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我很油腐對不起。
但這太萌了我無法忍住不寫。

喜歡貝原跟翔的朋友,可以來跟我說說話嗎(喂)

 

 


 

 

  「你在開什麼玩笑!」
  東京市午後的灼熱光線毫不留情地射入座落於涉谷區的agri fraditional大樓,鄰近落地窗邊最角落的位置,尚屬新進職員的武藤翔低著頭,視線連離開地毯一吋都不敢地承受著直屬上司的怒罵。
  「最重要的分析數據你居然沒有做!待會兒你要怎麼開會?業務部的臉全被你丟光了!我是這樣教育你的嗎!別以為你是總理的兒子就有什麼了不起的啊!」
  胸前掛著「櫻井光太郎」的名牌,年約三十末的男子氣得臉紅脖子粗,只差沒把武藤翔的領口抓起來搖晃。業務部其餘同事遠遠地圍觀著已經快要習以為常的火爆場景,和武藤翔為同期的女性職工交頭接耳地說:「又來了呢。」
  「是啊,翔君已經是第幾次出這種包了?」
  「說起來,櫻井前輩對他也太嚴厲了吧,老是拿總理大臣的兒子這件事來說嘴,從翔君一進公司就特別刁難,該不會傳聞中初次面試時發生的那些事是真的吧?」
  作為中心人物的武藤翔不斷地鞠躬道歉,全心懊悔的他絲毫沒將他人的耳語放在心上──昨晚他和父親的腦波再度被調換,就在他和新客戶接洽時,頭部一陣強烈地暈眩,心裡雖然大叫著「不要」,幾秒鐘過去後,果不其然,睜開眼看見的風景是想不熟悉也難的國會殿堂。
  狩屋馬上就查覺到身旁的武藤泰山又變成了翔,使了個眼色給貝原後,有驚無險地結束了下午的預算審查會。早在會議開始前,貝原比起總理,更加相信自己跳動的眼皮所告知的壞預感,最後送交給武藤泰山的正式稿件加上了注音。因此還被那張鱷魚臉瞪了一下。

  回到總理辦公室的翔無力地將臉埋在桌上,喃喃自語著:「怎麼又來了啊,可惡,虧我好不容易整理了那麼多資料……」
  「翔君啊,別那麼氣餒,你父親一定會好好處理工作的。」狩屋拍著住在武藤泰山身體裡的翔的頭殼,也算是聊表一種安慰。
  和泰山通完電話的貝原走回辦公桌,無語地望著低落氣場全開的翔、與一臉不曉得該如何是好的狩屋,輕輕地嘆口氣。

  「總理剛才說合約很順利地談成了,對方願意以半價出售土地,作為農業用地使用。」貝原語音剛落就看見武藤翔喜出望外的臉,歡快地笑了起來,「對方應該是被你的誠意給打動的,翔君。」
  「真的嗎?貝原你說的是真的嗎?」翔從皮椅跳了起來,開心地「哇咿、哇咿」手舞足蹈起來,說著太好了、太好了,這下子爺爺他就不用擔心農地的問題了。狩屋也在一旁安下心來似的瞇眼笑著。

  結果,高興過頭的下場就是樂極生悲。
  渾然不知締結合約後續還需要準備分析數據,好在開晨會時能向主管報告業務進度,昨夜靈魂在晚飯時又被對換回來的武藤翔,扎實地睡了一個好覺;而武藤泰山也理所當然地忘記告知兒子這件事。
  早晨他還目送兒子精神抖擻地出門上班,慢條斯理地剝著水煮蛋的武藤泰山,忽然「啊」了一聲,綾轉頭看向他:「怎麼了?」
  「我忘記告訴翔,今天早上有個會議,需要他準備資料……」
  「你說什麼?」
  兩人一致望著緊閉的家門,雙雙沉默下來。

  距離晨會只剩下十分鐘的時間,武藤翔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成會議資料。直屬上司櫻井光太郎訓完他一頓,便頭也不回地走出業務部辦公室,愛莫能助的同事們只能投以關愛的眼神,趕緊完成自己手頭上的工作。
  翔坐在位置上,盡最大努力敲擊著鍵盤,哪怕只有一頁PPT也好,都要做出來,免得給上司和業務部的同事們添更多麻煩。
  聚精會神在數字海中的武藤翔,絲毫沒發現公事包裡不斷震動著的手機。

  「這個笨蛋。」
  氣息凌亂的貝原從十二樓電梯走出來,一眼就找到坐在透明落地窗旁的武藤翔,埋首筆記型電腦中的背影,貝原探了一眼錶,早晨九點五十七分,還有三分鐘。
  「居然連電話都不接……」貝原低聲唸著,大步流星地走進空蕩蕩的業務部,其餘職員早已前往會議室準備晨會。
  貝原停在武藤翔的辦公桌旁,用手掌小力地拍著他的肩膀。

  「自2006年開始有關於農業用地……」認真輸入會議資料的武藤翔正在檢查自己是否有拼錯的地方,連抬頭看都沒看貝原一眼。
  貝原因徹底被無視而皺眉:「喂,翔君。」
  「不應包含睡金……呃,睡金?」仍然沒有注意到貝原的翔,對著電腦螢幕不明白地歪著頭「哎?」了一聲。

  「是稅金啊!『稅』金!」貝原忍不住推了翔一把,附有滾輪的辦公椅把遭受外力的武藤翔推離桌面三十公分遠。
  這才察覺身邊站了一個人,武藤翔瞪大雙眼:「咦?貝原先生!你怎麼在這!」
  面攤出名的公設秘書面對總理的笨蛋兒子武藤翔,此刻無奈與嫌棄全寫在臉上,貝原遞出西裝外套口袋裡的USB。
  「給你送會議資料。」貝原一如往常字正腔圓地回答。
  「哎?」翔一如往常自成一派地愣住。

  武藤翔在貝原翻了他一個大白眼後得到解釋:「總理剛才打來說你忘記帶資料出門了,由於原檔在我這,讓我在去官邸前先送來給你。」
  「原檔?」翔盯著貝原手中的USB。
  「是,昨天就做好的,我想總理忘了給你。」
  「昨天就做好?」
  「是。」
  「可是,貝原你怎麼知道……」武藤翔繼續提問。
  「停!再說下去就有許多很難在公開場合解釋的事情了,總之,收下USB,趕快去開會吧。」強硬地把USB塞給翔,貝原的表情像是在說「閉嘴」一樣。
  「呃,啊,好的……謝謝你啊,貝原先生。」翔充滿感激地看向貝原,拿著貝原準備好的會議資料,跑向會議室。

  貝原的目光直到翔的身影消失在長廊盡頭才收回,素來挺直背脊的他,稍微鬆了口氣,露出貓背的壞習慣,貝原拿起手機打給總理告知事情已經完成了,泰山在電話那頭滿意地點著頭。

  「果然交給貝原就沒問題啊。」
  「不、不,您過獎了……」
  「雖然你老是笨蛋笨蛋的叫,不過,你果然還是挺喜歡翔的嘛。」
  「哎?什麼?我才沒有說您的兒子是笨蛋,不對,我也沒有喜歡他。」
  「好啦、好啦,別害羞了,貝原。」
  「不不不,我才沒有害羞。」
  「少來了啦──」
  「真的沒有!」

  武藤泰山忍住沒戳破,那個昨天聽到簽約成功就脫口而出「YES」的、主動說要幫翔做會議資料的公設秘書,貝原茂平,三十二歲,完全臣服於自己兒子魅力之下的事實。

 

 

 

, ,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冉羽曦
  • 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說人話!!)

    真的是,太棒了!!貝原就是要一邊傲嬌一邊害羞一邊幫她做好所有事情啊啊啊啊!!!!
  • 貝原跟祥這麼萌怎麼會沒有人寫嗚嗚嗚嗚嗚(捂臉)
    最喜歡傲嬌害羞秘書啦!!!說著「笨蛋息子」但超級寵溺的秘書可以嗎啊啊啊啊!!!!!!

    四六 於 2015/10/18 01:43 回覆

  • 訪客
  • 貝原!!!!!!!!!!!!!
    這個貝原的還原度好高啊!喜歡大大的文筆!
    跟總理講電話那段腦中默默出現了被知英調戲的害羞貝原ヾ(*´∀`*)ノ

    話說我心中是總理×貝原×翔三角戀
    女王受和霸氣攻貝原一次滿足www
    自己的腦補是,貝原對總理是帶著崇拜的傾慕,願意為了他做任何事;翔在交換事件中漸漸喜歡上了貝原(才會單獨去找貝原然後被壁咚),但他也看得出來貝原對總理的心意,所以保持暗戀。

    啊啊啊好喜歡貝原(///▽///)
  • 謝謝!!!!!!!!!
    被說還原度好高超爽的XD!!!!!!!!!!!!!!!

    三角戀我也是可以啦,但基於父子情深我覺得還是有某一方會主動退出哈哈哈哈哈。
    貝原喜歡總理但是沒辦法在一起、查覺翔的心意然後默默在意起他的這種發展超、級、無、敵、萌!

    說什麼「只是替身也可以」反而惹怒貝原的翔最後就GET到美人秘書!
    YEAH!皆大歡喜!(歡你阿嬤)

    四六 於 2016/04/23 01: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