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問題(請點我)
因為字數太多,ask似乎有兩千字的字數限制……所以直接貼上來。

 


pertaining to aominekise



其實我記得這題我應該寫過,但太久之前回答了,五百多題我也懶得回頭去翻,如果有看到類似的回答,那就是因為我過去寫過啦,可自動PASS(笑)

先來說青峰大輝吧,典型的沒有底氣、但有堅持的男孩子,乍看之下和火神大我一樣是一根筋到底的人(藤卷在各個方面的設定都有讓火神和青峰重疊到的地方,因為同樣都是光屬性角色。),但青峰最深層的地方和火神是相去甚遠的。
普通人可以很自然地聯想到,不打籃球的火神也許可以去當廚師的畫面;但是青峰沒辦法,扣除掉籃球以外的青峰大輝,很難想像他有「別於打籃球之外」能做的職業和事情,就這點來看設計角色的初衷就和火神大我背道而馳,當然我覺得藤卷沒有想這麼深吧。(沒有婊忠俊的意思哦XD)
簡單來說青峰如果沒有籃球,也許是個廢物也說不定,正因如此,在他心裡感知到自己正逐漸流失喜愛籃球的初衷,才會痛苦到連自己本來的樣子都拋棄了。
青峰有打籃球的堅持,這是他的本能,即使沒有任何人叫他這麼做,他還是會繼續打籃球;但是青峰沒有喜歡籃球的底氣,一旦從某方面被見縫插針,青峰大輝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他會忘記自己為什麼打籃球、為什麼喜歡籃球。
而即使如此,他還是只能不斷地透過打籃球來尋找答案。
因為籃球這個元素的存在,所以青峰大輝是清澈的,是個純粹的人,即使在腦袋最渾沌不明的時候,會讓青峰大輝汗水發光的也只有籃球,的確是一根筋到底,除了籃球以外什麼都看不見,比火神大我更加執著頑固,為人自私導致抓緊了就不想放,放開了就會忘。
青峰基本上裝著只能思考籃球的腦子,但扣除籃球以外,那少之又少的部分是溫柔的,青峰大輝從來就不是當壞人的料,他會忍不住對人好、捨不得傷害人,但多半都是下意識就傷到人。
心眼不壞的人出口傷人時,都是自己的心先碎過一遍後,才口不擇言,青峰就是這種男孩子,平常他想得不多,一旦想多了就容易傷心,傷心了就迷惘,迷惘了就迷失,亡失了就茫然。
以為是一條腸子通到底,實際貼近才發現沒有如此簡單,不過青峰是單純的人,瓶頸破開了就沒事、下次再面了壁就能撞牆,會隨著年紀慢慢成長,逐漸長成一個成熟的人。
其實心思蠻細膩的,但主幹還是男人心,所以粗枝大葉的部分不會少,雖然比普通男人已經要纖細不少了,要想想他碰上的可是娘中娘(黃瀨粉對不起)的黃瀨涼太啊!雙子座加上纖細敏感簡直就是絕壁!
總之從大大(因為籃球變得中二啊、輸過之後就改邪歸正啦)小小(陪桃井上街購物啦、為了阻止灰崎不惜冒著被禁賽的風險去揍他啊、送火神球鞋啦)的事情都看得出來,青峰的男子氣概和角色反轉魅力所在。

終於來說黃瀨,其實我最不敢寫的就是黃瀨。
為什麼說「不敢」呢?因為黃瀨是典型有了底氣、沒有堅持的男孩子,從出生開始,血型抗原、基因排列、鹼基配對就跟青峰大輝完完全全不一樣啦!
要說青峰是MAN、黃瀨絕對就是個Puppy啊!(※豆知識:Puppy除了小狗之意,還有「自負的傻小子」的用法,簡稱是pup。)
就連同樣身為男性的忠俊都想揍他筆下的黃瀨一拳,作為女人我當然也想搧他幾個耳光啊!哈?你們說要好好疼愛黃瀨?呸呸呸說什麼傻話!
為什麼要疼愛一個從小飽受親人照顧、衣食無缺、家世不錯,長得一副好皮相,連競爭率不低的模特兒事務所也是隨隨便便拍幾張照就錄取、運動神經發達到匪夷所思的程度,卻還不知道滿足的人啊!我最受不了的就是這種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啦!(胎胎你冷靜點好嗎)
黃瀨在中二時期的厭世真的是又令人啼笑皆非、又令人感同身受,因為什麼都有了,所以對於那些人事物全不屑一顧,看不見季節流轉、夕陽霞光,覺得再沒有比這個世界更令人提不起勁的東西在。
黃瀨在碰上籃球之前,要用「冷漠」來形容,絕對沒有問題,一個沒有熱情、處事淡然,再熱鬧的場景在他眼底還不是萬籟俱寂,這樣的一個人既冷淡又薄情,就算表面上裝作再怎麼有心有肺,內心裏還是空空如也咩。
雖然說在碰上籃球之後,最根本沒心沒肺的內在還是不可能完全改變(這點我們可以從回憶帝光篇,由他主動提起打賭這點來發現),但是黃瀨涼太確實因為籃球而燃起熱情和激情,比起過去更像一個普通的男孩子了。
要說黃瀨單純也實在沒有太複雜,對他而言難得的喜歡是珍貴的,就算最初並不是因為喜歡才打籃球的(只是想試試看自己能打得多好的中二心態),但不知不覺也迷戀上了、不知不覺也和青峰大輝一樣放棄不了了。
黃瀨對於籃球的一切都是自然發生的,從學會打籃球、到把籃球打得好這個過程中他確實是快樂的,久違的快樂令他愛不釋手,常見的勝利使他驕矜自滿,黃瀨沒有喜歡籃球到會覺得痛苦、沒有背叛了會感到難受的對象(當時那個對象還是他的隊友),打籃球對他來說變成一種習慣,習慣以後便索然無味,但即便如此,黃瀨涼太還是繼續打籃球。
就這點和青峰大輝不謀而合的是:他們都在藉由打籃球,來尋找自己的解答。
「為什麼會喜歡上?」、「為什麼喜歡到會感到痛苦?」、「繼續下去的理由是什麼?」、「怎麼樣也無法打從心底放棄的理由是什麼?」……
──「我為什麼打籃球?」
兩個都不是精明的人,所以都在藉由同一種行為來尋求解答,希望能被籃球有所回應。
黃瀨涼太很好懂,也很不好懂;很彆扭,也不怎麼彆扭;很直率,也不怎麼直率。在處理別人的事情時總是流利又上心,對於自己的事情則是完全打結,意外容易被別人牽著鼻子走,很好耍弄但並不代表容易相信人,朋友很多、知己少到爆,屬於完全不擅長說心事的類型。
不怎麼喜歡認真,因為認真起來他自己會感到害怕,看似天才其背後也能算是個努力家,喜歡上了就會蒙頭蓋臉地認真,雖有底氣但少了堅持,通常需要旁人拉或推他一把才能好好地蜿蜒向前。
是很輕易引起母愛和照顧欲的男孩子,老是受前輩和女孩子照顧和喜歡,壞習慣是久了就會當成理所當然,性格其實一點都不好,若是作為黃瀨的知心朋友會相當辛苦,因為黃瀨是掏心掏肺之後就會任性到爆(比如說不管你隔天要不要上班都拉你喝到天亮)、而且不只對情人,對朋友獨佔欲也超強,容易吃醋又不說,總之就是任性。
但表面上坦率的樣子是招人喜歡的,通常也不會讓外人看到實際上百無聊賴的自己,很聰明但不精明,有幽默感但沒有安全感。

綜上所述,青峰和黃瀨在一起……不就是個災難嗎。(肯定句)
一個拚命想走直線的人、和一個拚命繞遠路走的人結為連理,不是災難難道還要說可喜可賀、慶祝工程浩大?怎麼可能嘛。
不夠成熟的兩個人在一起的話就會是:「我真的不懂你。」「我就是懂你才這麼做的,你怎麼都不懂啊王八蛋!」「他媽的我就真的不懂!」的循環。
夠成熟的話則是:「我無法理解。」「你應該要懂的……」「如果不說清楚是不會明白的。」「……好吧……其實是……」(下略)

黃瀨就是個難搞的戀人。
青峰和黃瀨在籃球上的事幾乎是看法一致的,但兩人的興趣和喜歡的東西基本上都不一樣,青峰不是會去配合對方的人、黃瀨是會配合到後面自己很累的人,但其實青峰覺得對方根本沒必要配合他、而黃瀨覺得對方偶爾為之配合一下自己也好。
喜歡的東西不同、想要的東西不同,但即使如此他們還是喜歡對方,會試著去迎合和理解對方喜歡的人事物,雖然磨合期長,但代表也交往得久。
大概就是那種高中畢業曖昧到大學,當過一陣子砲友之後開始交往,在二十出頭為了生涯規劃大吵一架、忙到二十五歲才同居、買對戒,事業上軌道後兩個人都在周遊列國,鄰近三十歲時為了婚嫁問題再度大吵,分居、分手、扔對戒、試著找不同對象交往,黃瀨最先找到女友、青峰最先結婚,三十二歲時黃瀨未婚生子(沒結婚)、青峰和太太在三十四歲出頭離婚,在黃瀨的兒子或女兒三歲時復合,復合之後就去澳洲或美國結婚,最後定居在外國,青峰捉摸著是球隊教練、黃瀨是運動品牌的時尚顧問兼設計師,兩個四十六歲的時候多領養了三個孩子(分別來自不同國籍和膚色),也許會做做公益、偶爾出國或回鄉旅遊之類的。

我覺得青峰(對於黃瀨而言)大概會是個好丈夫,男人本來就是越老越好吃咩。
祝幸福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