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第三十章★

  聖誕節。
  上學路上已經可以發覺到佳節將近的氣氛,店家內掛起吊飾及特價訊息,堅持步行上學的藤原柳環視四周沾染上聖誕節的氣息,不禁失笑。
  嘴裡嚼著口香糖,吹出泡泡後再自行弄破,重複幾次後像是感到無趣了,皺著眉把嚼過的口香糖放回包裝紙;從巷裡轉角就看見藤原柳的上石總介明白這個季節是好友最鬱鬱寡歡的時候、再加上這陣子相良的事,怕藤原柳的心情正是低潮的最高點,上石總介備感無奈的聳了聳肩後跟上他的步伐。

  「阿柳早安啊。」
  聽見上石的聲音藤原柳立即回過頭去,笑逐顏開,「Yo,good morning。」
  「怎麼,一早心情就這麼糟?」
  「……哪可能好的起來。」翻了個白眼,就知道上石會問這個問題的藤原柳感到不悅的偏過頭,口吻惡劣。
  「都辦了十八年了,還不能習慣啊?」
  上石蹙起眉,聖誕節對於藤原柳而言除了節慶及誕生日外,還有漫無止盡的商業party(*1即以派對之名、行公事之實的party),也難怪他會這麼討厭。
  「這最好是可以習慣!」忍不住伸手送了摯友一個愛的鐵拳,正中後腦勺痛得上石總介呼出聲來,「真的很煩!我最討厭什麼交際禮儀、最討厭穿正統西裝、最討厭和人跳華爾滋!跳的時候還會故意把身體掛在你身上是煩不煩?」
  彷彿受不了的吐出一長串抱怨,「喝什麼酒要我挑、吃什麼菜、用哪一家餐廳的廚師也要我選!但賓客名單我永遠是宴會前一天才知道有哪些人要來……還不准我帶同學!除了你!我超想和同學一起過生日、MAX想!」這些聽來內容不甚正常實際上卻像小孩子鬧脾氣似的咆哮。
  「……那我們可以前一天找大家一起過?」體諒了藤原柳的任性,上石總介知道好友已經是退讓得不能再退,縱使有所抱怨還是會把那些不合理的要求全部做到完美。
  「才不要,這樣就沒意義了。」對於美國人而言才沒有那種前一天慶祝生日的事。
  「那你到底想怎樣嘛?」
  「我決定今年邀請同學來。」藤原柳信誓旦旦的說。
  「這樣啊……嗯?咦!別開玩笑了!邀請同學去?」連忙瞪大雙眼以不可思議的語氣說話的上石總介是真的被嚇了一跳。
  「Yes。」
  「Yes你個頭啊!先不說智利子阿姨會不會答應,這樣你是繼承人的身分也會大量曝光,笨蛋!」雖說不是刻意隱瞞,但身為大企業繼承人這種事本來就不該開誠佈公,在美國藤原柳也只以「Jack」這名字登上螢幕,從不曾露臉的他才能回到日本後讓身分歸零。
  鎮上大概只有鳥崎主任、古籠秋作和橘陽太及相良壬希知道這件事。
  「Fuck!我當然知道啊可是……!」露出不服輸的表情,藤原柳原先想和上石總介爭論一番的,而後又垂下肩膀猶如敗犬般喪氣,「知道了……可是就算要改成前一天辦生日派對也沒辦法,我抽不了身去參加。」
  「那就改晚一天辦,如何?」挑眉,上石笑了起來。
  「Yeah?看來是個好方法哦!」隨著上石一齊笑,藤原柳似乎一掃陰霾般地清爽的談論起最近發生的事。
  腦海突然閃過相良壬希的臉,恍然大悟的上石總介才想起來自己原本最想問的事──
  「對了……關於相良的事?」
  「就知道你會問到他。」藤原柳仍然笑,語氣透露出淡淡的無奈,「我可是有好好的拒絕他哦,Don’t worry。」
  「怎麼拒絕?」
  他忘不了那天藤原柳笑著說出『最殘酷的選擇』時的那個表情,簡直就像是……就像是三年前離開美國時那一模一樣的笑容。
  「An?你猜猜看啊?」嘴邊傳來『嘻嘻』這樣的笑聲。
  面露不解的神情,上石總介皺緊眉心,正是因為左思右想都想不到答案才開口問的:「你不說我怎麼可能知道,你以為我是你肚子裡的蛔蟲?」然後送了摯友一瞪。
  「我以為你是耶?蛔蟲。」
  「……你可不可以趕快去死?please。」話是這麼說,手已經很自動的揍向藤原柳。
  吃疼的哎哎叫著,打鬧之間藤原柳突然嘆了一口很長的氣,「我對相良說了Eve的事情……就這樣,也沒什麼。」
  當從藤原柳口中聽見『Eve』這個名字的瞬間上石總介還以為自己聽錯了,震懾得將挪往學校的腳步固在那兒不動。
  「What?Eve?」震驚得張大嘴巴,不可置信的上石總介凝視著藤原柳動也不動。
  「對啦,Eve,你跟我都認識的那個Eve。」出手搥了搥上石嚇到有些可笑的臉龐,藤原柳被對方這樣有趣的表情逗笑了。
  「為什麼會講到Eve啊?咦?我不懂啊?你怎麼可能主動去提到Eve啊?是那個Eve沒錯吧?喂!」冷靜不能的上石總介難掩激動的抓住藤原柳的手臂。
  「你冷靜點啦!我都沒那麼激動了,你是在激昂個什麼勁……別那麼擔心,我沒事,會和相良講到Eve也是不可抗力,如果不掏出真心那相良又怎麼可能明白我對他有多擔心?我也是有好好思考過才做的。」
  聽到藤原柳平淡的回話上石緩緩的鬆開緊抓著藤原柳的手,眉宇間還是掛著擔憂兩個字;藤原柳微微一笑,上石有時候還真是對自己保護過頭了。
  「不過相良的事情倒是讓我意識到某些問題。」
  「……什麼問題?」總有某種壞預感的上石總介眉心幾乎都要皺成一個川字。
  垂下眼簾,藤原柳笑得稍嫌狼狽,「其實我下意識的也在逃避上月也說不定……拼命的想要遺忘Eve,卻也因為這樣讓我看不清自己的真心了。」
  「呃?Excuse me?」再說一次?上石總介是真的被藤原柳的話搞糊塗了。
  「你還記得三年前是誰先對誰表白心意吧?」
  腦子裡探到三年之前的記憶,在藤原柳那快被所謂的責任枷鎖綑綁到窒息的時候──那個人出現了,以美術教師的名義接近他,用女人天性的溫柔去撫慰藤原柳。
  那時候的他們不過才十五歲、哪懂得什麼叫心機,至少當時年幼無知的他們都還不懂。
  「是你。」沉下眼臉,上石總介只要一想到Eve就沒可能有好臉色。
  「Bingo,我和她才認識不到一個月,可是我愛她,你知道原因嗎?」
  抿唇,上石總介遲疑地搖了搖頭。
  「因為寂寞。」隨之皺起臉的藤原柳再也笑不出來,「可是這次不一樣,我知道是不一樣的,對於上月,並不是出自於寂寞才喜歡上他的……」
  凝視著藤原柳看來像在掙扎著什麼的神情,上石總介再次皺起眉,他知道好友在掙扎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一直以來揮之不去的東西。
  這次他不會再默許藤原柳再胡搞瞎搞下去。
  上石總介想起昨日古屋上月的表情,如今看到好友竟因過去而遲疑這份情感──他有種自己真是個白癡的感覺,因為這種人如此煩惱,實在糟蹋自己的心思了。
  原本他還打算告訴藤原柳古屋上月的心意,隱忍的怒火攀升,現在說什麼也不可能再讓藤原柳順順利利的逃避,這次他要他自己好好地去正視自己的感情。
  說著什麼情啊愛啊,分明最不懂的人就是藤原柳自己。

  伸手不算輕的揍了藤原柳一拳,因重力而傾倒的他險些倒在地板上,不解的看向突然出手的上石總介,藤原柳不悅的開口:「Shit!上石你幹什麼!」
  「Jack也好、藤原柳也好,給我聽清楚。」
  上石總介嚴厲的出聲,藤原柳詫異得睜大眼簾。
  「不要因為寂寞而去擁抱他人──聽懂了嗎?如果你只是以半吊子的心情去接近上月,那我絕對不可能會原諒你。」
  望著好友一臉正經還帶著些微怒意,藤原柳不禁失笑,低低的笑出聲來。
  「才不是什麼半吊子的心情。」撫過被上石總介揍上的左臉,低沉的聲線準確的竄入他的耳畔,藤原柳拳緊手掌,「我所掙扎的怎麼可能是喜歡上月的這份心情……」

  備感艱辛的一字一句。
  上石總介聽在耳裡,不禁無力的想──為什麼喜歡一個人會這麼困難?這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嗎?
  為什麼每當藤原柳愛上一個人,獲得和失去的永遠不成正比?

●●●

  「你說什麼?」
  埋首於書堆中的橘陽太突然緊皺眉頭,口吻中飽含驚愕。
  「相良沒有告知原因就無故缺席……想找他但不管是手機還是家裡的電話都打不通。」身為班長的平井樹也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露出擔憂的神情,「班上就你和相良比較熟,所以來問問你知不知道相良人怎麼了?」
  停下書寫試題的手,橘陽太的表情雖然冷靜卻相當沉重,用2B鉛筆的筆尖點著桌面,好半晌都沒有回平井的話。
  「……橘?」平井偏過頭,因這不算短的沉默感到納悶。
  「我不清楚相良人在哪,你說他電話打不通?」像是終於回過神來,橘陽太凝視著平井的眼睛卻彷彿看著更遠處的物體。
  平井樹也隨即點了點頭,「打過去都沒有回應,應該是關機。」
  聞言,橘陽太微微低頭不發一語,抿起唇的模樣看來像在思考;平井樹也覺得再這樣問下去也不會有結果,打算招呼一聲再用手機連絡看看的他眼見橘陽太突然站起身衝了出去。
  「橘?你要去哪啊!」
  「跟導師說我身體不舒服要早退──先走了!」
  頭也不回的他只有伸出手朝身後揮了揮,而後直線的往校門口衝去,急得連書包都沒來得及拿。
  被丟在後頭的平井樹也滿臉錯愕的目送橘陽太稍嫌慌忙的背影。
  「身體不舒服?……看起來不像啊?」

  還討論著中午該吃草莓麵包還是炒麵麵包好的藤原柳和上石總介看見橘陽太迎面朝他們的方向筆直的衝刺前來。
  「Oh!橘你來得真是時候,想問你相良人呢?電話打都打不……喂!聽我說話啊你!」
  藤原柳的聲音從前頭竄到後腦勺。
  沒有停下腳步的橘陽太刻意忽略了走廊上的藤原柳,像是不想被發覺相良壬希的事般,咬緊牙根用更快的腳程跑到一樓。
  上石總介疑惑的盯著橘陽太平常很少顯露出來的慌亂;藤原柳搔了搔臉不曉得自己為何會突然被這樣無視。
  轉眼看向藤原柳、再想了想橘陽太異常的反應,上石總介哦了一聲,既然橘會這麼做一定有他的理由在。把藤原柳和相良壬希連成一線,再接到今日相良人沒有來上學、電話也打不通──那麼橘陽太如今異樣的行為就能得到解釋。
  他是為了找相良壬希才跑的。
  會這麼無視藤原柳的原因也很好懂,只是單純的自卑心態而已,要是讓藤原柳知道相良連絡不上,說什麼也會翹課去找人,那自己又有任何立場可言?他既沒有對相良表明過心意、在對方心中也比不上藤原柳。
  上石總介無奈的笑了笑,怎麼自己周遭四處充滿這種事?

  「……即使戀情得不到回應,還是喜歡那個人嗎?」瞇起眼,看著人去樓空的樓梯間,上石嘆了很輕的一口氣。
  「啊?你說什麼?我聽不懂。」明顯露出不解的表情,藤原柳挑起眉。
  「唉。」斜眼身旁的藤原柳,上石總介無力的聳了聳肩,「除了古屋上月以外的事你能不能敏銳點啊?」
  「到底什麼啦?我不懂!」
  「我說橘陽太喜歡相良壬希!懂了沒?」
  「橘喜歡相良?哪可能啊!Hahahahahahahahahaha!」捧腹大笑的藤原柳見上石總介對自己翻了個白眼,立刻站直身子,「……真的還假的?」
  「我幹嘛騙你?又不是吃飽太閒。」
  「真的還假的啦!橘耶?那個橘陽太哦?我怎麼都不知道啊!」驚訝不已的藤原柳失禮的張大嘴巴。
  「……你知道的話大概連我家隔壁的貓都看得出來。」
  「喂喂喂!我知道你在諷刺我哦?」
  「是喔。」上石總介忍不住打了個哈欠。中餐還是吃炒麵麵包好了。
  「上石總介你什麼時後變這麼欠揍啊!」
  「你才欠揍吧?」誠懇的說,抽動嘴角的上石看起來笑不像笑。
  兩個人一直到福利社門口才停止你捏我嘴角我捏你臉頰的幼稚行徑。

●●●

  不明白原因,但是橘陽太卻知道了相良壬希肯定在那個地方。
  與藤原柳相遇的那個地方──日出町的小型街頭籃球場。那個轉角、過了前面的十字路口就能看見,球場外圍的綠色鐵網稍嫌生鏽老舊了,連籃板都有些破損。
  這是橘陽太如今想起來最讓自己懊悔的地方。
  並不是排斥讓相良壬希認識藤原柳,甚至那是他所希冀的,橘陽太比誰都還清楚當時能拯救相良的人除了藤原柳誰也不是,連同自己,可現在他卻感到後悔。
  要是緩緩漸漸的接近相良壬希,用不強迫他的方式安慰他、陪伴他,那麼現在事情會不會有所不同?
  他愛他──愛得連自己都覺得太過分了點。

  「相良。」
  突然被喚住的相良壬希訝異的抬起頭,看向出聲的橘陽太。
  「……橘?」
  不敢置信的睜大眼簾,坐在籃框下的相良壬希臉上還帶有淚痕。
  看得出來昨晚也有哭過。眼眶底下紅腫的痕跡就是證據。
  「相良壬希。」
  再一次呼喚對方的名字,橘陽太沒有再靠近相良,兩人之間隔著約兩公尺的距離。
  「橘?怎麼會跑來這裡……」備感混亂的相良站起身,抹去頰邊難看的淚水,驚訝的凝視著橘陽太,正要走向對方時卻被嚇阻。
  「你不要動!」
  腳步停在半空中,相良蹙起好看的眉,偏過頭盯著看來有話想說的橘不動,縮回原先想邁出的步伐。
  「接下來我要說的話你仔細聽。」
  嚥下忐忑的口水。橘陽太知道自己現在已經是退無可退,乾脆理性什麼的全捨棄掉了。
  現在的他什麼都不管了,相良的感受也好自己的心情也好──

  「我喜歡你。」
  聽見這句話相良壬希連反應都來不及。
  「我可不是白白看了你六年的。」
  「……什麼?六年?」
  「我就知道你忘了,國中時我們同班哦。」狼狽的撐起笑容,橘陽太垂下眼簾,把話接下去,「以前你發生的事我全部都知道……老早就知道了,我喜歡你,已經六年了。」
  完全不曉得該怎麼回答的相良張口欲言卻連半個字都說不出來,六年?這是什麼可怕的數字?而自己竟然會和一個人同班六年卻渾然不覺?對橘陽太的印象開始是在那天在教室他跑來向自己搭話,以上全部一片空白。
  「你會不記得我也是正常的,因為在阿柳出現之前,我沒有自信靠近你。」橘瞇起眼,如同往常笑著。
  「什麼意思?」困惑的皺起臉,相良既震驚又疑惑。
  「沒有把握的事情我不會去做,我知道自己在那當下是沒有辦法把你從對什麼都漠不關心的狀況中拉出來,當時的我什麼也沒辦法為你做……所以當藤原柳出現時,我就想:『這個人一定可以讓你振作起來』,阿柳正好也對你有興趣,於是就立刻介紹你們認識了,後來果不其然,你愛上他了。」
  望著橘陽太平常的笑臉讓相良壬希更加迷惑了。
  既然喜歡自己又為什麼要這麼做?他是刻意讓自己喜歡上藤原柳的嗎?他又為什麼會知道自己一定會喜歡上他?相良沉下眼臉,感覺像是:你憑什麼這麼做?
  「你到底想說什麼?」
  查覺到相良的不快,橘陽太笑得更開,他老早就猜到相良會有這種反應──關於相良壬希的一切他又怎麼可能不清楚。
  「我想說的是,原以為是在保護你的盾、卻變成傷害你的利刃,這是我始料未及的。」
  「你把我跟藤原柳當成什麼了?你的棋子?」
  「……相良你還不懂嗎?就算你喜歡的人不是我也沒關係,我要你幸福,這樣就可以了。」突然換下臉上的笑容,橘陽太的表情瞬間變得認真而嚴肅。
  「橘……不,我不懂,你口口聲聲說喜歡我卻又要我喜歡上藤原柳?這是什麼邏輯?」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你喜歡的人是我……!是因為我不值得你喜歡,你聽懂了嗎?我用自以為是的方式保護你,實際上卻傷害了你……這樣的我、到底……都在幹什麼啊!」握緊拳頭,橘陽太覺得世界彷彿旋轉著,顫慄的身體沁出冷汗。
  不發一語的相良壬希只是靜靜地望著橘陽太,什麼也沒做。
  深呼吸後閉上眼的橘讓自己不停上升的激動逐漸的冷卻下來,他放開被自己握痛的掌心,回望相良,兩人四目交接。

  「……壬希。」
  他第一次這樣叫他。
  驚訝之餘相良壬希鬆開皺緊的眉心,眼見驟然改變眼神的橘陽太朝自己走近一步。
  僅僅一步。
  「現在我要用屬於自己的方式來靠近你。」
  再踏前一步。
  「我喜歡你,但即使這份喜歡會不小心傷害到你……我還是喜歡你。」

  相良壬希拼了命的想讓自己往後退開──但在兩人四唇交接之前,他就連抬起腳步都辦不到。
  發生什麼事?連他自己都想問。
  隆冬的季節在積雪漸融的街頭籃球場,相良壬希才意識到,這似乎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接吻。

●●●

  熙來攘往的機場。
  拖著行李的旅客和此起彼落的談話聲,廣播器不停傳來提醒搭乘下一個班次的旅客請做好上機準備,明亮寬敞的機場大廳連地板都被擦拭得閃閃發光。
  那人拎著一包簡便的旅行袋,環顧著四周不曉得該稱呼為熟稔還陌生的地方。

  「……我回來了。」
  飽含懷念語氣的說,接著挪動腳步朝機場大門走去。

  轟隆──轟隆──
  飛機引擎發動的聲響大得震耳欲聾,彷彿落下的閃電般,警示著什麼。


to be continued...


 

日安!這裡是柴!
對不起呃呃呃呃啊30章拖了一陣子才出,中間糾結了很久(實際上現在也是),如果有招待不周的地方真的很抱歉…(?)
雖然橘跟相良的部分感覺處理得有些草率不過我…盡力了orz,再這樣下去就會成為少女漫畫啦啊啊啊好可怕!
基本上相良篇已經算是正式結束了,好長好長呀啊啊大概十來章有了?不過能夠寫各式各樣的相良讓我很開心ww
橘跟相良之後的故事雖然本篇多少會提到但沒意外應該也是會開分支的。
不曉得有沒有讓大家多少明白了橘的心態呢?他真的是一個又傻又懦弱的好孩子。(父母心?)

最後應該有人看出來是要接別的路線啦!(笑)
如果你猜那個人是夏娃可就大錯特錯囉w啾咪www

不知不覺柳月組也進行到30章了。
可以寫到30章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真的很感謝陪伴我到這裡的你們!!!我會更努力的寫著的>w<(雖然我老是在退步呃呃真的對不起…)

這次完全沒讓上月出場到啊啊啊老天…!(寫完才發現)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香魚
  • 看完這篇以後我覺得橘真是個可憐的人...
    相良你好過份跟人家同班六年竟然都不知道XDDDD
    不過橘總算跨出第一步了ˇ
    很喜歡他們這樣的感覺~(重看那一段超多遍www)
    然後上石真的很厲害心思敏銳到不行www

    米蟲會開橘跟相良的分支嗎!!!!!!!wwwwwwwwwww
    好開心!!!!!!!超開心的!!!!!!!!!wwwwwwww
    超喜歡他們這對的wwwwwwwwwww(開花開不停)
    這樣除了秋夏組以外又有其他期待的了wwwwwww

    每次來這裡都會有被治癒ˋ很開心的感覺www
    米蟲的文是我的精神糧食喔!!!!!!(blush)

    期待下一章!!!!!!!!wwwwww
  • 橘是個笨拙的人所以很口年...(你####
    橘跟相良的感覺怎麼說呢就是一個想追又不敢追一個等著人家追又不敢自己主動(????????????????????
    好煩哦我超討厭這種人!!!!!!!!!!!(靠北)
    上石算是裡頭的金手指角色....←

    對啊會開XD
    這對寫起來感覺蠻傷腦的所以應該排在秋夏組後面吧(喂)
    感覺這系列好長哦我要寫幾年T___T(認真)

    謝謝你我也被你治癒囉>w<!!!!!每次發文都能看見香魚親來回覆真的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情。
    知道自己正被看著的感覺實在是有點害羞...但是很開心(詞窮
    下一章也會努力寫的XDwwwww

    四六 於 2010/08/27 21: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