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結婚!賽爾堤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嫁給我嘛?」
  男人用既哀求又撒嬌的方式對你說話,你看了他一眼,默默的在PDA上打下「吵死了」的回應,其實你順道想給他幾拳的,卻因為彼此距離的關係難以下手。
  「前幾天在網上我逛到一件新發表的婚紗,是紫色的唷──一定會很適合賽爾堤穿的。」他露出隱晦的笑容,起初你並不怎麼想理睬男人的發言,最後還是坳不 過對方的死纏爛打,心不甘情不願的回了一句:『為什麼紫色就適合我?一般來說婚紗不都是白色的嗎?』
  男人的雙瞳笑得都瞇了起來,聲線隨著上揚的嘴角跟著變得輕挑。

  「因為紫色代表的意思是……呢?」

  原本你因他這般感性的回答而感到稍稍動容,隨後男人又用著欠揍的語氣說著「不過賽爾堤想要穿白色的婚紗我也是OK的哦!」又讓你從感動的狀態瞬間被打 回現實。
  你終於忍受不了在他的腹上留下好幾拳。
  事後你試著回起那天男人所說的話──卻怎麼也想不起他所說的那句話。

パープル、私の花嫁。



  昏昏沉沉的腦袋導致醒來時的視界是一片模糊,賽爾堤有些吃力的坐起身,異樣的不舒服讓她不禁想自己是不是昨晚和新羅看電視看太晚缺少睡眠,所以才會頭 暈。
  她踏著搖晃的步伐走出房間,原本想走回房間繼續倒頭就睡的賽爾堤卻被桌上的字條給吸引,上頭是新羅的字,寫得有些匆促,總之就是告知她要出門工作,另 外細心的新羅沒忘了將賽爾堤的工作寫在另一張紙上。
  賽爾堤坐在沙發看著另一張字條,恍惚的視線讓她花了十分鐘才把上頭的字看清楚。
  又是栗楠會的工作?賽爾堤沉默了一會兒,雖然自己沒什麼權力能挑選工作,但還真不想接栗楠會的Case。無論如何就是不想和黑幫染上關係。
  回想起前陣子看的影集,裡頭的義大利黑手黨所用的手段可說是凶狠至極,雖然她明白那不過是戲劇但只要一想到她還是會感到害怕起來。
  轉頭看向牆上的時鐘,時間差不多了,她趕緊衝往浴室換下睡衣,確認家中的電器都有關上才牽著機車出門。

  平時老是由新羅送她出門的,如今卻一個人鎖上空蕩蕩的家門,不禁讓人感到有些寂寞,賽爾堤下意識的想。
  將鑰匙吸回袖子裡,等到電梯打開半晌她才記得要走進去。

●●●

  如果可以他比較希望是客人自己上門。
  新羅嘆了一口氣,一想到沒辦法讓賽爾堤一起床或一回到家就看見自己他就覺得渾身不對勁,比起賽爾堤,工作又算什麼呢?
  走在池袋熙來攘往的街道上,雖然不是很喜歡街道上這種吵雜的氣氛,但也說不上討厭,換個說法好了,因為街道是死的、所以他並不會有任何興趣。
  老早就被賽爾堤再三警告不准隨便做活體實驗的他,現在看到人類已經不會再有任何激情產生,雖然還是有某幾個人是例外。
  邊走邊思索著栗楠會的本部在哪的他踩著漫不經心的腳步,眼神隨意飄揚著,當腦袋還運轉著該從哪個路口左轉時──眼前的景象卻深深地吸引了他。
  新羅不自覺的停下腳步,佇立在那個透明的玻璃櫥窗前。
  大型挑高的玻璃櫥窗放著一個沒有頭的假人,假人身上所穿著的服飾正巧就是前陣子他上網逛到的紫色婚紗。
  之前三番兩次想要開那個網頁給賽爾堤看不過卻老是被拒絕,雖然追人追成習慣了,但還是不免會感到有些寂寞啊。
  新羅目不轉睛的凝視著櫥窗內的商品,情不自禁將無頭的假模特兒看成了她。

  ──還會有誰比她更適合紫色的婚紗呢?

  新羅淺淺淺淺的笑。
  果不其然很適合賽爾堤呀。
  既然是在車水馬龍的街道上那麼應該誰也不會發現吧?新羅想,並不想管旁人的視線及觀感,他輕柔的在玻璃櫥窗上覆下一吻。
  像在親吻著戀人般的溫柔。
  而後踏著腳步離開店鋪,念頭一轉,還是乖乖的去栗楠會替中彈的小可憐治療好了。

●●●

  什麼嘛──這到底是什麼意思──賽爾堤氣不成聲。
  氣到連車速也不想管,原本一開始還提心吊膽栗楠會到底會丟什麼艱困的任務過來,她也做好被開槍或被追殺的準備了,明明都已經做了這麼多次心理建設…… 賽爾堤氣慨的看了一眼握把處掛著的芭比娃娃。
  折騰了這麼久居然是替小妹妹拿娃娃嗎?到底是哪些無聊的人會去搶小妹妹的玩具?賽爾堤氣得連思考邏輯都變得怪異。
  『真是……不曉得回到家新羅會怎麼笑我。』賽爾堤無力的想,用最快的速度奔馳在回池袋的交流道上。

  當她經過池袋街道口時,總覺得有一抹熟悉的身影掠過她的眼界。
  賽爾堤急急忙忙的掉頭。
  她總覺得自己有必要再確認一次那個身影。

  當那個人影撞進自己的視線時,賽爾堤似乎能清楚的聽見自己的心跳漏了好幾拍。
  ……是新羅。
  當她還遲疑著為什麼該在工作的新羅會在街道上時,視線一轉便看見新羅注視著的東西,大型的玻璃櫥窗裡放著一名沒有頭的假人模特兒。
  一直要等到看清楚模特兒身上穿的東西時賽爾堤才恍然大悟是什麼東西如此吸引他。
  一件紫色的、相當美麗的婚紗。
  沒記錯那就是新羅前陣子和自己提過的婚紗,雖然她老是拒絕新羅開啟那個網頁、難得地新羅也並沒有強迫自己一定要看,大概是認為自己煩過頭了,他之後就 不再提這件事。
  真的是相當美麗的一件嫁紗,想不到新羅的眼光很好嘛,賽爾堤不禁這麼想。

  而後她看見的景象更是讓人不知所措了。
  賽爾堤覺得自己早晨時所帶來的昏沉感一下子被通通打散。
  清晰過頭的景象映在自己的安全帽上,透過特殊的視界那畫面清楚的傳遞著影像──新羅在玻璃櫥窗前溫柔地烙下一吻。
  彷彿能感受到那雙唇的熱度,有一種預感,他確實是在親吻著自己沒有錯。
  莫名的燥熱感及羞澀感竄上賽爾堤身軀的每一吋,她無可遏止的害羞起來,猶如逃跑似的離開現場。

  就在方才那一瞬間,她終於想起來了,新羅所說的那句話……

●●●

  好不容易結束栗楠會的工作,新羅在進家門前伸了一個不甚雅觀的懶腰。
  轉開鎖,將鑰匙放回自己口袋,他在想賽爾堤大概已經到家了,走進家門時沒意外看著客廳及電腦房的燈亮著。
  將裝著醫療用品的包包隨性地擱置在房子一隅,新羅換上滿心歡喜的笑臉走進電腦房。

  「賽爾堤──今天的工作怎麼樣……咦?」
  才剛踏進電腦房,就看見賽爾堤的電腦螢幕上出現的不是聊天室,而是前陣子她打死也不想看的婚紗網頁。
  「啊咧?賽爾堤你之前不是說不想看嗎?」總覺得嗅到耐人尋味的氣氛,新羅笑得更開心了。
  好一陣子賽爾堤都沒有回答新羅的問題。
  一直要到訥悶的他走進自己,賽爾堤將椅子一轉,橫衝直撞的抱住措手不及的新羅。

  「……耶?今、今天好熱情啊!賽爾堤?」
  一半歡喜一半疑惑的新羅回抱住賽爾堤,雖然很高興戀人難得如此主動,另一方面卻在想是發生了什麼事嗎?否則怎麼會如此反常。
  賽爾堤很快的在PDA上打字好回應新羅的疑問。
  『你不是說過嗎?』
  「嗯?說什麼?」
  接著顯示在螢幕上的字讓新羅足足愣了好幾秒──「因為紫色代表的意思是神秘以及勇氣,還會有誰比你更適合穿上這個顏色的嫁衣呢?」
  回過神,新羅笑逐顏開,更加用力的抱住賽爾堤稍嫌低溫的身體,輕輕地在那柔軟的背上摩梭著。
  「所以說賽爾堤就趕快成為我的新娘吧?」

  雖然想回答對方「才不要」這種逞強的話,但看在氣氛這麼好的情況下還是作罷了。

  ……要嫁給你什麼的,明天再說好了。
  現在我只想緊緊的抱住你。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是參加創革活動所寫的坑w主題是六月新娘!題目是紫色XDw)
(第、第一次寫新羅夫婦!雖然很開心不過兩隻實在意外的難寫呀啊啊啊!總覺得自己寫壞了……TVT。對不起千狩給的題目和這兩隻小可愛了。)
(文章裡頭有很多遺憾的地方,雖然有很多東西想加進去但是加了又覺得很畫蛇添足……總之就是這樣了!嗚嗚嗚嗚請相信我是真的很喜歡新羅夫婦的!(艸))
(賽爾堤真的意外地相當難控制(什麼?)……似乎,有點……太少女了呀?賽爾堤。(被踢))
(無論如何,希望你在閱讀的時候能夠得到一點娛樂那麼我就很開心了!謝謝你的收看!)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