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時分,他睜開睡不到三個小時的眼睛,身體仿如被詛咒似的硬是起了床,他看著窗外晴朗撒落進來的晨光,不甚滿意的蹙起個眉頭,動作輕盈的走下床鋪,盡量不驚擾上舖酣然大睡的人。
  他走到廚房,打了個哈欠,從廚房櫥櫃裏拿出罐裝的奶粉,斟酌良久,他拿出兩個相同的馬克杯,對著其中一個杯子微笑,很輕很輕,而後他靜靜的將奶粉倒入。
  杯子外緣用油性簽字筆寫著「靜雄」兩字。

  ──『哥哥,你買了杯子?』
  ──『嗯。』
  ──『可是杯子都長得一樣……怎麼辦?』
  ──那人躊躇了下,皺了皺眉頭,走向客廳拿著麥克筆走入廚房,笨拙的在杯子上寫了「幽」。
  ──他不自覺的笑了,向自家兄長要了簽字筆,在另一個馬克杯寫上「靜雄」。

  ──『這樣就可以了。』
  ──平和島靜雄看著杯子上的字跡,表情沒多大改變,只是慎重的拎起兩個杯子,小心翼翼的放進櫥櫃。
  ──『以後,就用這個杯子泡牛奶給你當早餐,如何?』
  ──『牛奶?……你高興就好。』
  ──他和緩的笑起來,『那麼哥哥,晚安。』
  ──『晚安。』

  他想起之前的對話。
  雖然自己和兄長的工作常常擦身而過,常常不是自己徹夜未歸就是對方又像只無頭蒼蠅,忙得不可開交。
  即使如此。
  只要能碰面的時候,不管自己的身體狀況如何,他還是會起床泡一杯熱牛奶給兄長。
  大概像習慣一樣。

  將熱水斟入馬克杯,奶粉緩緩溶在水中。
  飄盪起一股奶香,大概是有安神的作用吧,平和島幽覺得自己的情緒紓緩了些。
  將泡好的熱牛奶放在桌面上,而那人也從臥房走出來,一頭睡亂的頭髮和惺忪睡眼……大概也是強迫自己起床吧。
  真是、很像呢。他垂下眼簾,雖然沒有動作,心裏卻笑了起來。

  「早安,哥哥。」
  「啊……早安。」

  兩人的對話彆扭似的存在在廚房裏。
  靜雄平靜的接過自家弟弟遞來的熱牛奶,溫和的香氣和熱度飄散在睡意濃厚的臉龐,他在對方看不見的角度,若有似無的笑了。

  早安。
  晚安。

  光是這樣,就覺得幸福。



靠北幽靜真的好萌。
好萌啊。
怎麼辦啊我。
該怎麼辦才好呢幽。
你怎麼會這麼萌啊。

夠了沒阿。
好萌啊。

雖然我寫得一點也不萌(痛哭)
這兩個娘砲誰啊(痛哭)
但是我很喜歡平和島兄弟的相處方式。
平常喧鬧的靜雄在弟弟面前就會很沉靜;大概是被幽的氛圍所感染吧。
喜歡這樣安靜卻幸福的兩人。

幽靜好棒。
靜幽也好棒。
愛死了。

三月幽靜小報出刊決定!!!!!要預定的先在下面留言(靠北)
然後,靜臨小報正小報是無料配布。
老子我免費贈送(靠北)


...真的有人要嗎!!!!!!!!!!!!!!!!(忐忑)

這是複製貼上。
你沒看錯(靠)。


我忘了說,這篇的一切都是腦補。
不覺得兄弟同居還睡上下鋪超萌的嗎??????(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