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未标题-1 副本  
*文中一切都和現實存在的團體、人物無關






Chapter 5

  黃瀨涼太高二那年武內教練特地把他叫到面前,兩人隔著一張辦公桌的距離,武內源太沒多說什麼,將一張幹部申請表推到黃瀨面前,他低頭一望發現職位欄填的是隊長,黃瀨涼太的神情免不了震驚,武內教練平靜地望著他,像是預料到黃瀨的反應開口:「辦得到嗎?」
  明白武內教練是在試探他的反應,黃瀨涼太下意識拳起掌心,目光焦距放在隊長一詞上,腦袋裡撥放的畫面盡是當年笠松幸男領著海常踏進球場時的背影,縱使個子不高卻能肩負起所有隊友的負荷,對待籃球的態度比誰都還要謹慎,黃瀨涼太忘不掉當時自我介紹後笠松對他說的一席話:「不是厲害不厲害的問題,這裡是海常高校籃球部,不是因為年紀比你大,而是因為這裡的每一個二、三年級生在這支隊伍努力的時間都比你要長,我是叫你對這件事保持敬意,不管你是『奇蹟的世代』還是其他什麼都沒有關係,你已經是海常的一年級生黃瀨涼太了,而我是海常的三年級隊長笠松幸男,有什麼意見嗎?」,笠松幸男一絲不苟的視線望進黃瀨涼太眼底,讓輕浮的他忘記該回話。
  黃瀨清楚教練的用意多少是肯定了他在海常的努力,他歛下眼簾,抿了一下嘴角,因練習而結成的厚繭纏在指尖,黃瀨涼太推回那張幹部申請書,朝武內源太搖頭。

  「我想這並不是辦不辦得到的問題,隊長一職由中村或是早川前輩來擔任肯定更適合。」
  武內教練挑起眉,凝視著黃瀨涼太平靜的神情,他沒開口,卻笑了起來,老實說要黃瀨不緊張是困難的,他瞄了幾眼教練的笑容後搔搔後腦勺,溫吞地詢問武內教練在笑什麼?
  「沒什麼,只是在想海常的王牌長大了啊,不再單打獨鬥凡事一肩扛,懂得什麼叫一家人了。」武內教練站起身將桌面上的幹部申請表拎起來塞給黃瀨涼太,交代下去:「待會把這拿去給中村,叫他填好了交到我桌上來。」
  黃瀨涼太佇立原地目送武內教練離開體育科辦公室的背影,飽含感謝地捏緊了手裡的申請書,隨後連忙鬆手怕揉皺紙張,聽從武內教練的吩咐跑向三年級教室。
  中村真也一見黃瀨涼太特地來訪還在想有什麼急事,黃瀨把手裡的申請書遞往中村手裡,他先是詫異地看向上頭已經填好的職位欄再看了黃瀨涼太一眼,有些不敢置信,黃瀨涼太笑得如剛入隊時輕浮,說:「中村前輩以後海常就拜託你啦!要帶領我們拿下Inter high冠軍獎盃哦?」

  Inter high冠軍獎盃?中村真也悄聲反芻著黃瀨涼太話語中的字彙,他盯著紙張上職位欄所填寫的「隊長」,由他來當海常的隊長?中村真也此刻腦海裡一片混亂,他抬起臉與黃瀨涼太對視,遲疑地開口:「……為什麼?」
  「嗯?前輩,怎麼了?」
  「為什麼……不是由你來當隊長?」
  中村真也問得認真,黃瀨涼太愣了幾秒,旋即收下玩笑的嘴臉,回望中村真也的視線:「我認為隊長的位置由中村前輩來擔任再好不過,何況我才二年級,作為隊長還為時過早吧?」
  「不,但是……不應該是我的,如果由早川來做隊長也許更適合……」中村真也推了一下鼻樑上的眼鏡,意欲將申請書交還黃瀨涼太,黃瀨在中村伸出手的那一瞬立刻將前輩的手推回。

  「中村前輩,你在害怕什麼?」
  黃瀨涼太的神色嚴厲,就前後輩而言他的態度確實踰矩幾分,中村真也此刻沒能管得著什麼輩分之分,黃瀨藤黃色的眼珠子瞪視著怯弱的中村,他沒能回答黃瀨涼太的問話。
  「如果前輩是在擔心『要是由我擔任隊長,那海常就輸定了』這個問題,豈不是非常瞧不起隊上的每一個人嗎?包括早川前輩、我,還有選擇了你的武內教練,在什麼努力都還沒有做之前就先認輸,這樣子對得起畢業了的笠松前輩嗎?」黃瀨涼太一字一句鏗鏘有力,敲擊在中村真也耳畔宛如鐘鳴。
  他承認當看見隊長一職時確實強烈地退縮了。
  從來沒有想過不起眼的自己會有擔任隊長的一天,就算只是妄想也太過分,中村真也認清自身的本質絕不是屬於leader那一方的,他記得笠松幸男說過當年成為隊長時教練給予他的話語,以及在當上海常隊長後的重擔,笠松幸男沒有認輸,背脊仍舊挺直了蠻幹,因為沒有放棄的項目可以選擇。

  ──海常不會輸。
  笠松幸男總是重複著這句話,在上場之前,看著每個隊員的眼睛。
  中村真也曾經憧憬笠松那般率直,對於隊伍、以及籃球給予毫不保留的真心,現在黃瀨涼太頂著一張端正的面容凝視他,把幹部申請書塞回中村手裡。

  「海常不會輸,中村前輩,有我在的海常高校,絕對不會輸。」黃瀨的眼底溢滿堅定,他捏緊了握住中村的手:「我是海常的王牌黃瀨涼太,而中村前輩是海常高校的隊長,相信王牌不是隊長最該做的事嗎?」
  中村真也的虹膜倒映黃瀨涼太拼命的模樣,他怔半晌,收下黃瀨遞來的幹部申請書,牽動的嘴角弧度中帶著些許的無奈。

  「敗給你了啊,王牌。」
  黃瀨涼太看著中村真也的笑容,和未來的隊長伸手擊掌,彼此的掌聲在偌大的校舍中發出迴響。

  得知中村擔任隊長,大嗓門的早川充洋慶賀的聲音只差沒掀翻海常體育館的屋頂,一改先前笠松幸男陽剛的領導風格,中村真也比起訓斥更重傾聽與溝通,隊伍有一段不算短的磨合期,幾場練習賽下來的成績並不穩定,和宿敵誠凜交手後火神大我甚至說「感覺海常的氣氛變了」。
  只是他也說不上來是哪裡不同,大概是比起笠松時期,現在的海常更加地依賴了王牌的存在。
  隊伍打球的體系和重心全放在黃瀨涼太身上,一場球賽下來黃瀨的出手次數高達四十次,他幾乎不需要搶籃板球,自然就會有球傳到黃瀨手上,雖說從前的海常也是黃瀨一枝獨秀的局面多,但基本訓練紮實的笠松、森山等人也是不容小覷的敵手,如今海常太將攻擊主力放在黃瀨身上了。
  練習賽結束誠凜一行人正要離開海常高校,黑子哲也特意折返回去見了黃瀨涼太一面,正拉著領口喝水的黃瀨涼太見黑子哲也出現在視線裡頭連忙打了聲招呼,只是比起往昔更大量的流汗量讓他沒從前碰面時從容。
  黑子哲也昂首凝視黃瀨涼太匯聚至下巴的汗珠,他沉默片刻,而後歛下眼簾嘆了口氣。

  「原來黃瀨君是這麼逞強的人。」
  「哎?小黑子?怎麼突然?」
  「我不曉得黃瀨君究竟怎麼想,但籃球並不是能夠靠自己的力量站上頂點的運動……現在的黃瀨君,稍微有些拼命過頭了。」
  黃瀨涼太的目光透露出了詫異,黑子哲也平視著他的眼睛,如往常平靜的神態多了幾絲擔憂。
  像是試圖回應黑子哲也什麼,黃瀨涼太張口欲言,卻欲言又止,最後他給了黑子哲也一個笑容,說是明白了,然後關上水龍頭送黑子出校門和誠凜籃球隊的人集合。

  「下次就是Inter high見了哦。」
  黃瀨涼太站在校門朝誠凜眾頷首笑著道別,火神大我在黑子與黃瀨之間來回探了一眼,步行向神奈川車站時悄聲問黑子哲也剛才跟黃瀨聊了什麼?
  黑子哲也盯著火神大我,忖度著該怎麼回應,思考良久只說:「黃瀨君變得不太一樣了……像在和什麼戰鬥著、怕被什麼給追趕上,一個人不斷往前奔馳,至今我還從未見過這樣的黃瀨君。」
  火神大我也不曉得是聽懂沒有,等黑子說完後獨自思索著話中稍微有些艱澀的日語,黑子哲也抬眼盯著努力釐清文意的火神大我,忍不住彎起嘴角。
  「火神君下次和黃瀨君再度交手時或許就能明白吧。」
  「哈?什麼?你別瞧不起我啊黑子──
  被看破手腳的火神大我不免有些驚慌,黑子哲也仍然笑著,火神切了一聲表示心胸寬廣不跟搭檔計較,黃瀨的事能明白的話自然就會理解,決定還是好好鍛練球技的火神大我朝隊伍前頭的相田麗子喊著「教練我們回去再繼續練……」話還沒說完就被相田回頭大罵:「笨蛋火神!知不知道養精蓄銳四個字怎麼寫啊!」,馬上就令體力旺盛的火神大我扁嘴不敢再嚷嚷。
  黑子哲也跟著隊上的大家一齊笑出聲來,他轉過頭再度看了一眼已經變得非常渺小的海常高校,心底隱隱約約總是有股不安。

  後來黑子哲也的不安,在Inter high被驗證了。
  海常高校連全國前十都沒打進去,對上秀德高中一戰敗仗後在Inter high止步不前,飲恨回到神奈川,滿注希望的Winter Cup在隊長中村真也因壓力過大胃穿孔住院後名次只拿到第五。

  那時候比賽結束的鐘聲一鳴,站在場中央注視著記分板的黃瀨涼太,已經不會笑了。


Chapter 6

  「Nene!太鬆懈了,專心點!」
  「青峰大輝你是沒吃飯嗎?手抬高!」
  原本以為Nathan Hawk是個恩師,黃瀨涼太在看著他訓練巫師球員後才曉得他並不是慈父。

  一線連同板凳球員擠在十五坪大的健身房,人手一條跳繩,每一次起跳墜落後腳掌撞擊地面總讓健身房發出巨大的聲響,就像炮彈砸在Verizon Center一樣。
  球員在健身房待了兩小時後緊接著跳兩小時的跳繩,後面安排了兩個小時的拳擊訓練與半小時的休息時間,再之後便是全天的籃球訓練,黃瀨涼太看著Nathan Hawk安排給巫師隊球員的訓練菜單,差點沒嚇掉了下巴。
  他是待過職業聯盟的人,好說歹說當年也是BJ的聯盟新星之一,球隊再怎麼苛刻都不曾見過有把球員的體力榨乾到這種程度的訓練,站在Nathan Hawk身旁觀察著一個個球員把汗滴甩到防滑地毯上都有聲音,黃瀨涼太切身地體會到什麼叫程度不同。
  BJ還遠遠跟不上NBA的水準啊。
  暗自慨歎日本籃球運動的衰退,Nathan Hawk鞭策球員的聲音於耳邊再度響起,黃瀨涼太順著教練的目光望向青峰大輝,黝黑的肌膚襯上一副長得兇狠的五官,此刻因受訓而略顯猙獰的臉看上去更恐怖了幾分,青峰大輝的眼神直直地望著前方,專注、盡力、聚精會神。

  不只青峰大輝,所有球員的眼神幾乎都是相同的──「想要打籃球」、「想把球打好」、「想變得更強」──每個張開的毛細孔都在呼喊著籃球的音節,縱使健身房縈繞的只有強烈的呼吸聲和步伐敲擊地面的聲響,黃瀨涼太卻清晰可辨地聽見球員們一字一句呼喚著籃球的聲音。
  健身房裡龐大的氛圍令他退卻,黃瀨涼太帶著幾罐球員的水瓶轉身離開,青峰大輝瞥見他的身影消失在門口,投以一個複雜的眼神,緊接著回到練習。

  黃瀨出了健身房後用力地喘了一口氣,也不曉得自己為何要憋住呼吸,大概是裡面的氣氛讓人不自覺就會屏息,他看著懷裡的水瓶,那些球員投遞而來的熱度都還在胸前燃燒。
  Verizon Center的地理環境黃瀨涼太還不是太熟,循著青峰帶他過來的原路尋找茶水間,左顧右盼只發現空間被切割開來的各種球類練習場地,黃瀨面露苦惱,站在原地顯得不知所措。

  「咦?請問你是?」
  倏地身後出現一道陌生的女聲,黃瀨涼太轉過身看向她,一名看上去三十出頭的女性朝他搭話,黃瀨用美語簡單的表明了自己身分與困擾。
  「你是青峰的朋友?多難得那頭豹還有森林裡的朋友啊……」她聽見青峰大輝的名字隨即揚起了笑紋:「你說你叫黃瀨是吧?忘了自我介紹,我是Ada,Nathan的太太。」
  「原來是Mrs. Hawk?」黃瀨驚呼,Ada的外貌比Nathan Hawk還要年輕約十來歲,若將兩人聯想成夫婦還要一段距離。
  「這樣叫不會太彆口嗎?叫我Ada就好,巫師隊那些臭傢伙也是這麼叫的。」Ada笑了起來,黃瀨點頭,兩人一邊走一面聊起青峰大輝的事,Ada領著黃瀨進茶水間,在對話間對於青峰大輝和中學同學還有聯絡一事表示訝異。

  「容我失禮,他可是那個少根筋的青峰大輝、除了打籃球之外什麼都不會的青峰大輝啊……還記得要聯絡昔日同學呢,我還以為他除了熱火隊的火神大我以外就沒其他日本朋友了。」
  「這個嘛,其實我對小青峰的交友狀況也不清楚,說不定真的在聯絡的就只有我跟小火神哦。」黃瀨輕笑。
  「你也認識火神大我?他也是你同學嗎?」
  「只有我和小青峰是國中同學,跟小火神是在高中球賽上認識的。」
  「球賽?」講到basketball game這個單詞整個人的眼神都亮起來的Ada看著黃瀨涼太:「莫非黃瀨也打籃球嗎?」
  驚覺自己太過自然便脫口而出「籃球」二字,盛水的手稍微抖顫了一下,Ada沒有看出黃瀨的動搖,接著說:「我就在猜既然是青峰的朋友應該也會打籃球吧,果然沒錯,雖然看上去不太像籃球手的體格,但是黃瀨的籃球想必打得也很好?」
  黃瀨涼太的目光注視著自龍頭流淌而下的清澈飲水,抿了一下嘴角。

  「還算可以吧……那時只是打好玩的,現在已經不打籃球了。」黃瀨把即將裝滿的水瓶挪開,換下一瓶盛裝。
  Ada看著黃瀨涼太的側臉,算不上敏銳的她也略知一二這或許是不該繼續開下去的話匣子。
  「這樣啊,籃球很有趣呢,放棄的話真可惜。」
  「哈哈,是呢……」
  黃瀨牽動嘴角的笑容,有苦澀的氣味在。

  把球員的水瓶通通補滿後Ada和黃瀨涼太一齊回到健身房,聽Ada一說黃瀨才知道平時應付球員雜事的人都是她,Nathan Hawk討厭請什麼助理、協理,索性就讓Ada負責球隊的事項,好讓他能專心訓練球員,因此方才她才會朝拿著巫師隊球員水瓶的黃瀨搭話。
  大概了解黃瀨往後幾天也會出現在Verizon Center,Ada決定派些工作給黃瀨,拿了一張作業分配表,Ada拍著黃瀨涼太的肩頭說他就是她這幾個禮拜的小秘書,黃瀨涼太看著她頑皮的笑臉跟著笑了。

  終於結束兩個小時的跳繩與拳擊訓練,球員們一聽見休息的哨音響起隨即癱倒在拳擊場的地面上猛力喘氣,Ada和黃瀨涼太扶起幾名球員遞水和毛巾,黃瀨帶著青峰的毛巾和水瓶走向他,青峰大輝靠著沙包累得焦距有些渙散。
  「小青峰快點補充水分,毛巾拿去,要幫你拿消炎噴劑過來嗎?」
  青峰接過黃瀨手上的水瓶,喉結賣力滑動沒三兩下就把一罐微鹼性的自來飲水喝光,將毛巾甩在自己頸子上擦汗,顧著調節呼吸沒能回答黃瀨的問題,Ada在後頭喚著黃瀨讓他把其他球員的水瓶拿過去,黃瀨應聲好,轉身要走,青峰大輝在黃瀨涼太將走時突然間抓住他的手腕。

  「……小青峰?」
  黃瀨狐疑地回頭,看向滿頭大汗的青峰大輝。
  「你……」
  青峰大輝挪高握著黃瀨涼太的手,不曉得是在喘氣還是在想該不該開口,黃瀨涼太偏過頭表示困惑。
  「黃瀨,你啊……待會也下場打球,我跟Hawk教練知會一聲就好。」
  青峰大輝的表情一點都不像在說笑。
  豎著兩根眉毛說話看著就嚇人,黃瀨涼太凝望著青峰大輝的神態沉默,他轉動手臂鬆脫青峰握著他的手心,搖頭笑了。

  「對於籃球員而言真是很動人的邀請……可惜了,我不是籃球手。」
  放開青峰大輝的手,黃瀨涼太頭也不回地走向Ada,目光追上黃瀨的背影,青峰大輝呿了一聲,感覺自己又多此一舉了一次。

  無論是十年前還是現在,黃瀨涼太這傢伙,果然沒有半點長進。

 

/

(應該說好久不見嗎,感覺自己終於能夠正視68號公路這個長篇了,即使尚有許多不足之處,謝謝看著68號公路的人,想要讓青峰和黃瀨都變得幸福,是以這樣的初心寫著68號公路的,後面的章節也請多多指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BB
  • 真高興四六桑更文
    縱使有不足的地方
    但是四六的文字很有魅力啊
    總讓人有感同身受的感覺
    不足的地方也變得微不足道了不是(笑
    雖然不知道妳在迷惘(?)什麼
    可看到四六用心的接下去寫真的很開心

    帶著想讓笨蛋青峰跟彆扭黃賴幸福的初心寫這篇文
    我想我會更努力的體會著四六的心((笑
    很想表達些什麼
    但是我說的話很奇怪吧((搔頭
    請多指教 四六桑
  • 因為對於自己不足的地方很不安,覺得「沒有辦法以現在這個樣貌來見人」,大概是這種感覺(笑)
    能夠繼續看下去非常感謝,雖然更得很慢但一定會寫完的。
    請讓我們一起看著青峰跟黃瀨努力變的幸福吧(笑)
    閱覽感謝~

    四六 於 2013/01/26 05:15 回覆

  • 啊檸
  • 這裡也請多多指教的唷~

    想到笠松學長就可以配下三碗白飯!(?
    看到小黃剛入部那裡我真的萌心大開了wwww
    初次見面就使出飛踢!!!!!!!!!!!!!!!w
    試著想像了下如果是早川當隊長的話...
    與其說是活力不如說是歡樂過頭?
    還好是派給中村ˊwˋ

    摁.我離題了(汗

    期待後續唷喔喔喔喔
  • 閱覽感謝,其實我想寫黃瀨當隊長XD
    但我仍然很掙扎該不該這麼做的XD(爆)

    四六 於 2013/01/26 05:16 回覆

  • 魚漿。
  • 四六你好。

    我是魚漿,又出現來裝熟了這樣www
    想起了學校練球的畫面,
    剛開始大家都抱持讓別人知道自己強就好的心態,
    到最後知道要為了團隊而努力。
    跟著其他人一起成長學習,久而久之就像一家人一樣呢((笑。

    突然間就很能明白黃瀨的心情啊,
    因為不想輸掉、為了球隊,只好把自己變得更強。
    (雖然最後有點過頭就是了...)

    還有啊,我不曉得有沒有人問過還是四六你有沒有說過,
    怎麼想到把青峰大輝放進巫師隊呢?
    然後藤卷讓青峰打大前鋒我也理解不能((汗
    很直覺他該打小前鋒或SG啊
    哇嗚,期待68公路喔。
    一定支持啊我((堅定
  • 會想把青峰放進巫師隊的淵源之後本篇會說的,其實也不是什麼多了不起的理由(笑)
    藤卷把青峰安排在大前鋒整個就是沒常識←欸
    閱覽感謝XD

    四六 於 2013/01/26 05:18 回覆

  • Ash
  • 不管怎麼樣,都好想再看小黃打球啊ˊˇˋ

    希望68公路會帶給我跟57一樣澎湃的感動><
    會陪到最後的,會一直支持的。
    以後我就會跟別人說,我都是看四六的文章長大的。 (超自豪的啦 阿哈哈哈哈www
  • 澎湃的感動嗎...感覺有點難啊因為我也沒覺得57給了人澎湃的感動XDrz
    會依照自己的步調努力的寫的,謝謝你的閱讀。
    看著我的文章長大太可怕了吧你會長成怎樣的大人啊老天XDDDDDDDDDD(爆笑)

    四六 於 2013/01/26 05:19 回覆

  • 您的暱稱 ...
  • 其實青峰握著黃瀨的手是不是不想黃瀨和其他人接觸!!!!!!(??
    超喜歡四六的文章(艸
  • 這個就自由心證囉(笑)
    謝謝你喜歡,我很開心,閱覽感謝!

    四六 於 2013/01/26 05:19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