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1 黃瀨涼太ver.

  「哭什麼啊,你這不爭氣的小鬼──」

  說完過去的故事,紅谷雪揉揉黃瀨涼太堅強不起來的眼眶,他吸吸潤紅的鼻子,不曉得該先開口說些什麼好,最後還是來了一句道歉,紅谷雪夾住黃瀨涼太的鼻息不讓他呼吸,掙扎著甩開她的手指,紅谷雪笑意很深。

  「所以說喜歡一個人,尤其是同性,需要很大的覺悟,我不曉得你喜歡『他』有多深,是不是不可自拔到不能放手的程度了?如果不是,你還年輕,雖然我不是對同性戀有偏見,但你也有可能再大一點就會察覺自己對那個人的崇拜其實還不到愛的程度,也許你會發覺自己根本不是同性戀,我剛才會反對你去告白是這個意思,涼太啊,你明白沒有?」
  對上小模特哭得有些花妝的臉,紅谷雪拿紙巾擦乾黃瀨涼太的淚水,從隨身的包包裏拿出自己的化妝包替他補補粉底,感受著粉撲柔軟地拂過肌膚,黃瀨涼太盯著紅谷比起往常感覺上去還要成熟的臉龐,忽然為自己輕率的想法感到歉疚。

  「……我明白,抱歉,剛才還這麼幼稚。」
  「哈哈,你不幼稚點我反倒不把你當十五歲的少年呢,對於既是初戀又是同性當然會比較迷惘和不知所措了,我能理解。」
  「你怎麼知道是初戀?」黃瀨涼太今天二度露出吃驚的表情。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
  黃瀨歪過頭:「什麼表情?」
  「你沒自覺嗎?一講到喜歡的對象,你就露出『春天到了』的表情哦?」
  「……什麼叫春天到了?」
  「簡而言之,就是發情的意思。」

  紅谷雪說完後自己大笑、黃瀨涼太氣得牙癢癢吼著讓紅谷雪把他剛才的感動全部吐出來!經紀人一掌巴住小模特的後腦杓要他最好對長輩尊重一點,彼此一來一往前駕駛座的公司同仁耳膜終於受不了兩人份的噪音,開至池袋中央公園的路口轉身對他倆大吼:「下車!」
  「阿純幹嘛這麼兇……」紅谷雪佯裝無辜,眨巴眨巴。
  「純二哥對不起……」小模特低下頭,很委屈的道歉。

  和紅谷同期進公司的神野純二和她同所大學,對紅谷的過往想不知道也難,只是過了這麼多年難得聽她主動提起,看來對這小模特是很照料的嘛。神野搖頭,伸手拍拍準備下車的黃瀨給他一記當頭棒喝。

  「黃瀨涼太想搞同性戀你還早八百年了!給我認真工作!」
  「……是!謝謝純二哥的教誨!」黃瀨涼太起初嚇著了,隨後看著神野純二的臉哈哈大笑起來:「我會認真工作,不過我想我大概不是同性戀啦!」
  紅谷和神野同時偏過頭:「嗯?」
  「雖然會讓我動心的對象是個男人,不過全世界應該就只有他一個人才辦得到!所以我想我不是同性戀!」
  黃瀨涼太說得一聲語氣鏗鏘的,紅谷和神野相視一眼,無奈又好笑的瞇起眼角。

  「少在那發表青春感想!要發情等工作結束再來!」

  ──唰!一聲關上車門,紅谷對車窗外的黃瀨揮揮手,由於在池袋中心也不方便久停,神野純二轉著方向盤快速駛離中央公園,他從後照鏡望著正在補唇蜜的紅谷雪,待會兒兩人還要去接結束攝影棚工作的另一個女模特兒。

  「喂,紅谷,這樣沒問題嗎?讓業界發現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涼太剛才話都說得這麼篤定了我難道要綁著命令他:『黃瀨涼太你不准是個同性戀!』嗎?」
  「你喔……未免太寵他了點……」
  「唉,我也覺得……涼太現在比起事務所的工作更專心在打籃球這方面,也許以後會跑去當籃球選手也說不定,未來的事未來再談,總之船到橋頭自然直吧。」順勢從包包抽出涼菸,在神野純二的抱怨下點燃菸頭。

  紅谷雪叼著DJ MAX的薄荷涼菸,捲下車窗讓飄散植物氣味的煙霧飄出車外,凝視蒼穹向晚的風景,微笑之中帶著一抹輕嘆。

  ──沒有什麼會比誠實面對自己更重要了,涼太。

 

 

  和攝影師約定的地點就在中央公園,黃瀨涼太拍拍雙頰提醒自己該轉換心情開始工作,沒等幾分鐘便見抓著Canon單眼相機的攝影師朝他打招呼,彼此決定今天出發的方向,打算往西武池袋鐵道沿線的江古田那裡的菜市場探探,許久不曾上市場的黃瀨涼太一臉興奮地同意了攝影師的提議。
  沒花多少時間就從人龍擁雜的地段轉為較為清冷的江古田站,兩人從地鐵下車,告別西武池袋線暖洋洋的車廂,黃瀨涼太抱著問卷板走在江古田整修完成的車站,從南口出來就見站前小型的購物中心,沿著站前商店街的支線走,下班下課時段的人潮比起黃瀨涼太想像得還要再少一些,該說是因為平常總窩在資訊喧嘩的地帶,一下子面對慢了步調的寧靜有些心慌嗎,他慎重的踩著每一次前進的步伐,即使身在東京市卻很少跑出除卻新宿、池袋這樣嘈雜的都市。

  書店、郵便局、三菱東京銀行、Mr. Donuts……分明都是在家附近也見得到的商店,看上去就是分外寧靜優雅起來。
  跟隨攝影師的步伐朝距離學生寮不到十分鐘的菜市場走去,攝影師有些老王賣瓜地說著當年就讀武藏大學時的風景可不是這樣,還在的老店大概只剩竹島書店沒有整修過吧、講起旭丘郵便局時的他看上去有些惆悵,一問才發現原來通訊不發達的年代女朋友用一封簡短的信件和他分手,十幾年過去了都不曾再見面。

  「咦?那你不會想再見她一面嗎?」
  「都分手這麼久了,再見面也只是徒留尷尬和哀愁吧……黃瀨你還太小,自然不能理解,一旦成為大人這種可悲的生物,想要隨心所欲就跟作夢一樣。」
  「會嗎?如果是我,就算成為大人了,再怎麼樣都會希望能和對方好好說清楚再好好地道別。」
  攝影師聽黃瀨涼太青澀的說法笑了起來:「年輕時的我也這麼想……黃瀨,你要記住一件事,愛情很窄,世界很大,等到你已經不再佔有另一個人的世界,即使什麼都不提,你也必須知道是說再見的時刻了。」

  盯著攝影師看上去稍嫌悲傷的笑臉,那時候的黃瀨涼太怎麼能懂他所流露的慨歎是多麼巨大的東西──幾年之後他才明白,有些事不用說白,說得太白沒有用──對於喜歡的人,追根究柢沒有用。


  終於走到市場,黃瀨涼太還在物色該詢問哪位看上去不忙碌的婦女能夠攀談,忽然一抹清澈透明的青色閃過他的眼角,黃瀨涼太一瞬轉向與他擦肩而過的青,還以為是那個應該在體育館練習的傢伙──下意識扯住和青峰大輝擁有如出一轍的霄藍髮色的女性,來人面露詫異,而黃瀨涼太在下一秒查覺自己的冒失。

  「抱、抱歉!我們是雜誌men's fudge(*日本知名男裝雜誌)的人,本期因應母親節有個名叫『真心話大告白』的活動,我們會通過採訪每個媽媽想對兒女說的真心話,寫成一封信寄往學校或公司讓他們看見母親的心,其過程也會拍攝放上雜誌……呃,所以說,不好意思,我們能夠採訪您嗎……?」
  還沒顧慮到對方是否已生兒育女,黃瀨涼太看上去比往常慌張不少,擁有一頭青色長髮的婦女悄悄笑了起來,點頭應好。
  發現被嘲笑後黃瀨涼太不好意思地搔搔潤紅的臉頰,抓起問卷板咳了一聲,試圖讓自己回到工作正軌。

  「非常感謝您的合作……請問您的名字是?」
  「青峰初子,舊姓二階堂。」
  「……咦?」黃瀨涼太在問卷板上下寫青峰二字時遲疑半晌:「恕我冒昧,請問您是青峰大輝的母親嗎?」
  初子再度點頭,眨眨一雙和青峰大輝相比迥然不同的鳶色眼睛輕笑:「你認識我們家大輝,應該是他的同學吧?」
  「是、是的,我們都是籃球隊的,所以……」揪著手上的原子筆,黃瀨涼太有種緊繃到快吐的不適感。
  「你不用這麼緊張沒關係的,啊,還是說……難不成我們家大輝欺負你了嗎?」初子瞇起眼,露出擔心的表情,想起以前也有不少小孩曾被長相兇狠的青峰大輝弄哭過的經驗。
  黃瀨涼太聞言連忙揮手否認。

  「不是這樣的!呃,初子小姐……青峰他對我很好,雖然我籃球打得不怎麼樣,他還是很耐心的陪著我一起打球,他沒有欺負我。」
  「原來如此……大輝他是個很直接的孩子,如果有冒犯到的地方很抱歉,往後還請你多多包容他霸道的地方了。」
  「是、是的,初子小姐您太客氣了……」
  「對了,還沒問過你的名字呢?」
  「我叫黃瀨涼太,您好。」
  黃瀨微微頷首,初子也禮貌性的回應。
  「原來你就是黃瀨君呀……」青峰初子神秘地笑了起來,黃瀨涼太困惑地偏過頭看向她:「對了,請問要我說些什麼比較妥當呢?關於你們雜誌的企劃?」
  被初子一說才回過神來自己正在工作,黃瀨涼太有些歉疚地看向被晾在一旁的攝影師,連忙順著問卷的方向問下去。

  「請問您有什麼特別想對孩子說的話嗎?無論是對於孩子的期盼、還是近況,想對子女傳達些什麼、卻不敢當面告訴他們的話,都可以對我們說。」
  初子被黃瀨這麼一問露出沉思的神情,在先前採訪的過程中也有許多不知所措不曉得該說些什麼的母親最後只留下『媽媽愛你』這麼一句話,黃瀨涼太握著筆耐心地等待初子回答,掌心沁滿一手冷汗。

  東京何其大,他想都沒想過會採訪到青峰大輝的母親。
  先前聽青峰說過他的父親已經去世了,那麼應該就是初子小姐將青峰獨力拉拔長大的吧?給人一股溫暖且和藹氣息的初子不容分說肯定是個好媽媽,無論是臉上堆積起來的皺紋、長著白繭的手心,都讓黃瀨涼太感覺到了愛。
  是作為母親一生對於子女的愛情。他悄悄捏緊手裏的原子筆。

  「這真是個困難的問題呢,要對大輝說的話啊……」初子皺起好看的眉,隨後緩緩地綻開笑容:「想到了,那麼,就麻煩黃瀨君替我轉達……」

  ──希望溫柔的大輝不要再對媽媽提心吊膽了,即使爸爸不在身旁,媽媽只要有大輝在就很滿足了,現在的大輝呢,只要認真的喜歡籃球、認真的打好籃球就行,以後交個漂亮又賢慧的女朋友、組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媽媽啊,只要大輝幸福,就會很幸福。

  聽著初子溫軟的嗓音響在耳廓,黃瀨涼太拼命地忍住不讓他人看穿的顫抖,一字一句在問卷板上寫下青峰初子的回答。
  ……只要你幸福,我就很幸福了。
  黃瀨涼太最後將問卷幾個問題無視掉,他已經知道初子的孩子是誰、叫什麼名字、住在哪裡、讀哪一所學校,朝來市場購買晚餐材料的青峰初子表示無盡地感謝,目送她離去的背影,怔在原地捏著問卷板。

  攝影師看著黃瀨失神的側臉,輕喚一聲:「黃瀨?」
  「啊……抱歉,我有些走神,我們繼續工作吧。」
  傾身回頭給了攝影師一個笑容,黃瀨涼太接下來魚貫訪問幾名購物的女性,很快完成今天的工作進度。

  攝影師稱讚黃瀨的敬業,普通這個年齡的孩子已經忍耐不住的想要四處跑、到處玩,現在是回家的時候,照理來說應該會思念家裏的飯菜吧,他卻不曾聽過黃瀨涼太抱怨過一句想家。
  黃瀨涼太感謝攝影師的讚賞之餘忍下內心多餘的話語,他並不是不想家,他只是不去思念只有他一個人的家。

  「家庭是會讓人感到溫暖的地方呢,這幾天這樣採訪下來,搞得我也好想回老家探望母親啊……」攝影師搔搔沒刮乾淨的鬍渣,懷著眷戀開口。
  黃瀨涼太笑了,好啊,回家吧。他對攝影師說,兩人走回西武池袋線,時間是晚上七點。

  坐在橘紅色座椅的地鐵,到池袋站時和攝影師道別,他撥了通電話給紅谷說今日的工作已經完成,讓她不必再特地接他回家,紅谷提醒要他早點回家後匆匆掛上手機、怕是還有其他模特兒的行程要趕,黃瀨涼太看著顯示通話結束的螢幕,傻傻笑起來。

  應該要回家的,黃瀨涼太也非不心知肚明,腳卻不爭氣的走向帝光中學,黃瀨涼太還提著書包,不會被誤認為外校人士的,在車站的公共廁所換回制服,舉步面朝帝光,黃瀨看著天上夜空漸濃,不發一語地走。
  他應該要思考些什麼的、腦袋卻反其道而行的一片空白。
  說是遇到青峰大輝的母親不過只是意外,照理說應該只是意外的,黃瀨涼太卻模模糊糊地認為一切都是命運,要體認自己喜歡上一個人何其容易,但不過也就是這樣的感情而已了。

  ──我不曉得你喜歡『他』有多深,是不是不可自拔到不能放手的程度了?
  小雪,我想應該不是這樣子的,還不算不可自拔到不能放手,我應該不是這麼無藥可救的孩子吧?我想,不是這樣,真的。

  腦袋裡殘存青峰初子慈祥的笑容和青峰大輝揮汗如雨的面容,青峰長得不像媽媽啊,黃瀨這才意識到這點,那麼應該是長得像爸爸才對,青峰的父母生出了像青峰大輝這種帥氣又開朗的孩子,那麼青峰大輝的孩子應該是什麼模樣?擅自想像起來,黃瀨涼太被自己逗得哈哈大笑。

  小雪,我想,只要青峰大輝幸福我也會幸福,我對他的感情只是這樣而已,不算什麼的。
  這種程度的感情,想要放棄的話,怎麼會難呢。


  腳步擅自挪至暗著燈光的體育館,黃瀨涼太待久總會知道西邊第二扇門即使鎖了也會鬆,很容易就翹進去,他不敢開燈、怕一開燈警衛就會進來,體育館裡還殘存汗水的氣味,想是籃球隊應該練到不久前才離開,黃瀨涼太摸黑坐在門口附近的體育器材上,跳板沒收起來,哪一班上的體育課這樣漫不經心。
  空蕩蕩的體育館只要一點聲音就大驚小怪的,風聲捲過樹葉刮在水泥地上的聲音清晰可辨,黃瀨涼太抱著腳偏過頭,感覺上像在發呆、又像是在思考,琥珀色的眼睛盯著西邊側門敞開倒進來的月光,細數著木質地板的紋路。

  ──喀嚓。
  腳步聲磨在地板發出聲響,黃瀨涼太一驚,朝門口看去。

  「誰在那裡?」
  來人沒有回應,崇高的影子細細拉成一線在木地板像演皮影戲,他朝黃瀨走近,在黑暗之中看不清對方的面容,下意識往後躲的黃瀨涼太抬起頭,只看見他在一片寧靜之中的青色眼瞳。

  「……你怎麼會在這裡?」
  「小、小青峰……你才是怎麼會在這裡?」
  他朝黃瀨走近,然後坐在他身旁。
  「我來拿忘在休息室的東西,你呢?」
  「我也不知道,總之,想來就來了……」總覺得緊張,黃瀨縮在一旁憑藉感官確認青峰大輝的切確位置。

  青峰大輝既不說話、也沒有起身往休息室的意思,黃瀨涼太感受著兩人中央橫亙巨大的沉默,頭靠在膝蓋上,差點打亂呼吸的步調。
  事實上已經將近兩週不曾見過青峰大輝了,和籃球隊告別後黃瀨涼太才曉得彼此拿掉籃球的因素簡直和陌生人沒有兩樣,不同的班級不同的長相不同的瞳孔顏色,美術老師總說青和黃在色彩學上是相隔最遠的,他曾拿著調色盤去算色調間的距離,才知道原來離得那樣遠。

  憧憬是因為遙遠所以才存在的感情,那麼一旦太過靠近,就會變成什麼?

  「……喂。」
  「嗯?小青峰怎麼了?」
  「你為什麼敢兩週沒來?」
  「因為在工作,小青峰不知道嗎?我有跟小赤司請假哦,雖然就這樣被他恐嚇了兩個禮拜……」想起赤司的臉,黃瀨涼太悻悻然的打了個寒顫。
  「工作算什麼,你到底有沒有心想打好籃球?新手。」
  「呃?」面對青峰大輝突如其來的脾氣黃瀨涼太顯得措手不及,有什麼好生氣的?我不找你one on one對你而言不是剛剛好嗎,少了個麻煩?

  「整整兩週你都沒碰球,升上一軍後就這麼鬆懈?你以為赤司踢掉灰崎只是單純因為他是暴力狂?」
  「……難道不是嗎?」
  「你這白癡!要是讓赤司聽見你這種愚蠢發言他不拿剪刀戳瞎你才有鬼!」
  「小青峰……你到底在說什麼?」
  「我說──就是因為看重你啊!認為你是重要的所以才這麼做不是嗎!給我搞清楚,為什麼對別人的事都這麼敏感對自己的事卻這麼遲鈍啊?」
  「我才沒有遲鈍!小赤司的心意我知道了!籃球我會好好練習的!」
  「不准對我大聲!」
  「是小青峰先的!」
  「我可以但你不准!」
  「什麼跟什麼!你真的很霸道!」
  「我霸道關你什麼事!」
  「當然干我的事啊!因為我喜──」

  ──因為我喜歡你啊!
  他才不會說,太傻了,傻子才這麼說。

  黃瀨涼太瞬間噤聲,青峰大輝困惑地瞪向他,感受到青峰直接的視線,黃瀨涼太回一句:「因為我餓了,所以你這麼霸道我會更餓……」(*日文中肚子餓『おなかがすき』的餓(すき)和喜歡(すき)同音。)
  還以為青峰大輝會氣得繼續吼他黃瀨涼太你莫名其妙之類,做好挨罵的準備,料不到青峰大輝卻噗哧一聲笑得天花亂墜,伸手揉亂黃瀨涼太的頭髮:「噗哈哈哈你搞什麼東西啊……有夠莫名其妙!」

  青峰大輝的手掌有多寬厚,於是今日,黃瀨涼太明白了。

  一邊回嘴「小青峰笑什麼啊!有夠失禮!」邊將頭埋進膝蓋深處,眼臉不再看向青峰大輝,就怕樂得笑出兩排牙齒的少年會注意到他濕潤的眼眶把制服褲沾濕。
  只要你幸福,我也會覺得幸福。

  這樣,就夠了。



TBC

寫在最後:
寫這一回讓我有點感慨,想當初國中時代交的女朋友也是用寫信和我分手的,實在是非常青澀的過去,然後,有朋友對我抱怨「你這一篇無論是青黃還是配角都太黑暗啦!強烈抗議這麼黑暗的故事!我要健康的青黃!」...有、有嗎?我認為這是非常正向健康的發展耶!(哪裡)
結果,不知不覺就順了朋友的意,下一回呢我居然在寫肉,靠么,哪裡健康的發展!未成年不准犯法!
明明這麼想,22回卻是充滿犯罪氣息的一回...我還在猶豫是不是該發,總之,22回和23會一起出現的。

最後,白狳桑我愛你!聽你的話我乖乖更新了!(少趁亂告白)
→偷偷連結到白狳桑的微博請點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