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時分。
  他面對靜謐的街道輕輕哼歌,什麼歌呢?他思索著,這首歌叫什麼來著?斜視著灑落下來的月光,他毫無預警的笑。
  那麼,就是一首屬於你的歌吧。
  他細數著手指上的傷痕,左手無名指數過來有七痕,大拇指大概骨折,神經沒什麼反應。他甩動右手,食指上的戒指鏗鏘一聲滾落水泥地。
  哎呀?他睜開睡意朦朧的琥珀紅雙眼,掉了呢。
  聽著指輪的金屬聲響持續了一陣子,又急遽的停住,一片漆黑裡除了象牙白的光什麼也看不見。

  哎呀,變得想睡了呢。
  好想睡啊。
  就好像是在聊天室打了三天三夜的字一樣。
  熬夜是很傷肝的啊。
  也很傷皮膚哦。
  越來越想睡了呢。
  嘖。

  喂──好想睡啊。
  他用不聽使喚的手指戳向身旁的人。
  好想睡。
  見對方似乎沒什麼反應,於是他賭氣似的敲了起來。
  都是小靜害的──好想睡。
  好想睡呢。

  像對著不會動的洋娃娃說話,他審視著他緊閉的雙眼和被染紅的金髮,將其揉亂,而後露出滿足的笑容。
  才不是我害的哦。
  撫摸因夜溫而毫無溫度的臉龐,笑靨益發燦爛。
  我只是幫兇而已。
  最後他輕輕輕輕,親吻毫無血色的雙唇。

  喂────小靜,我也好想睡啊。


FIN.



其實之前PLURK有發過了。(被拖走)

不過很喜歡\^q^/
我喜歡對情感遲鈍卻豐沛的臨也。(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