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円豪] 從浴室走出來他接過你傳來的吹風機啊?了一聲--噢,對,你昨天似乎也忘記吹頭髮。

[円豪] 上一秒你嘗試學習國際禮儀和你最親愛的摯友接吻。

[豪円] 下一秒他試著回應你在乾澀的口腔裡伸進濡濕齒縫的舌尖。

[豪円] 擅於受傷的他和擅於包紮的你。當円堂守走出保健室時同學乙在繃帶上若有似無地看見用簽字筆寫上的豪炎寺。

[円豪] 你發現被親吻耳背時他會嚇得不敢動彈。於是今天你在四下無人的更衣室也這麼做了、類如惡趣。

[円豪] 一個意外讓你不經意的喝錯了瓶子。轉身想說聲抱歉卻發現他的耳根發燙得漲紅。

[豪円] 在靡靡水聲之間你若有似無地聽見他低聲地喃了一句,円堂在高潮的時候喜歡攬人脖子呢。

 




[鬼不] 明明就討厭吃番茄的他卻不排斥跟滿嘴番茄氣味的你接吻。真神秘。

[不鬼] 大多時候你覺得這個人惡劣至極。之後你發現他是那種會趁著半夜塞替換用的ok繃和優碘在你門外的人。

[不鬼] 少來了。帶著鄙夷氣味的語氣由鼻腔噴發,你摘過他長相滑稽的護目鏡親吻眼皮下藏著的紅色水晶。你以為遮著就沒有人看得見嗎,你說。

[鬼不] 他的彆扭早八百年前你就知道。試著在練習時對跌倒的他伸出手說聲沒事吧?下一秒的反應果不其然地被揮開手,彆扭地低吼一句少管閒事。

 

[鬼不]
你發現拿著他喜歡的東西會像貓咪看見逗貓棒似地搖頭晃腦,指尖晃著今天從遊樂場買回來的香蕉吊飾你發現他亟欲想掩飾的熱切目光。真這麼喜歡?你想,然後二 話不說地送給了他。「幹嘛?」「本來就是買給你的。」--接著不曉得是不是錯覺你從他稍嫌白皙的肌膚看出燒紅的跡象。

 


 


[基綠] 左邊的盤子是空的於是你把他不喜歡吃的青椒夾到自己碗裡。

[綠基] 逛街時看見有人喊著誰爸爸時他總是露出異樣地悵然若失。於是下一秒你牽住他的手說:「去買章魚燒!」

[基綠] 原本你想掙扎可他說抱著你的感覺安安穩穩。於是你只好任憑他將一頭紅髮蹭近胸口搔得肌膚癢而難受。

[基綠] 「綠川剛剛偷喝味噌湯?」接吻後舔著舌尖的基山廣說。

[基綠] 你發現從他身後能看見前幾天留下的紅青吻痕。--死定了,你自暴自棄的想。而後迴避他因木暮的詢問後而刺過來的狠毒目光,心虛又無奈。

 




[吹雪兄弟] 晚上睡覺的時候你發現敦也身上帶來淺淺的檸檬香。以為是錯覺的隔天你從他唇面襯著的檸檬果渣明白了真相。

[土一] 「喝可樂對身體不好吧?」帶著柔軟笑容的你強硬地換過他手上的可口可樂,取而代之的是低脂牛奶。
[一土] 站在臥房門口他朝你問哪條是自己的毛巾 ?躺在床上的你慵懶地答隨便哪條都好吧,反正你的就是我的,An?

[宮風] 還記得不久前晨練時他跑過你而流淌的汗水滴在你肩頭上,燙得你全身發熱。
[風宮] 握著你的手說沒事了。輕輕柔柔按摩著抽筋的小腿讓你誤以為也許這也是某方面的親吻也不一定、溫柔得不可思議。

[立綱] 地板上明顯的灰粉色髮絲讓你一眼就認清來者何人。抬頭看向那個稍嫌害羞的他,偏過頭你略顯為難地笑著說,「你站這麼高會有點難接吻呢?」
[綱立] 他把淚水藏在深邃的茶色眼瞳裡。親吻過盈在眶裡的淚你才發現這氣味鹹騷得像海洋,於是你欲罷不能地掠奪他發紅的濕潤雙眼。

 


(對不起我是接吻魔。真的非常非常喜歡寫接吻。)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