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第二十二章★


  「合宿!」
  全國大賽如火如荼的舉行完畢,崇陽高中一如往常抱著獎盃從東京市準備搭飛機回九州。
  然而在機上,某人卻突發奇想著說道:「果然就是少了這個啊!我一直在想我們籃球社到底缺少什麼東西,我們一直沒有辦過合宿!」
  相良壬希冷冷地瞥了一眼說話的人,那傢伙八成又看了奇怪的影片或漫畫才會想到要合宿,不過都比完賽了,合宿也沒用。
  老實說他們幾個原本就該因應考試而退出籃球社,也因為他的任性而被留下來,如今全國大賽也結束了,他們實在也沒理由繼續留在社裡。

  「可是,阿柳我們都比完賽了耶……還要辦合宿做什麼?」感到訥悶的真田護開口。
  「我就是想辦嘛!加入籃球社都三年了,竟然沒舉辦過合宿,這還算什麼籃球社啊?」藤原柳認真的回答著,前陣子看的動畫連四個少女組什麼「輕音部」都有合宿了,沒道理崇陽的籃球社卻沒不辦。
  「……又不是籃球社就一定要舉辦合宿,雖然我是蠻想去的啦。」
  佐藤晃既吐槽卻認同的說,彷彿找到同伴一般的藤原柳立刻衝上前去握住他的手。
  「GO!還遲疑什麼,今年就去越前泡湯吧!我想去越前玩好久啦!」
  「阿柳你等等!我們還要考試,別忘記你的大學考。」
  橘陽太趕緊在藤原柳的興頭上澆一桶冷水,再這麼說下去這合宿可是勢在必行,依照藤原柳的行動力來看。
  「大學考是什麼?可以吃嗎?」
  「欠砍嗎你。」按耐良久的相良忍不住因對方的欠揍語氣開口。
  「幹嘛這樣,我真的很想去耶……合宿,不覺得光聽起來就讓人DOKI DOKI的嗎?」
  「DOKIDOKI……」相良冷笑,「看到你的榜單再來DOKIDOKI吧。」
  藤原柳恨恨地看向相良壬希一眼。
  基本上他在課業上的表現是時好時壞,雖說在三年前轉學時考的成績是不錯,但之後卻因大量的翹課及違逆師長很多科目都相當淒慘;藤原柳本身的成績更是上上下下,好的時候能學年第一、壞的時候卻是課後補習的常客。

  「說到這個,感覺藤原學長好像是和課業無關的生命體耶?」赤川感到不可思議的說,入學到進社以來,關於藤原柳的傳聞是多到不能再多,但總很少聽過和課業相關的事。
  「他不過是留級的份。」相良很快的代替藤原柳回答。
  「Fuck!你說誰會被留級啊?我雖然混了點,該認真的時候還是很認真的好嗎?」
  「這樣啊。」打哈欠。
  「Shit相良壬希這次模擬考你就不要考輸我……!」咬牙切齒。
  「以為我會怕你?」
  「好了、好了……相良你不要再跟阿柳鬥嘴下去了,沒意義的。」看不下去的橘陽太連忙阻下兩人無止盡的唇槍舌戰,「阿柳,合宿什麼的等考完試再說吧,就算你再怎麼厲害K大也不是說上就輕鬆上得了的學校哦。」
  「……陽太?」藤原柳詫異的看向橘。
  「K、K大!不會是說那個K大吧?」聽見令人難以置信的話語時佐藤晃嚇得往椅背靠過去。
  「嗯,我想日本也沒第二所K大了。」橘陽太點頭,笑了笑。
  「阿柳你要考K大?為什麼不讀體育系的學院啊?」一點也不大驚小怪,佐藤驚訝的盯著藤原柳看,眼前的人怎麼看都不像是會選擇那種學校的人。
  何況藤原柳想要的話,輕易的推甄都能上一所高水準的體育學院。
  「Because of love囉。」藤原柳聳肩,輕挑的笑,並沒有正面回答佐藤的問題。
  「那橘學長和社長呢?」真田探出頭,看向同樣身為三年級的兩人。
  「我的話大概只能上M大吧。」橘陽太瞇起眼,不曉得究竟是謙虛還是認份的說。
  「……我還不清楚,可能也是M大,應該。」相良遲疑半晌才回答,從表情上看來像是相當困擾自己未來的出路。
  相良壬希也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單靠打籃球就能存活下來,就算真的要靠籃球,現今的體育學院中也鮮少有自己中意的系所。
  這才是現實。
  仔細想想許多人高中時代就組隊玩樂團,出社會真正出道成為藝人的究竟有多少?那些成為藝人的繼續從事樂團行為的又有多少?他們現在以打籃球為樂,在當下是很快樂沒有錯,在比賽中也拿下優異的成績,但要將娛樂看待為養活自己的利器又是完全不一樣的事了。
  何況他也不希望自己終有一天會將打籃球視為痛苦的事。
  不想要未來讓現在這段美好的時光中蒙上陰影,因此相良壬希說什麼也不想繼承父親的事業、也不打算朝體育這方面發展。
  這是他最初、也是最後的任性了。

  原本鬧哄哄的機艙內突然鴉雀無聲,最後不曉得是誰說了這一句話……

  「這麼說來,等學長們考完試,就要畢業了呢……」

●●●

  季節逐漸進入寒冬。
  學校已經放假一段時間了,基本上從十二月放到新年結束後恢復上課,但三年級的考生們還是得去上學,學校方面也有安排不少次的模擬考好讓他們應付考試。
  今天放學後很難得地,相良壬希約了藤原柳出去。

  「相良你真掃興,好歹也約間餐廳啊?……約圖書館太無趣了吧。」
  藤原柳穿著厚外套走進圖書館,一臉剛睡醒又被凍紅的表情看得相良直發火。
  「吵死了。」
  「好啦,今天總不可能是單純約我來讀書的吧?」
  坐上相良身旁,藤原柳什麼書也沒有帶,於是他搶過相良書包內的一本歷史課本。
  「……嗯,我想問你,為什麼突然想考K大?之前不是說要考M大嗎?」皺眉看向藤原柳自動自取的行為,不過也沒有阻止對方就是。
  「沒為什麼啊。」
  「你可以唬弄得過佐藤不代表能唬弄得了我。」相良瞪著藤原柳,抿緊唇。
  「你到底為什麼想問這些?我以為你知道我討厭他人去追根究柢我的私事。」攤開歷史課本,藤原柳回望相良,神情冰冷。
  「橘知道我卻不知道的事,也算私事嗎?」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橘會發現我要考K大,之前我的確說過我要考M大,但有些事不是我說想怎樣就能怎樣的,你應該很清楚。」
  「我知道,可是……」相良皺眉,欲言又止。
  老實說當他從橘口中聽見藤原柳要考K大時的那種心情實在是大受打擊,雖然當下沒有表露出來,不過一想到藤原柳和橘說卻沒和自己說,他就覺得鬱悶。
  他也好幾次叫自己要壓抑下這種孩子氣的忌妒,但是眼見K大應考的日子將近、M大也是,他就不能不想起這件事。
  一想到藤原柳真的會就此和他分道揚鑣,相良壬希就覺得害怕。

  看著相良滑稽的臉,藤原柳收下神色緊繃的表情,微微地嘆了一口氣,伸出手拍著相良的雙頰,強迫對方嘟起嘴巴。
  「……如果不考K大我就必須回美國。」
  「什麼?」相良挑起眉,也不管自己的臉現在被藤原柳搞成什麼樣。
  「身為『繼承人』的責任啊,你說過的,不是嗎?」藤原柳瞇起眼,大笑出聲。
  「所以你要考經濟系,才不得不去K大?」
  「Yes,所以懂了沒?我很討厭說這個話題的耶。」鬆開調戲著相良的手,藤原柳偏過頭看著還處在錯愕狀態的相良。
  「可是……」
  「嗯?又要可是什麼?」
  相良抬眼看向藤原柳不解的表情,蔚藍色的雙瞳眨呀眨的,而後他無奈的別過頭,搖搖手表示沒什麼,話題也不再繼續下去。

  可是……我會想你啊。
  相良壬希將這句話悄悄地藏在嘴邊,怎麼樣也說不出口。

●●●

  古屋上月百無聊賴的躺入沙發,彷彿沒有脊椎似地攤在椅上,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洋芋片,眼神渙散的盯著電視不動。
  家中除了自己沒有半個人,父親和母親去參加鎮上的評比大概到晚上才會回來、朧光的學校這段時間還沒放假,人在上課。
  屋子裡靜得連電視的聲音聽來都很刻意,像是故意要營造熱鬧的感覺。
  「……好無聊。」將視線從螢幕上移開,古屋上月坐起來,伸了一個懶腰。
  他轉頭看向客廳桌上的手機,沒有來電、也沒有短訊。
  自從鎮上資格賽結束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藤原柳,雖然他會打給自己、有時候在忙的時候也會傳封短訊來,不過自己倒是連一次也沒主動過。
  學校很快就放假,籃球社又忙著打全國大賽,古屋上月心知肚明藤原柳說不定連打給自己的時間都是忙裡偷閒,加上現在要準備大學考試,恐怕更是忙了吧。
  他戳著桌面上的手機,一臉困窘的盯著它,「真的……要打去嗎?」
  內心掙扎著,自己不打去的理由就是怕打擾到對方,因為是藤原柳所以應該不可能不接他的電話(這絕對不是什麼自信來著),不過最近剛打完全國大賽,現在他應該在讀書……
  打、還是不打?這樣簡單卻複雜的問題為難著古屋上月。
  他拿起桌上的手機,打開螢幕,對著連絡人那一格遲疑好久好久。
  打了要說些什麼才好?說自己很無聊絕對很奇怪……不如祝賀對方比賽得獎?不對、這個上次在電話裡就說過了,那麼……就說考試順利吧?嗯,這個很好。
  將自己要說的話演練過好幾遍,古屋上月終於下定決心,他從連絡人中翻出藤原柳這個名字,正想按下去……

  呱、呱、呱。
  古屋上月特地找的來電答鈴。
  他嚇得差點連手機都握不穩,驚愕的看著螢幕上的來電人,是那個自己才正想打過去的對象。
  呆滯半晌他才意識到自己得趕快接起來:「啊!喂?喂喂?」
  「……上月?」果不其然,說話的人是藤原柳。
  「抱歉……我剛剛在發呆,所以比較晚接電話。」總覺得莫名地又出了一次糗,古屋上月將整張臉埋進沙發的抱枕裡。
  「沒關係,你現在在忙嗎?」
  「不忙,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想聽聽你的聲音。」從話筒中聽得出來他笑了笑。
  「咦?……還好嗎?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雖然對方是在笑著的,但總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上月抓著手機,跪坐起來。
  「沒什麼啊?想和你聊聊天而已,別想太多啦!我哪會有什麼事?」像是要印證給他聽,藤原柳笑出聲來。
  「是這樣嗎?你如果有事還是說一下比較好,悶在心底也不會比較快樂,嗯……雖然我不是很會安慰人……可是你要我做什麼我會努力試試看的。」還是放不下心的上月微微蹙起眉,平常老是這樣樂天開朗的藤原柳一定還是有煩惱不已的事情。
  「要你做什麼都可以的意思嗎?」
  「……嗯。」當然太刁鑽的要求是不可能答應的。
  「那我想吃上月家的和菓子。」
  「等等……你還沒有告訴我你在不高興什麼?」
  「你快遞和菓子來我再告訴你。」
  「快遞?送去你家嗎?」
  「Yes,OK?」
  「……可是我沒去過你家呀?」上月對著話筒歪頭。
  「凡事都有第一次嘛,我家蠻好認的。」藤原柳的聲音中充滿歡愉。
  「嗯……好吧,那我準備一下就出門。」

  記下藤原柳家中的地址後,上月連忙跑到樓上去換衣服,心想只是出門一下也就沒有特地打給父母親,只在桌上留張字條,而後很快就拎著從冰箱拿出來的和菓子出門。
  幸好出門時有記得要戴手套,不然現在光是走出門就會被凍得受不了。
  上月看著四周充滿冬意的景色,昨天還在下雪,今天大概也會降雪吧?隆冬的街景讓人看得也冷起來,枯枝上鋪了一層厚厚的積雪、走到路上隔著鞋子也能感受到雪的存在。
  很快的季節就進入冬季……,仔細一想,認識藤原柳他們是在夏季的八月,這將近半年的時間裡還真是發生不少大大小小的事情。
  剛認識時發生的誤會事件、或是之後的園遊會,那之後每天一起放學回家、加上最近的全國大賽等……短短五個月竟然能發生這麼多事,還真是神奇。
  原本一直認為誰都不疏遠卻也誰都不親近的方式才能保護自己不去受傷,不過越去逃避反而越使自己看不清楚事情原本的面貌,也看不到人的真心。
  明明一開始自己對藤原柳還是反感得要命,現在卻會覺得沒有他竟很無趣;以前待在家就算一直看電視也不覺得無聊,現在倒會想看看他、聽聽他的聲音也好。
  這樣就很滿足了。
  老實說一想到要去藤原柳家自己意外挺興奮的,或許是太久不曾和朋友這樣互動的關係,以往藤原柳和上石總介來自己家時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不過現在立場一倒過來,這樣的感覺相當新奇。
  這麼說來藤原柳的家到底長什麼樣子?總覺得相當難以想像呢,像是上石學長的家肯定就是很古色古香的建築。
  上月循著藤原柳說的地址來到一區自己從沒來過的地方,在靠近日出町的北面盡頭、連接桂冠町的十字路口,就在那附近。

  「靠近桂冠町……十字路口……?」
  抓著地址,上月迷失在路口,他皺著眉,試圖尋找所謂的十字路口在哪。
  左顧右盼怎麼找就是沒看到十字路口、連單向的交叉道也沒看到,雖然想問人不過四周半個人影也沒有,只有幾台高級轎車從不同方向開過來,且附近都是豪華得讓人不敢靠近的豪宅。
  當他想拿手機出來打給藤原柳的時候才發覺自己忘記帶它出門。
  「我竟然會忘記要帶手機……怎麼會這樣?走了很久呢……早知道就騎腳踏車出門。」懊惱的情緒湧上心頭,如今要叫他特地走回家拿手機是不可能的事情,還是就此作罷別去藤原柳家好了?
  他搖搖頭,自己是這麼期待,可不能被這小小的迷路打敗。
  他繼續往前走,不管三七二十一總之先走吧,遇到人再問路好了。

  突然一台全黑的長型轎車從前面緩慢的開過來,慢得有些不自在,看來像是在找人,上月微蹙眉,看著車朝自己開來,最後停在自己面前,擋住他的去路。
  上月訥悶的看著擋住自己的車,從經過特殊處理的玻璃中他看不見車內人的身影,當他繞過車正想離開時車上的人連忙下車。
  「請問是古屋上月君嗎?」
  說話的人是一名長相標緻的女性,約三十來歲,在女性當中絕對能算是高挑的身材,上月必須要抬頭才能和她對話。
  「我是,請問……?」
  「初次見面,我是藤原家的管家,名叫山田百合,少爺說怕您會迷路,所以特地請我們出來迎接您。」
  「……少爺?」
  「就是藤原柳少爺。」
  「什麼?」上月難掩訝異的叫出聲,她剛剛稱呼藤原柳……少爺?
  「請您上車吧,藤原邸離這裡有段距離,您用走的可能會有些吃力。」
  「上車?不會是坐這台吧?」
  上月指向那台連烤漆看起來都需要上來萬的車子,長型的轎車一般只會在電影中看見,如今能在現實生活中見到真面目已經很不得了了,想不到現在自己還要坐上去?
  只見名為山田百合的女人點點頭,沒什麼特別變化的表情中卻帶有強烈地不容他拒絕的意味,上月能說是被她半推半就的上了車。

  上月在車內如坐針氈。
  長型轎車裡彷彿連空氣都是昂貴的,冷氣吹得他起雞皮疙瘩,他正經的坐在位置上連眼神都不敢亂晃,山田百合坐在他對面一句話也沒說。
  總覺得坐得有點久,上月抬頭探了一眼窗外,才赫然發現車子正在走上坡。
  「我、我們到底要去哪?感覺很遠呢?」上月有些害怕地問。
  「就快到了,因為藤原邸的佔地相當大,不像下坡的公寓一樣。」
  「公寓?那是公寓?公寓寓寓?」上月再也忍不住激動和驚訝的情緒,方才在下坡處看見的高級豪宅居然被眼前這個女人稱為「公寓」?
  「……有什麼問題嗎?古屋君。」山田皺起眉,不太明白上月為何要如此激昂。
  「剛才那些房子對我來說已經相當豪華了呢,如果那些房子是公寓……我家大概是貧民窟之類的存在?」
  「請別這麼客氣,古屋君,少爺說您家相當的有趣。」山田露出不甚認同的臉看向一臉激動的上月,這表情卻惹得上月更加混亂。
  「……這一定是哪裡誤會了……」上月抱住頭,發覺自己和山田完全無法溝通。

  既然下面的豪宅會被稱為公寓,那藤原柳的家到底又是怎麼樣高級的房屋?正當古屋上月在腦內描繪它所謂更高級的房宅時,司機突然停下車。
  「已經到了,古屋君。」山田不知不覺已經下車,也替上月打開車門。
  古屋上月遲疑的看了一眼山田,而後緩慢的從車上下來,當他走下車,看見眼前的風景時腦中所想像的畫面完全被瞬間扼殺。
  超乎想像的高級。

  「……什、什麼啊?這根本就是城堡吧!」

  古屋上月瞪大雙眼。
  巴洛克式的華麗建築一下子撞進自己的視網膜裡。
  城堡的外觀、黑色欄杆大門內還有噴水池和大庭院,一幢幢城堡之間互相連接,讓古屋上月一下子遲疑了自己剛才是不是坐上多啦A夢的時光機來到中世紀的歐洲,而不是日本。
  山田百合將還在驚呼連連的上月很快地帶進宅邸內,一走進屋內古屋上月覺得自己真的要瘋了,除了外觀像城堡內部更是華麗得讓人不舒服。
  「少爺現在在和老爺講電話,請您在這稍等一下,少爺很快就過來。」
  上月連點頭答是的餘韻都沒有。

  美麗得像畫中的裝潢,金光閃閃的牆壁和水晶吊燈,現在坐著的地方比起客廳更像接待廳。
  ……藤原柳就住在這種地方?上月想否認卻又無法。
  雖然很意外,不過這種地方真的很適合藤原柳住就是了,金碧輝煌、富麗堂皇,和王子所住的宮廷絲毫沒有兩樣。
  但是住在這種光是走進來就冰冷冷的地方不是很可怕嗎?上月沒頭沒腦的想。


FIN...

 

 



22章^q^
難產超久.....久到我都懷疑我是不是不會生孩子了......(誰懂啊!!!!!!!!!)
不小心超展開了對不起!!!!!!!不小心讓上月跑去阿柳家了對不起!!!!!不小心羊入虎口了對不起!!!!!!!!!(好吵)

這麼一說日子過得真快啊XD!!!我已經從開學寫到藤原柳快畢業了嗎~w
K大就是東京大學啦XD!!!M大就是明治大學可是明治大學好像也不在九州OTZ(被噓
總總之故事.....已經跟我原本想的都不一樣了XD!!一開始真的想寫合宿的啊我!!!(想哭)

我一定要寫合宿!!我一定要寫到溫泉之旅啦!!!!!!!(好吵#)
總之請大家再陪伴我一陣子!!!相良篇很長的!!!!!←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香魚
  • 沒關係!!!!!!XDDDDDDDDDD
    我喜歡相良篇(燦笑
    越來越覺得相良其實很單純...////////////(為什麼要臉紅

    上月終於出現了www
    還是一樣可愛呢上月(笑
    是說原來阿柳也會對繼承問題感到困擾啊...
    我以為他是會反抗的那種人(笑

    期待下一章~
  • 對阿為什麼要臉紅XDDDDDDDDDDD
    相良單純到讓你害羞了嗎XDDDDDDDDDDD(笑)

    上月越來越蠢了OTZ(反省
    總覺得上月的屬性越來越歪了........這可不行。(喂)
    關於繼承人的問題其實一般來說都會反抗啦XD
    但是阿柳雖然看不出來可是他是父控唷wwwwww

    四六 於 2010/07/05 03: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