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咧?
照理來說我應該是要好好寫稿才對的
但總是一到節骨眼就會湧起那種「啊啊──為什麼當初會想要出本呢──」、「什麼啊──我的國文程度也太差勁一點了吧?」諸如此類的感覺
就跟月事一樣
因為陰道口沒有括約肌所以沒有辦法阻止身體的廢物奔騰出來
我想精神層面,類似腦袋的,類似思考的東西也是這樣吧

時間一到就會想要清理廢物
電腦用久了也總是會想去整理一下桌面還是資源回收桶什麼的

明明大綱什麼的都好了
但變成文字的時候就會
啊咧?
這是我當初想寫的東西嗎?
感覺類似於少女漫畫家已經和編輯都把分鏡討論完了
在描線的時候忽然不太明白自己為什麼要畫這個橋段
安排這個劇情到底是做什麼用的啊

啊咧?
忍不住對於自己創作的東西有所質疑
雖然說創作出來的本意不是單純為了討讀者歡心
但要是能被喜歡的話肯定很高興嘛

所以說為什麼我要這麼寫啊
回頭盯著大綱和作品
又通通把它重新打散再組裝一次

這次特別困難的地方是
雖然說想要寫真凜在面對未來的不安與徬徨
不過他們兩人的年紀也不到可以老成下來的時候
如果又設定為成熟的大人的話根本就不可能把場面弄得那麼僵嘛

總之就是介於
沒有青春期那麼狂躁灼熱
也不到大叔們那種淡定冷靜

以溫度來比喻就大概是攝氏三十七度五
好像有點發燒了
但其實又不是燒得很嚴重的程度

以乳酪來比喻
既不是輕乳酪
也不是重乳酪
是顆半熟乳酪

由於身旁就有一個正值二十五歲的人在
談戀愛可以說是除了做愛和中學生沒兩樣
當然戀愛的模式一千個人就有一千種談法
不過是橘真琴和松岡凜這兩個傢伙

怎麼想都是情侶耍花槍的等級

兩個人都很執著又不容易放棄
這才是傷腦筋的地方

要是把筆觸寫得太過張狂瘋癲
完全就是打壞了橫谷辛苦為角色營造的日常感
不需要愛到像要死去一般的轟轟烈烈(真要我寫那樣的真凜我反而寫不出來)



可是



那樣溫和柔軟的東西
實在很難描寫啊
半熟乳酪

該拿這怎麼辦才好啊


幾天後就要截稿了
我還在煩惱這個
無論如何
一定會有突破口的

也隔一陣子沒有出本了
如果對這個配對有興趣
還請來攤上看看實體吧

我真的難得一見地
很罕見的
用心在寫啊(喂意思是平常多散漫啊你!)

/

我寫完了,可以去死了,可以交稿了。
老天保佑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