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園遊會在一團混亂中結束了。
  警察很快就抓住了另外逃逸的三位犯人,而古籠秋作和藤原柳則是跳上救護車,混亂的現場交給學生會們處理,在校方和警方良好的配合下,園遊會勉強算是順利的曲終人散。
  車上藤原柳一語不發,秋作也沒能和他對話,緘默的氣氛橫躺在兩人中間,藤原柳只是握緊上月的手確認他的意識清醒。
  一直要到古屋上月送入急診室後,藤原柳簡單的清理身上的血跡,兩人作完筆錄在休息室休息,他示意秋作坐下。
  「阿柳……,發生這種事,我真的很抱歉。」
  「……不是你的錯,於情於理身為學生會長,你去處理學校的事情這在正確不過了。」藤原柳發語緩慢,語氣平淡,「你處理的很好,報警的速度很快、也有條不紊的向警方解釋整個事情的發生,不是你的錯。」
  再重複了一次。不是你的錯。
  「不是這樣的、阿柳……沒有看好上月這的確是我的疏失。」
  「不是你的錯,古籠秋作。」
  秋作皺眉。
  「是我的錯,我的。」洩氣的開口,藤原柳將頭埋入手臂之中,「……是我把他帶來這裡,他不想翹課,還是被我拖來了,HAHA,我真的很爛耶,大爛人。」
  「喂喂,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啊?」對於友人的發言既不認同甚至備感憤怒。
  「我明明說會握緊他……,我明明……」
  藤原柳雙手握拳,心緒複雜,明知發生這種事不是任何人的錯誤,卻打從心底感到憤怒,對自己。全身充滿無力感。
  看見上月倒在地上那一剎那,自己的理智就像被槍給射斷,散亂、毫無章節可言……,很久沒有這麼衝動過了,他想,如此幼稚的事情,怎麼還會被自己重蹈覆轍。
  想不出理由該怎麼面對上月、面對他的家人、面對自己。
  「我不曉得你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這種事情沒人樂見它發生,但它就是發生了,追根究柢責備自己或被責備,又有甚麼用處?我知道我沒有立場說這種話,但我真的不希望你這麼想,阿柳,是我的錯,不是你,不是你。」秋作的語氣沉痛,凝視藤原柳的目光充滿不解。
  這哪裡像他認識的藤原柳了?
  「別亂了方寸,阿柳,我不准你陷入鑽牛角尖的情緒。」
  一陣沉默。藤原柳緩慢的抬起頭,面對古籠秋作。
  「秋作……,要是現在躺在裡面的人不是上月,而是春日,你怎麼想、你又會怎麼做?」
  「……阿柳,這完全是兩碼子事……」
  「是一樣的,一樣的。」藤原柳將臉轉過去,背靠著椅背,頭倚牆壁,嘴角微牽,「我也快要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對上月是一見鍾情還是日久生情自己也不明白了,但是無法否認的是,我喜歡他。」
  藤原柳笑出聲。
  「我是真的喜歡他,你可以跟總介一樣嚷著說:『才一個月哪可能有這種事啊,少開玩笑了吧藤原柳。』,的確,我跟他才認識一個多月,我甚至不知道他家住哪、喜歡吃什麼、手機號碼多少,可是我喜歡他……,你不知道吧,我真的喜歡他,喜歡得連我自己都不清楚到哪種地步了。」
  但是確實、不是一朝一夕就形成的東西。
  確實在他心中,那個人佔有一塊定位不明的位置。
  「好肉麻哦Shit!這是哪來的少女漫畫……」藤原柳笑。卻看不出來心在跟著笑。
  秋作一語不發,盯著藤原柳的笑臉蹙眉,嘆了一口大氣後用力搥下他的肩膀。
  「……臭傢伙,我知道,你別再笑了真的有夠醜的。」

  「……藤原君!」女聲一下子敲亮了休息室裡黯淡的沉默。
  是古屋朧光。藤原柳朝女孩的方向走去。
  「抱歉……我、……」他支吾其詞。
  「道什麼歉呢?我只是想告訴你哥哥已經治療完了,現在人在一般病房休息。」朧光淡淡的笑起來,「聽說藤原君是這次事件的英雄哦,要是沒有你哥哥可能會受更嚴重的傷呢。」
  「才不是什麼英雄……」藤原柳小聲的答,朧光並沒聽見。
  「古籠學長也在呢,一起去病房探望哥哥吧?」
  「嗯,走吧。」代替藤原柳答腔,秋作站起身從背後帶動著他的步伐。
  病房在五樓,三人搭上電梯,路上一陣冗長的沉默令古屋朧光感到不自在,藤原柳失神的表情也讓她訥悶,礙於古籠秋作在場,並沒有多問。
  兩人很快的循著朧光的帶領抵達病房,房門咚一聲被打開,藤原柳忐忑不安的站在門口,遲遲不敢進入,一直到秋作出聲催促他才抬起沉重的腳步踏進房裡。
  走進病房深處,簾子遮蔽了上月的病床,朧光動作輕盈的拉開它。
  映入眼簾的是躺在病床上熟睡的上月,臉色比平時還要蒼白一些,白得過份透出被打得烏青的痕跡,臉頰上貼了透氣繃帶,幾乎遮去一半面容。
  藤原柳的心臟不自覺的漏了好幾拍,連呼吸也沉重。
  坐在床畔的是一名稍為年長的女性,看來是上月的母親。兩人點頭向她敬意,女人從床旁站起身,搬了兩張椅子給藤原柳和古籠秋作,露出和善的笑臉。
  「你們好,我是上月的媽媽,你就是藤原君吧?」埔月鈴子很快的認出金髮碧眼的男孩就是女兒口中常說的人。
  「……我是,伯母好。」藤原柳不自在的點頭。
  「不用那麼緊張,我沒有其他的意思,因為朧光常提到你,果然長得非常端正呢。」埔月鈴子仍然笑著,「那麼這位是?」
  「伯母您好,我是古籠秋作,這次園遊會的主辦人。」秋作頷首,語氣禮貌而謹慎。
  「這次園遊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真的讓人很遺憾呢……,幸好沒有波及到其他人。」
  「那個伯、──」
  「伯母……,這次的事情……我真的,相當抱歉。」在秋作開口前,藤原柳率先搶下發言的機會,埔月鈴子詫異的看向他。
  「不是藤原君、也不是古籠君的錯,發生這樣的事情,任誰都不願意,不是嗎?」絲毫沒有責備的意味,埔月鈴子雖然心疼兒子身上的傷痕和所遭遇的事情,卻沒有打算責罵任何一方。
  學校並不是沒有做到盡守治安的責任,校園多發派的保全人員並不是臨時抽調的,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真的只是純屬意外。她明白,所以冷靜的接受了現實。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伯母!」藤原柳蹙緊眉心,難掩激動的說著:「帶上月翹課的人是我、帶他到園遊會的人也是我……,是我的不對,我真的很抱歉,真的、真的。」
  埔月鈴子凝視著藤原柳,嘴角逐漸成一條線,而後又緩緩彎起角度。
  「那麼,強迫上月去約你的朧光不就是錯上加錯囉?」埔月鈴子看向面露心虛的朧光,又轉頭繼續看著藤原柳,「你應該也不願意不是嗎?如果你願意的話,就不會帶著上月這個『理由』去了,真要談錯,那麼不懂判斷是非對錯、擅自決定翹課的他也有錯,責任不斷追究下去,又有誰沒有錯呢?」
  藤原柳沉默的聽完對方的一席話。
  古籠秋作表情嚴肅,唇抿成一條線,打從心底佩服眼前埔月鈴子的思維。沉著、冷靜,在短短的幾句就分析完整件事情。
  非常厲害的人,一名相當睿智的女性。
  ……怪不得在古屋家待這麼久的春日姐會如此少年老成,原來是因為有位好老師。
  「況且,你還救了上月,光是這點不就夠了嗎?」
  「不,這是應該的,……伯母,我還是感到相當抱歉,如果您不介意,上月的醫藥費就由我支付,可以嗎?」考慮良久,藤原柳調侃自己最後仍然只能用這種拙劣的方式來彌補。
  用他最最不屑的金錢。
  「欸?這個……」埔月鈴子露出為難的表情。
  「伯母,醫藥費就由主辦單位來支付吧,我們很抱歉讓來參加的人遭遇危險,這是校方應該做的補償。」
  秋作誠懇的注視著埔月鈴子,無視於藤原柳的抗議,埔月鈴子思考幾秒,輕輕點頭。
  「嗯,那就這樣吧。」
  「……那麼、伯母,至少讓我留下來陪上月,好嗎?」藤原柳眼神沉痛,幾乎是用苦苦哀求的腔調發聲。
  聞言,埔月鈴子笑逐顏開。
  「還不行哦,藤原君先回去休息一下,稍微洗個澡再過來的話我會很歡迎的。」
  「……是。」藤原柳接受了對方的要求,偏頭看向躺在病床的上月。
  對不起。
  真的,對不起。
  ……不會再讓這種事情發生了,絕對。

  再坐了幾分鐘,兩人起身向埔月鈴子道別,走離病房。
  目送兩人的背影,在房門咔一聲關上後,埔月鈴子意味深長的笑起來。一直在旁沉默不語的朧光瞧見母親的笑臉,不禁發問。
  「媽媽在笑什麼呢?」
  「沒什麼,只是覺得藤原君是個很有趣的男孩子。」
  「咦?」
  「是個好孩子,責任心重又關心朋友的好孩子,雖然翹課是有點素行不良。」
  「嘿嘿,早說過藤原君是個很棒的男人了吧!他可是我心目中的王子、王子呢!」朧光開心的笑起來,而後又換上略顯陰鬱的表情,「雖然很高興能在別的地方看見藤原君……,但是一想到哥哥的傷勢,卻又開心不起來了。」
  「放心吧,你哥哥他很厲害的,睡一覺起來又會生龍活虎的跟妳搶早餐吃。」埔月鈴子溫柔的撫摸女兒的頭頂,腔調充滿溫煦。
  「媽媽好壞哦!」朧光不禁笑出聲。
  「好了好了,時間也不早了,待會兒爸爸過來你就得乖乖跟他回家哦。」
  「是是是……」
  「『是』只要回答一次就好了。」
  古屋朧光向母親頑皮的吐了個舌頭。

◆◆◆

  冗長的睡眠及夢魘。
  無可抑止的疼痛感壓迫全身──不知從何而來的撞擊抨撞著身軀每一吋肌膚,內臟也隨著一次又一次的衝擊而搖晃、疼痛,骨頭像是被打散似的動彈不得,只剩觸覺神經還在反應,讓觸及胴體的痛覺不斷跨大、蔓延。
  夢中敲擊著仿如破鑼般的難聽聲音,怒罵、尖叫,一切狂亂爆跳。另人難以喘息的夢,猶如失去土壤的花、漂浮在水面上的木頭,焦急著找不到停歇處。
  好痛。好可怕。救命。誰來救我。該怎麼辦?
  好痛。
  誰來救我?
  倏地一個暖風拂過臉龐,他本能的睜開眼,湊近暖源並尋求安慰。
  「……」
  那人的力道更加柔軟,婆娑在臉頰上撫摸著,溫柔且充滿憐惜。
  「……I beg your pardon.」富有磁性的嗓音,和夢裡迥然不同的。低沉,溫柔,又帶點不知所以然的性感,一開口便能遁入耳膜,一開口就能聽見。
  那是並不陌生的聲音。
  「Sorry……Sorry……」重複的話語。道歉、和道歉。
  意識漸漸被現實抽回,他緩慢的等待腦中的影像和聲音消退,感覺身體也不再那麼疼了,直到耳邊能清晰的聽見那道熟悉的低沉嗓音才睜開眼睛。
  一映入眼簾的人是,藤原柳。
  「上月?……醒了嗎?」
  他倒抽一口涼氣,待驚嚇後卻立刻想起自己閉上眼的最後一眼看見的人也是……
  「你一直都在?」虛弱的開口。聲音如蚊,一用力腹部就隱隱作痛。
  「中途有回去洗個澡,不過一直都在你心裡倒是真的。」藤原柳調侃的笑起來,神情帶有疲憊,上月抬眼看牆上的時鐘,指針指著午夜四點半。
  「……我睡了很久嗎?」上月疑惑的瞇起眼,深怕自己看錯。
  「也還好,大概半天。」
  沉默良久,上月掃視周遭,母親躺在醫院附的躺椅上休息,病床被圍廉遮住,大概因為是在普通病房,多人一間,隱私措施必然。
  已經凌晨四點半……
  「喝點水吧。」說完,藤原柳將盛滿水的水壺拿起,倒進水杯,並將床頭給抬高好方便病人飲水,遞過水杯的動作帶著微微顫抖。
  「嗯,謝謝……,你沒睡嗎?」上月接過水杯,小啜幾口,滋潤乾燥的口腔,並讓嘴唇保持濕潤,轉頭看向藤原柳,透明的藍色眼睛透露淡淡疲憊。
  不知怎地,總覺得被這樣照顧的感覺並不自在,更讓上月不自在的是,藤原柳出乎意料的細心,纖細得不像他。
  「嗯,怕你醒來的時候找不到人,所以沒睡。」
  聞言,上月埋頭喝進杯裡的水,奇妙的感覺爬上心頭。
  ……總覺得有一點害羞。
  原本還因為眼前這個人而感到情緒焦躁不已,現在他的出現竟讓自己浮現異樣的安心感,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那個……今天的事情,……謝謝你。」他講得很慢,一半出自於莫名其妙的自尊心,另一半是因為體力不堪講太久的話。
  「啊?」藤原柳卻露出滿臉不可思議的神情,呆滯的看著對方。
  「……嗯?」上月狐疑的盯著藤原柳看,眼神充滿不解。
  「你跟我道謝?為什麼?」
  「……你不是救了我嗎?」
  突然,藤原柳沉默的半晌,這樣除了呼吸及心跳聲的靜謐令古屋上月全身不自在。
  「我很抱歉。」
  此話一出,上月更加的不明白藤原柳話中的含義。
  「這次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腔調中充滿懊悔的高低起伏,一字一句都讓人感到洩氣灰心,彷彿敗犬似的低下頭。
  「有什麼……好道歉的?」蹙眉,上月的眸子仍然緊盯著藤原柳。
  「帶你翹課的事也好、害你被打的事情也好……,我通通都很抱歉。」
  是錯覺嗎?上月想,眼前的人就像隻做錯事的大狗,喪氣地低著頭等待挨罵。
  不自覺的揚起微笑。
  「……笨蛋。」
  「Annnnnnnnnn?怎麼罵我!」
  「這有什麼好道歉的……,翹課是我自願的,不是你的問題,被那群壞蛋圍毆更不是你的問題……」
  「But……」不知所措,欲語還休。
  驚慌失措的藤原柳在上月眼底看來相當有趣,平常自信囂張跋扈的人突然變得這麼膽小懦弱,龐大的反差感令人興致盎然。
  「笨─蛋─」這次張大唇齒,雖然聲音仍舊氣若游絲,卻清楚的傳入對方耳畔。
  藤原柳定定的看著上月,兀自的撫摸對方蒼白如雪的臉龐。
  「……不會有下一次了。」
  「……?」被撫摸的瞬間上月愣住,納悶的看著藤原柳,忘記要掙扎。
  「我會保護你,所以,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力道輕柔如輕撫掌心珍寶,這婆娑的指尖觸感讓他感到熟悉莫名,令人意亂情迷的話語再度模糊了上月的意識。
  「我會保護你……」如此說道,一再重覆。
  溫煦的大掌暖了被醫院空調吹冷的臉頰,上月不知所以然的點了頭,在藤原柳的安哄下逐漸進入夢鄉。
  這次,沒有再作噩夢。
  「我會保護你。」
  竄入腦裡的,卻意外只有這句話異常清晰……

◆◆◆

  出院後,經過一個禮拜的調養,恢復體力的上月要求上學,由於臉上和身體的傷勢仍然帶著淡淡黑青這個提議讓古屋家經過不少討論和協調下才通過。
  出門上課前埔月鈴子提醒東、叮嚀西的,課本帶了沒?記不記得便當盒?知道怎麼跟老師請假嗎?若和有同學問起傷勢來要好好解釋清楚……,問得上月都煩躁起來。
  「我真的知道了,母親。」上月穿好皮鞋後,轉身跟關心兒子而隨他走入玄關的母親談話。
  只是要去上學為什麼弄得像七五三(*註1)的成年儀式。
  「最後,到學校要記得跟藤原君道謝,知不知道?」埔月鈴子再三提醒。
  「嗯,我會。」上月輕輕的點頭允諾,在母親的目送下走出家門。
  在醫院那段期間藤原柳每天都來探視,回到家療養時還不忘請來探望的老師帶恢復體力用的補品,以及英文的進度重點整理。
  照顧相當周到,因為這樣埔月鈴子便和古屋朧光兩人唱起雙簧,一講到藤原柳就是濤濤不絕如流水,本來嫌厭煩的古屋和哉竟有時會附和她倆,令上月哭笑不得。
  藤原柳的確是很關心照顧自己,想不到周遭的家人卻比自己更崇拜他。
  經過這次的事件確實讓他對藤原柳徹底改觀,原以為是個不懂世事、玩世不恭,只活在少女幻想中的他也有纖細體貼的一面。
  非常地,令人訝異。
  ……難怪身邊的人都會如此喜歡他,上月默想。
  一定得好好感謝他的照顧才行。

  如此想著的上月踏進崇陽高中的校園,一進入班上便引來全班同學的注目。
  「古屋君!」、「好點了嗎?」、「沒事吧,我們都很擔心你哦。」、「早安哦。」的話語立刻湧上,上月舉步艱辛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卻赫然發現抽屜塞滿紙鶴和祝賀的話。
  ……你們是女孩子嗎?還有紙鶴?上月不禁在心底默默吐槽。
  「嗯,我很好,謝謝你們關心。」淡淡的笑起來,上月開始應付著熱情的同學們。
  自己什麼時後變得這麼受歡迎?雖然在班上人緣不差,但和每個人的關係都僅止於同學,還不到能夠被這麼熱烈關心的地步,怎麼想都是因為……藤原柳吧。
  這裡也充滿了藤原效應(*註2)。上月想。
  「想不到園遊會也會發生這種可怕的事情,古屋你真的要小心,看起來就是一副很好欺負的樣子。」說話的同學上月一直記不起他的名字,平常也不常聊……大概叫山平什麼的。
  「我看起來很好欺負嗎?」
  「嗯啊,瘦巴巴的長得又很小,你就是散發著一種『我是資優生』的氣質,開學時我還以為你走錯學校,本來要去日出結果走來崇陽。」
  瘦巴巴又很小?這是稱讚嗎?一定要強調我很矮嗎?上月不平的想,面露些許不悅。
  「對了!古屋你成績不是很好嗎?怎麼不去考日出?」另一個圍過來的同學好奇的發問。
  「因為我的英文高標沒過……」上月苦笑。
  「哦……你的英文。」吵雜的同學們突然沉默,而後又開始接腔,「可是英文你現在有藤原學長在顧!進步超多的耶。」
  聞言,上月很快的點頭,並露出笑容。別於一般的淺淺笑臉。
  「……果然,你跟藤原學長的關係不凡!」不曉得是誰,有人這麼下了定論。
  「什麼跟什麼?」
  正當想反駁同學的話語時被窗外的喊聲叫住,轉頭朝窗子的方向看去。
  「──上月!」
  「真是說人人到耶,古屋。」
  果不其然,是藤原柳。
  上月尷尬的走向窗邊,無視於身後芒刺在背的視線。
  「……你怎麼知道我今天有來?」
  「Because LOVE。」藤原柳賊賊地笑起來。
  上月白了一眼。
  「OK、OK,別那麼兇嘛,是鈴子阿姨打給我,說你今天會來上學,希望我多注意你的狀況。」他聳聳肩。
  居然是自己的母親。
  出門前唸得那一長串還不夠,居然再趁著自己去上學的時候打電話給藤原柳,只是傷勢又不是感冒,難不成自己看起來就像被風一吹就倒的纖弱病氣少年嗎?上月無奈地在心底暗自抱怨。
  「看你還蠻有精神的那我就放心了。」
  上月仰頭看他。經對方這麼一說,才發現自己忘記要道謝。
  「那個……」
  話才剛到嘴邊發言權卻率先被藤原柳搶走。
  「啊,上月,我可以跟你要手機號碼嗎?」
  「嗯?……可以啊。」
  兩人在互相輸入手機號碼時藤原柳又閒聊了幾句。
  「以前你讀哪個國中?」
  「晴空。」
  「哇啊是明星國中耶……,那你喜歡吃什麼?」
  「嗯……沒有特別喜歡的,真要說大概就是抹茶吧。」
  「抹茶口味的POCKY Ilove it!平常我都不太敢吃甜的巧克力。」
  「你喜歡苦巧克力?」
  「YES,99%尤其。」說完,上月露出詭異的表情看向藤原柳,「……你不喜歡?」
  「還好,我不太喜歡吃苦的。」他點點頭。
  號碼輸入完後,藤原柳也沒打算離開,佇在窗邊往褲子口袋摸索。
  「等我一下哦……找到了!」語畢,一個青綠色的物體出現在古屋上月眼前,用鑰匙圈掛著的是,一只用不織布織成的青蛙吊飾。
  表情木訥,與其說是木訥,不如說是撲克臉,意外的很可愛。
  「青蛙……」上月陶醉的戳了戳,吊飾就這麼在眼前晃來晃去。煞是可愛。
  「喜歡嗎?上次園遊會買的,我覺得這表情超像你的。」藤原柳笑出聲。
  「很像嗎?」莫名的成就感竄入心頭,稱讚他像青蛙是對古屋上月最大的讚美,僅對他而言。藤原柳怪看他一眼,真有這麼高興?他想。
  「HAHAHA,喜歡就收下吧。」將吊飾塞入上月手心,對方愣了愣,抬頭的眼神茫然。
  「……我不能收。」
  並不是基於虧欠對方人情的理由。總覺得這樣收下對方的禮物就是不好,自己也說不上來是怎麼樣的感覺。
  「給我收下死小孩。」
  「不能。」
  「不收我就翻臉。」
  「你……!」
  「好啦上課鐘快響了我要閃囉,下節課我要看到你把他吊在手機上,聽見沒有!」
  話才剛說完藤原柳便抬起腳步離開,連掙扎都還沒能做到古屋上月就這麼看著來人逐漸在自己的視網膜裡縮小再縮小直至淹沒在長廊盡頭,待到都看不見藤原柳的身影後,上月低頭看向掌心裡的青蛙吊飾,真的很可愛……
  等等,藤原柳怎麼會知道自己喜歡青蛙成癡?
  嚥下口水,眼神複雜的盯著吊飾瞧,最後猶如放棄似的走回位置上坐下,下意識的將手機掛上對方送的吊飾。
  連自己都沒有發覺。

--------------------------------------------------------

註1: 七五三為日本的傳統節日,指孩子在三、五、七歲必須穿著正式服裝上神社參拜,內文的意思是「感覺上月還沒長大」的隱喻。
註2: 藤原效應為雙颱效應的另一個稱呼,內文指的並非颱風,而是指藤原柳的影響力。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