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清晨一早微光才剛從窗戶透進來,被痛醒的我使勁撬開被黃瀨壓住的手臂,指尖失去觸覺,只留下一陣強烈的刺癢。
  就算是頭被轉邊躺了黃瀨還是沒有醒來的跡象,我盯著麻掉的右手低頭瞪了他一眼。
  這傢伙是有多會睡啊?昨天也是,一進房間就發現他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我搔搔後腦杓,對黃瀨這張爬滿口水痕的臉看不下去,用力搖晃了他的肩膀好幾下,才勉強喚醒黃瀨的意識,醒過來的黃瀨半瞇著眼看我,攀上來的手像頭垂吊在樹上的猴子一樣勾著我的脖子。
  「唔……哎?姊姊?……再給我五分鐘嘛。」一說完又把眼睛閉上,頂著他那張悽慘的睡臉嘴裡不曉得咬著甚麼咀嚼。
  跟還沒斷奶的小嬰兒一個樣。
  環住我的黃瀨平靜地呼吸著,雖然卸掉底妝,皮膚依然好得不像話,怪不得五月從來不敢站在他身邊一塊照相。突起的鼻樑宛如山脊一樣在頰邊烙下深深的影子。
  我笑了一下,伸手捏住黃瀨挺拔的鼻子大吼。

  「誰是你姐啊!馬上給我起床!」
  「哎?」被嚇醒的黃瀨轉瞬清醒,旋即鬆開手一臉驚慌地盯著我:「怎麼會是小青峰!」
  「也不想想你昨天睡誰家!不是我難道是我媽?」
  「說、說得也是……」
  黃瀨捲起棉被坐了起來,我從床舖下去,房間地板因為昨天的整理,能走動的空間多了不少。
  「醒了就起床洗把臉,你知道你的睡臉很醜嗎?」
  黃瀨一臉尷尬:「所以我才從不外宿的啊……」
  「哈?可是你昨天這麼乾脆就答應住下來了?」我挑起眉,表示訝異地回望黃瀨。
  他皺起平坦的眉心,昂首用睥睨的視線斜了我一眼,接著低頭輕嘆一口氣。
  「因為是小青峰啊……」
  我偏過頭,沒聽懂他的意思:「嗯?」
  「沒什麼,我要去浴室,小青峰家有拋棄式牙刷能借嗎?」
  「不曉得耶,要問我媽。」我想了一下,「幹嘛不用我的就好?」
  黃瀨露出感到噁心的表情:「昨天我就想說了,小青峰的衛生習慣有夠差勁!」
  「誰差勁了!我很普通的好嗎?適當的乾淨、適當的骯髒!」
  「哪裡適當了?牙刷不能共用是國民基本常識!」
  「呿,在意東在意西的,你是女人不成?」
  我只是順口回應黃瀨,他突然間沉下臉不說話,搞得我有些尷尬,黃瀨的目光避開我,閃過我說了聲「借過」,開門往浴室的方向下樓。
  我回過頭呆滯地看向沒被關緊的房門,完全不曉得剛才的話哪裡惹到黃瀨了?

  隨著黃瀨一起下樓,發現浴室門被鎖上,敲門之後得到「等一下」的回答。
  在門口等了十分鐘,黃瀨整理好睡亂的頭髮跟口水痕亂爬的臉颯爽地從浴室出來,剛才微妙的不愉快像沒發生過一樣,彎起眼笑著對我說他從櫃子裡找到了備用牙刷。
  「我去幫阿姨準備碗筷!小青峰也趕快去刷牙洗臉!」
  整頓完外表之後,黃瀨的心情似乎好了不少,用繃繃跳跳的腳步走進廚房,拔高鼻音的聲音叫著我媽「阿姨──」,老媽感覺上相當喜歡黃瀨這樣子的撒嬌法,回應他的語氣比平常還要歡快。
  我呿了一聲,一陣不爽油然而生。
  老媽這胳臂向外彎的人……

  如往常一般快速漱口刷牙,拿老爸的洗面乳來用,睡翹的頭髮通常沾水梳一梳就直了,不花三分鐘就解決。
  真搞不懂黃瀨涼太怎麼能在浴室待上十分鐘之久?
  我回頭看了一眼乾濕分離的淋浴間,猛然想起黃瀨昨夜一絲不掛的模樣,意料之外的纖細和白皙,只能說真不愧是模特兒?
  確實是一具吸引人的身體。
  我盯著鏡中自己的臉,一瞬間不理解剛才我想表達什麼,稱讚男人的身體還正常嗎我?我拿著架上深藍色的毛巾,胡亂擦拭一通,差點把臉給擦破皮。

  忘記吧。
  見鬼了才會覺得黃瀨的身體迷人。

 

--
因為下周要去日本,正篇還沒打完,先更新了番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