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收短文和對於帝人這個角色的雜談。
可能有讓你感到不舒服的文字和評論,請自己斟酌是否要進入。
(先說好……我我我我對帝人有有有種莫名的隔閡感啦呃。) 


《日常 = 自我滿足。》


  一如往常。
  吃一樣的早餐、背一樣的書包、穿一樣的制服,每天早上準時六點四十分睜開眼睛,自行打理好衣服和早點,在指針點在七點二十分後確實的踏出家門。
  真要說的話,生活對他來說是一首永不止息且重複同調韻律的歌。
  呼吸的空氣、凝望的天空,由鄉下到城市,他才知道池袋的天空看起來竟比家鄉小了許多,狹隘的彷彿一扇被半闔的窗口。
  沒什麼不同,而其中卻也有些許異常;今天的紅綠燈可能慢了幾秒、路過的服飾店裝潢色調從黃轉紅、老太太眼角的魚尾紋又多那麼幾痕。
  然而他從中細數,嘗試從日常裡找出「非日常」的景色。(最後他說服自己,人都是喜愛特別的兩個字,沾染上「特別」,連糖吃起來也可以變成鹹的。)
  走出公寓大門,天色微亮,但不少行人已在街道上活動,他打了一個懶散的哈欠,背著書包朝車站的方向去。

  ……於是說,今天也一樣。
  尋找著看不見的東西、悔恨著已經沒有的東西、捕獲著得不到的東西,簡直就是要填滿自己的寂寥和空虛感。
  找不到看不到聽不到嚐不到碰不到。

  誰叫得不到的永遠是最想要的呢?
 


 


嘗試的寫了自己對於帝人的想法。
……竟然寫出這麼偏激的東西,連自己都很訝異。

我覺得帝人的所作所為只是很單純的對生活感到不滿足,想要變得「特別」、想要變得「跟別人不一樣」、想要擁有「別人所沒有的東西」、想要變得更加的「幸福」或者「滿足」。
只是這樣。
想要更多更多的「愛」、想要更多更多的「勇氣」、想要比起任何人都還要更加的「耀眼」。

帝人不是個壞人,我知道,他是個情感豐沛且過於鄉愿的孩子。
想要又不想要。
想失去又不想失去的矛盾。
想擁有又不敢擁有的無力。

他這麼想,甚至,他這麼做。
然而最後這些理由卻成為他冠冕堂皇用來「欺騙」或者「攻擊」,老實說以我的價值觀無法接受更無法苟同。
我可以理解他想要「更加特別」的心情,每個人都一樣吧,想要鶴立雞群、想要更優秀、想要更強大。
嗯,該怎麼說才好呢,帝人的所作所為都沒有什麼錯誤(以DRRR的世界觀來看),他甚至想用打啦死來健化人心~扶正社會敗壞風俗~(幹這人講話真靠北。)
真是很偉大的想法呢,真的。

想要扭轉現況。
想要改變現況。
想要變得非凡。

……但是他卻忘了,他老早就已經,「擁有」了一切。

我無法苟同沒有努力就想得到好處的人。
這叫那些從一開始就什麼也沒有的人,
情何以堪? 

(老實說看帝人這個角色我加了太多私人的觀點……真的很抱歉o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