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80171副  

「四六?噢,她是我的同學……曾經是。」

那一天我和朋友在臉書閒聊,講著講著忽然就揚起塵土往事,她在對話框表示她最近見過初中在班上極度排擠我的某位女同學,當年我們青澀到可笑得不得了,國中生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
裝作熱情以示合群,標新立異當作鶴立雞群,燙玉米鬚、梳平瀏海和貼鬢角,到金石堂買上課專用的立鏡,拉高腳踏車的擋泥板,把鐵馬的煞車桿改成藍色或紫色。
看五五六六演的偶像劇、跳王心凌的《愛你》、唱蔡依林的《倒帶》或《檸檬草的味道》,動不動就喊支援,時不時校門口集合。
八年級生大概就是那個樣子了。

十三歲的時候討厭和喜歡都是模糊而鮮明的印象,任憑直覺就能判斷喜惡是非,還沒有辦法脫離眷戀了六年的國小時代,用畢業的國小分團體,誰當出頭鳥、誰就倒霉;一言不合就是冷戰與霸凌的關鍵,眼中隱忍已久的做作和妒忌都能成為欺負的理由。

我也是這麼成長過來的。
我國一時班上人緣不錯,既是數學小老師又是衛生股長,放牛班的孩子跟品學兼優的模範生都是我的朋友。
我聽日本流行樂、追News和KAT-TUN,看山下智久和龜梨和也一起演出的《改造野豬妹》;我寫《家庭教師REBORN》和《驅魔少年》的二次創作;我彈最簡單的《小星星》和《李斯特練習曲》,不彈鋼琴了,就去拉小提琴的基礎曲《妖精之舞》或是《舒伯特:音樂之瞬間》。

盡是小事,但在那時候每一件都是大事。
我好大喜功又怯弱受怕,最擔憂被瞧不起、唯獨恐懼不被喜愛,幹了什麼都要嚷嚷,十足半吊子,什麼都碰卻什麼也不精。
如此輕易就成為他人眼中的一根刺。

私下的排擠與惡口當然沒有少,檯面上的明爭暗鬥就連老師都看得出來誰跟誰分門別派,除了生理上的暴力行為,心理與精神上能怎麼摧殘彼此就遏盡全力:打無聲電話、翻不順眼的人桌子、犯了錯先誣賴誰、踩髒排擠對象剛擦好的地板……極致的小家子氣,極致的無可救藥。

彷彿討厭那個人是生命裡最重要的大事,凡睚眥便必報。

「以前我們處得並不好,還來不及處得好,她就轉學了。」

初中一年級我父母正式離異,收拾了包袱很快就回到鄉下老家住,轉學是必然的事,我剛甩了暗戀我半年的女同學,隨著老爸的腳步回到舊家,整整討厭了那個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週休二日不打烊)。

「那時我們真的很不喜歡彼此,這輩子我大概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那麼針對一個人過活,我討厭她搶走我所有鋒芒,我厭惡她盡拿無聊透頂的小事炫耀,我討厭她,所以她也討厭我,她轉學後聽其他同學說,其實她最開始很想跟我當朋友,但我們沒機會深入了解彼此,我就先給她貼上『討厭鬼』的標籤了……這真的沒辦法,誰會無緣無故喜歡一隻禿毛的公雞啊?」

噢,對,以前我是「禿毛公雞」,她是「三八破麻」。

「畢業很久之後,很偶爾聽到她的消息,仔細想想其實我沒有那麼討厭她,其實我還蠻喜歡她在班上搞笑的,其實她說的某些話挺對的,其實我是因為不了解她,才能理所當然那麼討厭她的,因為我什麼都不知道,討厭一個人才會這麼簡單容易,也許再給我們一次機會,國中的時候我們會是好朋友也說不定。」

我也覺得,因為她現在的臉書大頭照素顏也很正(靠北)。

 

上面是我最近發生的事,恰好我最近陷入一個「她是討厭我了呢?還是其實不討厭我?」的漩渦裡,就像從前一樣,老是揣測別人的想法而活,好像我的悲喜不得不繞著他人旋轉。

我相信地球上每一個人類都遭遇過這樣的事情:被誰喜歡、被誰討厭,喜歡自己、討厭自己,懷疑別人、相信別人,質疑自己、信任自己,總有個八分之一的機率碰上這些事。

如果你剛好也在這個狀態裡,來跟我說說話吧,來聽聽我能給些什麼建議,也許我們都能在明天好過一點。

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喜歡你,或是我討厭你,對於你而言真的很重要嗎?」
要是你正因為某個人討厭你而擔心受怕痛苦,想一想這個問題吧,那個人的喜好跟你是否有切膚關聯?她對你的愛或恨之於你價值有多少?

那個人可以討厭你一輩子嗎?
那個人會喜歡你一輩子嗎?
上面這兩個問題對你來說有多種重要?

同學討厭你、同事討厭你、朋友忽然討厭你,在自亂陣腳兵敗如山倒之前,想一想吧,這個人對於你的影響是否雋永到令你不得不插手干涉、甚至是當機立斷能改變自己?

是一群人都討厭你?
還是只有那一個人討厭你?
你知不知道他們討厭你的原因?

在自清上述的所有問題之前,疑問的源頭要有答案:「你多了解自己?」

你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你的優點是什麼?
你有什麼缺點?
你最喜歡吃什麼?
你最喜歡哪一種性格的人?
你最受不了哪種個性的人?
你覺得自己成熟嗎?
你對身體的哪個部位最有自信?
你想改變自己的哪些地方?性格?單眼皮?小腹?壞習慣?
你最愛什麼顏色?
你會做菜嗎?為什麼討厭或喜歡做菜呢?
你喜歡跑步嗎?不喜歡跑步的話,喜歡怎麼樣的運動?
你最崇拜的人是誰?
你最喜歡的一本書或者一首歌?
你愛哭嗎?
你喜歡吃東西還是睡覺呢?
你最討厭自己哪裡?
你最愛自己哪裡?
你最值得別人和自己驕傲的地方在哪裡?
你擅長什麼?
你喜歡做些什麼?
你最厲害的科目是?
你最喜歡哪一位老師?那為什麼討厭另一位老師?
你覺得自己脾氣好不好?
你愛穿牛仔褲還是袋鼠褲?
如果一整天閒閒沒事幹,你第一件事想做什麼?
你的興趣是什麼?
知道興趣跟嗜好的分別嗎?
喜歡看書還是看電影呢?
喜歡夏天還是冬天?
最喜歡哪個國家?
最想學哪國語言?
以後自己想成為什麼職業的人?
你有沒有夢想?你的夢想是什麼?
如果沒有夢想,那你現在有什麼目標?環島?出國留學?國內打工換宿?參加春浪?去聽一場演唱會?找到一個不錯的打工?讀完一本磚頭書?和心儀的對象表白?你想做什麼?

你到底是誰,你真的知道嗎?

如果有誰可以肯定地回答上面每一個問題,那麼你至少是知道自己是誰的,也許你還不是那麼瞭解你是誰,可是你知道你是誰,你有什麼模樣,或者哪天你能變成什麼模樣。

如果我們夠瞭解自己,那我們都不用再太花時間猜測別人討厭自己哪裡了。
他人的厭惡極有可能毫無理由、也很有可能非常有道理,但在你自己之外,沒有人能強迫你去改變什麼,改變沒有不好,只是你要爽了,再去改;不爽,怎麼改都不會好。

與其抱怨,與其猜測,與其怨懟,先去喜歡和反省自己,我們誰也控制不了,唯一能掌控的是你的心和你的情緒。

別讓多愁善感牽著你走,感性要用對地方。

人的喜歡和討厭都是很容易的事情,我能夠因為一個男孩吻了我愛他像要去死;也能夠因為一個女人傷了我恨她像要她死,人的情感是會遷徙的族群,沒有誰能真的討厭誰一輩子、也很難有誰能真的濃烈地愛著誰一輩子(親人除外,朋友或伴侶至少一生會有個一天沒那麼喜歡吧?XD)。

說喜歡和討厭是最簡單的事情,我們老是被這些不需慎重考量的感情耍得團團轉。別人喜不喜歡我、別人討不討厭我,真的不是那麼舉足輕重的事情,我很喜歡我自己,我喜歡的人也很愛我,我按照我的步調前進,不要誰拉著我跑、也不要誰拖著我停,八三么在《東區東區》唱了:「我行我素我自信,我經典到不行。」

除了別讓他人操弄自己的感情和想法,也不要試著去控制別人的。

那個人要不要喜歡你、那個人要不要討厭你,是他的事情。
你可以稍微解釋個三兩句但不必氣急敗壞,你可以發自內心改變個三兩件事,但那是你的事情,和他無關,你要做什麼,跟誰都沒有關係,反之亦然。

如果你不喜歡自己,愛你的人就不會多。
如果你最喜歡自己,愛你的人你看不到。

如果你最討厭自己,恨你的人不會少。
如果你不討厭自己,愛你的人你會知道,心知肚明。

去瞭解自己,去瞭解他人,不要用喜歡或討厭的目光看世界和人類。
煩惱誰喜歡誰、誰討厭誰,完全是浪費時間。

你可以不那麼喜歡他、你可以不那麼討厭她,你可以決定你想要怎麼做。

不是不要你難過,而是傷心得要有價值,人生徒勞無功的事情那樣多,起碼你自己是珍寶。

你是珍寶,而我也是。
如果你曾質疑過自己,如果你曾經被任何一個人討厭過,那請你來看看我吧。

 

 (擇你所愛,在乎你重視的,並不是不關心他人,並不是視他人於無物,了解自己與他人,愛自己與他人,其他人喜不喜歡你也許無所謂,但你和你重視的人愛不愛你很重要,最起碼把握和支持重要的東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