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CWT48無料配布
*含有黃瀨與原創角的性愛描寫,介意者請斟酌入內
*感謝閱讀!青黃愛不完!

 

 

 
  「就那一刻,你成了我的上帝。」

  直到青峰大輝回頭去想,他終其一生或許求的就是黃瀨涼太這句話。


Say you won't let go

 


  是回憶帶他來到這裡,青峰循著路線走上樓,天台那片生鏽鐵門上的老舊卡榫不必施力,一壓就開。今天的空氣很差,長滿灰塵的樓梯間令人窒息,走進頂樓緊鄰水塔的坡道鮮有日曬,老位置,他在那裡找到黃瀨涼太,黃瀨屈著身體抱成一球,模仿嬰孩時期,咬手指,流眼淚,青峰走到他背後,躺下,自身後抱住黃瀨。
  獨處時一語不發是他們透過摸索才找到的相處之道。
  黃瀨總是說著太多的話,他的午餐、最喜歡的礦泉水牌子、昨天那場球賽、某位籃球員的推特發文,不著邊際的話題要多少有多少,討人歡心,他向來擅長,青峰大輝會想,是什麼讓他們成為了朋友,籃球也許是個答案,但青峰從未認為這精確。
  黃瀨任由青峰摟著,吸著鼻水抽噎,他嘗試開口,嗓子啞得連名字都喊不出來,他感到沮喪。青峰的下巴頂住他圓潤的頭,把黃瀨的手指從嘴裡抽出來,青峰的視線越過黃瀨審視他的指頭,還有他頸間散發出來的肥皂香氣,黃瀨不禁難為情地往前縮,用氣音嘟囔:「小青峰……」
  青峰示意他說下去,同時一根根地撫摸著黃瀨的手指。

  「那個人和你太像了,處女座,黑皮膚,喜歡籃球。」黃瀨說得艱辛,他知道自己在顫抖,抖個不停,活像橫空出世的處子,「他哪裡都像你,除了喜歡我之外……可是我吐了,就在他插入我的時候……」

  黃瀨曾央求他別停下,對方卻落荒而逃。黃瀨在休息三小時僅兩千日幣的廉價賓館裡邊哭邊清洗自己,開始仍舊是完美的,他同他接吻,準確地發出對方姓氏的羅馬拼音,黃瀨一顆顆解開襯衫的鈕扣,感受另一方熱度侵襲他的耳殼,技巧十足的愛撫讓黃瀨自動敞開雙腿,他渴望更多,在被親吻小腿肌時甚至起了一身激靈,隨著加重力道的刺激,黃瀨半瞇著眼,源自前列腺的快感像炸開的煙花令他眼前一片空白,他睜大眼睛,發現自己認不出對方是誰。
  拜那與青峰大輝過於相像的外貌,就在黃瀨的內壁被貫穿時,他情不自禁吐出數小時前吃的賣場便當。黃瀨蹲在浴缸中嚎哭足足兩小時,青峰這才猜出他沙啞的原因。

  關於黃瀨涼太,青峰知道的全是支微末節的小事,更靠近核心一些的回答,帝光時期就那麼一次,黃瀨無預警翹了練習,虹村問赤司在交談,赤司皺著眉,接著來到他們身旁,問紫原最後一次看見黃瀨是什麼時候。青峰一愣,從走進校園那一刻開始追溯,換鞋時還有一群嘰嘰喳喳的女孩,黃瀨在的位置總是充滿這些,午休他們幾個在食堂一塊吃了飯,紫原還替黃瀨吃掉大半澱粉。放學前一堂課他們班換了教室,五月催著他跟上隊伍……
  就在那裡。
  青峰邁開步伐,不顧赤司背後充滿疑問的目光,以踩壞球鞋為目的,用難以想像的速度跑回校舍二樓,長廊盡頭最末的廁所,青峰一間間踹開闔上的門板,在那裡找到了黃瀨。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何這麼做,青峰把半身赤裸的黃瀨拉出來,揪著名為教師的生物領子迎面就痛擊。一拳,再一拳,鼻樑粉碎的觸感黏糊糊地停在手背,直到黃瀨惶恐地緊抱青峰,他鬆開手,了結暴行,轉身環住黃瀨:「沒事了,聽到了嗎,黃瀨,沒事了。」
  黃瀨把臉埋進青峰頸子裡搖頭。
  「是我的錯……」黃瀨沒有哭,正因如此聽上去離絕望更近,
「誰叫我是同性戀,小青峰,是我錯了……」
  青峰大輝的喉頭像被掐住一般,僵硬得動彈不得,黃瀨當然察覺了,他很慢地退出青峰的懷抱,將掉到腳踝的制服褲重新穿上,一句話都沒有再說。隔天他們照常回到球隊,像什麼也沒發生,連教師的調職令都不過成為學生茶餘飯後的某個話題。

  他們長大了,出櫃可以是輕描淡寫的事,黃瀨並不大張旗鼓,只是用說著天氣真好的語氣告知曾經的隊友們自己是個同性戀。青峰坐在距黃瀨兩、三個位置遠的地方安靜地喝酒,作為老早知情的人,青峰見過黃瀨的第一和第二個男朋友,共通點顯而易見。
  他們都像青峰大輝。
  黃瀨不說,青峰自然也就不問,再昭然若揭也無用武之地,青峰不認為自己真能疼惜黃瀨涼太,把他當個女人。他曾這麼想。
  在黃瀨不曉得經歷幾次的感情失敗,青峰收到一封「來頂樓吃午餐」的訊息,還在帝光中學的他們不外乎食堂或樓頂,今日特餐與便當搭配籃球下飯直到鐘響,能被稱作光輝純淨的青春歲月,但青峰不確定黃瀨是否真想回到
那裡
  他爬上樓,看見黃瀨涼太狼狽的背影,青峰這才有了解答。黃瀨依舊斷斷續續地說著前一段戀情的種種,他反省過,也認為該是說開的年紀,無望的單戀比深情磨人,並不確定自己有沒有勇氣投入的處境是真正令黃瀨涼太走投無路的原因,他不曉得他還能這樣愛青峰大輝多久,最好是到明天,或此時此刻。

  黃瀨突然想起來,被相同性向的教師帶進廁所的傍晚時分,慌亂中他以為自己只配待在這裡,張開大腿任男人予取予求,他冷靜地目睹自己的皮帶被解開,褲頭被卸下,能完全掌握性器的大掌透過內褲撫摸著他──忽然青峰大輝踹開門。

  「就那一刻,你成了我的上帝。」黃瀨在青峰懷裡,轉過頭望他,「所以小青峰,上帝很公平,你也得試著喜歡我啊……」
  青峰同他四目相接,黃瀨閉上眼,幾乎聽見初戀碎裂的聲音。

  不巧的是,上帝吻了他。
  神愛世人,青峰說,可我這輩子也就只愛過你了。





2018.03.03

青峰是黃瀨的上帝,黃瀨是青峰的答案,一人一種愛,我想這也算挺公平的吧。再次感謝你的閱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Vayne Pan
  • 我是潘潘QQQQ謝謝四六又給我糧食活到今天
    真ㄉ很感謝你的文章 真的很難以言喻我的感受 但我真的很謝謝你
    之前一直妹回你我看完你所有文章的心得 因為真的很難以言喻
    我只想說
    謝謝四六讓我的人生真的充滿感動 我喜歡青黃 最喜歡日四六的文章
    真的很感謝可以遇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