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line

*行前通知:NC17、類強暴、肉渣、人物OOC、短打、只是想練手感。
*總之就是我超愛的套路,青黃兩情相悅但,黃瀨堅持青峰能得到更好的,正如同《壁花男孩》的那句台詞:「We accept the love we think we deserve.(我們接受自己認為配得上的愛)」
*可能有後續?

 

 

  凌晨三點半。
  總是這個時間,黃瀨涼太攀著夢懸一線的意識游離回現實世界,門鈴響了好一回兒,大概五分鐘?十分鐘?他不確定,但伴隨門外急躁的敲門聲轟隆作響,他清楚來者不善。黃瀨瞇著眼,腳趾找不到進入室內拖鞋的航道,盲目地踢踏了半晌,大門外的人吼著:「滾出來開門!」
  黃瀨涼太按捺下幾欲嘔吐的胃酸上湧感,劍狀突起連著胸骨一塊疼,左右兩側的肋骨都記得被踐踏過的觸感,他仍舊摸黑起身,穿過廚房與客廳來到玄關,一塊藏青色的鐵門堅硬地擋著他和外頭風雨交加的嚴酷環境。黃瀨這才想起早上看到的颶風陸上警報。
  「開門!」
  黃瀨碰到門鎖的手指像失溫般寒冷。
  喀,鎖心被解開的瞬間,他就闖了進來,不請自來的客人,不明白客氣怎麼拼寫,讀不懂拒絕的深意。
  他還沒看清楚青峰大輝被雨淋濕的臉龐就挨了一拳,在下腹部,黃瀨倒在玄關地板上,來不及說些什麼,彷彿他一直以來失之交臂的,青峰大輝欺了上來,捲起黃瀨的冰絲睡衣朝齒痕還留在上頭的乳頭啃咬。
  「青峰大輝!」黃瀨叫著,青峰大輝置若罔聞,他像餓了太久的飢民,雙手急切地搜尋黃瀨涼太能給予寬慰的面積,他扯掉黃瀨的睡褲、再來底褲,黃瀨涼太蹬著腳掙扎,手臂抵在青峰胸前,「我不要做……」
  黃瀨左右搖晃著頭顱,他連抗拒都做不好,就怕青峰大輝看不出來他並非真心抗拒這一切。彷彿青峰大輝能做到的就是強迫他,擊垮他,置身事外地看著他下墜。
  青峰揉著黃瀨裸露在空氣中的疲軟陰莖,掌心與虎口上下搓弄柱身,黃瀨的前列腺液隨即溢出,沾濕前端和青峰的手指。黃瀨渾身上下抖著,雙腿欲拒還迎地維持閉攏的姿態,青峰連同黃瀨的兩球囊袋一併摩擦,指尖滑過雙峰的縫隙再隨著半勃的陰莖向上滑動,他握著它,大拇指停在頂端的入口,往下摳弄就能讓馬眼流出更大量的汁水。
  黃瀨被刺激得大口喘氣,「青峰……小青峰……」他抓住青峰的手腕,讓令他舒服得頭皮發麻的撫弄停下來。一陣落雷撼動了門外與室內的氣氛,黃瀨的肩膀打顫,原因究竟是快感或恐懼則不得而知,青峰抬起頭來看他。

  黃瀨涼太搧了他一巴掌,在淚流滿面的狀態下容許青峰大輝的指尖進入他尚未清洗的後庭。他哭著說髒死了,你就這麼喜歡操男人的肛門嗎?你喜歡射在我裡面嗎?這就是你要的嗎?明明你就可以擁有更好的?

  例如一個女人?黃瀨涼太的話斷在青峰大輝整根插入他之後說的「閉嘴」──

  「黃瀨涼太,不要拒絕我。求你了。」

 

end

 

, , , ,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