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夜館:郵購

與傻瓜同棲的場合:

「小青峰,上次我買的洗髮乳你用完沒?」
「還剩一點。」
「快用完要跟我說啊,這次多買幾罐好了……那肥皂跟刮鬍泡呢?」
「刮鬍泡。」
「了解,」趴在沙發上的黃瀨涼太在郵購目錄上畫上正字記號:「牙膏?」
「買個兩條。」
「收到。」
「對了,我要訂上次你帶回來的薯條先生。」
「啊哈,就知道你喜歡吃那個口味,我一次買個十盒好了……」在郵購目錄上精打細算半晌,黃瀨涼太忽然轉過頭正對那個登門入室坐在他家的沙發椅上光明正大轉著電視機看ESPN的青峰大輝:「等一下,小青峰你要的東西為什麼每次都是我在買啊!」
「誰叫你雞婆。」
「誰叫你太懶!想想上次是誰鬍子都冒出來三公分了還不修因為沒有買刮鬍泡啊!」
「不刮就不刮你住海邊嗎!長鬍子才是真男人誰像你一樣娘!」
「青峰大輝你最好閉嘴不然薯條先生自己買!」

輕而易舉就讓青峰大輝閉上嘴的黃瀨涼太這才知道,原來一個相處八年的朋友不如十包薯條先生。

(啊啊──
(受不了了!我想絕交!現在就絕交好了!)


與貓咪同棲的場合:

「貓砂、鮪魚罐頭、毛毯……還有什麼……」
木吉鐵平坐在沙發上盯著從黃瀨涼太那分來的郵購目錄咕噥,坐在一旁的花宮真自從被發現真面目後越來越懶得變換身形,索性就跟木吉要了一件T-shirt穿著,反正他也不出門。
「花宮有特別想要什麼嗎?」
將視線由目錄投向花宮真,圓心狀的眉心皺起來,爪子伸過去搶走木吉鐵平手上的郵購目錄。

由於本體是貓,花宮真能認得上頭寫些字什麼才叫蔚為奇觀。
自幼聰慧的花宮真還是猜出手上的目錄是拿來訂東西的,他轉了轉眼球,翻閱幾頁,指尖最後停在換季特賣的衣服上。

「我受夠了你的臭T-shirt。」
「也是呢,總不能讓花宮一直穿著我的衣服啊……對你來說太大件了……」
「閉嘴!」
木吉鐵平揚起笑紋,在目錄上挑了幾件花俏的衣服。
花宮真簡直不敢置信木吉鐵平那什麼見鬼的品味,筆搶過來立刻在花襯衫上畫叉,自己選幾件看上去設計簡單的素面外衣和牛仔褲。

「咦?可是我覺得花宮穿那幾件肯定很可愛的……」
露出惋惜的笑容,木吉鐵平伸手磨蹭花宮真的後腦勺。
每當覺得對方「好可愛」時總忍不住這麼做的木吉鐵平養成這下意識的習慣自己尚未自覺。

「……噁心,走開,滾,你去死。」

(什麼可愛啊……)
(不准笑!可惡!木吉去死!)


鄰房的戀人場合:

「小真小真!你看pocky出新口味耶!」
綠間真太郎對室友表示強烈的沉默。
「冬天一到就出白松露巧克力口味,怎麼可以不買……」
「我們剛剛不是在看洗衣粉?」
「唉唷,那個隨便都好嘛,不夠我們可以跟隔壁的木吉前輩借啊。」
白了室友一眼決定要把郵購目錄從高尾和成的手中奪過來,硬是將目錄抓得老緊的高尾和成朝綠間真太郎做出得逞的鬼臉,伸出舌頭發出挑釁的噓聲。

「小真連看郵購目錄都這麼一板一眼,真的是很不好的習慣。」
綠間真太郎瞟了高尾和成一眼,輕推鼻樑上的眼鏡:「我認為這不比胡亂花錢還糟。」
「高尾和成的人生至理名言:『錢賺了就是要花!』」高尾和成笑得連眼睛都瞇起來,在客廳的沙發上滾圈。
嘆一口長氣,綠間真太郎早知和室友一塊看郵購目錄多半沒好下場。

「告訴你我的至理名言吧。」
「嗯?什麼什麼?」
「別跟白癡浪費時間。」

綠間真太郎在湊上前親吻高尾和成略顯乾燥的雙唇後順利奪走差點被捏爛的郵購目錄。
認真挑洗衣粉。
用掌心掩住眼臉的高尾和成不小心笑抖了肩膀。

(嗚哇!好害羞!)
(噗噗……小真臉好紅!)


/

note周更用。
我超愛寫白癡情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