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新好男人必備條件?(素材指定:荷包蛋。)

  「……哥,我明天會回家。」
  「嗯。」
  「那個……」
  「嗯?」
  「我……想吃荷包蛋當早餐。」
  「什?」

  而後平和島靜雄對著已經掛斷的話筒愣了好久,好久。



  他站在熙來攘往的書店門前掙扎了許久,自從脫離學生時代之後自己再也不曾進入書店,平常只要看到教科書就反胃,更別說要他靜下來看書;透過玻璃櫥窗,他盯著櫃台旁的專櫃,上頭用POP海報字體寫著:「食譜專欄」。
  進入書店並站在放置櫃子前挑選食譜……,這種事情,他連想都沒想過。(更別說是做了。)
  嘖了一聲,做完一長串的心理建設,平和島靜雄像壯士斷臂般的踏入書店。
  一進去就聽見歡迎客人的門鈴聲,他快步走至食譜櫃前,打算用最快的速度挑一本能用的,立刻閃人。
  從左看到右幾乎都在介紹日式料理,他皺起眉,從印有西式字樣的書背下手,然而一本又一本的翻開裏頭卻是和早餐、荷包蛋牽扯不上關系的料理。
  ……就沒有一本是跟煎蛋有關的嗎?翻開倒數幾本,除了日式煎蛋捲及玉米奶油濃湯和蛋是有關連以外,在料理荷包蛋這點上並無任何收穫。
  不過區區一道荷包蛋料理,是有難做到連一本食譜都沒寫嗎?平和島靜雄對無辜的食譜發起無名火,用力的放回又抽起,耐心從零被磨損到負值。

  周遭的客人從一開始就用疑惑又好奇的眼神盯著他看。
  穿著酒保服、戴著可疑的墨鏡、還對著食譜念念有詞;幾個女高中生皺起眉,怎麼看都覺得這個又金髮又酒保的男子神似平和島靜雄。
  ……平和島靜雄?怎麼可能嘛。三人的心中斷下定論。
  雖然心想如此,三人仍然面面相覷,所謂好奇心殺死一隻貓,決定拍下這畫面。
  ──啪嚓。
  相機的聲音一響起,平和島靜雄的理智也隨之斷裂。

  「荷──包──蛋─────」

  發出不明不白的怒吼聲。
  他直接就搬起用鋼釘固定在牆壁上的書櫃,彷彿連根拔起似的,一股腦的就朝櫃檯的方向砸去;店員露出驚恐的神情,在最後一刻硬是閃過,還來不及發出尖叫聲,書櫃扮隨風及玻璃破裂的巨響已撞入耳畔。
  全店內的客人睜大眼瞳,啞口無言,一齊看向平和島靜雄。
  感受到旁人的視線,平和島靜雄尷尬的咳了一聲,在令人不自在的注視下快速的離開書店。

  「……真的是……平和島靜雄?」
  驚魂未定的三人對視一眼,不敢置信的開口。



  不是有一句話嗎?叫作「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經過書店事件後,他決定腳踏實地的從根本做起,與其按照愚蠢的食譜不如自己實行;他將每一間超市的蛋都買下來,抱了將近三百顆雞蛋回家。
  一踏進家門,他立刻把許久未用的平底鍋搬出來隨便的清洗乾淨,轉開瓦斯爐的火,在鍋子還未乾的狀態下就倒進過量的油,得到的下場就是被濺出來的油噴得七葷八素。
  平和島靜雄瞪著油鍋,一直等到油溫已經高得足以起煙才將蛋打下。
  晶瑩剔透的蛋帶著許多碎裂的蛋殼一併掉進鍋內,他沒在意太多,看著透明的蛋白逐漸轉為乳白色,似乎要翻面才對?
  拿起鍋鏟,他拿捏著該從哪一邊翻起才對;從蛋殼多的那一邊還是少的?
  眼見蛋即將要焦掉,不管三七二十一,隨便的將蛋鏟起來準備翻面,才翻到一半,脆弱不堪的荷包蛋立刻破成兩半,半熟的蛋黃溢出,如同金黃 色的泉。
  既憤恨又哀怨的將失敗品丟進垃圾桶,他又加了一點油,打算再試一次。

  就算是做到天亮也要成功,猶如賭氣似的他將蛋打下──



  凌晨三點。
  平和島幽踏入寂靜無聲的家中,看來兄長睡了,但不意外。他將客廳的燈打開,越走進屋內越能聞到某種異樣的腥味及燒焦味。
  他皺起眉,訥悶的走進廚房,燈一亮,映入眼簾的是狼藉一片的料理台和垃圾;垃圾桶裡塞著多到滿出來的蛋殼和燒焦的蛋渣,噴滿油的料理台和地板──最後是累得坐在椅子上鼾然大睡的,平和島靜雄。
  起先他愣了一下,反應不過來,而後他猛然想起今早自己在電話裡開的玩笑:「我……想吃荷包蛋當早餐。」
  平和島幽的眼睫抽動,確保不會吵到對方,他輕輕的笑出聲。
  看向地上還放著好幾袋的蛋,思考半晌,他點了點頭。

  「……謝謝。」
  淡淡的說了一句。
  他輕輕的親吻還處在熟睡狀態裡的兄長。



  平和島靜雄被熟悉的油煙味給悶醒。
  他驟然的睜開眼睛,動作之大,蓋在他身上的毛毯被抖落下來,還沒能反應過來些什麼,他看見餐桌上放了兩盤荷包蛋,一盤煎得恰到好處,漂亮的乳白色蛋白和金黃 色的蛋黃;另一盤則是昨天那不堪入目的失敗品。
  將掉在地板的毯子撿起來,他環顧四周,昨晚亂得像被砲彈打過的廚房如今被整理的一塵不染,擦得乾淨的地板和毫無油膩的料理台,站起身子,他看見自家弟弟正將圍裙摺好放回原處。
  
  「……呃,幽?」
  聞聲,平和島幽轉過頭來,正對著他。
  「哥……早安。」表示禮貌性的點頭,他拉開抽屜,把圍裙放進去。
  「你……怎麼……就是?」
  平和島幽走向冰箱,拎了兩瓶罐裝牛奶,一語不發的坐上餐桌,沒有想回答靜雄疑問的意思。
  他平靜的將焦到成黑炭的荷包蛋吃了下去。
  平和島靜雄面露緊張的看向自家弟弟,張口欲言。

  「……有點鹹呢。」
  偏過頭,平和島幽的神色沒多大改變,認真的說。
  「這樣嗎……」平和島靜雄搔了搔頭,「下次再改進吧。」

  最後,兩人都將笑意留在彼此的嘴角。


FIN.





(……各種方面都很抱歉。)
(老實說接到題目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寫啊啊啊orz,請原諒我的無能。)
(由其是靜雄,對不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