有人喇賽一推才講啦www
  • 阿芙好久不見唷,最近好嗎?(笑)

    板車組的部分,我真的想了很多,尤其是在看完180話,之前很不能理解為何高尾會找上綠間當朋友,照理來說這樣的個性要廣結善緣是很容易的,看完180Q忽然就覺得好像可以理解了,雖然是腦補的。
    在覺得會討厭一個人的前提下發現自己無法討厭他,這樣的高尾的確非常迷人。
    白癡們的部分,因為一直在思考著他們兩個人,所以發現自己反而很難說服他們會在一起,如果他們是朋友的話感覺是心靈上會蠻契合的好友。這樣的感覺我也非常喜歡。

    最後謝謝阿芙的閱讀哦XD

    四六 於 2012/10/07 04:10 回覆

  • 遠雷
  • 喜歡青峰那種對黃瀨看似有點輕微依賴的感覺,遇到煩惱或苦悶會下意識找黃瀨,而黃瀨也能理解他,這樣的設定非常對味(陶醉臉)

    但我還是默默的設定了黃瀨的心情是比友情再多一點點的情緒,真不好意思了(羞臉
  • 嗚哇遠雷桑沒有什麼要跟我說不好意思的地方啊!(笑)
    因為是在高中時代的設定,所以我比較不能將愛情的元素放進去…那個年紀要懂什麼是愛真是有些為難他們了…但如果是大學或是成人年紀就會覺得這樣的關心和依賴是參雜著戀愛情感的。
    我超喜歡這種感覺。嗚哇。

    四六 於 2012/10/29 00: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