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放學鐘響,古屋上月依約在出入口等人。
  路上他一語不發的注視著藤原柳和上石總介兩人的側臉,三人的影子在街道上被拉的越來越長,現在是五點半,晚霞凝在天邊,帶著微紫的橙色相當美麗。
  父母親起初基於擔心沒有同意讓自己出門,後來是藤原柳使用美國人的必殺技‧厚顏無恥才能出來,但還是需在八點前回到家。
  今晚會發生的事情全讓古屋上月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一個普通高中生出門遊玩本該是正常的事情,卻被自己搞得緊張兮兮,老實說在教室待了很久也是在忐忑著該用什麼樣的表情走下樓。
  該用什麼樣的心態、態度、表情跟他們一起出門玩,都讓古屋上月感到不自在。
  別說和朋友出門。
  就連朋友這東西,對自已來說都很陌生……
  從那個夏天開始,已經過了三年沒有朋友的生活。
  那個時候下定決心再也不要交朋友的自己,卻在不知不覺遺忘了那樣的心情、忘記當時的痛苦。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月、上月!喂!發呆啊?要不要吃拉麵!」
  「呃?……怎麼了?」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已經來到鎮上的商店街。
  「我問你要吃什麼?吃拉麵吧?」藤原柳的眉毛分上下邊,怪異的看著上月。
  看著周圍的店家和攤販,拉麵、速食店、小吃……等,琳瑯滿目,一時之間還真難決定到底要吃什麼。
  「嗯、吃什麼……都可以。」最後他講出模稜兩可的答案。
  「那就吃拉麵吧!嗯,就是拉麵!」
  「你對拉麵到底有什麼堅持啊!」感到不耐煩的上石忍不住吐槽。
  「就是一個感覺想吃,你懂吧?柏拉圖式的Feel……」藤原柳做出如身處巴黎左岸的姿勢,姿態優雅的走入拉麵店。
  「……你真的懂什麼是柏拉圖式嗎?」跟在藤原柳身後,上石總介不敢看周圍的眼神。
  「那個……我們先找位置坐吧,上石學長。」
  明顯想無視某人的發言,上石對上月點頭,很快的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
  「Shit你們根本不甩我啊欸!難得我今天認真上歷史課在說什麼柏拉圖耶!」藤原柳不滿的瞪著兩人,輕拍桌面發出聲響。
  上石總介從鼻孔哼氣,表露不屑,「那是公民課,智障。」
  「……反、反正都是社會科嘛!F uck你一直針對我幹嘛?」藤原柳被直球打的鼻青臉腫。
  「因為你今天實在太吵了,從早上就一直鬧到現在。」
  「不過,上石學長,他每天都這樣不是嗎?」聞言,上月冷靜的看向上石總介。
  「今天比平常更吵,不知道他在High什麼。」聳肩,而後上石盯著藤原柳的臉看。
  「……看我做什麼,我知道我很帥你看不膩但也不用這麼熱情吧?」心虛的他避開上石的目光。
  「是今天要來挑遊戲片的原因嗎?」上月偏頭看他,疑惑的問著。
  「才不是!今天也不是我要買,是朧光妹妹說想玩薄櫻鬼(*註1)要我去幫她買。」
  「我想,主因是朧光她哥哥吧。」上石總介翻了一個白眼。
  「咦?……我?為什麼?」上月不解的蹙眉。
  「你少造謠哦上石總介。」藤原柳瞇起眼,往上石的方向瞪。
  「你心知肚明嘛藤原柳。」上石總介一派輕鬆的聳肩,旁敲側擊的酸他。
  仍然不明所以的上月愣愣的望著眼前兩人一攻一守,心裡有十萬個為什麼,卻沒能找到好時機插話。
  決定不和好友繼續眉來眼去,上石總介立刻跳開話題。
  「阿柳,是說你資格賽快到了吧?我記得再過幾天就要比了。」
  「嗯啊,再兩個禮拜左右。」
  「很快呢……,你們最近練習的怎麼樣?」終於加入話題的上月一下子談到核心問題。
  藤原柳的臉立刻垮下來,眼角和嘴角都快連成一條線,身旁洩出哀怨的氣息。
  「Shit……說到練習就想死,相良那混帳排出來的進度表看得我都想跳樓。」
  「怎、怎麼了?」
  「上月你聽我說啦──相良那人真的很沒良心!要我每天跑五十圈操場這不搞死人嗎?」藤原柳從自己的位置慢慢滑到上月身旁,沒形象的在上月手臂旁蹭來蹭去。
  百般習慣的上月早已放棄掙扎,談吐露出淡淡的無奈,「五十圈?你說真的嗎?」
  「真的,五十圈,還有籃板、籃下一千次,外加五十下單手單槓。」堅定的口氣透露出更多的哀淒,藤原柳像個孩子在上月身旁撒嬌。
  上石總介別過頭,對於眼前的景象只能說是不可思議,一個180cm的外國人用RIBON腔(*註2)和一個160cm的日本人撒嬌,成何體統啊這……
  「為什麼突然改變練習方式?」
  「聽說對手很強,雖然我一點也不覺得他們哪裡強……,大概是中國強(*註3)吧。」
  「阿柳你們這次的對手抽到的是葵高吧?」
  「嗯,葵花高中。」
  聞言,古屋上月掩飾不了詫異的神情。
  「葵高?那所新成立的高中嗎?」
  「嗯,怎麼了上月?」
  「……沒什麼,只是……有認識的人剛好也讀葵高。」
  不曉得是不是錯覺,上石看到當上月聽見葵高兩個字,身體竟微微顫抖。
  「誰啊?」
  「阿柳你管那麼多幹嘛?」就知道藤原柳不懂察言觀色。上石不禁感到無奈。
  上月淺淺一笑,沒有回答。藤原柳一臉狐疑的看著兩人,完全不曉得發生什麼事。
  「到底是……」當藤原柳一出聲,立刻被上石總介給截斷。
  「好啦點餐點餐!都坐那麼久了。」連忙從桌面拿起MENU攤在三個人都看得見的地方,上石輕易的帶開了話題,餓欲正高的藤原柳忙著點餐也沒有再追述。

  「醬油拉麵,我還要茶碗蒸!」
  藤原柳興高采烈的對著上石喊,一看就是要對方去點菜的意思。
  「……我也是。」
  「喂、喂!上月你也!」
  古屋上月和藤原柳不知怎地很有默契的對看一眼,笑起來。
  「上吧!上總介大人!」藤原柳坐在原位發號施令,把三人的麵錢和畫好的MENU遞給上石,露出不容置喙的笑容。
  「開玩笑的,我陪你去吧上石學長。」上月跟著站起來。
  上石總介用挑釁的眼神回以藤原柳,兩人往櫃台的方向走去。

  店裡的裝潢相當古典,用木條鑲成的窗櫺及和風的隔間,地板是檜木,燈光閃著微醺的黃,店內客人 大部分都是學生和上班族,漾著熱鬧的氛圍讓古屋上月感到新奇。
  因為自己腸胃不好,母親很堅持自己一定要在家裡吃飯;就連節慶固定會吃到的食物也是母親自己學來,平時除了上商店街買菜就很少再接觸其他店面了。
  終於有一種身為高中生的感覺,上月莞爾一笑。
  「總共一千兩百元。」店員和上石確認完菜單上的東西,收錢找零後把收據拿給上石便轉頭繼續自己的工作。
  「……感覺,很新鮮呢。」上月和他要了上頭印著餐點的收據,感到莫名興奮。
  「嗯?上月第一次來這家店嗎?」
  「可以這麼說吧?因為我是第一次來餐廳吃飯……」上月搔臉,羞赧的笑。
  「太不可思議了……」上石總介忍不住睜大雙瞳,說上月因為讀書而沒和朋友出遊這還能理解,說到連去餐廳吃飯都是第一次這也太……?
  「上月的家教嚴成這樣嗎?」提出疑問後下一秒又被自己打回,如果家管很嚴那上月今天人也不會在這。
  「不是、不是這樣,是因為我的腸胃不是很好,所以不能常吃外面的食物。」上月趕緊搖頭。
  「哦、原來是這樣……那你吃醬油拉麵可以嗎?有點鹹哦。」
  「吃不完的就給他吧。」上月笑了笑,將視線往藤原柳的方向看去。
  上石總介看上月、再看藤原柳一眼,笑著說:「所以上月才跟阿柳點一樣的啊?」
  「咦?……不、啊……好像也是這樣。」上月偏過頭,對於上石的話感到詫異。
  剛才點餐的時候真的是什麼也沒有多想,聽到藤原柳點完自己就跟著說了。
  平常兩人午休在屋頂吃飯的時候,沒有吃完的食物很自然的就進到藤原柳的胃袋,不知不覺似乎就養成了古屋上月就算東西沒吃完也會有他解決的習慣。
  ……習慣?……真可怕。
  怪不得母親最近老是叮嚀自己晚飯要吃光,原來是這樣嗎……?
  「啊,上石學長,我去廁所一下。」
  「嗯。」

  藤原柳百無聊賴的坐在位置上等兩個人回來,一陣嘈雜的聲音從門口傳來,鬧出不小的聲響,好幾個穿著葵花高中的學生就這麼大搖大擺的進來。
  「回來了。」上石總介走回位置上。
  藤原柳放下手上的PSP,「上月呢?」
  「去廁所了,你在玩什麼?」上石往PSP的螢幕看去,好奇的開口。


◆◆◆


  「……等等!你們看,那是不是崇陽的主將?」注意到顯眼的藤原柳,葵高的學生討論起來。
  「就是他,金頭髮又穿崇陽校服,絕對沒錯。」
  用咬牙切齒的腔調瞪著藤原柳的後腦勺,葵高的學生對於藤原柳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敵對感,至於原因嘛……則要追溯到和日出的友誼賽。
  葵高初啼試聲就把歷年來全國大賽前五名的日出給漂亮解決,當一行人抱持著志得意滿的態度和敵方握手時,日出的隊長──古籠秋作露出客氣的笑臉說:「恭喜、恭喜,但請記住,要志得意滿之前,就先把在我們頭上的太陽摘掉吧,我很期待哦。」
  而在日出之上的隊伍,用膝蓋想也知道──崇陽高中。
  少年拉下自己的領帶,對著藤原柳的背影笑了笑,「很好,讓我去會會他。」
  一行人從門口移動到藤原柳那一桌,圍成一個屏幕。
  「喂總介你笨!要按X從織田信長那裏繞過去才不會被燒到啦!」完全沒注意到異樣的藤原柳專注的看著PSP螢幕機,對於友人突然停下動作而被打趴而感到不爽。
  「阿柳、喂──阿柳!先不要管遊戲啦!葵高的來了!」上石總介驚愕的看向圍過來的人潮,拍打著藤原柳的肩膀。
  他不耐煩的抬起頭,對於一堆人圍過來所帶來的惡意並沒有特別的反應,先把PSP關掉,一派自如的打了個哈欠。
  「你是藤原柳?」少年說,居高臨下的看著坐在椅子上的他。
  藤原柳蹙眉,看向帶頭的中分少年:「中分男你找我幹嘛?」
  「中分、!……算了,你知道我是誰嗎?」
  「誰?」
  「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誰!?」少年訝異的瞪大眼睛,滿臉不敢置信。
  藤原柳認真的點頭。
  「……葵花高中的籃球社小前鋒!想起來了嗎?」他握緊拳頭,對藤原柳這種毫無動搖的反應感到憤怒,再怎麼說被一群人團團圍住好歹也要有像他朋友這種正常的害怕反應吧?
  「葵花……呃……,哦?等等,我好像快想起來了,等我一下。」藤原柳搔搔頭,作認真思考的模樣。
  葵高一群人默默握緊拳頭。
  「OHHHHHH!我想起來了!你就是那個工藤新一嘛!」
  「那是名偵探柯南!」少年終於忍受不了,生氣的大吼:「我是工藤智也!把這個名字給我記住!」
  「哦……那找我到底要幹嘛?我在跟總介玩PSP耶,你們也要加入嗎?」
  不曉得藤原柳究竟是裝傻還是故意,工藤智也氣到臉部表情扭曲;上石總介在心底佩服好友的KY(*註4)等級已經高到無人能及的地步。
  「你給我聽好了,我們葵高……」工藤智也的話還卡在嘴邊,藤原柳竟意外的站起身推開厚厚人牆。
  「醬油拉麵!醬油拉麵來了!你們先閃開讓醬油拉麵過來──」
  店員狐疑的看著浩蕩的人群一眼,把餐點送到桌上便快步離開。
  「Yooo!醬油拉麵Love!」藤原柳歡欣雀躍的拆開筷子,讓拉麵的熱氣撲上臉龐,完全無視了還站在身旁的葵高生。
  上石總介瞄了一眼氣憤到無法言語的工藤智也,推了推好友的肩膀,藤原柳回看他上石,無奈的聳聳肩,放下筷子。
  他站起來,輕而易舉的就用身高取笑了工藤智也。

  「你們啊,如果是要挑釁或叫囂就免了,有本事的話到球場再用實力證明,別在這妨礙我吃醬油拉麵!」
  「……你!」工藤智也抬高頭來瞪他,氣勢瞬間銳減一半。
  「Have more questions?」純正的美語腔。
  兩人之間的氣氛劍拔弩張(雖然只是單方面的挑釁),上石總介不安的盯著藤原柳看,深怕衝動的好友又和對方起衝突,這可不好處理。
  隨後他看見上月從廁所的方向走出來,站在離桌子的地方不遠處愣住。

  「……上月!」他忍受不了這種奇異的氣氛,開口喊了上月。
  果不其然,藤原柳也將視線轉過去。
  古屋上月既不解也不安的站在原地。
  ──一直到他看見某個人的臉時,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古屋……上月?」工藤智也看向上月,挑起眉。
  他不敢置信的瞪著工藤智也的臉看,彷彿欲將其抹煞。
  藤原柳疑惑的注視著上月震驚的表情,再轉頭看了看工藤智也,兩人的表情都不像是初次見面。
  「上月,難不成你在葵高認識的,就是這個中分男?」
  古屋上月握緊拳頭,沒有回答藤原柳的問題,眼神狠盯著工藤智也不放,抿緊唇一直到泛白。
  「好久不見啊……小月。」
  工藤智也露出歡愉的笑臉,上月的臉瞬間鐵青,動也不動。
  「怎麼樣?崇陽好玩嗎?──應該沒有人再排擠你了噢?小月。」
  上月身子一僵,嚇出一身薄汗。
  「我啊,在葵高,可是很思念你的……」露出憐惜的神情,工藤智也往他的方向前進一步。
  藤原柳蹙起眉頭,察覺到苗頭不對。
  眼前這中分男有什麼資格這麼親暱的叫上月──我都還沒敢這樣叫他!你算哪根蔥!
  衝著幼稚的念頭藤原柳跑在兩人中間,將上月撈到自己身後,斜視著工藤智也。
  「工藤新一,給我閉嘴。」
  「哦?看來你還交到幾個朋友嘛……還是他們在可憐你啊?」咄咄逼人。
  古屋上月將耳朵掩住,試著不讓工藤智也那嘔人的聲線傳入耳畔;藤原柳回頭看向上月,嚇得蒼白的臉色一看就知道不對勁,他用眼神向上石打了個pass ,示意要他帶走上月。
  點點頭,上石總介連忙竄出葵高的人牆,在沒有人注意到的地方往上月的方向前進。

  「吶,中分男,你想吃醬油拉麵嗎?」
  藤原柳笑逐顏開。
  「什……!」
  在工藤智也還沒搞清楚狀況時,一整碗剛出爐的醬油拉麵就這樣從頭上傾盆而下,他錯愕而狼狽的神情被藤原柳盡收眼底。
  「Haha,平時我是不會這樣對人的,很可惜你今天踩到我的地雷。」藤原柳的笑容益發燦爛,將空了的拉麵碗蓋在工藤智也頭上,「這只是警告,雖然我不清楚以前你和上月發生什麼事,但是這種事情,再也不會有下次了,好嗎?」
  「答案是什麼呢?是Yes吧?」他走近葵高的人一步,他們便退一步。
  在工藤智也被拉麵砸的瞬間,他們的腿便變得動彈不得,被無以言語的氣勢震懾;想回嘴又被卡在喉嚨裏。

  「答案呢?還是yes吧?Ah?」




註1:薄櫻鬼是現在正紅的乙女向遊戲,詳細這裏就不多做介紹了,麻煩請上google。
註2:RIBON是日本當代正紅的少女漫畫雜誌,地位等同台灣的美少女、夢夢吧。
註3:中國強是台灣人的牌子,在70~80年代以製造帆布鞋為名。
在這裡當然不是只他們像鞋子,是不懂文化的藤原氏笑話。
而是指那群人大概就像某些中國人一樣強吧(貶的含義);雖然有嘲笑的意思,但是沒有政治立場啦。
要婊就去婊藤原柳吧←
註4: 就是指不會看氣氛的人,KY度即不看氣氛的程度。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