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輕垂眼簾,滲著鮮血的右眼沉遲而急遽的疼痛起來。
  白眼球的部分已沾染腥羶,他不著痕跡的笑,彷彿面對著已久未見的老友般熟稔而惆悵的開口:

  「小靜啊、……你真的知道,什麼叫愛嗎?」

  然而那人只是哼聲一氣,連回話也沒有,猶如勝利的犬昂然起步地轉身離開。
  一句話也沒說。
  只是輕輕、輕輕,徒留一室喧囂給他。

  果然,小靜他啊,什麼都不懂呢。
  擦拭流洩而下的血液,折原臨也露出稍嫌扭曲卻歡愉的笑容。

  跟我一樣。
  什麼都不懂呢。


(……又是練習之一,折原臨也真的,果然,好難寫啊,顆顆^q^。)
(這大概是高中時期的兩人,因為才剛認識不久,小靜就不會多說什麼直接走人;如果是長大之後,大概會偷偷丟條紙巾在閃人吧。)←萌?
(總是溫柔在很奇怪的地方的小靜、大喜歡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