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15 黃瀨涼太ver

  似曾相識或說熟悉得可以,回過神來已站在一幢美式高級木屋外,季節總是在寒冬,一件羽絨大衣和薄圍巾在身,他朝凍紅的手指哈著氣,怕是零下十度美國中西部的嚴冬,沒有交通和通訊工具,四下無人無房,除卻眼前的建築外再沒有其他浮木可抓。
  黃瀨涼太苦笑,走上前朝窗口發著壁爐裡橘色火光的木屋敲門,沒三兩下一個女孩繃繃跳跳打開家門興奮地嚷著客人──客人──喚出家主,黃瀨涼太與木屋主人打了個招呼,和那雙霄藍色的眼睛四目相接。

  「好久不見、小青峰……」

  苦澀地打過招呼後被命令在玄關拖鞋入屋,黃瀨涼太再熟悉不過了,客廳轉角之後的廚房站著一名他不熟知的女人,長什麼模樣從來不曾記過,兩個孩子的媽,青峰大輝入籍七年的妻子。
  之後的一餐一飯都是相同的內容:烤得乾癟的火雞、大份的凱薩沙拉、甜山芋、玉蜀黍、南瓜派、蔓越莓果醬,感恩節的傳統擺滿一桌,青峰大輝固定讓黃瀨涼太坐在他最小的女兒身旁,她總會在餐後抓著黃瀨涼太的手臂甩呀甩,用一嘴不純正的日文口音邀請他待會兒一起玩南瓜賽跑。(*美國感恩節傳統遊戲,是比賽者用一把小勺推著南瓜跑,規則是不能用手碰南瓜,先到終點者獲勝。)

  食不下嚥的黃瀨涼太壓根兒記不住親手釀造的蔓越莓果醬是什麼滋味,被小女兒抓著在客廳拿短小的勺子比賽誰推南瓜推得遠也不復記憶,誰輸誰贏都不重要,他只記得住當青峰大輝看著妻兒時的神情是他一生也不曾見過的寵溺。
  一個溫暖的家、大大的壁爐、客廳裡青色的沙發、酒紅色埃及絨地毯、掛在牆上NBA球星的豐功偉業、幾個最有價值球員呢黃瀨涼太數也數不清,整潔的廚房、收拾乾淨的階梯、柔軟的床、從閣樓望出去一片澄澈美麗的夜空住滿幾組星宿、兩個長相清秀的兒女,全都不是他和他的。

  青峰大輝打從一開始就不是他的。
  黃瀨涼太不只一次夢見這樣太過真實的內容,青峰大輝說話的模樣、聲音、眨眼睛的速度、心跳的數據、隨便信手拈來一句的口頭禪、談吐灑脫的模樣帶著幾字髒話,真實得叫人反胃,他認為他夢到的就是未來,七年來在法國做過最美的夢就是看著青峰大輝娶妻生兒育女直至老死──而他自始至終就是個徹徹底底的旁觀者,好幾次、好幾次、好幾次黃瀨涼太都在夢醒後哭得亂七八糟罵自己犯賤,笑自己活該。

  愛情從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給了對方一個能夠光明正大傷害自己的理由,對自己說會忘記又重蹈覆轍不停想起同樣的場景、一模一樣的人物,被傷透五臟六腑後清醒打自己一巴掌,才知道思念猖狂得叫人髮指,不值一提的單戀都是無以名之的傷口,七年來黃瀨涼太反反覆覆傷了自己太多次,法國對他而言不是適合療傷的地方、或說一旦離開了青峰大輝去到哪裡都在受傷。

  ──「……我不知道。」
  七年前青峰大輝用這句話徹底搧了黃瀨涼太一巴掌,無花的果實成熟後淪為酸澀不堪的次級品,這就是黃瀨涼太的戀愛,未曾開花,卻結了果。

  夢境的最後黃瀨沒有留宿,仍是一件單薄羽絨外套和圍巾,站在門口和青峰大輝道別,客套地說聲晚餐很美味即使他從不記得那味道,臨行前他總情不自禁的抱住青峰大輝的頸子,彷彿即將遠行的戀人般說了一聲再會。

  青峰大輝最終,徒留一個憐愛的笑容印在他心口上後夢醒。
  這是夢裡唯一存有的仁慈,黃瀨涼太為此感激得淚流滿面。

 

 

  「…太……黃瀨涼太!」
  猛然清醒後是一道低沉聲線的叫喊,黃瀨涼太睜開眼,喘了一口好大的氣,定睛一看潔白的天花板和自四周蔓延而來的消毒水氣味不難猜出這裡是醫院。

  「啊……是小青峰!唔…痛……」
  手腕一陣惱人的遲疼,不習慣針紮在皮膚裡的觸感,點滴弄得黃瀨涼太左支右絀,躊躇該不該拔掉時青峰大輝忽然抽了張紙巾湊過來,無聲地為黃瀨涼太擦拭濕透的臉龐,他才意識到自己又讓淚水濕了枕畔。

  「你哭了整整兩天。」
  青峰大輝的語調很輕、到底是三更半夜的病房,從窗外一片深層的紫色不難猜出時間向晚,擦乾黃瀨臉上的淚水後把濕一半的紙巾收進掌心,並沒有丟掉。
  「兩、兩天?」黃瀨涼太很是錯愕的從病床的櫃旁找出剩三分之一格電量的手機,發現距離溺水已經是兩天前的事:「我怎麼可能睡這麼久?」
  「醫生說你長期壓力過大,即使是輕劑量的安眠藥效果也會增強,是紅谷希望能你睡久一點的。」
  青峰坐回病床旁的探視椅,黃瀨才發現空蕩蕩的病房只有他倆。

  「小青峰一直……都在這嗎?」
  「我有回飯店洗個澡換套衣服再過來,紅谷和Elita都輪流來照顧過你。」
  「原來如此,謝謝……抱歉給你們添麻煩。」
  「你夢到什麼?」
  「咦?」
  「你夢到我對吧,為什麼哭?」

  青峰的直球向來打得又準又疼的,黃瀨涼太語塞幾句,找不到適合的回答,反駁也不是、認同的話那麼接下來又該說些什麼好,思忖的同時下意識的逃避著青峰大輝襲來的視線。
  是,我是夢見了你──我夢見你退休後娶妻生子過著快樂生活──為你的幸福泫然欲泣得不能自己,我夢見了這樣的你。黃瀨涼太想這麼回答,話卻說不出口,點滴宛如不是打在手上、而是他胸前似的,疼得七葷八素。
  見黃瀨涼太遲遲不回應,青峰大輝捉緊了掌心忍不住焦躁起來,內心還惦記著黑子哲也一句『別逼他』,下一秒話語卻先聲奪人。

  「……喜歡你。」
  黃瀨涼太聞言愣了愣、抬頭驚愕地瞪著青峰大輝。
  「七年前我沒能回答的問題現在告訴你,喜歡你,喜歡到快要發狂,黃瀨涼太,我喜──」

  出手摀住青峰大輝蠕動的雙唇,黃瀨涼太連指尖都在顫抖,搖著頭求他別再說下去,青峰大輝頓住,轉而抓住黃瀨涼太的手腕,對著白皙的掌心輕輕印上一個吻、挺拔的鼻樑蹭過掌紋騷癢著內心,讓黃瀨涼太原本乾涸的河口淌出新的水源,徹底崩潰。

  ──求你不要說喜歡我、一句話都不要再說。
  ──不要喜歡我,我不值得你喜歡,喜歡上我沒有好事。
  ──小青峰,我寧願你恨我躲你七年,真的,你恨我吧,這樣我們都會好過得多。
  ──七年前當我只是問好玩的,我都忘了,小青峰,我不喜歡你,一點都不喜歡,我會當作從來沒遇見你,你也忘了吧,請把至今的一切全部都忘記。

  黃瀨涼太的聲音悶在鼻腔斷斷續續,青峰大輝卻一字一句聽得再清楚不過,身體的每個細胞都拒絕著青峰大輝的告白、柔軟的聲線卻不停傳達著『喜歡你』的訊息,青峰大輝不只一次痛恨七年前他的年少輕狂自命不凡,盯著黃瀨涼太哭到全身顫抖,才終於懂得什麼叫心疼。
  蠻力抱住黃瀨涼太的身體也不在意是否動到了點滴管,青峰大輝的擁抱既笨拙又溫暖,黃瀨將頭靠在他頸肩處,哭得唏哩嘩啦。

  「我不會忘,你知道我向來不是這麼聽話的人。」

  黃瀨涼太的淚水燙得青峰大輝的臉在燒,濕了衣襟的眼淚灼熱卻真切,青峰大輝模模糊糊的在想,要是七年前他就這麼抱住黃瀨涼太是不是一切都會不同……
  就著姿勢吻上黃瀨久未經水分滋潤的唇,仗勢病人虛弱反抗不了吻得很深,黃瀨涼太試圖推開一雙手又讓單手抓球習慣的青峰大輝一手掌握,差點吻腫小模特的唇後以濕潤的舌尖舔舐黃瀨涼太臉上的淚痕,煽情的畫面再度令他將肌膚染成漂亮的嫣紅色。

  和夢境完全不一樣,青峰大輝太過溫柔、溫柔得叫人不敢置信,七年前明明也接過吻的感受卻相差甚遠,黃瀨涼太在接吻後露出不甘心的神情弄得肇事者青峰大輝有些把持不住。

  「……小青峰好狡猾,又好傻。」
  「這我倒承認。」
  「咦?」
  「我如果不傻,就不會喜歡一個人七年以上……你比我更傻,不是嗎?」

  抬起一對比夜空更清澈的霄藍色眼睛與黃瀨涼太平視,青峰大輝笑得很輕,在黃瀨涼太皺著眉還在忖度該用什麼話反駁時用鼻尖蹭過他哭過變得紅潤的左臉,悄悄又吻了一次。

  我喜歡你……
  僅僅四字,卻是黃瀨涼太一生中聽過最動聽的情話。

  法國時間停在七月七號凌晨五點,一個源自日本上空逐漸造成的低氣壓旋渦正逐漸變得巨大,渾沌無比。

 

TBC


*寫在最後:
才剛承諾要一天一更就碰上大型活動要去幫忙,這兩天人得北上碰不到電腦(T_T),真是對不起。
雖然還有存稿不過後面的部分卡著總覺得會讓人哀嚎好一陣子(笑),於是一口氣請等到禮拜日更新吧!
對不起,我從來無意成為食言而肥的人...總之是公事請原諒我吧Tu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