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第十四章★



  「哥哥,要遲到了啦!藤原君的比賽!」
  「……明明還有三個小時。」
  古屋上月盯著家中牆上的時鐘,沉默的吃著早餐,身上還是穿著睡衣;朧光匆匆忙忙的在臥房及浴室來回奔跑,先是嫌棄自己今天的妝不夠漂亮再回房間換了好幾套衣服,模樣活像是急著赴宴。
  「上月你不去嗎?」忙著收拾桌上被自家女兒吃得紊亂的餐桌,埔月鈴子詢問著還慢條斯裡用早點的上月。
  「……晚點再去。」
  「你不和朧光一起去?」
  「才不要,我不想被誤認成是跟蹤狂。」一口回絕。
  湊巧聽見上月發言的朧光貌似氣憤的走過來,隔著一張桌子,她用力的拍下桌子,「什麼嘛!哥哥不要自以為得到藤原君的寵愛就可以囂張!」
  「什麼寵、……呃咳咳!愛、……咳!」妹妹爆炸性的發言讓古屋上月被嘴裡的培根蛋嗆得死去活來,瘋狂的咳嗽著,連半句話都說不好。
  埔月鈴子和古屋朧光用好奇的眼神盯著上月看,不明白為什麼朧光的話可以讓他大驚小怪成這樣。
  古屋上月連忙拿起桌上倒好的牛奶仰頭就灌。
  好來掩飾臉上不自然的殷紅。

  兩個禮拜之前,就在藤原柳拜訪自己家裡的那一天。
  他們接了吻。
  或說,是自己被對方給偷襲了。

  已經哭得相當疲憊的自己被如同孩子般抱到床上,閉上眼後原以為睡意會立刻侵襲自己的意識,想不到竟是一股熱度彿上眼臉。
  雖說只是簡單的四唇交接,仍是讓古屋上月的內心浮動不已。
  這兩個禮拜讓他混亂不堪的問題有兩個:為什麼藤原柳要吻自己?(美國人的睡前禮儀?)

  還有,為什麼古屋上月你並不覺得討厭?

  「那哥我不管你了,我先自己去球場排隊囉──」
  瞬間打散古屋上月的思緒,朧光穿著和體育館極為不搭嘎的小洋裝和娃娃鞋興高采烈的衝往玄關。
  「……朧光,妳穿成這樣是要去哪?」上月感到不解的開口。
  「看比賽啊。」
  「穿這樣去看比賽?」
  「是啊?有哪裡不可以嗎?」拉起自己的裙襬,朧光反用一種訥悶的臉回望上月。
  「呃,其他人我是不敢保證……但是你肯定是看比賽會激動得扭動身體的人,建議你換上比較方便活動的衣服,免得衣服破了。」古屋上月一臉正經的說。
  古屋朧光瞬間換上嫌惡的神情,盯著不解風情的哥哥,無奈的說:「哥哥一定是因為這樣才會交不到女朋友……」
  想不到自己說出良心建議卻還要被這樣批評。就是找不到女朋友又怎麼樣?他有些動怒的瞪了古屋朧光一眼,不再說話。
  「想讓喜歡的人看見自己最完美的一面是很正常的事情吧?就算藤原君忙著打球看不到,但就是只有一眼,一眼就好,如果能讓他覺得今天的我很漂亮,這就夠了。」
  「這麼拼命但是只要被看一眼就滿足?這是什麼邏輯……」
  「所以說哥哥你不懂呀,你一點都不能明白女孩子在想什麼,不對,應該說你一點都不能明白他人在想什麼,也不想去明白,你老是只想到自己,所以才會和工藤君有所誤會,對吧?」
  朧光似乎也被自家兄長的發言惹得不太開心,關於自己對於戀愛的心情被說話是最、最讓她不高興的事情,沒有誰有資格去評論自己對藤原柳這種至高無上的戀心。
  上月難掩錯愕的看向朧光,垂下眼睫的她嘆了一口氣,「你什麼都不懂嘛。」邊走出家門,邊說著。

  埔月看了一眼女兒離開的背影,注意到自家兒子的異狀,離開洗碗槽,用身上的圍裙擦拭濕濡的手,輕輕的拍著上月的頭。
  「別想太多,朧光只是在說氣話。」
  「嗯,我知道。」
  「我相信你想做什麼自己最清楚,也知道你不是個不善解人意的孩子。」
  「……吶,母上,是不是某些時候,人應該要犧牲掉一些東西才可以獲得別的東西?」
  「那麼,你就得自己去衡量,要犧牲的和想獲得的,哪一個比較值得。」
  古屋上月抬起那雙漂亮的墨色眼瞳注視著埔月鈴子,彷彿下定什麼決心似的,露出了不同以往的堅毅表情。

  如果說要能讓自己更坦率的面對那群「朋友」,就必須更加勇敢的去面對因過去而生的恐懼的話,那麼要與不要這兩個選項之間,答案早已了然於心。
  因為,有個傢伙說:「……我會接受你的全部。」

◆◆◆

  比賽的地點在向源鎮的鎮立體育館。
  熙來攘往的人潮在體育館內走動,其中特別熱絡的就屬私立崇陽男子高校的球員休息室,就像為了一睹偶像明星的風采般,女孩子們不顧形象的擠來擠去。
  坐在教練車上的相良壬希無語的盯著車窗外的風景,一看見多如螞蟻的女性存在他的身體就不自覺得起了雞皮疙瘩,轉過頭來看向肇事者,那人正百無聊賴的玩著PSP。

  「喂,阿柳,看到沒?一堆女孩子都拿著為你做的加油板……」看不下去的橘陽太終於開口,雖然他對藤原柳外表的詐騙能力早已不意外,但看見這景象還是忍不住讚嘆。
  「Oh I see……」還在專注著PSP的遊戲螢幕,橘陽太也不曉得方才的話對方聽進去多少。
  「是說,為什麼我們都要待在教練車上啊?」佐藤疑惑的問。
  不曉得為什麼也跟著藤原柳上車的上石總介有些尷尬的看了相良壬希一眼,指了相良的方向,悄聲的回答:「……因為相良他會怕女人。」
  「真的還假的!怕女人?」佐藤晃不可思議的睜大眼瞳,一不注意就提高聲量。
  上石總介不禁有種被打敗的感覺,迎接相良射來的殺人視線,心虛的和佐藤晃一同坐進位置的最角落;似乎是玩到一個段落了,藤原柳從遊戲拉回注意力,看著手上的錶。
  「時間差不多了,總一郎先生到了沒?」
  「嗯,他說他人在體育館裡了。」相良壬希淡淡的回應。
  「……總一郎先生是?」初次聽到這個名字,原本寡言的真田護也跟著問起來。
  「哦,因為你們是新社員還不是很清楚吧,總一郎是社長的父親,相良總一郎。」橘陽太瞥向相良一眼,笑了起來,「成立一個籃球隊還是需要有執照的教練,雖然平日我們的隊伍是相良在訓練,但實際上簽給政府看的文件,隸屬崇陽籃球隊的人正是總一郎先生。」
  「那為什麼我們從來沒見過這個總一郎啊?」
  「事實上,我們社長所熟知的戰術和籃球技術都是源自於他的父親,也就是總一郎先生,帶領著我們球隊的人相良沒有錯,但決定我們戰術的人是總一郎先生,像這次也是一樣,要安排怎麼樣的人上場、誰當中鋒誰是後衛,通常也是總一郎先生決定的。」
  得知一個令人詫異的消息,佐藤晃的好奇心更是加深了,「可是,他從來沒看過我們練習耶,怎麼知道我們的實力?」
  橘陽太頗有深意的瞄了相良壬希一眼,「因為總一郎先生的眼睛,就在他身上啊。」
  聽不大懂橘陽太的意思,佐藤正想繼續追問下去,話還沒說完就被橘堵了回去。

  「總一郎先生只有在我們比賽的時候才會出現,所以等到球場上看到他也不用太在意。」
  「是……」還欲言又止,佐藤晃有些不情願的點頭。
  相良壬希狠狠瞪了橘陽太一眼,眼見休息室前的女孩子們走的都差不多了,他趕緊出聲催促:「好了,我們該下車了。」
  球員們魚貫的走出車門,藤原柳將PSP收進裝著運動服和球鞋的袋子,正想走下車時被相良壬希猛地的往後拉住。
  他往相良的方向不解的看去,還來不及說話就被搶問。
  「這次比賽,你有什麼打算?」認真的眼神不容置喙,從不允許失敗的相良壬希完全無法接受比賽有一點點偏差。
  他是真的很緊張藤原柳會做出失控的行為。
  藤原柳了然一笑,將相良壬希拉住的手抽起來,回以相同的正經表情,用沉穩的聲音輕快的說著。

  「我只打算贏。」
  將背包的帶子拉到自己的肩膀上,最後露出那個自信到叫人討厭的笑容。
  「而且是一定會贏。」

  相良壬希望著藤原柳走入休息室的背影,惴惴不安的捏緊手掌。
  ──不過等到比賽過後,這份保單就會過期囉。
  這句話,讓他害怕不已。


TBC....

 

 


 


才十四章(?),請大家再多陪伴我一段時間--!
我會更努力的寫著的!TwT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香魚
  • 連續看了兩章真是大大滿足www

    怎麼說呢
    平常那麼厲害的相良竟然會怕女人好可愛喔!!!

    超好奇阿柳到底作了什麼XDDDDDD
    期待下回!!!
  • 相良怕女人這點超可愛的XDDDDDDDDDDDD
    所以7.5他看到朧光的時候其實也怕怕的wwwww
    真是糟糕啊www(?)

    結果阿柳幹了什麼我打到16章都還沒寫到wwww(進度哭泣)

    四六 於 2010/06/14 00: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