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第十九章★


  現在讓我們來講講過去的事情吧,那些三年前的事──

  九月。
  所謂高中的新生活,私立崇陽男子高中的第二學期已經過了一半。
  他舉步走向人潮擁擠的電車,如同往常一般,只是下車的地點在國中的後一站罷了,縱使完全沒有身為成為高中生的實感,時間依然流逝。
  日復一日,日子像重複彈奏的篇章,毫無旋律和高潮迭起可言。
  相良壬希每天的工作就是早晨五點起床,替母親打理家中的一切,包括做飯和打掃,時間一到七點就收拾東西準備上學,放學後回到家繼續做著家事,偶爾被父親帶去自家後院練球。
  在學校的工作就是負責當個好學生,考試過後名字固定地出現在公布欄的最頂端,以及時常被同學借筆記這樣的角色,當自己決定要讀崇陽高中時,不少老師都詫異的問「為什麼不讀日出高中?相良你一定上得了的呀。」,然而放棄日出高中的理由連自己都覺得愚蠢,竟然是因為女人。
  他的人生就好像從發生那件事的那個夏季開始,全部都變得不對勁了。
  縱使再痛苦還是要活下去。
  最後生活就像沒有什麼事情值得期待,又或者是自己也忘記該怎麼去期待一件事了。
  以國中同學的說法:「感覺相良同學很像機器人呢。」說不定是真的也不一樣,除了血液之外的地方都是冰冷的。
  就連說出來的話語也是一樣。

  「……早安。」這句大概是在學校說最多字的話。
  緩慢地刷開1-B班的門,相良壬希將書包掛在桌子的左側,拿出裡頭的古文課本開始準備預習;老是替還沒發生的事情做好打算,這也許是自己最大的優點。
  「不會吧?真的還假的?」
  「今天去公布欄的時候就這樣寫啊!」
  身旁傳來吵雜的聲音,沒意外就是班上幾個多話的男孩子在討論事情,起初相良不以為意,而後卻發現原本滔滔不絕講著話的同學突然轉過頭來盯著自己,一邊悄聲的進行著對話。
  感到不解的相良終於抬起頭來,看著正互相咬著耳朵的兩人,他們發覺到自己被注意到時也立刻轉過頭去,時不時地再回過頭來瞄向相良。
  到底怎麼一回事?相良微微地蹙起眉,想出聲詢問時,下一秒疑問卻被一個陌生的聲音給回答了。

  「他們是在討論,以最高的成績進入崇陽、同時也是全校第一名的相良壬希同學居然這次會考到第二名去唷。」
  出聲音的人染著一頭橘髮,說話的時候眼睛會笑得瞇起來,沒意外這個人就是橘陽太,以第二名進入崇陽高中的人。
  「……那又怎樣?」這件事情他老早就知道,自己對成績的起伏也不是特別在意,了不起下一次再考回來就好。
  學習這種事比起生存還要簡單太多了。
  「相良同學一定想著『反正下一次再考回來』就好,對吧?」
  就像一語成讖似的,橘陽太彷彿有讀心術,將自己所想的話全部化作語言,他本能性的警戒著眼前這個人,瞪了他一眼。
  「別那麼兇嘛,我只是想告訴你他們在驚訝什麼而已。」
  橘陽太走近相良壬希,用那隻明顯看得出來練過球的大手蓋住他的古文課本。
  「我不覺得考第二名有什麼地方好讓他們這麼詫異。」抬頭瞪向橘陽太,相良壬希的口氣並不能算是友善。
  「如果我說那個考贏你的人才剛轉進學校不到一個月,而且還是美國人呢?」
  聞言,相良壬希難掩錯愕,傻眼地看著滿臉笑意的橘陽太,「什麼?」
  「哎呀,看來聰明的相良同學還不知道這個情報呢?」露出傷腦筋的表情,橘陽太接著說,「很意外嗎?考贏自己的居然是個美國佬啊。」
  「……你到底想說什麼?」
  雖然橘陽太是笑著的,但自己卻無法從那笑容覓得半點真心,那比較像嘲諷。
  「我只是想看看老是繃著一張臉的相良同學感到錯愕時會是怎麼樣的表情嘛。」
  相良壬希瞇起眼,想接近自己當娛樂的傢伙他遇過不少,通常要處理這種麻煩的人只要無視就好,等到日子一久,對方開始感到無趣,彼此的交集就再也沒有了。
  於是他低下頭,想將被蓋住的古文課本從橘陽太的手底拿起來,料不到下一秒橘陽太卻反過來抓住自己的手,並盯著手掌看。
  「喂、……你幹什麼!」亟欲掙扎,想抽出自己的手,橘陽太只是抓得更緊。
  他一臉興味,看向長滿繭的手指,「想不到我們的乖乖牌相良同學也在打籃球?」
  從指尖那層厚厚的繭就知道對方是為了要能一手掌握籃球才這麼練的。

  「關你什麼事,給我放開。」
  盡量不想讓自己動怒,相良停止掙扎,只是靜靜地瞪著橘陽太。
  「難道相良同學對考贏自己的人一點興趣都沒有嗎?」
  「為什麼我一定要有興趣才行?」
  不理解話題為何又被牽引到考試這件事上,相良冷冷地回應,雖然嘴上這麼說,但說沒興趣絕對是騙人的。
  「這樣啊,那我再說一個情報給你聽,那個美國人,不只剛轉來,還是剛搬來日本不到半年哦?」
  「……剛搬來?」對著橘陽太的話顯得半信半疑。
  這絕對和什麼民族自尊扯不上關係,相良壬希認為世界上如此廣的語言體系當中,日文算是相當難學的一種,由其是美語及拉丁體系的國家想學習日文更是困難了,某方面來說甚至比中文還要難。
  五十音那些看來簡單的東西,實際上有人花三年時間還背不好。
  用半年時間就將日文熟透還直接銜接上當地的高中教育課程?怎麼想都是無稽之談。

  「你不相信?好吧,老實說,一開始我也不相信。」橘陽太自顧自的說了下去,「但是親眼見識過後,就會覺得『從這個人身上,找不到不可能這三個字』呢?」
  「找不到不可能這三個字?」相良蹙眉,對於橘陽太沒頭沒腦的發言感到疑惑。
  「想知道嗎?那麼放學到日出町的街頭籃球場去看一下就能理解我在說什麼了。」
  沒有回答橘陽太的話,相良揮開那隻握著自己的手,示意自己並不想繼續交談下去,將視線轉移到課本上。
  橘陽太笑了笑,像是等著看好戲般的眼神盯著專注於課文的相良壬希,一直到鐘聲打響才走回自己的座位。

  那時候的相良壬希還不曉得自己的人生會因此被徹底改變。
  就因為那個人……

●●●

  聽信橘陽太的話,放學時相良壬希特地繞到日出町的小型街頭籃球場去──一走近球場,撞進眼裡的景象叫他吃驚不已。
  以一對五的方式進行比賽。
  就像一人軍隊對上整支球隊,如果相良壬希沒看漏那五人都是曾參與大學聯賽的高手,從那熟練的步伐看起來就知道對方非等閒之輩,尤其是擔任中鋒的上原秀智,他的灌籃就連父親都稱讚不已。
  而對上那五人的人,竟然是一名和自己年紀相當的金髮少年。

  「Hey,Look this!」
  少年笑得極開,伸手一投擲,三分球入籃。

  其餘五人雖然露出笑容,卻帶著無奈的表情,其中幾人還喃喃著:「真是……為什麼贏不了這臭小鬼啊?那顆三分也未免太準了吧?」
  才站在這裡五分鐘左右,金髮少年就已經進了將近七分。
  相當驚人的進球率。
  相良盯著那名少年,一頭不算短的金髮和炯炯有神的藍眼明顯地看出他就是橘陽太口中的美籍轉學生。
  縱使從剛才的比賽裡看起來少年的球技確實優越,但也不至於到橘陽太形容的『從這人身上,找不到不可能這三個字』如此誇張的形容。
  認真的研究著眼前的少年,相良不發一語,百思不得其解,該不會橘陽太只是想唬自己?

  「阿柳!」
  突然身旁一聲疾呼,相良被嚇了好大一跳,轉頭一看才發現是橘陽太。
  ……他什麼時後來的?相良壬希疑惑的看著對方,接著被橘陽太拖進球場。
  聽見橘陽太的叫喊,被喚為「阿柳」的金髮少年轉過頭來看向他,接著露出開心到讓人費解的笑容迎接橘陽太的到來。

  「哇哦!你今天也來啦?不用上課嗎?」
  瞬間,相良壬希錯愕不已──當他聽見少年從那一口美語腔轉為流利的日文時──不可思議的神情在臉上炸開。
  怎麼可能?
  「這句話是我該問你吧?才剛入學就好好上課啦。」
  「……才不要,那個叫什麼『鳥屎』的人很Fuck耶……」賴皮似的開口,少年噘起唇。
  「耶?你該不會是說鳥崎主任吧?」
  聽見對方的回應,橘陽太爆笑出聲。
  居然將學校最可怕的主任鳥崎稱呼為鳥屎,這大概也只有眼前這個人才辦得到。

  「對了,陽太,你身旁這個是誰?」注意到站在橘陽太身旁的相良,少年將注意力轉移到他身上。
  當相良壬希和少年對上眼時,他才發現這個人的眼睛很美──深邃的藍中帶有一點東方色彩的褐,眨呀眨的,彷彿是一雙會說話的眼瞳。
  「他就是我和你提過的相良壬希,哦,相良同學,這個就是我和你提過的轉學生。」橘陽太瞇起眼笑了,笑開得讓人訥悶。
  「OH!You’re NO.1?」
  「NO.1……?」相良不解的皺起眉。
  「Sorry,不小心又用了英文,我的意思是你就是那個第一名嗎?」少年也笑得開懷,這種說法是從橘陽太那聽來的,對於相良壬希的印象他只有「第一」、「處女座」和「龜毛」。(*1:處女座的人通常性格比較拘謹,龜毛則是藤原柳對處女座的偏見。)
  相良壬希沒回答少年的問題,抿起唇,他不理解為什麼會被這麼問;說是也不對、說不是也不對。
  打從一開始的談話,他似乎就注定對少年沒轍。
  「HAHA,開玩笑的啦,我是藤原柳,請多指教啊。」
  「……藤原……柳?」
  總覺得這個名字異常的熟悉。
  相良壬希在自己的腦袋中不停搜索著有關於這個名字的記憶……最後他想起來,父親曾經提過關於奧恩企業繼承人的事,他的英文名字應該是叫JACK。
  「嗯?怎麼了?我的名字太好聽,所以讓你這麼謹慎的唸了起來嗎?」開玩笑般的開口,藤原柳的輕浮讓他不得不懷疑自己耳聞的和事實所見的是否相同。
  他盯著藤原柳的臉,從那俊俏得像從畫中複製出來的臉龐上看得出來擁有美國人獨特的深邃五官、同時也看得出來擁有東方人的古典韻味,並沒有純美式如此強烈的氣息。

  「……Jack?」他輕聲地說,聽起來比較像疑問。
  聞言,藤原柳的身體明顯的晃了一下,原本笑著的表情瞬間扭曲。
  「你在,喊著,誰呢?」
  特意分開說的話語聽來像是隱忍,彷彿咬著牙般說出。
  「我,並不叫作,那個名字哦。」
  相良詫異地看向藤原柳瞬間變化的臉孔。
  「呃?阿柳?」感到不對勁的橘陽太終於出聲,看著難得失笑的藤原柳,突然氣氛變得劍拔弩張。

  突然藤原柳彎腰,放聲大笑起來。
  「……HAHAHAHAHAHA!抱歉,嚇到你們了嗎?」
  「不,沒有……」被嚇著的相良壬希略為呆滯的回應。
  「An,不過以後還是不要用這個名字稱呼我啦,什麼傑不傑(*2:JACK發音為傑克)的,我叫藤原柳啦,來──跟哥哥我念一次,藤、原、柳!」
  臉上完全找不到方才變色的表情,藤原柳用著輕鬆的口氣俏皮地說著,就似乎剛剛那樣驟然的反應像是夢一場般。

  「哇啊對了!都忘記來這裡幹什麼了,阿柳!你說我帶相良來這裡就會讓我看大絕招的哦?」橘陽太開口,藤原柳立刻恍然大悟般猛點頭。
  「You got it!」
  「……跟我有什麼關係?」感到莫名其妙的相良忍不住開口。
  「這個嘛,因為我一直都想見見你啊。」藤原柳笑著說。
  「想見我?……為什麼?」
  盯著一臉迷惑的相良壬希,藤原柳起先猶豫著到底要不要告訴對方原因,而後還是決定在他耳旁悄聲的回答:「因為我想知道總一郎先生的兒子到底長什麼樣子,果然跟他超不像的呢……你長得可愛多了。」
  說完話後藤原柳退開和相良原本湊近的距離,對著他露出猶如戲言般的笑臉,接著轉過身去撿起地上的球,展現和橘陽太約定好要炫耀的技倆。

  相良壬希伸手摸上藤原柳方才對著自己說話的左耳。
  複雜的情緒襲上心頭,當他還品嘗著五味雜陳的感受時映入眼簾的景色又是如此地叫人震驚。

  「這招我練超──久的!你們看哦!」
  藤原柳一屁股坐上球場中線,就像狙擊手瞄準著目標物,他舉起手將球與籃框行一直線,連眨眼都來不及,他手腕一推球呈拋物線──直直投進籃框。
  不只橘和相良,在場所有人都為此驚呼。
  竟然就坐在球場中線投球。
  「……臭小鬼你也太誇張了吧!」上原秀智忍不住開口。
  「嘿嘿,你還差得遠呢!(*3:此為漫畫網球王子,主角越前龍馬的名言。)」回應上原秀智,藤原柳站起身來對著他做了一個鬼臉。

  看見這一幕,相良壬希整個人都傻了。
  感覺心臟就像狠狠地被撞擊了一下。
  久未活動的神經和血管瞬間復甦,他呆站在原地,注意力離開不了藤原柳,心跳大聲地猶如連胸口都要擊破這樣大聲。
  所謂的熱血沸騰大概就是這模樣?
  從未對生活及任何事物有過任何期待,原本以為乏味的日常生活現在卻因對方這樣的小舉動就讓「今日」有如此不同的改變。
  讀書也好打球也好,自己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想要贏過一個人。
  想要強、還想要更強,想要強到讓自己可以和眼前這個人並駕齊驅──甚至是要強到足以超越他。
  這樣的想法不停在腦中盤旋著,相良壬希全身的毛孔為此而顫抖起來。

  起初他還不知道,這種悸動的心情,有多半是參雜了戀愛。


TBC...

 

 


 

對不起這一話主角上月完全沒出現^q^(流淚),這個時候的上月應該還被工藤荼毒著啦←
老實說工藤篇有很多遺憾的地方沒交代完(?)...我會找個時間用番外補完他的QvQ!!!!!(出去)

寫15歲的藤原柳非常有趣,那個時候的藤原柳比18歲還要輕挑非常多XD(笑)
相良寫起來也是很不一樣的感覺,嗯,比較冷淡...嗎?
回憶篇大概要打個3話才結束得了哦以我這種龜速XD||||(掩面),我會努力的希望你們不會嫌棄QwQ!!!
其實我也很喜歡相良可是這種型的好難寫QvQ!!!!(少抱怨了############

啊啊還有我要道歉!!!!!!!!!!!!!
其實崇陽算是3學期制啦,因為一開始設定上就就就弄錯了所以前面時間軸也有稍稍推錯orz(懺悔

崇陽和一般的學校都一樣是4月開學,上到9月(可是中間7~8月學校有彈性放假啦其實...),10月繼續上課到2月才休息(當然1月有放年假啦XD),3月放假到4月開學。
對不起沒照著日本的正統放假時間XD,完全是我流學校啊這個XD(掩面)
日出高中就有好好照著3學期的制度跑哦TuT....!!!(出去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香魚
  • 天啊相良你好棒!!!//////////
    我好喜歡這種大少爺的感覺wwwwww

    然後就是阿柳你真的強的好可怕XDDDDD
    已經超過人類的範疇了吧喂XDDDD

    糟糕可能看完相良篇以後我會跳槽變成最喜歡相良(掩面
    可是相良這一型的我真的很喜歡(blush)
    相良你好棒!!!!!!(尖叫
  • 大少爺嗎XDDD我不知不覺寫出大少爺的感覺嗎!!!!!!!!!!(好吵)
    相良的屬性越來越奇妙了(?)

    藤原柳...對不起我把他設定為外掛之神(想哭
    太強了好像不太好(??????????????

    喜歡上相良是好事啊XDD!!!我會很開心哦!!!!!!!
    我也很喜歡相良XDDDDDDDwwwwwwwww

    四六 於 2010/06/20 16:36 回覆

  • CC
  • 謝謝大家~(滿分拜票姿勢)
    謝謝大家喜歡我~(打躬作揖)
    (來人啊警察!!!!!!!!!!!!!!!!!!!!!!!!!!!)
  • 科。
    (你乾脆無視了嗎!!!!!喂!!!!!!!!失禮滿分啊!!!!!!!!!!!!!!!!!!!!!)

    四六 於 2010/06/22 18: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