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足以致死的愛情。》
  ──野獸與野獸的 進 行 式──


  你踩著輕輕的腳步向我前來。
  像個疲倦的孩子,最後重重地倒在我的面前,露出滑稽的稍嫌可愛的笨拙表情。
  濺在腳邊的究竟是水還是血呢?就在這樣猜測的同時,你的氣息卻將答案寫了四個字,了然於心,我情不自禁的笑出聲音來。
  接著五官不聽使喚的爆跳且狂亂。

  於是說,
  兩行清淚,為了,誰……

(一)

  最近老是夢到這種噁心的夢。
  挨著床板起身時他發現自己在雙腿之間流淌了某種濕黏的液體,呆滯的神情彰顯,脫下褲子後他與充滿水漬的內褲面面相覷了好幾分鐘。
  拎著被男人的眼淚濡濕的內 褲進入浴室,將洗手台斟入無色的自來水,當布料一碰到清水時立刻就看見清澈的水中緩慢的染出淡淡的乳白色。
  完全不明白。
  ……果然去看個內分泌科會比較好嗎?

  某種異常的平靜竄入腦袋,他備感無趣的搔了搔睡亂的黑髮,打了個不甚好看的哈欠,挪動腳步往電腦房走去。
  不曉得為什麼,最近只要一閉上眼睛(或說是稍稍放鬆了)腦中就會跑出這種影像。
  比起往常還要更加狼狽的平和島靜雄。
  不管是那頭亮到讓人作嘔的金髮還是長得畸形的臉龐,四肢和軀殼,都像被潑上好幾桶紅色油漆般鮮血淋漓。
  內心湧出來的卻不是興奮,這點讓他備感訥悶,為什麼?當視網膜浮現全身是血的平和島靜雄時,拳緊手心的竟是無以倫比的憤怒。

  不是這樣。
  不能這樣。
  不可以。
  ……如果始作俑者不是我,就不容許這種事情發生。

  那比起孩子氣更像獨佔欲的幼稚情感縈繞著他難以收拾的思緒。
  難堪的情緒湧上心頭,他忿恨不平的打開電腦螢幕,輸入ID名稱和密碼,一股腦的比起寂寥更像洩恨的在聊天室上有重點沒重點的打著字。

(●)

>>>田中太郎進入聊天室
>>>甘樂進入聊天室
甘樂
  甘樂大人可不是會因為這種無聊的小事就心情不好的人呀~☆
田中太郎
  請問……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甘樂
  咦?怎麼這麼問?
田中太郎
  通常說『不是會因為這種無聊的小事就心情不好』就代表是心情不好的意思吧……?
甘樂
  哦呀?是這樣嗎?
田中太郎
  就跟『最討厭』卻是『最喜歡』的道理一樣?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呢……啊,沒頭沒腦的,真是抱歉……
甘樂
  好深奧呀☆
>>>甘樂退出聊天室
田中太郎
  欸?居然下線了……我說錯了什麼話嗎?

(二)

  ──『那才不是愛。』
  有好幾次那個人都用讓人厭惡的口吻這麼說著,自以為是的瞭解什麼進而咄咄逼人,真是讓人想喜歡都喜歡不起來。
  不懂什麼叫作愛的人是你吧。
  明明只是個人類……
  到底知道些什麼東西。
  哦呀……可惡,越想越讓人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為什麼我要因為這種事情而生氣呢?真是讓人火大。

  我喜歡人類。
  喜歡那些各式各樣的面孔和千變萬化的情緒,不一樣的髮色不一樣的膚色甚至是不一樣的瞳孔顏色,不一樣的語言不一樣的風景,喜歡笨拙的聰明的自以為是的妄自菲薄的人們。
  比起喜歡還要再單純一點的詞彙到底是什麼呢?
  ……啊,是愛吧,嗯,是愛呦。
  我愛著人類。

(三)

  「我討厭你──討厭死了!討厭討厭討厭討厭!去死吧!」
  濃烈的伏特加的氣味由他嘴裡竄出,男人露出滿臉煩躁和暴躁,欲出拳時卻被來人跌跌撞撞的腳步給擾亂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嘴裡吐出的話雖說千篇一律,但次次聽次次生厭;同等地對於眼前的人他也沒有辦法把對方掛在喜歡這一邊,但也不至於到蹭恨的程度……,『恨』著誰這種事只有笨蛋才會做。
  盯著對方左搖右擺的姿態,他只能回以皺眉和不屑,白癡也會喝醉酒,這種事情實在是想都沒想過。
  想衝上前對自己施於暴力時又立刻退卻,滑稽的動作,小刀還捏在掌心卻將身子弓起,下一秒他的動作讓男人呆滯甚至啞口無言。

  ……吐了。

  什麼?怎麼一回事?男人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瞳看著來人就這麼扶著自己的肩膀對自己的胸膛大吐特吐,純白的襯衫上多了好幾塊青綠色的水漬,似乎能看出這傢伙方才都吃了些什麼東西,當鼻間竄上酸黏的氣味時似乎連自己的胃部都要跟著不爭氣起來。
  不曉得究竟是該憤怒或哀愁,揮出拳的手也就這麼跟著停在半空中,男人看著他大剌剌的吊在自己身上,吐完之後又用那充滿胃酸氣息的嘴巴說話。

  「討厭!討厭!」這樣的話語不停的重覆著。

  連自己都不曉得到底該從哪件事情開始生氣。
  狠下心來直接把眼前的醉鬼一拳打暈,像丟棄陳年垃圾般拉著他的手臂往前拖行,連手臂都冰的嚇人,這個傢伙到底是喝了多少啊。
  走到一半時他的外套被路上的凹凸不平處給勾住,衣服隨著男人的動作急遽的破碎起來,當聽見「嘶」的一聲時,男人回頭一看。
  又髒又舊的毛外套就這麼應聲裂成兩半。
  想怒吼想尖叫想揍人想殺人卻在下一秒發覺對一個酒鬼發脾氣似乎是自己比較沒腦袋。
  心不甘情不願的將對方背起來,檸檬伏特加的氣味和正在發酵的胃酸味相交混合,每走十步就要停下來呼吸新鮮空氣。
  兩人都如此狼狽。
  實在沒有辦法拉下臉走進Hotel……(更何況都是兩個男人。)

  無奈無助又絕望的朝自己的家門走。
  下不為例啊,這種事。
  平和島靜雄火大又無力的想。

(四)

  脫下被吐的亂七八糟的酒保服,平和島靜雄忍住想衝進浴室洗澡的欲望,還來不及穿上衣,往客廳的方向前去,手上拎著從冰箱拿出來的礦泉水。
  低下頭來鳥瞰著折原臨也難得一見的狼狽模樣,他無可遏止的嘲笑了對方好一陣子,而後將冰涼的礦泉水淋上折原臨也的臉龐,藉此清醒及醒酒。
  眼見冷水就這麼結成小水珠凝在他的眼臉之間,身體的主人卻沒有清醒的意思,平和島靜雄懊惱了很久,究竟該怎麼做?……可不可以丟著不管?
  他蹲下來,蹙緊眉盯著折原臨也動也不動,該不會死了?剛才我有打很重嗎?突然地這樣的想法閃過腦中,帶著有些良心不安的手摸上他幾近死白的臉頰。
  冰死了。(是因為冷水的關係嗎?……還是?)
  越想越不安,雖然內疚得莫名其妙,他還是伸手去探對方的鼻間是否有氣息。
  湊近折原臨也的臉龐。

  五公分、四公分、三公分、兩公分、一公分……

  「砰」的好大一聲。
  早已被冷水澆醒的折原臨也直接撞上平和島靜雄的額頭。
  整個人被撞到遠離沙發一公尺,他不解而憤怒的抬頭正想怒罵,然而下一秒,

  他們接了吻。

(五)

  發生什麼事?

  這樣的反應完全在平和島靜雄的臉上表露無遺,毫無反抗的任憑湊上來的傢伙對自己的雙唇又舔又咬又吻又吸。
  腦袋完全無法跟上現實的變化,沒有掙扎卻也沒有接受折原臨也舌尖的探求。
  等回過神來兩人已經處在一種既上又下的尷尬姿勢,靜雄看見經過長吻過後的折原臨也的表情,狼狽又可笑。
  「……討厭!」
  又是這種話。
  平和島靜雄不滿的情緒再度溢滿胸膛,他抓著折原臨也的衣領,兩人對視了一陣子,他瞪著臨也稍嫌呆滯的琥珀紅眼。
  還在醉?
  「我啊……最討厭小靜囉!」
  「到底沒頭沒腦的在說什麼?」讓人火大。
  他拒絕再度吸入折原臨也口中那經過酒精及嘔吐摧殘的口腔氣味,於是鬆開手。
  接續的動作更是讓平和島靜雄不明白,折原臨也比醉漢更像個醉漢,狠狠揍了靜雄一拳而後又撲上去啃咬對方的手臂,比野獸還像野獸。
  根本循本能行動。
  平和島靜雄覺得自己的理智現已經通通被扯斷了,他挨著痛將折原臨也壓制到自己身下,氣得一句話都不想說,俯下身給了對方一個蠻橫的深吻。

  『……最討厭小靜!』
  『吵死了跳蚤!閉嘴!』
  類如這樣的發言在兩人的吻中不斷地交談著。

(六)

  場景就像西洋片上常看到的一樣。
  整個人趴在對方身上,毫無情調和技術可言的飲吻著彼此。
  由簡單的四唇交接到摩擦,而後自然的互相的交換彼此的唾液;有胃液的味道,平和島靜雄蹙眉,像只獵犬舔滿獵物口腔,濕黏的口水在兩人分開時閃閃發光,連成一條細長的銀線。
  折原臨也瞪著他,這根本不舒服的親吻完全無法讓人滿足,伸手壓下他的後腦勺於是兩人才剛分開的雙唇又即刻交疊。
  像個女人一同挑逗著男人,他以舌尖輕輕撫弄他的舌頭,比起親吻更像吸吮,然後氣息交換氣息,他咬住平和島靜雄已被吻腫的上唇,示意還要更多。
  更多、更多。
  平和島靜雄不可思議的望著身下的傢伙,擁抱的觸感竟比他想像中的柔軟太多。

  (……可惡,給我掙扎啊。)
  (再這樣……會停不下來的,混帳!)

  連自己都不曉得是怎麼一回事了。
  大方地接受的挑釁,他將手探進對方的胸膛,撫摸體溫過低的腹部及腰身;光是被觸摸而已,對方指尖粗糙的觸感前所未聞,折原臨也的身體顫慄起來,想要又不想要的難堪使他不能自己。
  觸感由腹部逐漸挪上,搓揉的觸覺在胸膛的兩側綻開。
  不是毫無感覺。
  他低聲的喘了一口氣,瞪向毫不節制的他,用力地咬了他的舌頭一口,彼此都因為不同的理由而哀出聲來。

  喘息和喘息。

(七)

  這下子真的就變成野獸了。
  赤裸相見的兩隻野獸。

  他要他抓著自己的背脊,無法顧及形象或聲音,折原臨也痛的呼出聲來,毫無任何準備的下場就是下腹傳來劇烈的疼痛感。
  「……技術真差、啊、……笨小靜!」捏了平和島靜雄的肩頰骨好大一下,「有沒有……做過啊!痛死人了,不要動!」
  聞言,平和島靜雄停下笨拙的動作,狠狠瞪著折原臨也。

  「……你是白癡嗎?無論男人或女人……哪可能有做過啊!」

  這下子更是切切實實的感受到對方的欲望就在自己的體內了。
  折原臨也瞪大眼瞳,完全不曉得該對平和島靜雄的話做出什麼反應來,兩人沉默的對視了好久、好久……最後不自然的嫣紅染上他死白的肌膚。
  原來平和島靜雄是處男。
  這件事情居然讓自己的身體興奮得不能自己。

(八)

  「……喂、你!慢、一點……啊……!」
  「……嗯。」奇怪的回答。
  「笨小靜……不要一直、用那!裡……哈啊……你不、嗯……再慢一點……!」
  「……可惡,」
  他睜開因快感而濕潤的眼簾,凝視著對方。

  「要慢一點什麼的……也太為難人了!」

  欲開口回應時對方決定用親吻讓他閉上嘴。

(九)

  『我愛著人類。』
  總是這麼說著。
  要是有一天不再那麼說了……是會死掉的哦。
  就像小兔子太寂寞會死掉一樣哦。

  有一天如果把『愛』變成了『恨』。
  是會死掉的。

  ……你到底懂不懂啊?


(●)
>>>甘樂進入聊天室
甘樂
  呦呼,有人在嗎?田中太郎?
>>>田中太郎進入聊天室
田中太郎
  大家晚安!……啊?甘樂妳找我嗎?
甘樂
  嗯嗯~☆
田中太郎
  心情好點了嗎?
甘樂
  ……還是很差勁呦☆
田中太郎
  咦?
甘樂
  因為『最討厭』才不是『最喜歡』哦☆
田中太郎
  這個……你當真了嗎?
甘樂
  欸?你該不會是在開玩笑吧~?
田中太郎
  嗯。
甘樂
  ……☆
>>>甘樂退出聊天室
田中太郎
  咦咦咦?……我又說錯什麼話了嗎?

FIN.




給F醬的補品,雖然我覺得根本不會有哪裡補到啦哈哈哈哈……(懺悔)
不過像是這樣子的靜臨才是我家(?)的靜臨……無論如何都請當成腦麻夫妻看吧,實在是萬分抱歉……。
修羅場加油哦F醬!

啊啊讓我廢話一下吧,諸君。
我、……我第一次寫了腦麻夫妻的R18 !(並沒有哪裡R18到好嗎?)
我真的努力過了。
想過各式各樣的靜臨背後注意該怎麼寫,可是怎麼想都還是只能想出如此少女橋段的東西,想看又黑又虐又痛的H……還還還是找別家吧這裡缺貨。(靠)
寫完之後總覺得有什麼被我自己給實現了,嘿嘿。

老實說一開始用臨也視角寫就是一個敗筆,我我我我我的臨也不是折原臨也是腰折臨也啊囧。
為什麼能孩子氣又任性成這樣呢……我到底把臨也當成什麼東西了……到底從哪個環節上誤解了啊?
果然不是因為腦麻夫妻而腦麻,是我自己本身就很腦麻嗎?(絕望)

啊啊總之寫被帝人耍了一頓的臨也真的很愉快……下不為例啊這種事。(掩面)

不管怎麼樣,還是希望你能喜歡。
謝謝你的閱讀。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svoboda
  • 柴醬謝謝;口;(痛哭)
    喔喔我真的有被補給到喔!
    真的!這份空投來得正是時候啊在我已經在棺材裡面仰臥起坐的時候(?
    修羅場有動力繼續下去了,大感謝柴醬啊!(抱著蹭)

    柴醬家的靜臨別有一番柴醬味(?
    就是小小的,軟軟的,圓滾滾的,像陽光下玻璃彈珠那般晶瑩剔透著的靜臨
    非常喜歡啊www

    (抱歉,最腦麻的應該是我的心得功力(自己走開)
  • 不不不感謝啊!Q口Q(回蹭)
    你可以感覺到有被補到真的是太讓我感動了...我還很擔心你會不喜歡XDrz(掩面)
    修羅場真的很辛苦…但是也沒有辦法幫你什麼(痛)
    等你趕完稿休息完了我可以去找妳玩嗎wwww

    小小軟軟的XD!(笑) 其實我是很龐大又很堅硬的哦…(?)
    能夠讓你喜歡我開心到都要哭了……!(抽面紙)←
    才不腦麻呢XDDD!
    腦麻的是我,你應該是被我傳染XD←

    四六 於 2010/05/05 18:28 回覆

  • 戀戀
  • 我被治癒了=////=

    喔喔喔喔
    柴大你好阿(這樣叫對吧?)
    真的超喜歡你的文章阿
    總覺得被療癒了ˇ
    謝謝你的文章阿XDDD
  • 哇啊不用叫我柴大啦XD,叫我柴就可以囉www
    謝謝你喜歡啊啊很開心呢owq!!!!!!!!!
    能讓你感到開心或是有點治癒到就是我的榮幸了...!!!!(笑)

    四六 於 2010/05/06 18:42 回覆

  • 香魚
  • 喔喔喔喔喔喔太棒了我都要流眼淚了啦(顫抖
    米蟲的文好棒Q口Q
    太有靜臨的感覺了
    喔喔我感動的不能自己了......
    真的很棒!!!(又重看一遍)
  • 哦哦哦好害羞啊!(鑽地洞)
    棒什麼的…完全沒有的事,我只是個腦麻啊~(掩面)
    謝謝你的稱讚跟喜歡哦香魚桑ww
    總覺得又被你治癒了啊www(笑)

    四六 於 2010/05/08 23:54 回覆

  • 彌
  • 柴樣好~第一次見面^^
    呼嗯嗯...該怎麼說呢(掩面
    其實我是臨靜派的啦!
    不過我喜歡這篇,讀起來沒有違和感很棒(小花
    期待您的文章把我洗腦成臨正派!!XDD
  • 彌樣你好!w
    哇啊竟然能被臨靜派的喜歡我好開心XDD!!!!!(笑)
    果然腦麻夫妻跨越一切障礙嗎!!!!!!!!!!(才沒有)
    我的文章要洗腦一個人是很難的事情哦Q口Q...
    想要萌臨正是絕對不能看我家的啊Q口Q....!!!(忐忑)

    四六 於 2010/06/04 23:20 回覆

  • 咬月
  • 目標把所有文翻完的我看到這篇才驚覺...原來我一年前就曾經看過四六的文了(噴 可是我記得當時的背景是咖啡色的XD
    當時很有印象就是最後的片段,讓我笑了好久呢XD!

    其實臨也在某些方面滿笨的我感覺,或許他在生意方面很厲害可是在感情方面就感覺是個任性討糖的孩子,大概就是"因為我愛著人類所以也要愛我"這句讓我感到他的任性吧XD!
    總之,還是感謝四六的餵食XD!(你可以滾了
  • 哦哦兩年前我還叫桃丼柴,所以咬月會沒有印象吧對四六這個名字(笑)
    臨也在我心底實在是個定位很矛盾的角色,於功於受對他的想法其實自己也猜不透,真的是可惡的新宿中二屋耶。
    雖然我還是很喜歡啦但總是忍不住想唸一下,謝謝咬月的閱讀,看到有人在看兩年前的東西超害羞的XD

    四六 於 2012/07/30 14: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