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寫在前面:
*內含火黑成份高(或說其實這集根本就是火黑啦bbb),不適者懇請迴避。

*關於第三話青峰在美國的際遇我參考了許多NBA球員的過去,包含冷板凳時期的尼克隊林書豪、公牛隊的Joe Alexander等等。
很抱歉在第三話當時並沒有說明清楚,造成許多人的誤會,本來打算完結篇再一次說明清楚但朋友建議我還是早點打破疑慮較好。
我有參考是確實的,至於說抄襲便言重了,基本上任何球員會是經過一段板凳日子的,只是時間長短,即使是當年以天才17歲名號進NBA打球的Kobe Bryant也有過一段板凳期。
再次至上最高的歉意,希望不會造成更多人的誤會,真的非常感謝提出此疑慮的親!萬分感謝您!:)
 




16 黑子哲也ver.

  得知他倆在美國待三天後又跑去南美度了四天假,桃井五月扔下和男朋友的約會跑去機場接機,火神大我和黑子哲也結束手續入境,在海關通過護照從二號出口方一走出,便看見剪短頭髮的桃井五月朝他倆活力的揮揮手。
  火神和黑子驚訝的互望一眼、大概也猜出桃井是什麼心思,笑了笑拖著行李箱過去打招呼。

  「來接機應該要先說一聲吧,搞什麼突襲啊,要是班機誤點妳怎麼辦啊?」
  「老虎你不明白的,我這叫驚喜!哲君你說對吧?」瞇起眼衝黑子哲也笑得開朗,黑子淺笑起來,淡淡點頭。

  「……桃井的新髮型,很好看。」

  被黑子哲也一捧便飛上天的桃井五月黏上去,火神大我倒也不在乎這種場景,對於桃井而言僅只習慣的小事何必錙銖必較。
  三個人走出機場,桃井開了車過來,結果是火神彆扭地塞在酒樽色Mazda2(*為日本Mazda汽車的產品之一,Mazda2屬女性用小車,駕駛超過190cm需要彎腰開車。)的駕駛座裡充當司機,摟著黑子手臂的桃井在後座聊起天。
  開頭不外乎是客套的問起黑子這一趟去美國有什麼收穫,營養師學會安排的實習行程相當充實,不少醫學權威進行各方面的演講,實際見識幾許應用營養學的行業,好比減肥產品的心思真令黑子哲也讚嘆,往後四天假他倆在南美的巴西、阿根廷兩個國家待上,對異國的傳統食物做了些研究。

  升上研究所後倒也不是放棄籃球,轉了個跑道為將來鋪路,桃井五月曾在黑子煩惱大學出路時悄悄問過以後是不是跟著火神一起去打NBA或是BJ?黑子哲也認真的思量過的結果是否。
  和火神大我打球稱得上是黑子哲也喜歡的事物中佔據TOP,他倆為籃球死心踏地忠貞不二已是既成事實,大學方畢業火神便收到來自美國華盛頓巫師隊的邀請、想是阿列克斯從中牽線,火神大我當時再心癢難耐得可以仍然咬著拒絕和NBA擦身而過,這決定黑子哲也是最感錯愕的人,或多或少猜出火神想待在日本打球的想法,彼此為此冷過的戰多不勝數,火神大我很好聽的丟下一句:『籃球哪裡都能打,但你卻只有在這裡。』徒留黑子哲也滿腹怒火和委屈。

  他已經為畢業後的出路夠煩惱了何苦火神大我增添這一樁壓力沉得黑子哲也自覺捉襟見肘?早已度過當初那個企求天天見面天天親吻的青春年歲,黑子不願和火神一起打職業籃球就是擔憂過於習慣的兩人模式終有一天會變節,他不得不去思索未來的事:哪一天他們不打籃球了呢?球員是有選手生命的,要是輝煌的日子一去不復返那麼他們還能做些什麼?
  獨自煩惱著將來,那一天火神提著兩袋酒做探望禮,兩人在酒精的揮發作用中淡化厚厚一層心牆,攤牌說到彼此都淚流滿面,要喜歡一個人何其容易,可試圖延續情感順順遂遂卻淪落壓雪求油的狀態,講著兩個男人能有什麼未來,黑子哲也頭一次在火神大我面前哭得那樣狼狽,只要說喜歡討厭就能解決事情的年紀已經很遠,不是再怎麼拼命去愛就能開花結果。

  火神大我起初靜靜地聽著黑子哲也一字一句,握緊拳頭又放開,啤酒入喉氣泡刺激黏膜食道緩緩燃燒起來,他確信人在微醺狀態就會變得脆弱,撫摸黑子哲也哭腫的臉龐一語不發,強烈的不甘和委屈傳達過來,撞得他心房沉痛,聽完黑子長篇大論難見的死胡同發言,一直以來都是用樂天想法交往過來的兩人事到如今才驚覺原來現實壓得人這麼重,不似籃球努力後就能得分,愛情不是耕耘就能豐收。

  待黑子哲也說完後火神大我從啤酒袋裡拿出一本空白素描本,用鉛筆在上頭畫出一幢形狀扭曲的房子,他用筆頭指了指屋子,說這是他們以後的家。
  接著他補上二樓、在中間為哲也二號添上一間小閣樓、樓梯間、臥房、廚房的位置、電視牆該靠哪裡、時鐘掛在床頭櫃上、浴室擺了個大浴缸、該是客房的位置寫著書房兼健身房,火神大我笨拙地在家門前畫上兩個火柴人和一團看上去該是動物的物體,認真的講解起來。

  『等我不打籃球時就要開間餐廳,店鋪在一樓,就先暫定賣日式料理吧,你不是最喜歡喝我做的味噌湯?那一定會成為我們的招牌……還有二樓就是我們的家,這個是臥房,一定要買個大大的雙人床才行,你睡姿真的很差勁,我受夠被你踢下床的日子了,然後,你看,這裡是浴室、還有這個閣樓讓給哲也二號,牠可是越老越肥,廚房就在盡頭,中間是你的書房、和我的健身房,這可是我規劃很久的設計圖,未來我和你就住在這個家,早上起床準備開店、晚上休息後躺在床上一起看NBA現場轉播,在浴室裡一起泡澡,週末時帶著哲也二號散散步、或看場新上映的電影,即使牽手上街也不害臊,到那種年紀大概連恥ずかし(*Hazukashī:害羞、害臊。)都不會拼了……咳,那個,還有,在美國同性戀夫妻對認養非洲小孩很盛行,若你要領養孩子我也沒問題,我會支持你的任何決定,像你一直以來支撐著我一樣,喂,黑子哲也,你不用擔心那麼多亂七八糟的事,就算你不喜歡我了,我也會一直喜歡你,然後等到你再一次愛上我時,就結婚吧。』

  柔軟、懇切、溫煦地說著,和火神大我這充滿攻擊性的名字截然不同的溫柔令黑子哲也不願也得願的再度淚流,他主動牽住火神熾熱的掌心,涵蓋哭音細若蚊聲,點著頭說好。
  火神大我的求婚方式讓人心頭一陣溫潤,再也沒聽過更美好的未來計畫,他在腦海裡描繪著兩人一起在餐廳忙進忙出的景象,忍不住紅了雙頰,所有困惑在瞬間灰飛煙滅,苦思良久的出路問題也變得清晰。

  決定實踐將來開餐廳的計畫,黑子哲也把運動學程轉向營養系,從健康飲食的觀念出發讓無論男女老少凡來用餐的人皆能攝取既美味又無慮的養份;同時期得知火神拒絕NBA的邀請,日向順平便詢問火神有沒有打BJ的意願?火神考量後和黑子討論過,便在信州勇士隊安定下來直到現在。
  桃井五月耳聞這對交往八年的情侶的豐功偉業總忍不住羨慕起來,人要相戀像呼吸般容易、相守卻宛如掐著彼此的咽喉寸步難行。


  大概聊過美國和南美洲的趣事,黑子哲也知道桃井五月按耐不了切入核心,在她提問前便俐落的回答一句:「青峰現在過得很好。」
  桃井五月詫異片刻、隨後露出安慰的神情笑得很釋然。

  「……這樣啊,終於能夠說出『過得很好』這個詞了嗎。」
  黑子看著桃井的神態,跟著微笑起來,她漂亮的桃粉色眼珠子一轉,瞟了駕駛座的火神一眼。

  「讓我猜猜,老虎臉上的傷應該就是阿大打的?」
  「什麼啊,你這明知故問的女人。」火神在前座無奈的嘆口氣,惹來後面兩人一短一長的笑聲。
  「誰叫你瞞我們這麼久嘛,搞得我也好想打你了。」
  「給我慢著黑子那傢伙也知道內情!為何衝著我打!」
  「嗯?說什麼傻話,我們怎麼可能動得了手打哲嘛,所以只好打老虎你了,為了哲委屈一下不為過吧?」桃井眨眨眼、黑子為此笑得很淺,他們總拿愚弄火神當有趣。

  呆愣呆愣的火神大我也就同意了這個說法,喃著:「這麼說好像也是……」將方向盤轉往東京市區,桃井忍不住笑出聲來,黑子無奈的輕嘆,他的戀人是遲頓王這點早從八年前就心照不宣。
  打算先回火神和黑子的租屋處放行李,桃井也同意待會兒的午餐約會,期間三人天南地北聊著,正看見公寓一隅,桃井五月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發話人竟是青峰大輝的母親。

  「五月?在忙嗎?」
  「咦?初、初子阿姨!怎麼了嗎?」
  電話一頭傳來溫柔的聲音,語調卻顯得匆促起來:「不好意思,希望沒有打擾到五月妳,請問……關於大輝的事妳知道嗎?」
  「初子阿姨您的意思是……阿大發生什麼事了嗎?」

  桃井此話一出,黑子和火神不由得同時看向她。
  話筒傳來中年婦女淺淡卻亙久的嘆息。

  「他現在人不在美國,球團昨天透過桐皇的教練轉達給我『願您丈夫一切安好,早日康復』的訊息……我想,大輝應該是有著苦衷才撒謊離國的,但我沒辦法透過電話聯絡上他,他大概在出國時忘了將手機設定為國際漫遊,想問五月知道大輝有可能去哪裡嗎?」
  她此話一出差點嚇壞了桃井五月,青峰大輝竟撒全世界最差勁的謊請過球團的假,她捏了一把掌心的冷汗,皺著眉看向面露困惑的黑子哲也,輕輕搖頭。

  「初子阿姨,我想這件事還是當面談會更好些的,請問您現在方便嗎?還有阿大另外兩個朋友,我們會一塊過去找您。」
  「如果五月方便的話,阿姨這沒問題的。」
  「那麼,阿姨待會見,我先掛電話了。」
  「待會見,不好意思打擾五月了。」
  「不會,您別在意……」

  和初子結束通話後桃井五月頹喪的躺上椅背,火神和黑子彼此互瞧一眼,猶豫該不該問究竟發生什麼事,車內沉默了十分鐘之久,方向改往青峰大輝六年來沒回過的老家,桃井在整理混亂的情緒後,坐直身子嘆氣,輕描淡寫地帶過青峰大輝的童年過往。
  青峰的父親辭世已經十來年,青峰大輝在這些年歲裡沒有必要不會提起父親的事,對母親亦同,怕是好不容易離開傷痛的母親再度憶起父親離開的事實,青峰大輝對父親的死向來閉口不提、連對桃井五月也守口如瓶,如今卻輕易地為黃瀨涼太撒出瞞天大謊,頭腦簡單的青峰大輝也許想都不曾想過球團竟會特地捎來一通電話關切,想到這裡桃井五月就頭疼,她該找些什麼理由來向初子阿姨解釋一切?

  ──初子阿姨,阿大是為一個喜歡了七年以上的對象才匆促離開美國的……
  ──初子阿姨,我該誠實告訴您嗎?阿大是為了一個喜歡了七年以上的男人,才匆促離開美國的,您會反對同性戀嗎?

  無論桃井五月有多麼想對初子坦承,然這一切卻不在她能力範圍之內。聽完始末的由來,火神大我的表情暗下來,黑子哲也安靜地望著車窗,焦距卻不在外頭流連不返的風景上。

  七月七號這一天,距離抵達青峰家還有五分零七秒。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