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第三十三章★


  一如往常的古屋家,早早起床打理家裡及烹煮早點的埔月鈴子哼著歌,這陣子自己做了些味噌醬,上月和朧光應該會喜歡這次的調味,醬油的比例下降許多可吃起來卻不會不鹹,手指沾過味噌,她笑著淺嘗一口。
  果然很美味。
  唱著電視劇的主題曲到一半,突然意識到忙著煮味噌湯卻忘了要準備其他料理的她慌忙的啊了一聲,連忙跑到冰箱前看看能有什麼東西好亡羊補牢──

  「……雞蛋拌飯?」古屋朧光錯愕的看向眼前擺放的一碗白飯及一顆生雞蛋。
  埔月鈴子面露尷尬的替自己女兒在飯中戳出一個洞、打蛋在旁邊的小碗中。
  「顧著味噌湯,結果忘記要煮別的東西……反正也很久沒吃了,將就點吧?」
  「我是沒關係啦,但等會兒哥哥看到應該又會抱怨一下吧?他最討厭吃生雞蛋了。」將小碗裡的蛋黃及蛋白攪拌均勻,古屋朧光用膝蓋想都能想像得到等一下古屋上月看到生雞蛋會有什麼反應,不禁竊笑出聲。
  喀嚓。正巧古屋上月就從樓梯上信步走下來,臉上帶著某種不知名的陰鬱。
  期待著自家兄長會有怎麼樣的反應,古屋朧光悄悄觀察著臉色黯淡的古屋上月坐上餐桌,一秒……兩秒……三秒……毫無反應。
  朧光感到不可思議的望向古屋上月平靜地動起筷子,在還沒打蛋進去的小碗裡東攪西攪。
  「哥哥……你沒打蛋哦?」
  「嗯。」
  「今天吃雞蛋拌飯哦?」
  「嗯。」
  古屋朧光終於查覺不對勁的地方,輕皺眉頭:「哥哥,我很漂亮嗎?」
  「嗯。」
  「哥哥我可愛嗎?」
  「嗯。」
  「哥,你討厭青蛙,對吧?」
  「……嗯?」
  因關鍵字而回過神來的古屋上月用納悶的眼神看向憋笑已久的古屋朧光,一臉百思不得其解。
  「噗!哇哈哈哈哈哈!太好笑啦!哥你在發什麼呆啊?超級誇張的!」爆笑如雷的古屋朧光笑得眼角盈淚,停下攪動生蛋的手,整個上半身都因笑意而顫抖。
  「沒什麼,我在想事情……古屋朧光你也笑太誇張了。」看著整張餐桌都在抖動的古屋上月嘆了一口氣,對於自家妹妹激動的行徑已經不想多作發言。
  目睹方才一切的埔月鈴子替上月盛了一碗味噌湯,她略帶擔憂的臉映在眼前:「發生什麼事了嗎?」
  「謝謝母親……嗯,我沒什麼事,別擔心。」接過味噌湯,古屋上月淡淡點頭以示感謝。
  「這樣可不像沒事的模樣哦?」伸手戳向來人眉心中擠成一個川字的圖紋,埔月鈴子擔心的說,「你啊,有什麼話都藏在心裡,這樣身體可是會吃不消的。」
  古屋上月呆滯地凝視著埔月鈴子深感憂心的表情,雖然想開口說聲「沒事了」卻辦不到,原先面無表情的他突然露出一臉迷惘,過了半晌才緩慢啟齒。
  「……母親,您認為『喜歡』這件事代表什麼?我昨晚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卻半點頭緒也沒有。」
  埔月鈴子稍嫌驚訝的回問:「有喜歡的人了?」
  「不,不是……我也……不清楚那是不是喜歡。」垂下眼簾,古屋上月困惑開口。
  昨天晚上一整夜越想越被自己給弄糊塗了。
  如果說待在一個人身旁會感到安心,那就是喜歡嗎?可待在上石學長身邊也會有一種安心的感覺,這種感覺在戀愛和友愛上,到底有什麼不同之處?
  「那個人在我心中有個特別的位置,可是我卻不知道該怎麼去定位她(*1這裡上月刻意強調為女性用詞。)……」翻弄著自己的手掌,古屋上月困窘的神色一目了然。
  埔月鈴子無奈的笑了起來。怎麼這麼快就到探索戀愛這種事的年齡了呢?撫過古屋上月的頭,她坐上上月旁邊的椅子。
  「喜歡有分成很多種哦,對於親人的喜歡就是一種、對朋友的喜歡也是一種,但你想問的應該就是屬於戀愛的喜歡吧?」
  聞言,古屋上月很慢、很慢的點頭。
  「其實這種感情真的不好分辨,戀愛和憧憬的感覺很相似,同樣都是對一個人會感到特別、也許也會因為一些小舉動而心跳加速,可憧憬卻又和戀愛相去甚遠。」
  「……為什麼?」
  「因為憧憬中沒有愛,只有『喜歡』。」
  古屋上月備感詫異的眨眼,讓埔月鈴子一看就知道來人並沒有弄懂自己的意思。
  「喜歡能有各種形式,但愛卻是獨一無二的,就像母親永遠只會愛自己的小孩和丈夫一樣,我這麼說你可以懂嗎?」
  「愛獨一無二?等等……母親,我不明白,喜歡和愛有哪裡不一樣嗎?」
  聽到上月的提問而被問得有些措手不及的埔月鈴子搔了搔臉,還沒有完全做好兒子要交女朋友的心理準備,就在她忖度著該怎麼回答上月時在旁聽得已經不耐煩的古屋朧光停下進食的手,指著古屋上月的鼻子吼。
  「笨蛋哥哥!你真是全天下最笨的人了!」
  「為什麼罵我?朧光。」感到不悅的上月轉過頭去瞪她。
  「之前你不也問過我類似的問題嗎?現在最後再說一次!愛跟喜歡當然不同,喜歡可以是對朋友、對家人,但愛卻是給那個無法取代的人!你懂了沒啊?」
  「……無法取代的人?」
  「對啦!簡單來說,愛一個人就是會想跟他牽手、擁抱、接吻!」
  埔月鈴子慌張的望了口無遮攔的朧光一眼,「朧光,少說點……不要誤導你哥哥。」
  「才沒有誤導呢!因為哥哥實在太笨了,所以只好用這種直白的說法,所以你到底知道了沒有啊?笨哥哥。」
  「不過,朧光你剛剛說的……」
  「還是不懂?拜託!假如你對她所做的一切都不反感甚至感到喜愛,就連她親吻你的時候也不討厭那就是愛!對,就是愛……但是哥哥你絕對還沒有被親過就是了。」古屋朧光補上一句嘲諷的話語,唇邊帶著訕笑。
  古屋上月的反應竟是呆愣的靜了好幾秒。
  原本陰鬱的臉色正一點一點的恢復生機,像是突然想起什麼般,用雙手掩住即將失聲尖叫的嘴巴,白皙的臉龐染上不自然的嫣紅色。
  ──沒錯,他想起那個在哭泣到累得睡著的夜晚,拂過唇面輕輕柔柔的吻……
  確實並不討厭。
  在某些時候甚至懷念起唇上若有似無的溫度。

  「呃……哥哥?」
  「上月?怎麼了?沒事嗎?」
  古屋朧光及埔月鈴子緊張地望著古屋上月不自然的反應和漲紅的臉頰,一方是好奇於到底發生什麼事?另一方則是想到那女孩究竟長什麼樣子。
  愛有分數種、但戀愛卻是唯一。
  就在那一瞬間古屋上月明白了這件事,情緒慌亂得找不到出口。

  想告訴他。
  想見他。
  現在就想。

  身體比意識更早動作,突然從廚房衝出家門的古屋上月嚇了兩人一大跳,古屋朧光張大嘴巴呆滯地望著兄長匆忙離去的背影、埔月鈴子有種不曉得該高興還難過的感覺,猶豫著該不該追上去。
  「朧光……」
  「嗯?」
  「如果你哥哥到時候帶著女人回家,跟他們說我不在……」
  「媽你也想太遠了!哥哥才沒有那能耐啦!」……應該吧?古屋朧光心虛的想。

●●●

  季節走入深冬,靠近十二月底的時候天氣冷得不可思議。
  只穿著輕便的長袖上衣和睡褲就出門的古屋上月有種後悔到想死的地步,真的很冷,而且腳上穿得還是室內拖鞋。情急之下就衝出去的行為也一定嚇到母親和朧光了。
  佩服起自己竟然能穿著睡衣和拖鞋跑到桂冠町,剛剛到底都在想著什麼而跑?目光流轉,古屋上月看向上坡的高級住宅,停下腳步。
  因寒冷而打起哆嗦,可身體卻喘著熱氣,逼在體內的汗要流又不流,古屋上月感到不適的皺起眉,剛剛明明還很想見他的,可是現在看到那華麗得嚇人的宮邸卻又不敢靠近了──見到藤原柳該說什麼好?明明想告訴他自己的心情,但現在的顫抖又是怎麼一回事?
  古屋上月你真是有夠沒用。如此不斷自辱著。
  不擅於運動的雙腿開始發軟,驚愕於自己的體力究竟有多差勁的上月挪動腳步想往回走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彷彿腳底就黏在柏油路上。
  ──想見他。
  ──喜歡他。
  ──明明就喜歡,可是卻辦不到……
  劇烈的無力感襲上眼臉,冬季的風該是冷的現在卻燙得他好想哭。

  「上月?」
  一瞬間他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抬起頭便看見穿著一身冬裝、圍著千鳥紋圍巾的藤原柳站在面前。
  「……咦?」我在做夢?古屋上月試著閉上眼又睜開,反覆揉了好幾次,一直到眼皮發紅稍嫌痛了才停手,「……你是藤原柳?」
  「不然我是誰?」
  被問得有些莫名其妙的藤原柳笑了笑,盯著臉色蒼白的古屋上月皺起眉。
  「天氣很冷,怎麼穿這麼少就出門。」湊近對方將自己的圍巾解下來,繞住古屋上月冷到起雞皮疙瘩的頸子。
  「嗯……我忘記穿外套。」不知怎地感到有些害羞的上月低下頭,默默收下那條光看起來就價格不斐的圍巾,脖子因暖意而向下縮。
  「這麼重要的事情別忘記啊,身體很重要的,別著涼了……對了,上月怎麼會來這?」
  古屋上月突然抬頭,回望一臉納悶的藤原柳。
  雖然還是平時那張端正的臉龐,這時候卻讓他怎麼樣也移不開視線。自嘲著難不成是女人嗎?這樣的想法,伴隨著越跳越快的心臟他的表情再也不能保持淡定。
  「上月?」是我的臉上有東西嗎?伸手摸了摸自己因寒冷而變得乾燥的臉頰,藤原柳總覺得被看得不太自在。
  「……我來這裡,是為了找你的。」
  「找我?」因吃驚而睜大眼簾,藤原柳連忙從口袋翻出手機,並沒有來自對方的未接來電,「可是上月你沒打給我呢,是有急事要找我?」
  「我想問你……你還記得……那個晚上的事嗎?」像要榨乾全身上下的勇氣一同。
  古屋上月下意識的掐著雙手,凝視著藤原柳海藍色的眼瞳動彈不得,可身體還在顫抖,已經分不出究竟是因為了哪一種因素。
  「什麼事?」眨著眼,還誤以為對方是因寒冷而抖顫的他,正想將自己身上的風衣外套解下來換給上月穿的藤原柳因下一秒他所吐出的話語而僵直身子。
  「……你親吻我的那個晚上。」
  詫異得睜大眼簾的藤原柳用震驚的表情盯著古屋上月。
  「就是……那個,雖然我感覺上睡著了……其實還是清醒的……所以……我知道,那一天你確實……吻了我,對嗎?」緊張得支吾其詞的古屋上月扭起指頭,因藤原柳的沉默而感到不知所措。
  沉下眼臉,藤原柳的表情沒有方才那麼放鬆:「……怎麼突然問起這個?」
  「咦?不,就是……其實一直都很想問的……只是沒機會開口而已,但是因為某種因素所以又介意起來了,那個……對不起,我給你造成困擾了嗎?」被藤原柳的表情給嚇了一跳的上月緊張地咬起下唇。
  「No!沒有!不會造成困擾,你別誤會,我只是……」變得焦躁起來的藤原柳用力地搔著那頭燦色的金髮,苦惱的表情顯而易見,「上月,如果讓你造成誤解我很抱歉,那只是個晚安吻,對,晚安吻,外國人都會的,你應該知道吧?」
  「……晚安吻?」
  「沒錯,晚安吻,雖然我親嘴巴有點怪啦?HAHAHA……」乾笑起來的藤原柳不自然的搔刮著臉頰。
  「這樣嗎……」聽見這回應不禁感到失望的古屋上月垂下眼簾,雖然他早就想到會有這樣的回答,但實際上聽來卻是牽強又傷人。
  搖了搖頭,上月盯向一臉尷尬的藤原柳,像在忖度什麼般地抿了抿唇。

  「……你把眼睛閉起來一下,拜託。」
  「上月你要幹什麼?」
  「先把眼睛閉起來,不要問為什麼,拜託你了。」古屋上月堅持的說。
  對古屋上月沒轍的藤原柳只好將眼睛閉上,內心上上下下的,不明白對方要做什麼──親吻自己?哪可能,他可是那個遲鈍鬼古屋上月啊。
  凝視著藤原柳俊俏的臉龐,古屋上月覺得自己就像個變態狂似的盡情窺視,心跳聲大得讓人害躁,就怕被對方聽見。
  他親吻自己有些失溫的掌心,唇面上的溫度掠過肌膚紋理,古屋上月緩慢地將手掌移動到藤原柳的下巴,身高不夠的他還必須踮起腳尖。
  接著用被自己親吻的地方覆上藤原柳的雙唇。
  感到詫異的藤原柳不守約的睜眼,映入眼簾的畫面是古屋上月雙頰漲紅的表情,冰涼的手蓋在自己的嘴唇上,沒三兩下又拿開。
  「……上月?」不解的出聲,藤原柳忍住想握住來人手掌的衝動,盯著他看。
  「先、先不要看著我……那個、……還有,你……會覺得討厭嗎?」轉過頭不讓藤原柳看見因害躁而羞紅臉龐的自己,古屋上月結巴的出聲。
  「嗯?討厭什麼?」
  「……就是那個……間接接吻啊……」伸出自己的掌心,上月仍舊側著臉。
  間接接吻?聽見這個詞而顯得吃驚的藤原柳在上月的手及臉蛋之間來回看去,始終不明白讓對方如此害羞的原因為何。
  「上月我不懂你的意思……你是問我會不會討厭和你接吻嗎?」
  古屋上月立刻用力的點了點頭。
  「朧光說如果不討厭一個人的吻就是喜歡……我……唔,那個……」
  彷彿被來人這樣劇烈的羞澀給弄得害羞起來,藤原柳呆在原地。
  現在,上月你,到底在說什麼呢?
  「對於那個晚上的事……我並不……並不覺得討厭。」
  終於回過頭注視藤原柳的表情,幾乎整張臉都被染成紅色的古屋上月耗盡出生以來所擁有的勇氣開口。
  「我……就是、……那個……藤原柳,我想……我、」

  「──請問您還在這幹什麼啊?當家。」
  忽然一聲刻意加大音量的呼喊由藤原柳的身後傳出,話語強制被中斷的古屋上月只能用詫異的眼神看向出聲的人。
  「現在可是忙著準備交接儀式,當家您怎麼還在這和高中同學閒聊呢?」
  出聲的人是J,上月依憑上次的印象一眼就認出來;看見J的出現臉色立即大變的藤原柳皺緊眉心,猶如獵犬看見敵人般生理上起了厭惡的反應。
  弄得混亂的上月疑惑地看往一臉陰鬱的藤原柳,而後因那樣的沉悶神情不敢出聲。
  「啊……該不會,現在這個穿著青蛙童裝的少年就是古屋上月嗎?」瞇起眼笑得一臉歡愉,注意到上月存在的J肆意看著,像在看某件有趣的玩具,「當家的興趣還真是樸素呢。」
  不明白J到底想表達什麼古屋上月察覺出來人持有的惡意,皺起眉的他一語不發地回望J的臉孔,雖然上石學長說他和山田百合小姐有血緣上的關係,但外表上卻一點也看不出來。
  山田小姐雖說冷淡,但就氣質上還是觀察得出來她是很關心藤原柳的,然而眼前這個名為山田楠的男人卻只能感受到一股讓人厭惡的氛圍。

  「當家……是指藤原柳嗎?」忍不住開口的上月詢問著J。
  「否則還會有誰?你嗎?古屋上月君。」
  「……為什麼要這麼稱呼他,藤原柳不是叫這個名字的不是嗎?」
  「哎呀、哎呀,看來我們的藤原少爺還沒告訴你這個消息嘛?在下個禮拜的耶誕暨生日派對上他就會成為藤原氏的下任當家囉!」
  感到不敢置信的古屋上月蹙眉,轉頭想向藤原柳確認卻在看見對方的表情後啞口無言──某種不好的預感襲上心頭。
  成為當家代表的究竟是什麼?……為什麼你會露出這樣悲傷的臉來呢?古屋上月想問,話語卻又卡在喉嚨裡,張口欲言卻無聲。

  J凝望著藤原柳的臉,暗自咬緊牙根。
  你以為我會就這麼放過你嗎?Jack,我最大的心願,就是看著你成為一個一無所有的人。
  最後,他在唇邊勾起一絲淺淺的笑容,類如嘲諷。

to be continued...

33章打了很久其實我超級不會寫角色告白這種事情...(雖然是未遂)
情感傳達上一定哪理有問題吧我!(自暴自棄了)
很感謝你能看到這裡,希望不管是小上月還是我都能爭氣點…!
那麼34章我來了!!!藤原柳跟古屋上月也會努力的!!!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香魚
  • 噗XDDDDDD
    古屋一家真是太可愛了!!!!!!!
    我好喜歡他們家這種溫馨的氣氛wwwwww
    會讓人有情不自禁微笑的感覺www

    然後就是...J你在幹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用力搖晃
    上月好不容易要告白了啊!!!!!!!!!!!(激動
    喔喔可惡害我看到心驚膽跳(????)
    還有上月你怎麼會這麼可愛啊!!!!!!!怎麼這麼可愛啊!!!!!!!(blush)
    真的是純情得太可愛了啦!!!!(艸

    天啊我真的好期待阿柳聽到上月的告白的樣子XDD
    再讓上月告白一次啦XDDDD

    期待下回www

  • 不過古屋家很難寫到爸爸啊XDrz
    因為爸爸實在太嚴肅太難搞了結果不知不覺都無視他了orz...搞得好像古屋家沒男主人...(有點難過)
    但是鈴子是我心目中完美的母親(????????)

    告白什麼的好困難啊啊啊啊啊啊(艸)
    我我 我沒有告白過啦!!!!!!!!!!!!!(住口好嗎)
    告白什麼的真的是....很折騰人的恥力....明明就不是我要告白為什麼卻...(語無倫次

    四六 於 2010/09/30 21:02 回覆

  • YUI
  • 阿J(?)我想揍你(一秒)
    上月在完成他的人生大事阿你在做什麼!!
    你講話的調調明明就應該要是我的菜為什麼變重型機車了!!!(等等)

    可是上月阿阿阿超可愛超可愛的阿!!!
    怎麼可以告白的這麼可愛啦我整個都被治癒了(*´ω`*)
    請你原諒我差點跳槽到阿橘那邊(竟然w)

    最後鈴子你反應超GJwwwww

    以上,這裡是激動到有點虛脫的YUI(笑)
  • 重型機車XDDDDDDDDDDDDDDDD(看到這個詞笑很久)
    真是有趣的形容詞!!!!!重機嗎!!!!!!!(爆笑)
    有把上月的純情寫出來真是讓人高興Q3Qwwwww
    我會更努力的www!!!!!
    YUI醬也不要太激昂啊XDDDDDDDDDDDD(笑

    四六 於 2010/09/30 21: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