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靜幽跟幽靜我都很喜歡。也沒啥好區分攻受的。
依賴弟弟的哥哥和被哥哥依賴的弟弟。
真萌啊。

在我流設定裏的幽。
是一個老是對自己哥哥丟變態直球的傢伙。(大笑)




  平和島幽挨著頭痛起身,蹙起好看的眉,身體沁滿冷汗。
  ……是不是太勉強了呢,工作。
  盯著牆上的掛鐘,時針指著凌晨五點,天還沒亮,窗外盪進來的風清冷得嚇人,他往被窩裏鑽,然頭痛欲裂,要起床又不想起床的情緒和理智拉扯著他。
  他拳緊掌心。反正忍一下就過去了,他無力的想,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無法持續入睡。
  突然記不起來,自己生病的時候都是怎麼過的,有人照顧嗎?那麼誰來照顧呢?;腦袋裡迴盪著自己的聲音,平和島幽的意識朦朦朧朧,腦袋似團漿糊全固成一塊。
   進入情境模糊的夢鄉,然而卻明白自己是清醒的。身體就像進入彌留狀態一般,沁出的冷汗冒得更兇。

 

  他低聲的喘著氣。
  ……以前,生病時,都是怎麼熬過去的呢……?
  腦袋迷糊的想著。

  以前。
  ──啊、以前,是我,最喜歡的……

  呼吸肆意紊亂著,無力的身體使聽覺及觸覺敏銳起來,接著他聽見房門被小心翼翼打開的聲音。
  來人輕著腳步進來,明顯得走向了床邊,在床旁盯了一陣子後便走出房間。
  而後,又一個開門聲。
  拎著濕毛巾和冰過的布丁進房,平和島幽藉著異常清晰的聽覺明白了那人究竟何方神聖。

  ──是我,最喜歡的……

  「……哥哥?」他輕輕出聲。喉嚨乾啞的彷彿久未經滋潤的沙。
  「嗯?」來人低沉卻慎重的回答了。
  平和島靜雄笨拙的擦拭自家弟弟身上的冷汗,臉龐、額角、頸子及鎖骨,他蹙起眉,思索著該不該連上衣也脫掉一起擦?
  以前是這麼做的。
  可是現在弟弟都長大了。

  不對。
  就算幽長大了,對自己而言還是弟弟。
  可是……

  莫名的躊躇寫在臉上,平和島靜雄的手就停在半空中。
  幽緩慢的睜開眼簾,看向姿態尷尬的靜雄一眼,面無表情,迅速的坐起身子,將手舉高。
  看著對方突如其來的動作,靜雄微微睜大雙眼。

  嗯?
  是叫我脫掉的意思……?

  猜測著幽的意思,他又耽擱了幾秒,平和島幽不解的歪過頭。
  「以前,不是都這樣?」
  「……啊,是呢。」聞言,平和島靜雄若有似無的笑起來。

  以前。
  現在。
  以後。

  都一樣嘛。

  在唇邊,他把笑意加深。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