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上月不可置信的望著這如祭典般的園遊會,完全將方才的尷尬拋在後頭。
  「……這真的是園遊會嗎?」

  不愧是名校的園遊會。
  規模比私校來得浩大,參加的人也不少,光是看校門就已被裝飾的華麗,校內除了班級內的攤位外,操場開放一般的攤販來租,校方甚至提供遮雨棚給外來的攤販們使用,因此人潮除了學生外更多的是校外人士。
  日出高中的校園占地跟崇陽差不了多少,但卻因為建築物設計的關係,讓整個校園看起來更大更廣,走過校園主棟的穿堂,映入眼簾的是龐大的前庭,再穿過一個長廊往後走就是操場,經過歐式設計的建築讓學校看來分為後花院和前宮。
  只是一所高中,居然搞得像宮廷似的。
  印著日出高中校徽的氣球握在每一個小孩的手上。
  就像鎮上辦的商店街大會一樣,不,可能還要更盛大些。
  「Ah,這次特別盛大啦,因為這屆的學生會長是鎮長的兒子,而且也快畢業了,可能是校方為了替他做面子才這麼搞的吧。」
  不曉得是不是錯覺,上月總覺得藤原柳說這句話時特別不屑。
  「……你怎麼知道?」
  「這個嘛,Haha,剛好我認識鎮長的兒子才多少耳聞啦。」藤原柳聳聳肩,很快的帶過這個話題。
  訥悶的上月正想開口,卻被突然撞進耳畔的尖叫聲給截斷。
  兩人好奇的朝聲音來源看去。
  「不會吧!不會吧!是藤原柳嗎?」
  「是耶!是本人!」
  幾個少女的尖叫聲此起彼落。
  古屋上月在沒人看的見的角度翻了個白眼,雖然不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一但碰上了還真有點反感,……又不是在演偶像劇。
  藤原柳倒是蠻不在乎的對那群小毛頭笑著揮手,並拉著上月走近她們。
  「妳們知道古籠秋作在哪裡嗎?」
  他露出和善的笑臉,小少女們又馬上低頭交語幾句,而後用女性專屬的嬌軟嗓音回答。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大概就是這樣吧。古屋上月想。
  「剛剛看到會長在舞台區巡視,藤原君要找他嗎?我們可以帶你去哦。」一個女孩開口,身旁其他人點頭如搗蒜。
  「不用了,我知道路,Thanks。」藤原柳笑逐顏開。
  盯著他看,上月總覺得那個笑容怎麼看都假假的,該怎麼說,像是營業用笑容,用給外人看的,並不是真的在笑著的。
  雖然自己也不明白到底哪種笑容才是真的,那個只是直覺罷了。
  直覺。

  轉身離開那群花枝亂顫的少女,藤原柳沒跟上月特別說明,拉著他的手逕自朝舞台區走去。
  礙於被人群推擠,上月沒強力的反抗來自對方的拉力,任憑藤原柳抓著自己的手腕到處鑽。
  終於抵達人潮較為疏散的地方,站定位置後上月用對方不會發現的力道將手抽回來,意識到這裡就是所謂的舞台區,有大型的站台跟音響設備,還有打光用的燈。
  不過是個園遊會,怎麼看起來像要開演唱會……。
  「──古籠秋作!」
  在上月還在思索為什麼舞台會這麼大的時候,藤原柳的叫喊聲撞進他的耳畔,疑惑的往對方喚的方向看去,一個同樣屬於高人一族的少男聞聲走了過來。
  「又給我翹課了,帥哥。」被喚為古籠秋作的少年衝著藤原柳調侃似的笑。
  「Yoyo!替秋作大爺辦的園遊會怎麼能不來參加?」
  古籠秋作沒有回應,聳聳肩用笑容帶過這段諷刺,心裡清楚好友沒有其他意思,於是不多加以責備,「上次跟你說的時候不是還拒絕參加嗎?」
  「Hahaha這個嘛……」藤原柳乾笑,把視線飄遠。
  聞言,上月好奇的看向古籠秋作,拒絕參加?這是怎麼回事?
  迎接上月訥悶的目光,古籠秋作態度溫和的笑起來。
  「哦,忘了自我介紹,初次見面,你好,我是古籠秋作,你就是古屋上月君?」秋作伸出手示意要和自己握手,上月愣了愣,遲了幾秒才將手握上去。
  「……那個,你知道我?」
  「這個嘛,沒有發現嗎?我是春日的弟弟哦。」秋作瞇起眼,笑了笑。
  「咦?春日姊的……弟弟?」
  這麼說來,秋作的姓氏和春日一樣都姓古籠,古籠這姓並不常見,秋作同時也是鎮長的兒子,這並沒有錯,但對方看上去怎麼也無法和古籠春日傳統的東方女性臉孔連在一塊。
  淡淡的淺金色頭髮,明顯的棕色眼瞳,西方人的五官,長相端正。
  雖藤原柳也是混血兒,長的也相當俊俏,卻缺乏某種氣質,沒錯,優雅的氣質。
  「嘛,關於這個上月應該不曉得吧,秋作和他姐姐是同父異母,他和他哥哥有混到俄羅斯人的血統,所以看起來不太像日本人。」藤原柳瞧見上月不解的神情,連忙解釋。
  這話讓秋作自己說出口總是不太恰當。
  「啊,這……不好意思……,因為很少聽春日姊提到家裡的事情,所以……,很抱歉。」向秋作微弓起身子,愧疚的表情在臉上彰顯。
  「沒關係、沒關係,不用道歉啦,不曉得這件事的人很多,不用感到不好意思。」秋作的神情很自然,微笑掛在唇邊沒有掉過。
  上月仍是為自己的不小心感到內疚,雖然真的是不清楚,但這種無意識的反應更傷人,如果現在秋作的立場改成自己也會感到受傷吧。
  「真的沒關係哦。」秋作又重複了一遍,溫柔低沉的語調盤旋在耳旁。
  「嗯……」上月低下頭,淺淺的笑起來。
  藤原柳發覺自己完全被晾到一旁,不滿的他立即將話題轉了方向。
  「喂喂不准無視我!臭秋作,巡完舞台區你應該沒事了吧?」
  「嗯……,應該是沒事,其他區域我交代恭子去看了,怎麼?」
  「沒事就帶我們觀光一下吧,日出大的要命。」藤原柳表態出「受不了」的神情。
  秋作依然不改溫和的態度,連眉頭也沒皺一下,摸著下巴稍微想了幾秒,而後緩緩開口:「這次園遊會設計成三個部分,一區是食物街、一區是遊戲街、另外一區是小型商圈,你們想逛哪個?」
  「An……,什麼是小型商圈?」藤原柳好奇的發問。
  「簡單來說,就是逛街的地方,有兜售二手物的攤販、也有賣手工製品,攤位還蠻多的,你們可以自己去逛逛。」
  「……好神奇的園遊會。」上月忍不住又讚嘆一聲。
  「呵呵,古屋君沒來過嗎?」
  上月搖搖頭,說:「只有陪妹妹來新生訓練時晃過校門而已,還沒真正走進來過,想不到這裡會這麼大……,我以為崇陽就夠大了。」
  「阿柳第一次來也是這麼說哦,實際上崇陽和日出是一樣大的,因為我們要分隔高中部和國中部,才會多一個中庭……,還記得阿柳來的時候被熱情的國中部學妹嚇到了。」秋作不多遮掩,放聲笑起來。
  上月將視線轉移到藤原柳身上,眼神上下檢視。
  「Fuck古籠秋作你爆我料!我也不願意好嗎!誰被突然衝過來抱住不會嚇一跳啊?」藤原柳的滿腔怨氣隨著話語輕瀉而出,腦中湧出當時的回憶,厭惡的情緒油然而生,「現在想起來還是超不舒服的……,明明才初中為什麼胸部這麼大啊?」
  秋作噗了一聲,而後笑聲溢出,吸住全部人的視線。
  上月不可思議的盯著古籠秋作誇張的笑臉,再轉頭看掩面無奈的藤原柳,打從內心覺得這兩個人的相處模式很特別。
  實在很難將方才溫和的古籠秋作連想到現在放聲大笑的他。
  一定是中了所謂藤原柳的魔咒吧,嗯。上月在心中暗自敲板定案。

  「藤──原──君──!」
  突然一個驚天動地的呼喚猛力從遠處撞進三人的耳膜內,造成不小的衝擊。
  「……誰啊?」
  藤原柳朝身後看,目標正從前方奮力的衝來。
  「啊……,那個是……」
  上月立馬就認出那個人是誰。
  「哦?初中部的新生。」
  秋作用制服簡單的分出了年級。
  「等──你──好──久──了──!」又是一陣拉長音的尖叫。
  上月和秋作同時摀起耳朵。
  藤原柳正想蓋住耳朵之時被那人重力加速度的撞上。
  「等等等你的胸──……!」胸部。
  拜託不要再來了。
  胸部。
  是怎樣?日出的特產之一是巨乳妹嗎?
  「……那個,朧光……,妳冷靜點,好嗎?」上月尷尬的開口,看藤原柳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只剩手指還在掙扎。忍不住替他出聲。
  「阿柳人氣還是很高呢。」秋作沒有出手幫忙阻止的意思,笑逐顏開。
  「想不到藤原君真的來找我了,實在好開心哦!」古屋朧光耐不住興奮之情,像抱住自己的大泰迪熊似的緊緊框住藤原柳。
  「唔呃呢地虛噗……,揍楷……!」
  藤原柳氣虛的掙扎,對方到底是女孩子,用力推開難免會產生一些後遺症。
  「朧光可以了、好了!很多人在看很丟臉……,古屋朧光!」上月蹙眉,如坐針氈的感覺在背後眾人的注視下升起,而後古屋朧光在自家哥哥的苦口婆心下戀戀不捨的鬆開手,扶著藤原柳站起。
  「對不起啦,看到藤原君太高興了嘛。」面對上月嚴肅的神情,朧光嘟起嘴巴,用聽起來不正經、實際上很認真的話語回答。
  「……受不了你。」上月無奈的嘆口氣。
  「嘿嘿,好啦我可是趁著輪班的空檔溜出來的!時間不多,藤原君我們走吧!」勾住藤原柳的手臂,古屋朧光興致盎然。
  「欸?咦?等等!」藤原柳還處在神智不清的狀態,面對古屋朧光的跳躍式思考無法反應。
  「走囉走囉──」
  古屋朧光拖著藤原柳大步往前邁,出於本性無法拒絕這熱情的邀約,藤原柳轉頭看上月一眼,面露求救之意但對方並沒有接受到,上月反而揮揮手目送他們離開。
  他感到欲哭無淚。
  就是想跟上月一起逛才翹課的啊,可惡。
  「放心,古屋君有我陪著,阿柳你好好玩啊。」秋作笑起來,跟著上月對藤原柳揮揮手。
  「古籠秋作你這魔鬼……!」藤原柳回頭狠瞪,接著朧光使力又將他的重心往前拉。
  誰叫你剛才要酸我呢?親愛的藤原柳。古籠秋作把想回的話語埋在越笑越深的嘴角裡。
  上月乾巴的眨眼,不能明白兩人話中的意思。
  兩人眼見藤原柳和古屋朧光的身影越來越小,直至湮沒在人群中。
  「古屋君有想去哪看看的嗎?」
  意識到只剩自己和對方,上月不禁感到莫名的緊張。
  不擅長和陌生人相處。
  雖然古籠秋作的人感覺上很溫和、不難相處……,至少對他的第一印象比藤原柳還要好。
  「呃,那就先去吃午餐吧……。」
  「嗯,走吧。」

◆◆◆

  走在熙來攘往的校園裡,道路很清楚的被分為三條,一條佈滿食物的香氣、另一條充滿吆喝聲、最後那一街,溢滿笑聲。
  規畫的相當良好,巧妙的把校內和校外的攤位排列在一起,每一攤的人都一樣多,不會有冷清和少客人的問題。
  走道也非常寬敞和乾淨。
  真是相當厲害的園遊會,令上月目瞪口呆。
  古籠秋作簡單的詢問他想吃什麼,上月稍微想了一下,決定吃炒麵,兩個人隨便挑了攤子就坐下來。
  「真是不可思議呢。」
  「嗯?」
  「……逛過大大小小的園遊會,很少有規畫得這麼精良的。」
  「嘿嘿,不是我要自誇,這次園遊會從計畫到實行,都是我一手包辦的呢。」秋作輕聲的笑,口氣中含有淡淡的驕傲,「因為是高中生涯的最後一年,想要留下好的回憶給自己紀念。」
  說到園遊會,上月立馬想到方才被自己遺忘徹底的問題。
  「那個,可以問一個問題嗎?」上月戰戰兢兢的開口。
  「當然可以,請問?」
  「剛才你們說到的『拒絕參加』是什麼意思……?」還是,很在意。
  「啊,這個嘛……,我就不避諱的說了,這次園遊會會辦的這麼盛大,有一半是因為我父親的緣故,難免參雜了不少政治和利益因素,從有外來攤販大概就看的出來了吧。」秋作淺淺的笑容帶有苦澀。
  「那和他有什麼關係嗎?」
  「上月不曉得嗎?這次園遊會最大的贊助商,就是阿柳的父親。」秋作指了指舞臺的方向。
  「……呃?藤原柳的父親?」這讓上月更加不解了。
  「啊……,阿柳沒和你說吧,這也難怪,他不喜歡和人談到家裡的事情。」傷腦筋的搔了搔頭,秋作暗自愧疚,有時候自己還真是太多話。
  聞言,上月才赫然發現,雖然和藤原柳常常聊天,卻都是一些不著邊際的事情。例如哪個老師的言行、關於社團、食物、運動……,他們什麼都聊,卻從未聽過藤原柳談到自己的事情。
  「既然阿柳沒有說那我也不方便多談,總之,因為牽涉到的利益問題讓阿柳不想來,說白點就是『避嫌』吧。」
  「……原來如此。」
  「老實說,我也很訝異他會來。」
  「嗯……,當時跟他提到園遊會時,完全沒有提到那件事……,如果知道,就不會答應要來了。」不知怎地,從外人口中知道這件事,讓上月的心情稍有不悅。
  不明白藤原柳為什麼不和自己說,就算再怎麼無法開口,只要直接拒絕不就好了嗎。
  總有一種是自己強迫藤原柳來這的難堪感受,為此感到焦躁不已。
  為什麼還要讓自己陪他去呢?無法理解。
  「哦?怎麼說?」秋作好奇的瞇起眼,凝視對方。
  「本來一開始是我妹妹,就是剛才抱住他的那個女孩子,要邀請藤原柳到這來,我只是盡告知的義務,可是他說什麼如果只是自己去找我妹妹會很沒有立場,之類的……,要我也一起來,沒想到……」上月搔自己的臉頰,不知不覺頭越來越低。
  莫名的,對自己的遲鈍、也對藤原柳的隱瞞感到憤怒。
  雖然根本沒理由生氣……
  「那是因為他想和你一起來吧。」語畢,秋作笑起來,唇邊弧度充滿曖昧。
  「……什麼?」上月不解的抬頭看他。
  「這樣一想不就通了嗎?阿柳當初不來是因為他父親這個理由,而如今他來了,不就是因為有你這個理由嗎?」
  被古籠秋作這麼一說,上月遲疑了下。
  乍聽之下這解釋貌似也對?的確,藤原柳沒有理由因為朧光就參與這本不想參加的園遊會,可怎麼想都覺得怪怪的……因為自己?
  欲開口之時,熱騰騰的炒麵擺上桌,古籠秋作沒再多說,把筷子遞給上月,開始吃麵。

  「說到你妹妹,你們感情很好呢。」秋作優雅的動起筷子,連吃麵的姿勢也端正的像在高級餐廳用餐。令上月萌生不自在的感覺。
  果然是有錢人家的小孩。他不禁想。
  「有嗎?我們一天到晚吵架呢。」戰戰兢兢的吞下麵,又緩慢的夾起一口。
  「越吵表示感情越好啊。」秋作又笑起來。
  「我不這麼覺得……,啊,秋作君和春日姐應該沒有吵架過吧?」突然想起古籠家有四個孩子,沒記錯的話古籠春日是長女,古籠冬至是么子,照名字排序來看……秋作應該是三男。
  要把古籠春日溫柔又賢慧的形象連到自己妹妹那種毫無氣質可言的吵鬧模樣,很困難。
  「沒有哦,她不會和我們吵架,正確來說,是無法和她吵架。」秋作的姿勢雖然優雅,但卻不慢,很快的盤中的麵只剩二分之一。
  「……我可以理解,春日姐真的很溫柔呢。」
  「是啊,她是我引以為傲的姊姊哦。」倏地,秋作的談吐間充滿自信。
  想必春日姐對他的意義非凡吧。上月猜想。
  「嗯……,那秋作應該還有一個哥哥?」如果按照春、夏、秋、冬排下去的話。
  突然,秋作的臉部表情僵了幾秒。
  上月訝異的看著對方。
  「……嗯。」答腔很慢,秋作也停住食用的手。
  「呃……,那個,我是不是問到不該問的?抱歉。」一不注意,又聊到不該涉足的地方。
  和第一次見面的人就聊到家庭狀況似乎不太好。
  「啊,不是,不是你的問題。」秋作立刻恢復原本的表情,笑著搖搖手。
  上月本想草草結束這個話題,料不到秋作卻逕自接話。
  「我和我哥哥的感情沒有很好,有時候,我還真希望他和我吵架呢。」
  「嗯……,既然如此,試著找他聊聊天?」既然對方有意和自己繼續話題,上月勉為其難的擠出一個不著邊際的回答。
  「嗯,我會試試看的,抱歉,講了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啊,不會。」
  而後秋作露出一貫的笑臉,接續動作把麵吃光,沒有再說話。
  上月愣愣的看著他幾秒鐘,接著開始吃麵。
  總覺得剛才的笑臉充滿寂寞。
  一定是錯覺吧。
  嗯,錯覺。
  由於和古籠秋作並沒有熟識,上月決定將方才從腦中竄出的莫名想法抹煞,不再多想。

  「……會長!會長!古籠會長!」不遠處的一個少年朝攤位內筆直跑來,表情和語氣充滿著急,制服袖子上掛了一個「委員會」的臂章。
  古籠秋作很快的意識到喚聲,抬起頭看向少年。
  「怎麼了?這麼著急的樣子。」
  「……那個……」少年露出為難的臉孔看了一眼上月,彷彿喉嚨卡根刺突然語塞,秋作撞見,立刻道聲歉和對方走往遠處交談。
  發生了什麼事嗎?上月默默的想著,繼續吃麵。
  觀察著遠處交談的兩人,少年焦慮的臉上更是抹上幾層陰影,古籠秋作臉上的笑容也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嚴肅的神情,逐一點頭。
  很快的結束對話,秋作跑過來,示意自己得先行一步。
  「沒關係,你去吧,我一個人不要緊。」
  「嗯……,真的抱歉,古屋君你一個人多注意點,不要遠離鬧區,好嗎?」
  「咦?」
  「在這裡我不方便多說……,聽說有些問題人士進入校園,我去巡視一下,盡量待在這裡,拜託了。」秋作的語氣帶有懇切和不容拒絕。
  上月點頭,目送古籠秋作的背影。
  問題人士?怕就是一些不良少年吧,反正自己也不會逛到其他地方去,犯不著緊張。
  話說回來,朧光和藤原柳去哪了?剛才逛美食街就沒看到人,該不會在其他地方玩遊戲吧?
  如此想著的上月用最快的速度吃完盤中的麵,朝另外兩條街走去。

◆◆◆

  站在套圈圈的攤販前,藤原柳拿著木製的小圈圈欲哭無淚。
  Fuck!反正女人就是喜歡這些無聊的遊戲就對了?
  撈魚、射飛鏢、打氣槍……,還要買紀念品,對,粉紅色的可愛的精緻玲瓏的紀念品。想到這裡,他表示敬意的翻個白眼。
  Goddamn it!把他和上月的約會還給他!特地翹課還欠紀錄缺曠課的總介一個人情,沒想到到了日出居然會把上月拱手讓給那個色瞇瞇的古籠秋作然後弄得自己像在誘拐未成年少女搞援交──這是什麼狀況!
  不行,要冷靜。藤原柳,冷靜點。
  趕快打發古屋朧光然後去找上月吧。對,就是這樣。
  如果不好好處理掉妹妹要怎麼搞定哥哥?
  「藤原君我要那個泰迪熊──最遠最大的那隻哦!」古屋朧光竭盡所能的使用撒嬌技巧,嗲音、嘟嘴、磨蹭……,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一路上注視他倆的目光除了羨慕外還有忌妒,為此古屋朧光感到驕傲不已。
  有一個這麼帥又體貼(但是還沒真正得到)的男朋友,實在是太太太幸福,感覺自己都要升天了。
  「……是是是,交換條件別忘了,我套到之後妳就回去值班哦?」
  「是的!」
  藤原柳無奈的拿起投擲用的圈圈,專注力全在遠方的泰迪熊上。店家實在太陰險狡詐,標示指在熊上軟趴趴的耳朵,要是沒套進耳朵,那就代表落空。
  落空也就表示自己跟上月的約會時間跟著byebye。
  不,他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賭上崇陽男子高校籃球社主將的名號,不過就是個縮小版的籃框,哪有什麼難?
  將木製圈圈舉到眼前呈現水平,藤原柳屏住呼吸,想像自己正站在三分線上,周圍的觀眾也隨之沉默,版子上倒數的時間只剩三秒,隊友的叫聲催促著自己投籃。
  就是現在。
  藤原柳用腳跟把身子力量撐起來奮力一跳,手肘使力讓木製圈圈滑出指尖,在古屋朧光和老闆娘的一陣尖叫後準確的落在熊耳上。
  「哇哦!」圍觀的人一陣驚呼。
  完美。
  藤原柳得意的勾起嘴角。
  「啊──怎麼這樣!人家已經挑最難套的獎品了耶!」古屋朧光的語氣帶有驚喜和失望。
  老闆娘無語的看著藤原柳將桶子還給自己,裡頭的圈圈數量除了方才丟出去的那一個外,毫無動靜,心想,幸好,幸好只有一個獎品。
  真的幸好。她眼角的淚光閃閃。
  「好啦,我套到了,那妳說話要算話,帶著熊趕緊回班上吧。」從老闆娘那接過半身大的泰迪熊,笑容滿面的將它遞給古屋朧光。
  「……好嘛好嘛。」朧光心不甘情不願的接下泰迪熊,看著藤原柳的眼神戀戀不捨。
  「快去哦,讓班上的人等你就不好了。」他刻意無視少女眼中散發的氣息,笑容更燦。
  古屋朧光滿臉無辜,垂下頭抱緊熊,和藤原柳說聲待會見便轉身離開。
  他的嘴笑歪了,立刻朝方才舞台區的方向走去。

  雖然不是討厭女孩子到什麼程度,只是要應付那種黏人的女人真的不是他擅長的事情,最不能理解的就是為何女孩子連上個廁所都要有人陪?除此之外,還有很多事情令他匪夷所思。
  不過就是出門吃個飯或逛街,臉上就要濃妝豔抹,這裡擦擦那裡抹抹、頭髮還要吹捲夾直,一到家門外相機不離身,在廁所就和同伴自拍起來。
  不能理解,完全。
  還是男孩子好理解的多,但也不是全部……
  像上月就是一個好例子。
  古屋上月實在是個讓人捉摸不定的人。
  看似好相處其實是冷淡,冷淡到幾乎拒絕一切的地步,愛面子又怕受傷,最討厭人家說他笨和可愛,方向感很差,迷路大王,答對題目會開心到耳根子都變紅,啊,生氣也會。
  不擅長和陌生人相處,討厭惹事生非、討厭別人的注目,凡事都愛低調。
  總之就是湮沒在人群間自己絕對不會注意到的類型。
  但是,不知怎地就是讓自己遇到了。
  還出乎意料的非常對胃呢。想到這裡,藤原柳笑起來。認真說起來這還要感謝古屋朧光。
  沒有她就遇不到古屋上月。
  老實說一開始抱持的態度真的只是玩玩,不知不覺就越陷越深。
  一天比一天,越來越喜歡,真是很久沒有那種心動的感覺了。
  就像變態狂般的偏執一樣。

  「──歡迎看看哦,手工不織布吊飾!」
  突然一聲攤位的叫喊聲吸引了藤原柳的目光。
  心想反正時間不急,就逛一下好了。
  藤原柳擠在女人堆中將桌面擺置的商品稍微左右晃過,就是女孩子會喜歡的可愛小吊飾,有各種圖案和形狀,那幾個縫得出神入化的波妞和龍貓令他新生佩服。
  擺在波妞旁的青蛙讓他在意起來。
  ……總覺得那個臉很沒表情,超像某人的。
  對,某人。
  古屋上月。
  實在是像到出神入化啊老闆。
  他拎起比掌心在大一點的青蛙吊飾,向攤位上的女孩詢問價錢。
  「How much?」不知不覺講出慣用的語言。
  「啊、那個……一個一百塊。」女孩慌亂的用日語回答,不敢直視藤原柳的眼睛。
  「Ok。」很快的從口袋抽出一百元日幣。
  女孩接下錢,欲語還休,想和對方說些什麼,藤原柳則是付完錢拿走吊飾轉身就走。
  親吻吊飾後很快塞進口袋,藤原柳笑起來。
  總覺得想像得到上月收到吊飾後的表情。

  「藤原柳!」
  遠處的吼叫聲叫住藤原柳,他停下愉悅的腳步,看向聲音來源。
  「……嗯?秋作你幹嘛?」
  古籠秋作慌張的衝過來,上氣不接下氣,「你有遇到古屋君嗎?」
  藤原柳搖頭,「他不是跟你在一起嗎?」
  「剛才有突發狀況,我跟學生會的人去處理,回去卻找不到他,三個區塊我都找遍了。」古籠秋作皺起眉頭,語氣的篤定和著急不容質疑,「因為有小偷集團混進人潮,專挑落單的人下手,他對這裡不熟,又跟我們走丟,我很擔心古屋君……」
  「Shit!你在跟我開玩笑是不是?你說你會陪他不是嗎!」他臉色驟變。
  「阿柳冷靜點,我有叫其他人一起找,你也四處看看,應該是人多被埋沒了所以沒看見,總之趕快……」
  藤原柳腦袋一陣混亂,空白。
  「Fuck!要是古屋上月出事我就找你算帳!」
  沒等古籠秋作把話說完,他怒吼一聲轉身就跑。

-----------------------------------------------------

分類: 電玩動漫>少女漫畫。 ←?
你好這裡不是JUMP系也不是耽美系它是粉紅少女RIBON系!(痛哭)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