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靠打我吧(掩面)
這是小靜嗎?這是中二嗎?哇靠對不起!(懺悔)
但是寫這兩隻真的很有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慘叫)
我喜歡表面上粗枝大葉可是內心比誰都還要敏感的小靜。
也喜歡感覺會很纖細其實是超遲鈍的折原臨也。

純情的小靜。
好棒啊。(靠)

忘了說,這是欠人的靜臨,自己認領。(喂)
其實我欠了三篇,一篇給小玥一篇給電波一篇給指定的。
可是指定文居然要我寫H……我(欲言又止)
總之先這樣。





(一)

  只是輕輕輕輕,他就像個害怕被發現做壞事的孩子,墊著腳走過那人身旁。
  蹲下身凝視著熟睡的臉龐。
  摘下墨鏡,抿著唇看來張口欲言,然欲言又止,滑稽的嘖了一聲。

  四周是靜的。

  不會有誰發現吧。
  他想。
  誰也不要發現。

  他俯下身小心謹慎,猶如捧著寶物似的力道給對方一個親吻。
  只是一個簡單的四唇交接。
  他漲紅了臉,起身將墨鏡帶上。

  像個做壞事的孩子逃開。


 

(二)

  如果說人類是有極限的,那麼大概自己也有吧。
  折原臨也彷彿醉漢,橫跨在池袋的街道上,凌晨三點誰也不在街上,人聲鼎沸的街巷不在,徒留幾聲引擎在城市的角落亂竄。
  疲倦和睡意從背脊開始蔓延,他伸了個懶腰,險些站不直身子。

  ──怎麼還不來啊。他想。
  平常不是就是不想看到他也不行的地步嗎。
  折原臨也哀怨的想。

  快啊。
  快出現啊。
  現在。
  馬上。
  立刻。
  就出現在我面前。

  喂。
  有沒有聽到啊。

  「折──原──臨──也───」他放聲吼叫著。
  也不管現在多晚又多晚。
  街道上響徹著平和島靜雄的聲音。
  他睜著朦朧睡眼,才剛躺下去入睡又立刻爬起身子。真不曉得自己到底是為誰奔波為誰忙。
  「啊啊───小靜,好慢啊───」折原臨也轉過頭來面對他。
  平和島靜雄幾個箭步向前,出乎意料的是折原臨也沒有掙扎的意思。
  而他傾身。
  折原臨也就這樣直接倒入自己懷中。

  「……什?」一臉慌亂。

  這是什麼狀況?



(三)

  背著在自己身後睡死還流口水的人回家。
  平和島靜雄滿臉不悅和不耐,蠻力的將折原臨也摔在自己床上。

 

  真是……這是怎麼回事啊。
  面對著最不可思議的景象,平和島靜雄深感疲倦的打了一個哈欠。
  算了,睡吧,他想。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說。

  將折原臨也挪過去,自己則調整姿勢側躺在床邊。
  算了,睡吧。
  彷彿叮嚀的又對自己說了一次。


 

(四)

  折原臨也在一陣劇烈的頭痛後起身。
  環顧著靜謐的房間,似乎不是自己的臥房,欲起身卻被身旁的人扣住腰際。
  他低下頭看。

  ……為什麼……是小靜?
  露出狐疑而稍嫌混亂的表情,折原臨也試圖掙脫平和島靜雄的手。
  但是辦不到。
  總覺得頭是不是又更痛了?折原臨也扶額。
  低下身子觀察著靜雄的睡臉,平常老是打打鬧鬧的,想不到小靜也能露出這種溫和的睡臉啊。好噁心啊。好想捏一下。怎麼辦才好呢?他歡愉的想,更湊近對方的眼臉。
  「小靜。」他低喃對方的名字在耳畔,類如搔癢。
  平和島靜雄轉動了下姿勢。
  「……小靜。」折原臨也露出不懷好意的笑。
  確認靜雄睡得沉,他攀近對方的身子,在頸子上留下印記。

  這是紀念品。他笑。
  而後在靜雄頰邊覆上親吻。

  晚安,他輕聲說。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