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散散步嗎?」

  突然地,當他走出浴室準備睡覺時坐在沙發上的人沒來由地說了一句。
  平和島幽感覺到髮上的水珠流瀉而下,濕濡了衣領,他向對方頷首表示同意,那人的表情由緊繃轉為放鬆,兩人沒再多說什麼,他用毛巾把頭髮擦乾。
  靜雄帶了兩件外套,兩個人都穿著薄襯衫,夜溫顯得稍低,幽愣愣的看向外套,接過來。

  從出門到一路上兄弟兩人的交談並不多。
  由於接近半夜,池袋上除了鬧區以外的街道冷清得仿如荒城,寂寥地彷彿只剩喧囂的聲音。
  風吹過耳畔,真的是有些涼意了,平和島幽將身體往外套裡縮。
  老實說,他並不知道為什麼兄長會有這樣的臨時起意,照理說彼此都是滿載著工作後的疲累回到家的,有的時候連話都沒說幾句就各自爬回床上入睡。
  他撇頭凝視著靜雄不發一語的側臉。

  「……哥,還好嗎?」
  像是家犬嗅到非比尋常的氣味。
  平和島幽直覺的想,雖然不曉得具體發聲了什麼事,但是自家兄長這麼做,不可能沒有理由。
  平和島靜雄詫異的回看他一眼,兩人走了約三十公尺,距離家門已有些距離。
  「為什麼這麼問?」
  他佇下腳步,兩個人站在路燈下,日光燈照得平和島幽難以睜眼。
  「嗯……是發生了什麼事嗎?」縱使如此他仍舊抬起頭來正對著兄長的褐色眼瞳。
  不想說也不要緊的。
  他本想說出口,卻欲言又止。
  ……但是,我是想知道的。

  靜雄微微地抿起唇。
  最後他讓情緒不那麼緊張,揉了揉自己的眼眉中央,輕聲的嘆口氣。 

  「沒什麼……只是,想你了,而已。」

  平和島幽略為訝異的睜大眼瞳。
  他沒答腔,只是輕輕緩緩的擁抱對方,像弟弟對哥哥那樣,像撒嬌的弟弟對哥哥那樣。

  ────要是覺得寂寞的時候,就抱一個吧?

  他記得這句話,但卻忘了是誰對誰說過。
  人的體溫在偏低的夜溫下顯得異常炙熱,平和島靜雄鎮定的怔了怔。
  而後他回抱對方。

  輕輕卻緊緊。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