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第十五章★


  距離比賽開始只剩半小時。
  古屋上月欲哭無淚的站在熙來攘往街道上,眼看時間一分一秒流逝,自己卻如身處異地般不知所措。
  ……居然又迷路了,而且還是在自己熟悉的地方。
  出門前還特地再去看了一次地圖,走出門後遇上需要幫忙提行李的老太太便想著反正時間充裕就義不容辭的上前幫忙,和老奶奶道別後他站在熟悉卻陌生的十字路口茫然著。
  真沒想到自己迷糊的等級如此上乘,古屋上月看著眼前的紅燈亮了綠燈滅了、接著綠燈亮了紅燈滅了好幾次。
  和行人擦身而過,他卻連張口詢問他人的勇氣都沒有。
  雖說自己的生活圈真的很小、也不常到街上走走,最遠曾去過的地方就是和母親一起去的菜市場,但也沒想過只是走到不常來的地方就能使自己慌張成這樣。
  (如果是這種時候……藤原柳會怎麼做呢?)
  這樣的想法悄悄的浮上心頭,古屋上月抿唇,如果是藤原柳的話現在一定是隨便抓個路人問:「鎮立體育館怎麼走?」,用近似美腔的日文說。
  終於下定決心鼓起勇氣問路,當他轉身正想上前向剛擦身而過的少年,那人卻突然轉過身來看著自己,帶著彷彿看見寶石般閃閃發光的眼神。
  上月不解的皺起眉,還是怯懦開口詢問:「請問……鎮立體育館要怎麼走?」
  那人沒回答。
  依然用著閃耀的眼睛盯著自己。
  古屋上月深感不解,跟隨著那人的視線看過去,原來他是在看自己手機上藤原柳送的青蛙吊飾。
  ……手機?對了!為什麼自己不打電話問?
  恍然大悟的古屋上月不停地在心底懊悔自己的愚蠢,正打開手機想打電話時,原本一直沉默的少年終於啟齒說話。

  「你要去鎮立體育館?」
  「啊……對,請問怎麼走?」訝於對方有所回應,上月將手機闔了起來。
  「體育館離這裡有點距離,你怎麼會走到這裡?」少年露出訝異同時有些不屑的臉,令上月不禁感到有些尷尬,「唉,沒辦法,我帶你走好了。」
  「咦?……可以嗎?」驚訝的睜大眼簾,若有人能帶路是再好不過的了。
  「反正都是崇陽的學生啊,我可不是為了你才這麼做的哦。」似乎叮嚀般的開口。
  「……你怎麼會知道我是崇陽的學生?」感到驚奇的上月忍不住問。
  「這很好猜吧?今天是崇陽對上葵高的資格賽,通常會去看球賽的就是崇陽的學生和追星一族了。」總覺得對方的反應很大驚小怪,少年挑眉。
  「追星一族?」
  「想也知道是追誰吧?就是那個崇陽最有名的日美混血兒。」
  ……果不其然是藤原柳。上月默想。
  「好了,比賽好像快開始了,我們快走吧。」
  「啊、謝謝你……!能問你的名字和班級嗎?」想起方才少年說『都是崇陽的學生』,上月下意識的問起對方的姓名和班級。

  「我是森川浦,2年B班,你呢?」
  「古屋上月,1年A班……請多多指教。」上月慎重的說,惹來少年一陣笑意。
  「請多多指教啊。」



  「各位觀眾大家好!我是今日的播報員,上條景,坐在我身旁的是專業的球評──永澤修二,今天就是由我們兩位來替各位播報賽況!」
  「各位好,我是永澤修二。」坐在上條右邊,看起來年齡較為老邁的男子簡潔地開口。
  兩名在節目上才會看見的專業轉播員及球評現在就坐在向源鎮的鎮立體育館裡,還有為數不少的錄影機在觀眾席開始架設機器,準備轉播接下來即將要開始的比賽。

  「比賽即將開始,先請兩方的隊伍出場,在球場左邊的是葵花高中,雖然還是剛成立的新隊伍,卻漂亮的以109:83擊敗日出高中,是不容小覷的生力軍!」上條激昂的說著,音調聽來就像正開著電視看轉播節目。
  「現在站在球場右邊,沒錯,就是令眾人期待不已的──崇陽男子高中!」

  當身穿紅色運動服的球隊一走出球場時,坐滿席的觀眾(尤其是女孩子)奮力尖叫起來,走在隊伍前頭的藤原柳和相良壬希等人已經百般習慣,藤原柳甚至還對樓上的女孩們揮手,尖叫聲更是此起彼落。
  被這種陣仗嚇得連雞皮疙瘩都浮現在皮膚上的一、二年級生,因眼前錯愕的景象連走路也變得戰戰兢兢。
  ……明明還只是資格賽而已,為什麼會有專業球評和轉播員?連攝影機都有了,加上一大群自備加油板的球迷,儼然就像一場小型的職業籃球賽。
  萬分不解的佐藤偷偷地問了橘:「學長,為什麼會有球評啊?這不是資格賽而已嗎……」
  「嘛,關於這個,拜賜阿柳囉,本來小型的地區資格賽是不可能有轉播和球評的,因為美國籃球聯盟很注意藤原柳,這些專業的人員是由日本中央的職籃聯盟派過來的。」
  「哇啊,這、這根本就不像資格賽啊……」
  「沒辦法,這就是實力的差距,老實說藤原柳根本連全國大賽也不用比就能直接晉升到國外的球隊,聽說之前連湖人隊(*1)都找上他,不過被阿柳一口回絕就是。」橘陽太聳聳肩,有些惋惜的開口。
  同樣身為籃球選手的他很清楚自己和藤原柳的差距,或許整個日本還找不到一個能比他更強、更快的小前鋒,他不清楚為什麼藤原柳要將自己的才能浪費在這小小一個日本,為此橘陽太感到既可惜又可笑。
  佐藤盯著走在隊伍最前頭的藤原柳,平常那個屌兒啷噹、懶散又愛摸魚的人竟然有這麼多聽來就感到不可思議的事情,似乎突然變成很遙遠的存在一樣,令他有些落寞。

  「蟬連全國大會冠軍三年的崇陽高中,對上初生之犢葵花高中,究竟比賽的結果是怎麼樣?會是如大家預測一同,成為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情況嗎,永澤先生您認為呢?」
  「我想今日對於葵高肯定是場苦戰,崇陽的主將藤原柳,和葵高的主將工藤智也兩人完全是不同類型的球員,一個擅長攻擊而另一個擅長防守,不曉得彼此交鋒時會變成什麼模樣。」
  「哦?永澤先生言下之意是,看是崇陽高中的藤原柳比較會攻、還是葵花高中的工藤智也比較會守囉?」
  「可以這麼說。」
  「那麼,比賽即將在一分鐘後開始,先讓我們看一下今日的球員先發列表──」

  螢幕上出現葵花高中及崇陽高中的先發列表。
  控球後衛(PG):花見 瞬
  大前鋒(SG):錦戶清光
  小前鋒(SF):工藤智也
  中鋒(PF):扇見莧
  得分後衛(C):本田由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控球後衛(PG):相良壬希
  大前鋒(SG):真田 護
  小前鋒(SF/PF):藤原 柳
  中鋒(PF):佐藤 晃
  得分後衛(C):橘 陽太 

  接著,比賽在哨音響起後開始。

  「雙方球員跳球。」
  裁判站在球場中央,兩旁的球員分別站了出來。
  果不其然是藤原柳及工藤智也。

  盯著藤原柳不帶笑容的臉,工藤智也露出狂妄的笑,瞇起細長的鳳眼:「還請承讓了,藤原君。」
  藤原柳抿唇,回望著笑得叫人討厭的工藤智也。
  「……你今天的中分依然很中分啊。」彷彿發自真心讚嘆的這麼說。
  「哼,你能說大話也只有現在了。」瞪了藤原柳一眼,工藤智也將視線轉移到兩人頭上的籃球。
  裁判將球舉得老高,兩人相互蹲在對面,如同虎視眈眈的獸緊盯著食物,全場鴉雀無聲。

  嗶──
  哨音再度響起。

  藤原柳輕而易舉的就將球拍到敵方陣營。
  接到球的相良連忙帶球跑至得分區,很明顯的葵高也沒有強烈想要防守的意思,就連跳球也跳得力不從心,他知道。
  他知道葵高在等待機會,等著我們失誤。
  將球傳至真田手上,簡單的一個帶球上籃,記分板上立刻成為2:0。
  樓上觀眾區立刻喧嘩起來,剛開始前兩節的戰況幾乎一面倒,葵高完全被崇陽的氣勢壓在底下,比數一直來到24:0,賽況延燒至第三節,葵高仍是一分也沒有得。

  「比賽來到上半場第三節!一直處於劣勢的葵高,似乎沒有想扭轉戰況的意思?」
  「嗯,看來,葵高是在等待機會。」
  「永澤先生的意思是?」
  「從身高上來看,葵高就已經差崇陽一大截,若要論快攻也很難能贏過擁有深厚底子的崇陽,所以他們必須截長補短,將每一個球員都訓練成得分後衛。」
  「也就是傳說中的三分線戰術是嗎?」
  「是的。」
  「但是,令我不解的地方是,崇陽看起來也沒有努力進攻的意思……」
  永澤修二皺起眉頭,從方才的比賽看下來,由於葵高的防守本身就相當鬆散,不論是中鋒或大前鋒都能很輕易就突破,但是最令他不解的是,藤原柳卻至始至終站在三分線上、偶爾支援隊友,並沒有帶球上籃的意思。
  「啊,是呢,從前兩節,崇陽的主將藤原柳卻動也不動的。」
  「不曉得這是否是崇陽的新戰術?或者是球員本身的問題。」

  趁著短暫的休息時間,相良壬希放棄喝水擦汗的機會,不解的走向一直坐在板凳上的相良總一郎,臉上的表情相當陰鬱。
  「……父親,您到底……是為什麼要這麼做?」
  抬頭看著滿汗淋漓的相良,總一郎不著痕跡的輕笑,遞了一條乾淨的新毛巾給自家兒子擦汗。
  「不為什麼。」總一郎很快的結束話題,而後連看他也不看一眼。
  相良壬希握緊拳頭,緊咬牙根,無奈的瞥了一眼連一滴汗也沒流的藤原柳,心中的疑惑越捲越大;方才進休息室時,父親便立刻改變戰術,將原本負責於藤原柳的部份全數分配到其餘四人上。
  雖然和葵高對打起來是輕鬆的,但是卻很容易消耗球員們的體力,到最後球場上會變成只剩下藤原柳一人的僵局……
  只剩下藤原柳一個人?
  像是瞬間會意過來,相良壬希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盯著相良總一郎,難掩訝異的張大嘴巴。

  「……你明白了嗎?這局球賽,是那傢伙一個人的戰爭。」
  而你們只是輔助他往上爬的工具。
  相良總一郎未完的話,他逕自接在心底,用複雜的眼神看著自己的父親,直到第四節的哨聲響起。

  的確,要一個球隊達到零失誤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就職籃上來說不可能,更別說是業餘的比賽。)
  要是有其餘的球員倖存在球場上,藤原柳一定會不自覺的依賴還有體力的球員,倘若其他人並無法達到和他一樣的水準,那麼這場比賽對崇陽來說會是吃力的。
  雖然心底對於父親的決策相當火大,卻還是無法不去佩服,站上球場時他再一次握緊拳頭。

  ……果然,我還是沒辦法贏過父親嗎?

 

TBC....

註1:洛杉磯湖人隊(Los Angeles Lakers)是全美國最知名、最具影響力的NBA球隊之一。目前他們擁有著名的球星柯比·布萊恩。洛杉磯湖人隊的主場為洛杉磯市中心的史坦波球場,是擁有悠久而輝煌的歷史的職業籃球隊。其前身為明尼亞波里斯湖人隊,由於明尼亞波里斯附近的五大湖區而得名。1960年球隊遷至洛杉磯,10次獲得NBA總冠軍,至今合共奪得15次總冠軍,落後於波士頓塞爾提克隊的17次。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C
  • 我爸(?)才不是這樣!
    會這樣的是我媽!(告非就說不是你了
  • 靠XDDDDD你媽最好是會這樣!!!!!!!!!!!!(????)
    再說老媽當籃球教練也太嗆了吧XDDDDDDDDD
    哪來的超跳躍設定啊XD!!!!

    四六 於 2010/06/17 03:25 回覆

  • CC
  • 不過我爸以前也還真的打過籃球耶……(校隊意味)
    雖然他好像沒比到賽。(菸)
     
    不過要說我爸當教練的話,--救國團的。(寧靜)
  • 哇啊好帥哦!!!!!!!!!!不過阿C你爸這麼高打籃球很適合啊XDDD
    蓋個火鍋什麼的絕對超Eazy!!!!!!!!!!!!!!!!!!!!!(一力是這樣拼嗎不是就算了(幹!!!!!!!!???
    沒比到賽咦咦咦why?

    救國團XDDDDDDDDDDDDDDDDDDDD
    好帥氣哦!!!!!!!!!!!!!!!!!!!!!!!!!!!(什麼

    四六 於 2010/06/17 19: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