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y Gold》
美好的事物轉瞬即逝。
那麼,至少今日……給我一個微笑吧。


(三)吃飯的時候不要說話。

  折原臨也闔上已經空的生魚片鮮食盒,露出心滿意足的笑。
  廚房傳來油煙的氣味及啪滋啪滋的聲響,他無所事事,自己對廚房也不熟,說要幫忙老實說也只是去看戲的。並不是出自於真心。
  趁著房子的主人還在忙碌,縱使沒有經過允許他仍然興味盎然的觀察著屋內的擺設。
  以橙黃 色為基底的裝飾,四處充滿暖色系的家具,折原臨也不適的蹙起眉,的確很適合紀田正臣的品味就是了。喧嘩的青春啊。
  他不由自主的笑,參觀完沒什麼特別的客廳及浴室,於是念頭一轉,抬起腳步朝看起來大概是臥室的房間走去。
  穿過浴室旁的長廊就是臥房區,有三間相同的門,他不解的偏過頭,難不成紀田君有兄弟姊妹之類的?否則扣除掉父母和自己的房間,還多了一間。
  沒想太多,他率先開啟一扇看起來順眼的房門。
  應該是主臥室,偌大的空間擺了一張雙人床,兩個長型木製衣櫥和梳妝台,旁邊還有一間盥洗用的小浴室。就是一般公寓會有的設計。
  擺設是沒什麼特別的地方,讓他有些疑惑的地方是房裡乾淨的一塵不染,空氣還隱約透著新屋入住的特殊氣味。
  凝視著沒有皺摺的床單,折原臨也若有所思的輕笑。
  關上門後便開啟另一扇,另外兩間都是雷同的小臥房,比起主臥室小了約三分之一,都有著單人床和衣櫥,不過看起來較常使用的房間特別多了書桌。
  那就是紀田正臣的房間吧。沒來由的,折原臨也猜著。
  略過類似客房的房間,折原臨也進入臥室,房裡意外地,隱密的菸味撲鼻。
  ……小小年紀就抽菸?他嗅聞著枕頭套,確實的從上頭發現SEVEN STAR的特殊香氣。
  果然深藏不露呢,紀田正臣同學──挖掘著未可知的祕密,他更是得寸進尺,打開沒有上鎖的抽屜,除了一般的文具用品和教科書,在抽屜深處,被埋在盒子底下的是全新的保險套。
  微微訝異的睜大瞳孔,折原臨也笑得更開了。

  ──真是可怕呢。國中生。他露出深不可測的笑。

  將翻出來的盒子收入口袋,欲想持續窺探下去時,喀一聲,房門被應聲打開。
  「……你在這裡做什麼?」
  一抹金色擦過他的虹膜,折原臨也將抽屜拉了回去,保持輕鬆的神情,轉過身子對來人打招呼,「嗯?可以吃飯了?」
  紀田正臣蹙著眉頭,「為什麼臨也先生……會在我的房間?」
  似乎是想追問著這個問題。折原臨也沒意外的聳肩。
  「來尋寶啊。」
  「什?臨也先……」露出不理解的神情,正臣的臉稍嫌扭曲。
  「吃飯囉!總之先吃飯再慢慢聊吧?嗯?我好餓啊──所以說吃飯吧?還是來吃飯吧?」毫無防備的笑逐顏開,正臣呆滯的看向態度判若兩人的臨也。
  緩慢的點頭答應,他眼神複雜的看向明顯被移動過的抽屜,惴惴不安的內心上下弔詭著。

  「……看到了,嗎?」
  他低聲的說著。
  臨也在和他擦身而過時輕笑一聲。
  「啊咧?……是希望我看到什麼呢?」

  聞言,紀田正臣動也不動,聽著折原臨也偌大的腳步聲在房裡迴盪。



  餐桌上對放著兩盤熱騰騰的海鮮炒飯。
  桌面其實不大,怎麼放都是剛好能兩人面對面用餐的距離,明顯地,正臣極其努力的將盤子放在最遠的距離;折原臨也一臉滿意的坐上餐桌,和紀田正臣忐忑不安的臉形成對比。
  「我開動了。」雀躍的拿起湯匙,沒等對方回話,他逕自吃了起來。
  「……嗯,我開動了。」瞄了一眼折原臨也的臉,正臣緩緩拿起湯匙,有一口沒一口吃著。
  被炒得金黃 色的飯和脆得恰到好處的海鮮,放進嘴巴裏時讓臨也嚇了一跳,還以為只是很普通的炒飯,想不到出乎意料之外的美味。
  他抬起琥珀紅的雙瞳,凝視著正臣緊張的神情。
  「很好吃啊,別緊張嘛。」瞇起眼,微笑,他杓起一匙飯,放到紀田正臣面前。
  「呃?……臨也先生?」不解的看向浮現在眼前的炒飯,他上下打量了折原臨也的意圖,稻草色的眼中塞滿不可思議,不可置否的搖了搖頭,料不到對方竟沒有放棄的意思。
  別說折原臨也了,被男人餵食這種事情還是第一次碰到。
  更何況是這個名為折原的男人……
  「不、我……不好意思,你吃就好。」再一次搖頭婉拒,折原臨也興味盎然的臉還在面前,紀田正臣嚥下口水,兩人僵持了將近三分鐘。
  「吃嘛,我的手很痠哦。很痠。」強調似的又說了一次。
  正臣的眉頭越皺越深。
  「臨也先生……」
  「嗯?不吃?」
  「我真的……」
  「那我就要硬來了哦?」半開玩笑的開口。
  紀田正臣驚愕的睜大眼簾,無力地看著就像是正玩弄著寵物的折原臨也。
  那不就是虐待動物了嗎?他沒頭沒腦的想。
  「……那還真是,謝謝……」
  張口含住折原臨也手中的湯匙,被放冷的炒飯溢滿口腔。
  露出歡愉的笑臉,折原臨也仿如玩上癮似的,無視於紀田正臣的意願,一匙接一匙。

  「臨也先生,可、可以了……」眼見一匙炒飯又被杓上來,正臣無奈的說。
  「嗯?不想吃了?」
  「我自己可以吃……不用麻煩你。」趕緊自己盛滿一杓飯,正臣狼藉的吃起飯。
  越吃越胃痛,他忍住想嘔吐的衝動,拼命的埋頭將自己那一份的炒飯吃掉。
  「別吃得那麼快,小心消化不良哦。」俏皮的敲了敲自己的湯匙,折原臨也的笑容不減,心情好得可怕。
  紀田正臣哀怨的看向他,我光是看到你就已經消化不良了……臨也先生。欲哭無淚。
  「對了、對了,剛剛在紀田君的臥房發現保險套呢,是你在用的嗎?」
  沒來由的,折原臨也突然開口說了一句。
  「嗯?呃!咳、……咳咳咳、什?」
  吞到一半的飯硬是被嗆出來。這一頓飯真的很難吃下去啊。紀田正臣狼狽的邊咳邊緊張地盯著臨也看。
  「這個。」臨也拿出口袋裏的保險套,佯裝天真的回應他的視線,「還是草莓口味的呢……」
  「臨也先生……這個、呃,我……」紀田正臣一臉混亂。
  「國中生精力旺盛,這點我可以理解就是了……嗯,可是讓沙樹發現的話不太好吧?」
  目光炯炯的盯著心虛異常的正臣開口。
  「啊,難不成……跟沙樹做過了?」突然會意過來,臨也意味深長的笑起來。
  聞言,正臣的臉色暗了下來。
  「……沒有。」
  「嗯?」瞇起眼,臨也臉上掛著歡心的笑。
  「臨也先生……,不是你想的那樣。」垂下眼簾,正臣放下拿著湯匙的手,「不是那樣……,不只沙樹,我和任何人都沒有。」
  他偏過頭,等待著對方說完。
  「……我沒有跟任何人做過。」正經的回答著臨也的問題,突如其來的羞辱感蔓延紀田正臣的每一條神經。

  為什麼自己要和他解釋這種事情……。正臣不平而憤怒的想。

  「嗚哇──這還真是大新聞呢,情聖紀田君居然沒有初體驗啊。」
  清晰的感受到對方傳遞而來怒氣,臨也選擇將其無視,以自身的惡意用另一種方式傳達開來,他吃掉盤裡的最後一口飯,五臟廟因美食而得到治癒。
  紀田正臣沒有回答,用複雜的眼神在炒飯和臨也之間看來看去。已經沒有食慾了,心疼的凝視著盤子裡還剩一半的飯,該怎麼辦才好?
  「真的很好吃,紀田君手藝很好呢。」臨也將盤裏的食物搜刮一空,無論是精神上或肉體都得到至高無上的滿足,他舔了舔還殘有飯粒的上唇。
  「……謝謝稱讚。」有氣無力的回應著。
  紀田正臣只希望吃完飯後折原臨也可以現在、馬上、立刻遠離這裡──越遠越好;無論是什麼理由什麼原因來到這裡都不重要了。他也不想知道。
  如果只是這樣不停地擾亂自己生活步調的蒞臨,他寧可將之毀棄。
  打從初次見面起,他就不相信折原臨也的笑容。

  ……假的。
  全部都是假的。





我是認真的覺得正臣在發生藍色平方那件事情之前是處男。雖然一樣很花但是花的定義不一樣。
一直到失去沙樹之後又變得更放蕩。(填滿罪惡感之類的?)
畢竟永遠是人類的體溫最溫暖呢。

臨也先生越寫越奇怪了…。(沉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