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忘了哪一天,高鐵站。

內收亂七八糟無理取鬧的瑣碎想法和日常。
/

一旦想著「必須做點什麼」的時候,反而什麼都做不到。
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好比考潛水執照、托福、買小飛機的機票到日本、把地球村的日語課程修完。
那些生活得閃閃發光的人身上清一色都帶有熱忱。

因為想做什麼,所以去做什麼。
看似平凡其實很偉大,不是人人都能隨心所欲,有分能辦到、和辦不到的事情。
簡單如出門上理髮廳,困難如出境上繁華美國。

我不是太熱情的人,常常懶得出門懶得洗澡懶得刷牙懶得吃飯懶得出門掙錢懶得騎車上學,人的劣根性極其之最:習慣就好。
我不是太有抱負的人,不是天天一口政治經革命夢操鄉音怒罵外來政權核四亂蓋那些七七八八的人。
很難說現在的生活對於常人而言是不是好,我也曾被形容是苟活的人,得過且過,逆來順受。

我不敢說現在的我會不會對不起十年或者二十年後的自己,從來沒能想那麼遠,維持現狀就已經很吃力了。
沒有人會真正喜歡現在進行式的生活,我們的四周有太多抱怨和牢騷可以發。

即使如此還是要活下去,人類就是這樣的動物。
在我們不斷思索著:「為什麼要活著呢?」的同時,就已經在為自己解答了。

假裝自己很睿智,那些非關感性的柏拉圖式哲學,思索人生無邊無境的巨大智慧,別傻了,人生不就是一瓶啤酒配花生這麼簡單麼。
賢的是他,愚的是我,爭什麼。

/

就來談談Do not cross yellow line這個概念,對自己談。
這能用在各式各樣的場合,人生、學校、職場、請客的宴席上、朋友的聚會中、男女朋友的約會,Do not cross yellow line是種警告,過去就有危險,連踩線都是種禁忌。

我們讓別人對自己設線,給別人也畫了自己的線。
「不能做」跟「可以做」其中的差異就在黃線之外,或是之內。

「我可以去看明天上映的新電影、我不能搶別人的男朋友、他不能對我頤指氣使、你最好閉上嘴少給我高談闊論」 
生活不外乎就是這樣,我可以,我不可以;你可以,你不可以;他可以,他不可以。

以教科書來看那叫做道德觀念,人和人之間形容為人情世故:我們私下罵她婊子就沒問題,公開講就顯得很壞很卑鄙,所以壞話是「不可以」開誠佈公的。
我們每天都在這條黃線徘徊,盡是做著別人認為可以自己認為不行的傻事,新生代的青少年很常用「做自己!」來比擬這條搖搖欲墜的黃線,「我想要」就成為「我可以」,硬是把黃線的範圍向外擴大,李明依多年以前震撼人心那一句「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至今還是沸沸揚揚。

每個人的黃線都在不同的位置上,有可能會與他人重疊但這經驗少之又少。
待人處事就是用這一條黃線在管束彼此「應該怎麼做才好,這樣就不會很危險」,生活在安全範圍之內就不會意外失事,媒體頭條報導那個死者的照片就不會是自己。

我不知道這樣下去究竟是不是對的,即使我確確實實地生活在這條黃線上。

/

未命名  
1008 省議會山腳(照片偷朋友的)

和朋友一起進行晨跑,不過我們大概走了半個小時的山路就下山了,累又懶的人湊在一塊只有慘兮兮可以形容。
幾度慘遭無油可騎車回去的窘境,卻還是待在虱目魚丸的攤位上坐著喝湯。
一碗十塊兩顆魚丸是多想賺人熱淚!

/

最近變得很不愛說話,連開口都嫌麻煩。
用語言無法說清的事物太多,倉頡造字是為了打仗不是為了戀愛,更不是為了生活。
不過一旦失去言語這個世界就會完全失序吧,認真探討下去這題材都能拍電影了所以我暫時不想下去了。

最近變得很瑣碎,雖然我一直就是這樣的人啦,但是有加重的傾向。
現在還是能絞盡腦汁思考何謂人生的閒暇時刻,我得珍惜才行,等再過幾年忙著結婚生子哪來時間考慮這些,終究只是個普通人,還是趁早認清這點好。
心情一不好就想寫男高中生,這個年紀的男孩可憂鬱可開朗,無論晦澀或鮮明都是最最純淨的年紀,有人說世上最美的是充滿煩惱的女高中生,我倒認為是不知煩惱為何物的男高中生,盡是思考著自己的事情,太純粹也太炫目。

/

201201161126423887   

不知道推過沒有,應該也不少人看過了。
我很喜歡主角梅,能夠正視自己並為人著想的的女孩子非常迷人。
反觀男主角大和倒是沒有打到我(笑)比較喜歡大和哥哥的故事!

朋友看過之後給的感想是:為什麼他們認為交往就要做愛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因為是漫畫吧。(喂喂)
但是認為理所當然的人當然也有,不過由於作品中角色的年紀都還沒成年所以自然會覺得怪怪的,我倒是很快就無視這種違和了嗚哇。

不知道這部作品究竟給了我什麼共鳴,等到完結篇的時候說不定重看一次就能知道了。
順帶一提,已經動畫化了哦這部,十月的新番,不過我還沒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